logo

終歸還是來了:區塊鏈公司大裁員

瀏覽數

99+

“所有裁員的背後,都是員工的付出換不回足夠的收入。人才在牛市的時候是“人才”,在熊市賺不到錢的時候便成了冗餘。”

作者:江小漁

編輯:秦晉

隨著熊市逐漸深入,年初瘋狂擴張的區塊鏈巨頭們也紛紛撐不住了。最近,這些巨頭們不僅停止了擴張的腳步,還開始了花樣裁員。

 01 

理想主義爆棚的Consensys:將裁掉一半以上的員工

2014年7月,以太坊以30美分/枚的價格,發起了價值1800萬美元的ICO。該項目的聯合創始人Joe Lubin 成為了以太坊眾籌期間最大的買家之一,以遠低於1 美元的價格買入了大量以太坊。在此幾個月後,他又創建了開發工作室ConsenSys,為以太坊生態系統創建開發工具及應用程序。

Lubin是“去中心化的信仰者”,他認為去中心化將會改變遊戲規則,也由此叛逆地將Consensys 總部選在了布魯克林下層中產階級社區Bushwick 。從外觀上看,Bogart Street49 號的牆壁上充斥著各種各樣的塗鴉,門上則被酒吧衛生間常見的貼紙覆蓋著,顯得臟兮兮的。——人們很難看出這是一家企業。

Consensys是Lubin本人的理想烏托邦。他想將Consensys打造成一個為去中心化世界構建應用程序和基礎設施的全球“有機體”,對內則在組織中實行“全民主”,員工可以選擇自己的頭銜,很少有人有固定的辦公桌。

同時,他還為此掏出真金白銀。從頭至尾,Consensys 始終未選擇股權融資、發債或者進行ICO。Lubin 本人慷慨解囊,用個人加密貨幣存款為所有ConsenSys 提供資金。幸運的是,隨著以太坊隨後價格一路暴漲,Lubin的身價也不斷飆升。據福布斯估計,至2018年2月,Joe Lubin淨資產約有50億美元。

Consensys也隨之成為了全球資金最雄厚的加密貨幣集團之一,並且投資了大量區塊鏈公司和項目。Consensys本身就擁有約1200名員工;而在Consensys 總部布魯克林,超過50家區塊鏈企業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出來,且覆蓋的種類繁多。據估計,Lubin 的全球“有機體”每年耗資超過1 億美元。

然而,隨著熊市的逐步深入,以太坊價格從近1400美元直線掉落至100美元,跌幅超90%。Lubin個人的資產也從50億美元不斷縮水,很可能已經不足10億美元。更糟糕的是,隨著ICO泡沫的破滅,Consensys 幾乎所有業務都處於虧損狀態,有些業務甚至毫無盈利的可能性。於是,一年1億美元的資金耗費顯得格外奢侈。

裁員來得順理成章。在Lubin宣布“重新聚焦優先事項”不久之後,ConsenSys在12月7日發出聲明,稱將裁掉13%的員工。

然而這還不是終點。緊接著,12月21日,三位知情人士又向coindesk表示,ConsenSys正在分拆或削減其投資組合中一些創業公司的資金。因此,該公司1200名員工中的大約50%將離開。

 02 

土豪比特大陸:開裁海外部門,削減員工福利

寒冬嚴酷,環球同此涼熱。當我們看完了西半球正在上演的裁員潮後,現在我們把視線轉移到東方。

2011 年初,Lubin 讀了比特幣白皮書並且得到頓悟:去中心化將會改變遊戲規則。同樣是2011年,吳忌寒在一篇博文中看到了比特幣白皮書,並將此翻譯成了中文,介紹到了中國。七年之後,二人都已是加密貨幣圈內的頂級富豪。

2017年,比特大陸營收約25億美元,淨利潤逾11億美元,其中礦機銷售營收佔比超90%。此後,比特大陸也開始了它的迅速擴張,從幾百人的團隊迅速擴張到了3000人,同時還擁有多個海外團隊。某種意義上,比特大陸已經成為了一個龐然大物。

但伴隨著比特幣和比特幣現金的暴跌,和Lubin一樣,吳忌寒的身家與比特大陸的加密資產也開始了巨幅縮水。不過比Consensys幸運的是,比特大陸今年一直緊張地進行著股權融資。今年7月比特大陸完成了B輪融資,估值120億美元。2018年8月,牛市的餘溫尚未完全散去之時,比特大陸又完成了B+輪融資,拿到了4億多美元。據業內人士測算,比特大陸現在可能手握8億美元的現金,是業內最不需要擔心現金流出問題的一家公司。

然而,誰也無法判斷熊市將在什麼時候結束。身處這樣的大熊市中,幾乎每天都有礦工選擇拔線停機,礦工們更換新礦機的意願極其低迷。因此,幾乎所有的礦機生產商都遭遇了同樣的困境——礦機賣不出去。

礦機是比特大陸的收入的主要來源。礦機賣不出去,空養著如此多的人力也就意味著巨幅的虧損。當下,幾乎所有區塊鏈巨頭的明智做法都是裁員和削減福利,以節約開支。比特大陸也不例外。

早在一個多月前,比特大陸就開始削減一些不必要的福利,例如早餐和加班晚餐,水果茶點等。而昨晚,脈脈上又爆出了“比特大陸裁員潮”事件。

根據這個“統計下比特大陸被裁的同學們”的帖子(原帖地址:https://maimai.cn/web/gossip_detail?src=app&webid=eyJhbGciOiJIUzI1NiIsInR5cCI6IkpXVCJ9.eyJ1IjozMzkzNDY2MCwiaWQiOjE4OTY4MTk1fQ.P6ajN9L-tECxIVfh_GK88zccXRPp_l62dybPNHB2uyA),比特大陸現有員工3200人,年前將裁員1700人,裁員比例超過50%。帖子中不少人指出,自己所在的部門整個都被裁掉了。

從脈脈上看,比特大陸這次裁撤的重點似乎在不賺錢的AI領域。161個熱門評論,有相當一部分在討論AI部門的裁員,更有人稱“AI應該是全部幹掉,只保留礦機和雲端芯片“。

碳鏈價值亦從脈脈上聯繫到比特大陸相關人士,對方稱裁員比例可能高達70%。該人士還稱,比特大陸台灣、美國、以色列等海外部門已經全部裁撤完畢。但該人士也稱,這個比例只是內部流傳的說法,具體裁員指標各個部門還未分發下去,因此究竟裁多少,要等到各部門真正宣布了才知道。

碳鏈價值向比特大陸求證,比特大陸官方回應稱:“外界傳聞不實,係比特大陸視業務發展情況,進行的年末正常人員調整,未來我們也一如既往歡迎各界人才的加盟。”

 03 

火幣:2000道區塊鏈從業資格考題在路上……

當我們站在2018年末熊市的當口,寒風凜冽,蕭瑟刺骨。此時,我們似乎還能從瘋狂的裁員潮中瞥見年初“區塊鏈人才緊缺,60萬年薪招記者”的熱鬧場景。

與比特大陸一樣,在去年賺得盆滿缽滿後,火幣也在今年年初開始了瘋狂的擴張,公司從一百來人增加到1400人,並擴展了除交易所以外的其他業務,包括教育培訓、法律諮詢、區塊鏈社交軟件、公鏈項目、研究院等。同樣,隨著熊市的深入、交易量的萎縮和上幣費銳減,火幣的收入來源也開始大幅減少。

所有裁員的背後,都是員工的付出換不回足夠的收入。人才在牛市的時候是“人才”,在熊市賺不到錢的時候便成了冗餘。

但是,既然都賺不到錢,如何判斷誰是人才,誰是冗餘呢?火幣顯然是很有章法的。據火幣內部員工透露,公司已經為員工們準備了一份2000題的考卷,每個部門出200道題,且難度都不小。這場考試名曰“區塊鏈從業資格考試”(這大概是區塊鏈業內第一個從業資格考試了吧),如果一次不過,可以補考;但如果補考不過,“可能就涼涼了” 。

碳鏈價值亦向該員工詢問題目如何,該員工稱:“考試題目現在不能外露,只能等到考試的時候才知道了。”

另有傳言稱火幣同樣將裁員50%,且上週已經清理了100多人。清理的原因包括:實習不給轉正;公司搬遷去海南,不願意去海南的就裁掉等。碳鏈價值向另一名火幣員工問詢,對方稱:“公司群裡現在還有1400人,公司一直是進進出出,但總人數變化不大。”但這名員工也稱,不能保證年後還有這麼多人。

 04 

區塊鏈媒體:瘋狂砍人,10個員工成為標配

春江水暖鴨先知。區塊鏈媒體的裁員,其實早就走在了行業的最前面。

Consensys、比特大陸、火幣等標誌性企業年初極速擴張,年末又裁員,手握大筆資金的區塊鏈媒體亦如是。年初誕生了不少估值幾億美元的區塊鏈媒體,某些頭部區塊鏈媒體發個快訊廣告就得幾萬元,辦場大會能賺上百萬元。如今,這樣的光景早已不在了。

如今的區塊鏈大會,贈票的多,掏錢買票的少。即便這樣,能把會場坐滿就很不錯。甚至有個別項目,為了湊齊聽宣講的人數撐場面,花錢僱傭學生當托兒聽演講。因此,如今辦會大多是賠錢,大會大賠,小會小賠,於是“閉門私享會”“線下沙龍”等小型會議開始變多,大會則越來越少。這大概是區塊鏈媒體裁掉不少辦會的商務的原因吧。

再說廣告收入。從去年到今年年中,ICO泡沫始終存在,項目方為了割韭菜,做宣傳,四處拉攏媒體,並且願意給高昂的廣告費——這也是出現了上千家區塊鏈媒體的原因,因為有人養活他們。到如今不僅ICO泡沫完全破滅,像上述的那些大公司也開始紛紛裁員。媒體服務的是行業,如果行業變窮,媒體又何來的收入呢?

最後說說融資。雖然很多區塊鏈媒體年初聲稱拿到了千萬融資,但其實大多拿的是token fund的錢。而token fund的投資又基本是幣,尤其是以太坊。現在,以太坊較高位已經跌了90%以上,多數區塊鏈媒體拿到的幣融資都被熊市坑殺。

在這種情形下,區塊鏈媒體不得不裁員。例如金色財經人最多的時候有180人,傳聞現在已經裁到了80人。核財經人最多時有80人,目前也已經裁到了30人左右,據說還將往下裁減。耳朵財經裁到只剩下12個人。

不知不覺,10個人成為了區塊鏈媒體屆的標配。現在若要論什麼是區塊鏈大媒體,10個人以上的就是區塊鏈大媒體。很多做得好的區塊鏈媒體,都是十幾個人的人員配置。而某些資金耗盡的區塊鏈媒體,則開始走“光桿司令”路線,即只保留創始人和聯合創始人,裁掉幾乎所有的員工,聘用兼職。熊市之下,這也是無奈的法子。

 05 

被裁的人們

宛若一場狂歡,數以萬計的人抱著“這就是通往財富自由之路“的想法,在去年年末、今年年初湧入了區塊鏈行業。而不到一年時間,這群人又被從區塊鏈行業洗出。

一位原國內知名公鏈項目的運營負責人向碳鏈價值表示:“我看到的只有一場泡沫。最初,我對別人說,不要投資空氣幣,這些項目並沒有人在做事。然而現在我可以對你說,對於我們項目我也沒有信心,我看到他們的做法與空氣幣項目沒有本質上的不同,可能就是團隊牛逼一點。現在我被裁掉了,我終於可以對你說出這些話了。“

碳鏈價值接觸到的許多被裁掉的區塊鏈從業者都表示,已經無法維持對這個行業的信仰。“它更像是一個風口,而不是一個趨勢,就像共享單車那樣。而風口一過就沒了,我們又得去找新的風口了。“一位被頭部區塊鏈媒體裁掉的記者表示。

更多的人則渴望回歸到原有的行業中去,儘管他們發現,自己已經很難回去了。整個互聯網行業都籠罩在資本寒冬的陰影下,區塊鏈世界外同樣是絕望的裁員潮。更何況,那些抱著暴富夢想進軍區塊鏈行業的人,已經被傳統互聯網從業人士打上了負面的標籤。

對於現狀,這群人只能默默接受。人生是一場康波,如今,他們要回到低谷中去了。

這個冬天很冷,但這並不會動搖到區塊鏈行業的根基。雖然大量17年後入場的人被洗掉,但老人和核心人士卻沒有離開,相反,像圖靈獎得主這樣重量級別的玩家正在逐漸進場。

裁員是個人之痛。但站在更為宏觀的角度,區塊鏈行業能夠認真做事的時候到了。寒冬的積雪裡埋著來春的種子,一切仍在繼續。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