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區塊鏈2018年度總結:從盛世狂歡到砥礪前行

瀏覽數

4

|作者:區塊律動BlockBeats 0x28

2018 年發生了很多事:鴻毛毒酒事件,接露真相的醫生最終被神秘力量逼迫至精神失常;假疫苗事件,叫長生的假疫苗製造企業仍在正常經營;滴滴死亡車事件,鮮活的生命逝去僅得到滴滴開除客服主管了事的重視;自如奪命房事件,房客生命懸而未決時自如進一步宣布不再限制漲價。這些威脅生命的迥異事件,都由不同的過程走向相同的令人感到憤怒卻無奈的結局。

真相面世的代價遠比人們想像的要大。而我們或憤怒聲討或強烈譴責的聲音,也被刪除得徹底。一個永恆的、可隨時查看的記錄看起來如此稀缺,一個能讓流程去中心化、更透明的區塊鏈技術是如此重要。

去中心化實驗應運而生,理想的嘗試卻被演變成瘋狂的騙局,一系列狂歡過後,去中心化存在感最強的表現形式——加密數字貨幣市場,正以最原始的方式進行著混亂向有序的洗牌和進化。跌宕起伏的幣圈2018 年,無數看好或唱衰的聲音中,加密數字貨幣似乎在走向終局,又或者走向更撲朔的明天。

既往不咎,未來可期。區塊律動blockbeats 复盤了2018 年一整年發生的重大事情,記錄這些代表著成長的,值得被牢記的幣圈印記。

1 月

  • 加密數字貨幣價格巔峰,區塊鏈成二線企業股價春藥

2018 年1 月8 日,是區塊鏈行業的高光時刻,整個加密數字貨幣市值8139 億美元,人民幣近6 萬億元。在10 天之前,12 月18 日,比特幣作為知名度最高的數字幣,到達其誕生以來的最高點,各交易所均價逼近2 萬美元。

看著比特幣的漲勢圖,距離看好者所說的10 萬美元似乎觸手可及,比特幣成為區塊鍊和一夜暴富的代名詞。各大媒體渠道上,炒幣一夜暴富的故事比比皆是,區塊鏈概念被扭曲著想走向普羅大眾。

1 月5 日,中概股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公司中網載線暴漲近700%,甩開獵豹移動、迅雷、聚美優品等大漲的中概股。直接原因是,當日,中網載線剛剛宣布與井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合作開展區塊鏈產業。區塊鏈概念的春藥作用在新年前兩天就有所應驗,人人網宣布涉足區塊鏈、發行虛擬貨幣RR Coin,股價暴漲近80%。

  • 瘋狂ICO 非法融資倒逼監管出手

據ICOdata 統計,2017 年12 月和2018 年1 月,ICO 項目融資總額分別為16.62 億美元和15.22 億美元,2 個月ICO 總計融資近32 億美元。相比較之下,2004 年創辦的搜狗市值也才近25 億美元。ICO 泡沫的瘋狂程度由此可窺。

從2017 年年末到達的ICO 高潮在1 月仍在繼續,各個社群中活躍的糖果散發者和代投是火熱的拉新者,每個人都在用Telegram。3 個月前的ICO 94 禁令早已被財富故事衝擊得蕩然無存,OTC 場外交易平台中,銀行卡、支付寶、微信等最便捷的支付方式,成為新韭菜進入和幣圈擴張得最大便利條件。

1 月19 日,監管終於出手,央行結算司下發《關於開展為非法虛擬貨幣交易提供支付服務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特急文件,要求嚴禁各支付機構為虛擬貨幣交易提供服務。虛擬貨幣交易的入場通道將被勒令關閉,隨即,支付寶限制交易收款方,銀行開始排查交易賬號提示風險。

  • 幣圈亂像初現,中國首家交易所退出

新興行業的崛起總是伴隨著泥沙俱下,區塊鏈行業也不例外。經過整個冬季的鋪墊,幣圈到了首茬收割季和退出潮。

收割第一茬韭菜的項目代表是Hcash,代幣HSR,也被叫做超級現金或紅燒肉。「紅燒肉年底不到1000 元,直播吃翔!」Hcash 項目顧問和代言人許子敬,曾在直播中稱。很快,HSR 由眾籌價6 元跌至7 毛,1 月底項目方失聯。如今,HSR 價格跌至6.3 元,相比眾籌價30 元,縮水近80%。而許子敬,也早已銷聲匿跡。

亂象始現,監管也在收緊,未守得云開的企業選擇退出。1 月29 日,比特幣中國宣布被香港區塊鏈投資基金收購。停止加密數字貨幣的業務後,BTCC 將繼續礦池、錢包和美元現貨交易平台。這一宣告代表著,曾佔據中國80% 市場份額的中國第一家比特幣交易場所,正式退出中國。

2 月

  • 三點鐘社群,vc 進軍區塊鏈

春節過後,幣圈三點鐘社群爆火。作為創建人,玉紅發起後邀請眾多區塊鏈大佬進入。春節七天發出價值高達100 萬元紅包,大佬出手闊綽推動三點鍾群迅速走紅。區塊鏈藉此機會名聲鵲起,新韭菜進場,莊家們以新一輪的收割開啟牛市。

一覺醒來,動輒損失六位數資產的情況並不少見。刺激的投資使得無數投資機構躍躍欲試。早進場的自稱為新互聯網投資人,後入場的則被稱為古典互聯網投資人。前者以三點鐘無眠群KOL 陳偉星為代表,後者以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為典型。二者的隔空罵戰將三點鐘社群的高潮延續至春節過後。

「空聊技術真沒啥意思……區塊鏈最大的應用就是炒幣」,寶二爺郭宏才因為對財富的嚮往被踢出三點鐘無眠群。

但傳統投行紅杉資本沈南鵬、360 董事長周鴻禕與天使投資人蔡文勝、薛蠻子等人同在群中,預示著更多觀望傳統投行將進入,也開啟了大批韭菜的進場倒計時。

  • 空氣項目泡沫開始破裂

2 月,一些割完首撥韭菜的人開始拿錢走人,空氣項目初具雛形。區塊律動BlockBeats 調查一些項目,揭露其噱頭大於實際行動的項目現狀。

典型如READ 幣,一個號稱利用區塊鏈的透明特性,解決傳統網絡文學平台中資源不對等的現象,最大程度的激勵作者生產優秀作品內容的代幣。主要用於輔助傳統的、中心化的網絡文學發行平台連載網(lianzai.com)。域名查詢發現,該公司不具備出版經營許可證,隨時有被「端掉」的可能。

READ 幣的創始人,是個幣圈「老人」,他曾參與投資烤貓(礦機),是一名自由程序員+網文作者,還是湖南網絡作家協會副主席。而連載平台的作品質量與主流網文平台差距較大,閱讀感甚至不如創始人自己的小說。

雖然創始人並無割韭菜的意思,但這樣的代幣價值何在,是個問題。存在這個問題的項目,不勝枚舉。

  • BEC 暴漲背後

春節過後,美鏈與美圖合作的消息不脛而走,在媒體的大量催問和扒皮下,美圖董事長蔡文勝發出聲明,內容撇清三點:一,BeautyChain 是由第三方獨立機構開發的區塊鏈產品;二、美圖旗下海外應用產品BeautyPlus 與其在海外有推廣合作;三,美圖沒有發行任何代幣或token,BeautyChain 代幣BEC 與美圖無關。

這份聲明背後,區塊律動BlockBeats 發現,BeautyChain,美鏈的代幣發行方名為BEC又稱美蜜,其戰略合作方BeautyPlus,是美圖旗下美顏相機的海外版本,另外一個合作方叫做BEC 錢包。巧的是,BEC 錢包可在三大交易所中的OKEx 進行交易,蔡文勝是OKEx 的早期投資人。

詭異的是,團隊決定成敗的白皮書中,BeautyChain 沒有團隊信息,沒有任何股東信息。所以,BEC 要么是普通空氣幣,要么是蔡文勝暗中圈錢的技倆。

3 月

  • 交易所模式創新,韭菜項目方雙收割

3 月初,讓整個幣圈沸騰的是火幣HADAX 投票上幣。交易所上幣新模式,號稱為打破交易所的天價上幣費機制,讓上幣權回到用戶手中。實際上是打著自主上幣的幌子,最終演變成項目方刷錢上幣,誰出得多,誰上交易所。

類比股市,A 股上市費用3800 萬人民幣,港股上市費用3000 萬港幣,火幣上幣費用8000 個ETH(按照均價6000 元計算,上幣總價4800 萬元),加密數字貨幣的新模式直白又露骨:誰錢多誰上市。交易所的企圖遠不止此,投票上幣的通用幣種是火幣的平台幣HT,項目方上幣的過程不斷為HT 提高流動量,拉高價格。

這一模式被業內詬病圈錢太過露骨,火幣緊急調整上幣規則,但從後來的上幣結果來看,並沒有改變什麼。

  • 半中心化的EOS 生態起步

EOS 生態中,BM 跑路和社區建設產生的化學反應,使得EOS 起步和創始人BM(真名Dan Larimer)離職的消息相互交織著,也相互成就著。這也不難理解,時至今日,EOS 上DAPP 數十個,社區仍有人每天按時發問:「BM 跑路了嗎?」

3 月4 日晚間「海外幣圈」自媒體發布《EOS 被曝項目創世大神即將離職,項目開發將如何進行?》,放任該消息發酵一晚,次日早間,BM 在Telegram 群內否認離開一說。

和BM 跑路一樣備受關注的是EOS 超級節點投票。贏得主節點將獲得EOS 每年增發5% 收益中的大部分,每年每個節點大約能得到238 萬個EOS,按照當時價格(EOS/RMB ¥44.2),一個節點每年可以分到1 億元的獎勵。

這吸引莊家級玩家入場競選。通過公開兜售未來獎勵,EOS 成為年度盛會,知名度驟然提高,為之後成為今年最具影響力的公鏈埋下伏筆。

  • 區塊鏈詐騙項目套路

3 月是區塊鏈行業詐騙頻出的月份,據BitCoinNews 統計,虛擬貨幣投資領域每天有接近900 萬美元被騙子騙走。其中,最猖狂的是委內瑞拉石油幣遭山寨,騙子將白皮書鏈接至該國原網站,其他全部是偽造假冒。

騙術不止於此,幣世界一條快訊「麻吉寶已經被某交易所上幣」的消息刷屏,但交易量前30 名的數字資產交易所,都沒有上線麻吉寶(MJB)交易對。其上線在「玩家網」,一個山寨詐騙網站。

此外,還有更多打著旅游去中心化噱頭的代幣出現,藉著宣傳口號欺騙普通投資者,本質和詐騙沒有區別。例如,Tripio 的Token:TRIO,上線即破發,幣值現下跌至0.0041 美元;旅行鏈的Token:TRA,上線即破發,幣值現跌至¥0.000847 元。

區塊律動BlockBeats 還發現一個去中心化應用程序平台BitWhite,其項目照抄國內區塊鏈項目團隊「Asch 阿希」製作。包裝過後對外國投資者宣稱新項目,且已順利完成空投,上線交易所。

  • 幣圈假消息頻發

3 月14 日,英國著名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去世的消息刷遍全網,本是悼念逝者的時刻,某些區塊鏈自媒體卻為蹭熱點,傳播「霍金遺產清算發現2 萬枚比特幣」的假消息,當時2 萬個比特幣價值相當於11 億元。後查實,該消息是有人刻意P 圖發布的假消息。

幣圈假消息不斷,其中,與巨頭的強行捆綁更是為奪人眼球而造假的常態。3 月16 日,「騰訊出資20 億美金投資Ripple」消息瘋傳。當日,騰訊投資了發行代幣一年暴漲300 倍的Ripple Technology 公司的說法很快遭到本尊否認。

無獨有偶,當月末,馬雲親手寫下區塊鏈三個字的照片刷屏,後經證實圖片是經過ps 處理的虛假照片。

此外,「日本金融廳不排除國際刑警追究幣安」的新聞,被圈內媒體報導為「日本動用國際刑警追責幣安」,附帶假冒何一回复:「律師正在溝通。」做戲做全套,幣圈部分媒體的底線有待提高。

  • 黑客攻擊模式改變

3 月7 日晚,幣安交易所遭到黑客攻擊。與以往簡單粗暴的盜幣不同,此次攻擊,黑客進行了大量的縝密計劃,潛伏許久才開始行動,最終以拉高非主流代幣價格,提前做空單成功獲利。

在這個過程中,黑客大量拋售代幣,導致絕大部分幣種開始下跌,市場中不明真相的散戶也開始恐慌性拋售。同時,操縱賬號在1 小時內用1 萬個比特幣拉高代幣VIA 價格。在大家以為黑客要把自己手中持有的VIA 高價賣出,換成BTC 提現到安全的賬號離場時,黑客驀然退場。

而黑客利用幣安的影響力,提前做好空單,將訂單分散在各個交易中,在市場下跌的那一刻,就直接完成了利益收割。由於交易分散無法具體到賬戶,黑客也沒有提現到賬戶,這次攻擊又被稱為黑客的去中心化攻擊。由此開啟黑客攻擊的進階化。

4 月

  • ICO 低潮,傳銷幣盛行

進入4 月後,ICO 熱度明顯降低。區塊律動BlockBeats 卻發現,龐氏騙局和名人背書的詐騙團伙湧入行業,造成投資人巨大損失。

以太坊DAPP 排行榜上,一個交易量排名第三的去中心化遊戲,PoWH3D,又名3D 虛擬貨幣,披著上百年的金融詐騙外衣,在區塊鏈行業肆意斂財。該遊戲對外宣稱,投資者買入項目方的代幣,在交易所交易收取的10% 手續費(ETH)會進入公共池裡,公共池會把手續費返還給投資者,以此騙取大量用戶。

除類似PoWH3D 的「龐氏騙局」之外,美國著名拳擊手梅威瑟代言的CTR 被幣安、OK 相繼下架。因其在社交媒體的超高人氣,使得受騙者眾。目前,梅威瑟因為收取報酬的宣傳和站台行為,受到美國相關部門的懲罰,罰款10 萬美元。

  • 公鏈之爭,V 神上位

公鏈潮愈演愈烈,各公鏈創始人開始頻頻交鋒,爭奪公鏈圈的話語權。最為活躍的,是以太坊聯合創始人Vitalik Buterin。4 月初,因「Unlimited 派」和「Core 派」的爭吵,V 神撰文發聲,對前者認為算力(hashpower)即一切,後者認為比特幣的安全機制之所以發揮作用,恰恰就是因為算力並不代表一切的看法,他認為捍衛區塊鏈安全不需要算力。

(左為Vitalik Buterin,不是右邊那個翹著二郎腿的光頭)

不久,V 神又在博客上寫了一篇對EOS 獲得共識的模式、管理架構的批判。他在文章中指出:現如今,配備21 個超級節點(區塊生產者)的DPOS 模式,是存在重大缺陷和隱患的,在長遠來考慮,並不會取得成功。群體利益會被個人利益取代,產生利益問題,賄選就是典型代表。

這被看作V 神與EOS 創始人的「開戰」宣言。EOS 社區立即回懟稱有解決賄選的方法,兩方爭論不休的同時,V 神屢屢在Twitter 上怒懟區塊鏈媒體Coindesk,因其發布的文章將自己相關的項目指向騙局。

  • 全球輿論監管收緊,從業尋求合法化路線

4 月8 日,Twitter 比特幣資訊大號「Bitcoin」再次被Twitter 官方封禁,該賬號粉絲超過80 萬,封禁原因顯示,該帳號可能涉及發布垃圾信息、濫用推文等行為,也有可能是因為賬號受到攻擊。

加密數字貨幣信息傳播收緊成為世界趨勢,區塊律動BlockBeats 了解到,國內也從春節開始全網加強對虛擬貨幣領域信息和廣告的監管力度,涉及私募、ICO 募資、代投信息等大V號成為重點關注對象。

這不是ICO 第一次受到全世界「圍剿」。行業如履薄冰下,尋求合法化成為行業一致期待。自媒體卻放出「日本ICO 合法化」的虛假消息。根據彭博社文章《日本曝光允許ICO 的指導方針》,日本金融廳旗下的研究小組,提議制定ICO 規則,該提議在月底審議,若通過則有來立法的可能。

  • 區塊鏈企業和區塊鏈蹭熱點企業

「中國芯」事件影響下,上層對國內芯片企業關注有加,嘉楠耘智在此時得到官方指點:「不管你們芯片用於什麼,本質上都還是一家芯片公司,希望你們在國內上市。 」強心劑一般的話語使得嘉楠耘智提交香港上市IPO,等待登陸國內二級市場。

礦機製造商的吸金能力業內周知,謀求上市更大可能是取得金融市場的關注和認可,是企業本身與財務合規合法化的關鍵。若能上市,真正的區塊鏈概念第一股誕生,行業參照意味明顯。

一邊是焦急等待上市的區塊鏈企業,另一邊是已經上市但想通過區塊鏈蹭熱點的「二流」上市企業。突然出現的區塊鏈相關上市企業,股價暴漲數十倍,中美證監會不斷發出問詢函制止這種蹭熱點的虛假宣傳行為。

4 月末,人人字幕組宣佈為改善客戶端的帶寬壓力和開發支出壓力,開始接受三種加密數字貨幣捐贈:比特幣、以太坊和比特幣現金。看來對區塊鏈,企業不止能蹭熱點,還能販賣情懷。

  • 智能合約安全問題

4 月25 日,一個名為SMT 的代幣被黑客攻擊。利用智能合約的proxyOverFlow 漏洞,黑客生成巨額Token,導致該Token 價格暴跌。

據區塊鏈安全團隊PeckShield 調查,還有大量基於ERC-20 的代幣的智能合約代碼都存在該漏洞。火幣、OKEx 等交易所隨即全面暫停基於以太坊的ERC-20 智能合約Token 的充幣、提現操作。

遭受黑客攻擊的SMT 漏洞,已被該團隊已當日晚間處理,且因為黑客已在交易所進行了交易,SmartMesh 基金會將拿出對等數量的SMT 進行銷毀和凍結,使總量保持恆定不變。交易所上幣審核的馬虎和鬆散可見一斑。

5 月

  • DAPP 開始起步

熊市出現的第一個月,幣圈開始有所轉機。2017 年cryptokitties 加密貓的爆火之後,DAPP 的發展似乎陷入沉寂。此時,投機行為暫時銷聲匿跡,暗自發力的DAPP 開始顯露實力。以遊戲為DAPP 主場地,製作精良的遊戲吸引了更多玩家。

EtherGoo 是其中一款。半挂機式的SLG 策略遊戲,和國內曾經流行的三國策略網頁遊戲有點相似,EtherGoo 將游戲中產生的氪金消費滾入獎池中重新分配給玩家們,受到玩家歡迎,每天流水達100 萬元。且遊戲所有交互在以太坊主鏈運行,避免官方作弊行為。

而後,製作較為精良的Etheremon 也得到更多活躍人數,這款怪獸對戰題材遊戲「Etheremon」相比其他作品,製作精美了許多,基本已經具備了一款完整網頁遊戲的雛形。

  • 全球範圍打擊傳銷和金融詐騙

加密數字貨幣漸涼,一些披著期貨外套的詐騙也浮出水面。5 月,FBI 調查出一起二元期貨金融詐騙案。涉案產品名字叫EasyOption,以區塊鏈金融衍生品的身份出現在區塊鍊網絡上,在區塊鏈上拉了15 萬人入局。

區塊律動BlockBeats 了解到,二元期權的金融詐騙多導致參與者家破人亡,中國在內的幾十個國家都禁止二元期權交易,並將其進行強監管。

除FBI,華爾街日報也開始揭露ICO 騙局,據其調查,1450 份白皮書中111 個是純複製的,國內外幣圈充斥著盜版抄襲,隱私竊取,和虛假回報率。在更多所謂的區塊鏈項目真相被揭開後,更多海內外投資人呼籲政府監管介入,讓騙子得到法律制裁的同時,逐漸完善相關監管制度。

  • 中國幣圈格局開始發生變化

5 月8 日,真格基金徐小平的組局下,幣圈大佬齊聚一堂,史稱幣圈「東興局」。飯局照片流出,火幣李林和OK 徐明星對酒當喝,笑意盈盈。火幣、OKEx、鏈得得、三點鐘社群、火星財經和車庫咖啡的重量級人物歡聚一堂。

交易所、媒體、投資機構、項目孵化器,這被業內認為是區塊鏈項目一套龍服務鏈形成。但一周後,情況急轉直下。OKEx CEO 李書沸在朋友圈發文宣布離職,雖然對外稱離職原因為個人原因,但而後和徐明星的公開對話中,其明確表示徐明星掌控全局,不信任自己,二人經常吵架。

李書沸一周後火速入職火幣,一周前李林和徐明星的碰杯親密照成為回不去的歷史。此前看似聚合的幣圈勢力此時出現裂痕,國內兩大交易所又回歸緊張敏感的關係中。

  • EOS 超級節點選舉

為EOS 區塊鍊網絡上的21 個節點(以及100 個備用節點)正常運行而舉辦的超級節點選舉,成為行業盛會。持有EOS Token 的用戶,根據票數選定相關節點擔任超級節點和備用節點。此前的預熱中,多個競選節點,接近60 個來自中國。

EOS 創始人BM 因為第三代區塊鏈技術成為幣圈大佬,如今每天交易額接近100 億元,體現著業內對節點選舉的熱情。EOS 被看作是下一個比特幣,但節點選舉中,有資金背景的大佬公開拉票演說,甚至賄選,節點被財團把控成為一時難以解決的問題,社區走向也變得迷茫。

並且,在過度的渲染中,主網上線被忽略。此前5 月底,主網啟動團隊達成共識:只承認一條名為EOS 的主網,社區同慶。而幾天后的EOS 主網正式上線,卻無人問津。過度消費品牌已使得投資者對其失去信心。

  • 巨頭入場(360)

5 月末,360 以高調的漏洞指認事件在區塊鏈行業出道。玉紅前一日預言EOS 將回歸空氣,建議投資者趕緊清倉,次日,互聯網安全衛士出身的紅衣教主就宣布發現EOS 的「史詩級漏洞」。

「EOS 區塊鏈漏洞,足以轟癱數字體系」。360 安全品牌的影響下,EOS 價格應聲下跌。對EOS 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做空消息。其引發的市場恐慌使得EOS 短時間內下跌7%。

巧合的是,360 官微宣稱的「可以通過遠程攻擊,直接控制和接管EOS 上運行的所有節點。」時間段,並未攻擊具體漏洞。而是選擇下午在英文博客上公開360 團隊與EOS BM 的漏洞和修復的全過程。一個下午的史詩級漏洞使得360 和區塊鏈掛鉤,這無疑是最好的刷存在感的機會。

6 月

  • 國內交易所尋求變革

創業者的項目從檔次較低的交易板塊升級到檔次更高的板塊,是每個公司都期待的事情,但主控方屢屢改變規則,更多的反映出其效率低下和無視規則。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火幣HADAX 轉板至PRO 方案,並沒有因為屢次改變而槽點變少,而讓投資者直呼坑爹。從最初的50% 轉板機率變成28 個項目一月一搶,更多的潛規則,如日常拉盤、刺激平台交易幣升值等讓置身其中的人感到厭煩。

交易所日漸萎靡的交易量下,大交易所的焦慮尚且如此,小交易所就如同生死抉擇,或艱難前行,或者狼狽為奸。在全球超1000 家加密數字貨幣交易所中,排名前十的佔據市場75% 以上交易量。也就是說,1000 家小交易所要分不到25% 的市場,競爭激烈程度由此可見。

  • 公鏈共識安全面臨危機

6 月,公鏈被攻擊的消息頻發。據Carbon Black 的數據,2018 年上半年約價值11 億美元(71.5 億人民幣)的加密貨幣被盜。另一份報告顯示,目前有大約1.2 萬個可供銷贓的網上市場(交易所)以及34000 個與密碼盜竊相關的產品。黑產產業鏈業已形成。

黑客攻擊頻發背後,公鏈項目本身存在漏洞和缺陷也亟待解決。6 月初,PeckShield 曝光名為tradeTrap 的以太坊智能合約漏洞,該漏洞可讓黑客隨意操控幣價、隨意增發Token,已影響十餘種可在交易所交易的Token。

公鏈漏洞有多隨意?據區塊律動BlockBeats 分析,只需1.6 萬美元,就可以租借足夠發動51% 雙花攻擊的算力一小時。此前,比特幣黃金(BTG)遭到攻擊,就是地下礦工提前租借算力進行的雙花攻擊。

  • 交易既挖礦

張健掀起的交易即挖礦成為交易所凜東中的一絲暖風,上線半個月就創造了全網第一的交易量。但區塊律動BlockBeats 根據半個月的跟踪報導,發現事實並沒有向FCoin 的新聞通稿描述方向發展。

表面上,FCoin 上線價格一路走高,上漲100 倍。但隨後即震盪暴跌至臨近歸零。更深層次,張健創辦的歌者資本和一眾投資機構聯合成立的基金,投資的項目全部緊緊圍繞張健展開,最典型的如張健投資一本財經,一本區塊鏈參與FCoin 的私募。

從模式來看,Fcoin 實現燒錢補貼和利潤回購兩種Token 經濟模式的結合,就像此前諸多倒閉的P2P,終有一天會因補貼不及利潤,資金鍊斷裂而停止。這個預言在2 個月後實現。並且,FCoin 的大量用戶是臨時礦工,真實用戶少的弊端又將該模式失敗時間縮短。

  • ICO 項目開始破裂

數據顯示,至6 月數字加密貨幣行業中,約800 個代幣已經死去,數據分析網站Coinopsy 預計最終死掉的項目將超過1000 個。2013 到2014 年接受種子輪或者天使輪融資的103 家區塊鏈公司中,只有28% 的公司拿到了下一輪融資。

也就是說,區塊鏈項目的死亡率達到72%,甚至更多。ICO 融資幣的大面積死亡,隨之而來的是項目投資者心血歸零。直接表現,就是交易所的上幣項目倒閉。6 月13 日,新三板上市公司住百家被曝解散,創始人張亨德拉黑討薪員工、拖欠離職工資、退出公司微信群。

實體公司倒閉的背後,住百家是旅行鏈(TRA)背後的實際項目方,3 個月前旅行鏈(TRA)打著「上幣爆漲1000%」口號陸OKEx 交易所,但不久跌至靠近歸零。用ICO 向頻臨死亡的實體經濟輸血行為屢見不鮮,但事實是,好的實體公司不會用ICO 融資。

  • 區塊鏈通證經濟模型研究

Token 經濟在熊市愈加火熱,價值投資成為其代名詞。區塊律動BlockBeats 研究了Token 估值模型、價格上漲潛規則,以其及穩定運行的系統。

即使身處熊市,各種類型的token 仍層出不窮。橘喵哈希提出五種可行的估值模型,現金流貼現估值法、相對估值法、期權定價估值法、自由定價估值法,通過不同的適用範圍,評估token 的價值。

具體問題上,Token 的上漲潛規則:礦機公司在礦機即將上市時,為獲得更好的銷量和預挖的Token,會拉升Token 價格。此外,Token 的經濟系統使得其極易成為淫穢色情轉播渠道。如非盈利性色情網站,其以無廣告、崇尚分享和「沒有底線」而聞名於世,不僅理直氣壯地侵權,還放縱兒童色情內容。

但是,被全世界國家禁止的網站卻因去中心技術至今存在。

7 月

  • 幣圈徹底破裂

至7 月,熊市帶來的恐懼開始蔓延,利益分配不均造成整個幣圈的撕裂,一級市場上,投資機構們的撕裂,以某機構被傳的五倍收割韭菜、不鎖倉為典型。不久之前,火幣李林和莊家杜鈞的公開決裂,交易所和投資機構也因利益分配而撕裂。中國幣圈正上演著決絕的利益鏈撕裂。

具體表現上,牛市的基石投資者,可以比其他後來的投資者入場價格更低,享受著數倍甚至數十倍的投資收益。這種利益劃分在熊市被打破,普通投資者和機構投資者達成的共識正在撕裂。

於是,火熱的社群中,大佬因三觀不合而退群,普通投資人則藉著幣圈涼涼的機會退群退圈。幣圈剩下的,是投資者持有的代幣,因此一種收集死亡代幣換取其他代幣的行為應運而生。

  • Dapp 新模式研究

7 月幣圈出現新鮮的模式,典型如fomo3d,普通人難以看懂。區塊律動BlockBeats 由此研究了幣圈的模式,從這些分析,可以看出幣圈不斷創新的進程。

Fomo3D 在此期間火熱得難以復制,在短時間裡獎池中攢下近9000 枚ETH,價值3000 萬元。區塊律動BlockBeats 解析發現,該遊戲比以往的區塊鏈賭博遊戲功能都豐富,這種新的模式引發幣圈的追捧。但可玩性加強的同時,風險也在不斷地加高。

而關於幣圈原生的模式,上幣和市值管理。區塊律動BlockBeats 發現,免費上幣逐漸演變成另一種形式的繳費上幣,相當於那投資人的錢刷存在感。市值管理是幣圈公開的秘密,一切不如意都可以歸結為市值管理沒做好。但實際上,幣圈的項目,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市值管理,而是貨真價實的市場操縱獲利行為。

  • 李笑來錄音門

幣圈大佬李笑來錄音洩露,跌落神壇的同時,這段錄音透露的幣圈割韭菜內幕讓人驚心。在各路文章傳播的同時,李笑來洩漏的錄音中一些有趣且重要的細節卻被忽略。

區塊律動BlockBeats 整理了隱藏在這段錄音背後的五件秘而不宣的故事或秘訣。第一個,Ripple 和NEO,軟銀和復星沒看懂,投完卻暴漲;李笑來操盤的Candy.ONE的合作項目COCOS 被爆聯合硬幣資本收割韭菜。

關於錄音裡的秘訣:只會投資的區塊鏈基金沒有未來,李笑來會為項目方提供除資金之外的資源;表面的和平是賺錢的必要條件,李笑來心裡認為幣安是傻逼,但還是找幣安接盤支點的融資。每個幣圈大佬都有別人無法撼動的核心能力,比如Link VC 創始人林嘉鵬和OKEx 的田穎關係非同一般。

  • 各類內幕曝光

7 月,也是幣圈隕落的關鍵月份。量化團隊、項目方、黑客攻擊的內幕逐一水落石出。Fcoin 突然發布自己被惡意砸盤的聲明揭開量化團隊,以往被用進行快速、自動化交易的量化交易機器人,被具化為名叫黑暗幽靈的黑客戰隊Fcoin 稱對方不惜一切代價打壓平台幣FT 的價格,並暗指幣安為幕後兇手。

交易所的競爭口水戰外,穩定幣變得不穩定。Tether 公司發行與美元掛鉤的穩定幣,但一直被詬病沒有真實資金支持USDT 的流通。而日前,Tether 將唯一一名調查財務的審計員開除,給出一份並不具說服力的「報表」。區塊律動BlockBeats 捋出背後的公司和高層種種關聯,證實USDT 的財務沒有那麼「乾淨」。

7 月遭遇黑客攻擊的還有幣安,7 月4 日,幣安API 被攻擊,當天有11 個名為SYS 的Token 在幣安交易所內以450 萬人民幣(96 個比特幣)的價格被成交,相對之前價格瞬間暴漲320 萬倍。加拿大的Anthony Xie 發現更驚人的事實:有13152 個SYS 以每個價值1.1 比特幣的價格成交(價值約為9700 萬美元)。於是,黑客如何找到這些賬數字貨幣大戶並定點爆破成為謎。

8 月

  • 98.8% 破發率

交易所繁榮落幕,項目方套現離場。以往的金鑰匙,現在成為跑路醜聞的主角。被套牢的投資者,仍在盼望電腦屏幕上的線能夠起死回生。區塊律動BlockBeats 發現,國內交易所上線的幣種,歸零和破發成為其不二選擇。

國內主流交易所ICO 上幣後破發率超過95%,部分項目Token 的價格跌幅甚至超過99%,近百個區塊鏈項目淪為空氣幣。作為圈錢收割工具,ICO 募資時的高回報說法吸引很多投資者,空氣幣破發也倒逼區塊鏈行業進行洗牌。

區塊律動BlockBeats 統計了自2018 年1 月1 日起至6 月30 日,在火幣Pro、OKEx、幣安、火幣HADAX 和Kucoin 交易所正式上幣的項目Token 表現情況,數據結果令人感到震驚,絕大部分項目都處於虧損狀況,今年年初的一波ICO 項目幾乎全部都可以認定為是收割韭菜、圈錢的項目。這背後,交易所的審核機制,項目方的發幣意圖,都值得引人深思。

  • 商業模式研究

8 月掀起的區塊鏈信息利箭行動,自媒體被大量封號,騰訊、百度、微博等社交信息平台聯手,全網封殺「All In」「一夜暴富」的故事。更關鍵的是,國家互金舉報平台將代幣發行融資納入舉報範圍,幣圈部分媒體為低底線付出代價,區塊鏈媒體也由此嗅到危險的味道。輿論唱衰時,真正的業內人開始思考區塊鏈到底能幹什麼,空頭模型的效果怎樣等關係行業發展的問題。

區塊鏈目前的較廣為人知的應用體現在三方面:第一,比特幣,沒能成為貨幣而變成名義上的電子黃金。第二,Token(通證),一種代表資本市場的運作方式的權益。第三,一種虛擬資產,以加密貓為代表的不可交換(non-fungible) 資產。

空投模型上,區塊律動BlockBeats 了解到,99% 的區塊鏈項目都在用白名單驗證的方式來投放空投,但這效率並不高,而相比之下,智能空投是一種更高效地獲得新用戶和打造社區的方式。

  • 區塊鏈公司要上市

作為新型行業的區塊鏈產業吸金利器,礦機商和加密數字貨幣交易所前後傳出上市的消息。積極走向傳統金融市場,與這段時間內的監管趨勢和輿論導向不無關係。與傳統金融市場建立的聯繫,或能讓從業者找到一絲存在的合法性和繼續的理由。

8 月28 日,火幣董事長李林收購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01611)73.73% 股權,借殼上市意味明顯。按照每股均價2.72 港元計算,佔股約2.16 億股,李林需要支付約5.87 億港元(約合人民幣5.11 億元)。不久前,比特大陸向港交所提交IPO,不久將以500 億美元估值在香港上市。

加上此前的嘉楠耘智,國內申請共交所上市的區塊鏈企業已有3 家。比特大陸的礦機生意並無阻礙,但其創始人吳忌寒深度參與的BCH 分叉,與現行監管對加密數字貨幣的態度相悖。李林的交易所生意仍在監管的黑名單中,加上公然頂風ICO 投票上幣等行為,這個節點申請上市只有一種解釋,尋求二級金融市場監管的合規性。

9 月

  • 以太坊跌落神壇

在以太坊創始人創業5 年之際,區塊律動BlockBeats 出了篇人物稿,總結V 神創業的過程和人物本身的成長。那時24 歲的V 神因以太坊市值3000 億元,可以和國民爸爸馬雲相媲美。但近半月過去,以太坊價格下跌過半,從此走上下跌的不歸路。少年造富經典不再存在。

9 月初,一篇文章稱以太坊ETH 可能會歸零,暗示礦工一起抵制ETH 作為以太坊網絡的交易費,建議投資者拋售手中的ETH。明顯的做空聲音除了引起以太坊社區成員的討論,還有以太坊價格的下跌。

區塊律動BlockBeats 統計,以太坊ETH 價格從480 美元到不足200 美元,只用了一個半月。關於暴跌原因,有人認為因為是以太坊手續費過高,有人覺得是熊市大勢所趨,但更多大額轉出的數據,將結果指向項目方的拋售套現。

  • 傳銷幣

久等牛市未至,傳銷組織和資金盤卻大量湧入區塊鏈。9 月初,律動blockbeats 發現瑞波幣被一個傳銷組織瑞波聯儲當作行騙的幌子,進行資金盤騙局。更糟糕的是,該組織在百度搜索投放廣告,借助百度搜索付費廣告加速滲透。

區塊律動BlockBeats 調查得知,目前已有數十萬人進入這個傳銷騙局。很多普通人入坑。該項目自稱是數字資產投資者利益最大化存儲平台的瑞波聯儲,,採用層層拉線下、高額回報的手法和鼓吹的洗腦造富套路,屬於典型的傳銷行為。

無獨有偶,傳銷界名人陳安之也在不久前高調進入幣圈,搖身一變成為區塊鏈圈子裡的中國成功學指導大師。4 月到7 月,密集地在貴州、香港、泰國等地站台路演。7 月,發布即將創辦交易所的消息後銷聲匿跡。

  • 比特幣大跌上熱搜的社會影響

9 月,比特幣價格開啟震盪模式,至中旬已有三輪明顯的震盪。第一次,比特幣價格在2 小時內暴跌5.4%,此波下跌並未像往常一樣短時間恢復,至次日早晨,比特幣在一小時內暴跌7.1% 後進入橫盤狀態。隔日,再次在凌晨出現短時下跌3.1% 的情況。

作為加密數字貨幣的主心骨,短時間內的多次下跌使得投資者和從業者的信心受挫,同時巨額資金的流入和流出也加劇持有者的恐慌。甚至,# 比特幣暴跌# 的話題又一次成為社會熱門話題,登陸微博熱門話題。

在眾多評論中,普通群眾透露出的關鍵詞為「騙局」、「傳銷」、「傳銷」,相關利益者則更關心顯卡、礦機,記憶背後是否存在操縱價格的問題。不同角度的評論中,透露出加密數字貨幣貨幣兩級市場認知,其背後,是現行市場的不成熟。

  • 熱點模式研究

正值區塊鏈熱度驟降的節點,EOS 生態中的Token Pocket 發布了TPT 和PUB 兩種代幣,宣稱使用Bancor 協議進行交易。這兩個代幣被描述為IBO,新概念由此誕生。區塊鏈概念造新成為熊市常態,此前的POW 、 POS 、 DPOS 以及PBFT。

如今,概念熱度從UBI 轉向IBO。EOS 生態中幾乎所有的操作都需要的系統資源EOS RAM(內存)成為具備交易的對象。因其價格採取Bancor 算法的系統交易機制,Bancor 成為業內熟知的交易模式。區塊律動blockbeats 了解到,用Bancor 維持token 價格穩定有可能,但其僅適用於稀缺資源發售。

這並不是全部,新概念被創造的同時,EOS 的新遊戲再次成為業內焦點。EOS Pixel 的遊戲設置彷彿虛擬炒房,大家都喜歡的黃金地段一小格1349 EOS,按照當時單價計算,這個虛擬世界的小方塊價值51262 元。這種類似於擊鼓傳花的遊戲,區塊鏈不推薦玩家參與。

10 月

  • 解謎遊戲

在幣圈,區塊鏈遊戲是個特殊的存在,或存在感微弱,或突然聚集起業內所有目光。9 月10 日的區塊鏈尋寶遊戲,是繼迷戀貓後再次刷屏的現象級作品。

在該藏寶圖公佈7 天后,三級謎題中只有最初級的被解密,難度最大第三級謎題,獎勵310 個比特幣,價值1400 萬人民幣花落誰家成為萬眾焦點。僅不到1 天后,該謎題被解開,解謎者身份至今未知。

脫離區塊鏈但卻和數字資產有密不可分的關係,這種存在形式很可能是區塊鍊和生活最合適的切入點。區塊律動blockbeats 分析,解謎遊戲適合開發成單獨的DAPP 來進行運作,加入Fomo3D 元素、Pixel 像素大戰元素等。這種解密遊戲也許會成為此後爆款複製的範本。

  • USDT 崩潰與穩定幣項目出現

10 月15 日,最早出現的穩定幣USDT 突然暴跌8%。在此前多次加密數字貨幣的大幅漲跌中,USDT 死守「穩定」特性,成為幣幣交易的中介幣。此次下跌使得穩定幣的二級市場信譽受到打擊,區塊律動blockbeats 分析認為,這次USDT 下跌於Bitfinex 有著密切的關係。

託管USDT(Tether)現金的銀行Noble Bank 半月前被曝面臨運營危機,頻臨倒閉。Bitfinex 被用戶質疑失去償付能力,「現金提取出現問題,用戶的數字資產被挪用」等消息不脛而走,引髮用戶信任危機。

此次暴跌正逢穩定幣概念流行。9 月初美國先後批准交易所Gemini 和區塊鏈創業公司Paxos 發行GUSD 和PAX 穩定幣,之其他交易所相繼入局。與美元、英鎊等貨幣掛鉤的穩定幣成為一時追捧的對象。區塊律動blockbeats 研究發現,市面上穩定幣的「穩定」更多是噱頭,流動性差,掛鉤法定貨幣也難以實現。

  • 熱點模式研究

如同2017 年ICO 概念的爆火,10 月是區塊鏈概念頻出的一個月。無幣區塊鍊是行業尋求合規的迫切需要,STO 是加密數字貨幣向現行金融監管體系靠攏的嘗試。二者試圖將ICO「帶壞」的區塊鏈形象扭轉,讓「正經」的區塊鍊和數字加密貨幣概念深入人心。

無幣區塊鏈不算新的概念,在公鏈潮興起時開啟,ETH、EOS、波場是目前最為典型的代表。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作為傳統金融的概念改良化,責讓幣圈用戶有了諸多疑問。

區塊律動blockbeats 就「STO 是披著ICO 外殼的新式騙局嗎?投資STO 能比ICO 更安全嗎?普通投資者是否應該參與STO 投資?美國和香港對於數字資產的證券化又是如何看待的呢?」等問題進行分析探討,STO 有其潛能,但帶給幣圈的巨大改變,仍需要漫長的等待期。

11 月

  • 幣圈紅人沒落

春節期間三點鐘無眠群的紅火仍記憶猶新,李笑來、薛蠻子、孫宏才(寶二爺)、張健、玉紅等幣圈撲克牌站台大佬,在第一季度斂財得風生水起,在第二季度開始撇開關係;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卻彷彿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李笑來跌落神壇專注賣書;薛蠻子買了海島房做民宿,專門接待幣圈韭菜;孫宏才站台Fcoin 巨虧400 比特幣後去印度尋找新的韭菜地;張健收割完自己的交易所平台幣用戶後銷聲匿跡,目前有復出跡象;玉紅的項目XMX 儘管遭到業內人唾棄,其本人仍在運營三點鍾群。

除振臂一呼,成千上萬韭菜便紛紛砸錢的幣圈紅人,幣圈信徒亦有之。陳偉星成幣圈打假鬥士,王峰放棄藍港互動CEO 身份完全投入區塊鏈行業。不知道這次All in,能否讓王峰成功進入區塊鏈行業第一梯隊。

  • 幣圈勢力重新劃分

11 月15 日,BTC 的分叉幣BitcoinCash(BCH)升級分叉。與以往不同的是,此次分叉伴隨著兩方勢力的決裂:BCHSV 支持者奧本聰PK BCHABC 支持者吳忌寒。分叉的同時,算力戰爭序幕拉開。在此之前,二者在社交網絡上的開戰宣言,得到各自的擁護者。

幣圈勢力劃分初定的同時,加密貨幣市場出現價格跳水現象,短時暴跌引發市場極度恐慌。不久,曾被彭博社評為最佳表現的貨幣投資基金Amber AI 直指OKEx 操縱合約市場交易,並聲稱因OKEX 突然宣布的提前交割及相關內容影響市場價格變動,致使其損失。隨後,Amber AI 宣布清盤

市場情緒的搖擺下,跳水情況在分叉一周後再度上演,BCH 分叉後BCHSV 和BCHABC 並存,以BTC 為首的加密數字貨幣跌破業內公認的支撐位,幣圈消失論出現。

  • DAPP 主網流量重新分配

熊市瀰漫已久的頹敗開始動搖鏈圈的心態,尋找新的機會成為項目方排解焦慮的唯一渠道。於是,DAPP 成為首選。10 月,三大公鏈上的DAPP 相繼成為幣圈熱門話題,以太坊、EOS 和波場三條公鏈的DAPP 生態上各自出現各不相同的DAPP 生態。

一段時間裡,以太坊集中吸引資金盤遊戲團隊,EOS 主網則被可交易、可分紅的博彩DAPP 佔據。波場卻進入爆發期,日活和交易量開始翻倍增長。EOS DAPP 安全事件也進入高發階段。

至11 月底,三大公鏈流量爭奪愈發激烈。以太坊DAPP 的資金盤盤踞現象減弱,收藏類游戲成功霸榜;EOS DAPP 依舊集中於博彩遊戲,加入更多綁定玩家的玩法拉新,其中,Dice3D 直接導致EOS CPU 資源暴漲120 倍。波場DAPP 也開始用新產品拉新,如波場笑話和3D 麻將等。

  • 國內外數字貨幣認知趨勢

11 月初,央行研究院發布研究報告,近2 萬字的論文圍繞著「區塊鏈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展開。作者從經濟學角度研究區塊鏈的功能,從想對宏觀的層面對Token 範式、區塊鏈共識與信任、智能合約、應用方向、治理問題、安全性等熱點話題進行分析。

央行研究院對區塊鏈應用場景的研究彷彿給市場打了一劑強心劑,但與此同時,國內外對區塊鏈市場的特定信息傳播打擊力度也在加大。

11 月中旬,國內封號潮再次來臨,BABI 財經、核財經無法打開,吳解區塊鏈甚至被二度封號。國外Apple 下架iTunes 商店的加密數字貨幣新聞欄目,Twitter 、Medium 的知名分析師被封號。熊市給了市場淨化的空隙,拉盤喊單變得越來越不被市場認可,或許回歸加密數字貨幣認知普及,是最保險的求生辦法。

  • EOS 困境:小節點生存難,大節點不作為

臨近年末,EOS 超級節點埋下的禍根就此出現。11 月的尾梢,區塊律動BlockBeats 發現,EOS 網絡原定的每年Token 增發,本意是獎勵礦工,現在卻被大節點把持。一些節點什麼都不干,每天可賺2600 美元,相反,有的節點忙到爆炸卻一分錢也拿不到,甚至還要貼錢。

此前轟轟烈烈的超級節點選舉,一度成為業內盛會。但公開拉票、承諾給好處等賄選行為讓超級節點變味,最終,手握重錢的節點組織成功當選超級節點。現實來看,節點獎勵分配嚴重失衡,拿錢多的反而不干事。

區塊律動BlockBeats 了解到,一名用戶被騙子騙走近1300 個EOS,社區將騙子地址劃入黑名單消息公佈,本來能夠追回。但因為節點StartEOS 沒有把騙子加入黑名單,賬號內的資產被騙子賣出提現。整個過程,社區回复耗時3 個月,StartEOS 處理耗時1 個月,問題均未解決。EOS 社區和超級節點的工作效率之低由此可見。

12 月

熊市飄零的第8 個月,幣圈消失論流傳開來。低迷成為加密數字貨幣交易市場的主旋律,迷茫而惶惶然的氛圍圍困著投資人。觀望者唾棄,詐騙者退出,投機者散去,深耕者低調打磨。

12 月3 日晚,李笑來正式擔任港股上市雄岸科技(01647-HK) 執行董事及聯席行政總裁。作為幣圈和區塊鏈聲名遠揚的主推力,曾輝煌一時的撲克牌大佬,幾乎在名譽透支下全軍覆沒,隱匿在光環之下。名聲帶來的變現能力瞬間喪失,彷彿過去的罪惡也憑空消失。

12 月6 日,丹華資本創始人,斯坦福大學物理系副教授,華裔物理學家張首晟確認逝世。享年55 歲。張首晟是典型的區塊鏈技術愛好者,其曾稱,「國際現行金融體系仍是西方的,但是中國可以抓住區塊鏈的這次機會實現「彎道超車」。丹華資本投資的區塊鏈項目達42 個,在區塊鏈技術、應用和數字貨幣領域投資總額近2 億元。

張教授的逝世,無疑是區塊鏈行業的一大損失。李笑來的再度復出則意味著,幣圈的名利場遊戲仍將繼續。

市場的無序正在更多地上演,項目方缺乏專業素養盲目發幣,上線時間拖沓,錯過最佳時機,跑路潮、退幣維權成為之後的必然選擇。12 月6 日,多次自媒體封號都逃過一劫的喊單狂人在此時發聲,總結項目方跑路的四種方式,他直接拷問道:「說好的發幣,說好的上線交易所,結果都推遲了3 個月以上。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金錢確實有把人變成獸的能力,就像物質的化學反應。你不能說這是不對的,因為秩序總是在不斷被打破後才能建立相對公平的規則。所以需要那些沖在前面的覺醒者,來啟動對不公規則的反抗和調試。

2019 年的區塊鏈世界,會是什麼樣子的呢?會將割韭菜進行到底,還是將加密數字貨幣帶入正軌,區塊律動Blockbeats 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