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創業者該如何選擇區塊鏈遊戲賽道?

瀏覽數

5

FBEC2018由深圳市互聯網文化市場協會、廣東省遊戲產業協會指導,遊戲陀螺、陀螺財經、正中企業服務聯合主辦的2018未來商業生態鏈接大會暨第三屆金陀螺獎頒獎典禮(簡稱“FBEC2018”)於2018年12月5日在深圳市南山區科興科學園會議中心1-3層盛大召開,FBEC2018以“突維· 新裂變”為主題,涵蓋遊戲及數字娛樂、區塊鏈技術與應用、VR /AR/AI等多個行業。

會上,開展了一場主題為《“區塊鏈+遊戲”如何打開遊戲行業新時代》的圓桌論壇,UOC賈可、軟銀華南地區總監Arron、Cocos引擎Kevin.Yin和Alphaslot陳銳文四人同台熱論,展開了一場關於區塊鏈遊戲的精彩對話,給觀眾帶來了滿滿乾貨。

下面是圓桌論壇詳情:

1

五年內區塊鏈遊戲是傳統遊戲的分支

賈可: 今天來探討這個話題,也是很有爭議的。區塊鏈遊戲到底應該以怎樣的方式來打開遊戲行業的新時代?

第一個話題很尖銳,在五年之后區塊鏈遊戲將會全面替代傳統遊戲,還是僅僅是一個小分支?希望大家一起來聊一聊選擇和判斷的理由。

Arron:從投資人的角度來看,我個人覺得區塊鏈遊戲五年左右還是遊戲中的一個分支。因為區塊鏈更多的是解決信任和激勵,遊戲行業本身還是有一些特徵的。比如說從端游到頁游到手游,技術在變,但是遊戲本質沒有變。所以我個人覺得區塊鏈遊戲還是在遊戲的大範圍內。

賈可:你的選擇是分支,理由沒有特別聽懂,為什麼是一個分支?

Arron:從五年的範圍來看,或者是更長遠一點,可能有一些新的東西,但是從五年的範圍來看,從技術手段或者是各角度來看,現在的區塊鏈遊戲還是很依賴於現有的整套遊戲體系的。所以從5年的維度來看,更多的還是在遊戲的分支,在技術上做不到。

軟銀華南地區總監Arron

陳銳文:講到區塊鏈遊戲的部分,我很認可Arron講的東西,五年後,甚至是十年後,遊戲還是非常中心化的東西。沒有中心化的開發商,是沒辦法做出一款好遊戲的。因為遊戲和成本是掛鉤的,非中心化的遊戲,誰來負擔成本?但是五年、十年後,甚至是兩年後,整個生態圈會改變。裡面有很多東西是在區塊鏈的下面建設起來的,特別是虛擬資產。剛才也聽到了COCOS的演講,他們也有在非常全面的生態圈的佈局,我是非常認可他們做的事情的。

以後的五年、十年,甚至是十五,二十年後,我相信是區塊鏈上的遊戲,和區塊鏈下甚至是物聯網、手機、主機遊戲的結合,再慢慢再發展出它應有的生態。

賈可:陳總認為遊戲不應該去中心化?

陳銳文:我覺得好的大型遊戲肯定是中心化的,因為這是跟資本與成本掛鉤的。但並不是說沒有遊戲會在區塊鏈上,可能有一些小的遊戲會,這是互補的狀態。區塊鏈遊戲,特別是小遊戲,跟非區塊鏈的大型遊戲,是互補的關係。有些小遊戲應該是在區塊鏈上走的,另外一些大型的中心化遊戲,更好玩,更刺激,這種模式是以後發展的方向。

Kevin.Yin:其實我很贊同陳總說的觀點,現在的生態可能還是更像中心化。比如說一個遊戲開發商要開發遊戲,要自己籌措資金,但是確實可能在幾年後,甚至用不了幾年,比如說道具眾籌這一類的方式會成為新的遊戲開發團隊啟動一個項目的方式。

但是話說回來,我們作為基礎設施的供應商,我們的觀點相對來說是比較溫和的。我們認為這個技術可能會得到極大的普及。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在基礎設施供應商和各供應鏈的努力下,這個技術可能會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也許以後可能會成為一個相當普遍的東西。我們都知道一個東西只要是推廣普及了以後,就會變得沒那麼神秘,也沒有那麼封閉。比如說手機,4G手機也叫手機,5G手機也叫手機。

賈可:三位嘉賓的意見非常統一,都認為五年之內區塊鏈遊戲應該是傳統遊戲的分支。

UOC賈可

2

區塊鏈遊戲發展的四個階段及難點

賈可:第二個問題,區塊鏈+遊戲的發展一定是很漫長的過程,裡面分幾個技術階段來走?難度在哪裡?

Kevin.Yin:這個問題我確實是有做過解答,或者是評價過立場的。因為現在在鏈遊圈裡,大家都知道四步走的觀點,最早是我在COCOS開發者大會上提出的。

COCOS引擎Kevin.Yin

我們認為籠統的看,或者有概括的看,可以有四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用普通的TOKEN,或者是同質化的數字代幣作為結算的手段。比如說我在一個遊戲裡面贏了多少錢,或者是獲得了多少籌碼;

第二個階段是以加密貓為代表的,非同質數字資產。這個也是現在很多傳統大廠進入區塊鏈遊戲圈的方式,包括道具交易都是基於這種,把遊戲裡面的一部分,比如說把道具抽離出來,用區塊鏈的非同質數字資產去表達。但是在這個階段大家需要注意的是它的遊戲邏輯還是中心化的,包括這個道具怎麼產生的都是中心化的,只是把區塊鏈這個技術作為了一個數據庫來使用,作為了承載數字資產的一種方式。

當然我也認為,可能未來會有很多遊戲都採用這種方式。因為遊戲的開發者是自由的,或者說每個獨立開發者、開發商,都有自己的思路、有自己的權利,選擇不同的技術方案。第二階段,也是大多數傳統遊戲商在這個圈子中試水和採用的最多的方案;

第三個階段是遊戲的重要邏輯,比如說踩地雷,什麼時候應該遭遇敵人,開寶箱,開一個箱子裡面抽出來什麼樣的道具等。包括遊戲裡面帳號的升級,道具裝備的合成、打造,這些我們稱之為關鍵邏輯。這些關鍵邏輯都放到區塊鏈中執行,我認為這是第三個階段

第四個階段就是全鏈遊戲,就是遊戲的所有邏輯除了素材、音頻、視頻以外,都由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來表達。這個時候可以認為理論上講,遊戲已經沒有思考作弊的空間了。

目前的技術表現上來看,從技術支撐上來看,第三個階段已經是完全OK的。支撐第四個階段目前也有很多手段,包括我在區塊鏈系統中做外圍支撐,比如說在區塊鏈這個主的P2P網絡外面,還有一層快速的小型的P2P網絡,或者是用DAG來吸收區塊鏈內容的地方。

因此,目前的每個階段都有對應的解決方案,只是第四階段可能剛剛開始,還不是特別成熟,但是怎麼選擇是每個遊戲廠商根據自己的定位和訴求做選擇的。

3

鏈遊發展難不單在於技術,還有監管

賈可:你覺得四個階段最關鍵的技術難點是什麼?

Kevin.Yin:現在大部分的區塊鏈系統都在講自己的TPS有多強,其實就是每秒能夠處理的交易筆數的概念。區塊鏈,顧名思義就是把區塊用鍊式的數據結構串起來的一種表達方式。比如說著名的EOS,假定EOS講的百萬級的TPS真的能夠實現,可能有的朋友就是不是以為EOS可以在百萬分之一秒或者是百萬分之0.5秒內完成一筆交易的確認?其實不是的。這只是衡量他在一個單位時間段內的吞吐能力,並不意味著這條鏈系統的響應能力。一般衡量都有吞吐和響應兩個指標,現在區塊鏈行業確實只是強調吞吐一個指標。真正要完成第四個階段,甚至是第三階段,都會要求這個區塊鏈系統具備非常好的響應能力。比如說在遊戲中爆頭,需要馬上有結果,不能等到0.5秒區塊以後才有確認。

所以說技術難點是在這個層面,現在的解決手段有很多,但是各家的追求無非是盡量的把響應時間拉到最短。

陳銳文:剛才COCOS講了很多技術的看法,我試著從生態圈來講這個事情。區塊鏈發展下去技術層面肯定是很重要的,比如說20年前不能在互聯網上看電視,現在可以了,就是因為技術的進步。

那區塊鏈生態要怎麼發展?第一階段是自己的公鏈。到了現在講的是跨鏈的技術,還有側鏈的技術的發展。這是必然的狀態,再往後發展,未來兩年肯定是關於跨鏈技術和產業落地。

Alphaslot陳銳文

不過,從整個生態圈來看,區塊鏈會遇到一個很多人都沒有想清楚的障礙——監管,就像互聯網年代發展的時候,監管機構對互聯網的態度。

監管機構,不單單指我們國家,在美國、歐洲也會遇到同樣的事情。因為區塊鏈現在是一個資產的概念,當資產的概念就會肯定影響到整個金融體系,不論你是應用區塊鏈在遊戲上,還是應用到遊戲裡面的資產變得有實在的價值,這個價值可能會變得很恐怖,所以監管嚴格。

我覺得監管是整個區塊鏈生態將要面對的、需要解決、需要溝通和理解的,因為就算你不是應用在遊戲,金融上,或只是發表理論,它都直接影響我們在金融體系中的信息的流通。

監管機構永遠都走在技術的前面。

賈可:你認為區塊鏈的難度在於監管?

陳銳文:我不想用“難度”這兩個字來形容,我覺得這是需要解決、需要理解的一個必然過程。監管機構跟政府的態度,會直接影響到區塊鏈生態和行業往後的發展。他允不允許你做一些事情,還是允許你做到哪一個地步,或者是用什麼方法,什么生態圈的形式,去實現區塊鏈的夢想,這些都是一個變數。

賈可:可不可以這樣理解,如果在技術上做不到像比特幣一樣的區塊鏈產品,他必然會跟政府監管、中心監管直接掛鉤,而如何掛鉤是一個非常有難度的,或者是有過程的。但是如果能夠做到像比特幣一樣的情況,他還需要監管嗎?

陳銳文:我個人認為沒有東西是不監管的,在某一個國家做什麼東西,都需要受某一個國家和地區的政策和管理。

賈可:舉個例子,現在想監管比特幣,可能性有嗎?

陳銳文:現在是能控制它的交易,抽稅。怎麼交稅?美國和中國已經在探討這個事情了。日本政府很早就已經認為比特幣是一個虛擬的資產,他承認這件事情。為什麼要承認?因為他要抽稅啊,我不知道中國政府的政策會怎麼樣,也沒辦法猜測。但是美國已經說這個是虛擬資產了,要抽稅了,已經是明顯的狀態。

賈可:好的。

Arron:我接著陳總的說一點點,這個問題是有多少個階段,我從機構投資者的角度來說,無論有多少階段,都是兩個階段:一個是從一部分不合規慢慢到合規,機構投資者一定是在合規的基礎上才會參與。現在的區塊鏈,很多本質問題沒有解決。比如說洗錢,反恐,這些灰色地帶的問題。另一個是需要各位創業者群策群力來解決區塊鏈的這些問題。比如說你是在公鏈上解決還是遊戲本身上解決,這樣的機制慢慢完善起來,大量的機構投資者才能參與到這個過程中來。

因此,至少是兩個階段,首先是怎麼樣解決合規的問題。如果能解決合規的問題,才會有遊戲的正常發展。

陳銳文:我想補充一句。剛才說法規,你說在區塊鏈上去中心化就沒有管制了嗎?20前的互聯網也是這樣認為的。

賈可:總之區塊鏈怎麼和現有的中心政府、中心機構合作,變成一個可以在現有的框架下運行的產品,是比較重要的。

4

區塊鏈遊戲的投資機會在哪?

賈可:第三個話題,講的是機會。對投資人來說,區塊鏈遊戲的機會在哪裡?

從各位剛才聊的這兩個前置條件出發,投資人分兩種,一種是二級市場,也就是傳說中的炒家。另一種是產業玩家,就是產品上線之前不是為了炒股,而是為了長期持有。各位可以從自己的角度來說說自己的觀點。

Arron:從區塊鏈本身來看,從遊戲的玩法上,IP上,從遊戲平台、發行的角度來講,都是有機會的。

賈可:你說發行還有機會?

Arron:對,比如說資產的交易平台。

賈可:前提是要有可以交易的產品存在。

Arron:是的,前提是這樣的。但肯定是有機會的,我們看整個市場,連CP都還很少,所以這是一個過程。目前來看,從玩法,創新上,或者是SOG上,有一些可以探索的點。

陳銳文:區塊鏈遊戲投資是不是只需要投一些遊戲的開發商?就像在互聯網年代,只投資一些技術型公司一樣。並不是。

在區塊鏈整個生態圈建立的過程中,會產生很多不同的特殊產業,所以區塊鏈也會有很多的機會,包括一些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在區塊鏈生態建立起來的時候,我相信會產生巨頭。

賈可:類似於5173這種遊戲道具交易平台?

陳銳文:非常可能,只是投資人看的是他們團隊的能力,還有他們在市場上的影響。比如說他是在什麼樣的市場上,如果是很小的市場上,很小的國家,那就沒戲了。而如果在我們自己國家,那麼大的市場,又是根據國家的政策來做事情,我們就很容易找到機會,包括保安,交易所,數字資產還有資產管理等等。區塊鏈與資產是掛鉤的,互聯網解決的問題是消息的流通,而區塊鏈解決的是資產的概念的流通。

Kevin.Yin:陳總主要說的是用區塊鏈技術把傳統遊戲產業中的某些業務整合過來的問題。

回到問題上,我們對區塊鏈這個領域的投資主要分兩部分:一部分是專利和基礎設施的投資,投入專利給項目方,項目方把它產品化;第二部分是投入資金,自己創建量化團隊,做二級市場。

在我看來,同質資產的二級市場在之後可以看到肉眼可見的快速萎縮,比如像比特幣這種純粹的記帳資產。因為我們要看區塊鏈的本質,就是分佈式數據庫,並沒有那麼的神秘,而其實同質資產現在已經很多了,那麼多的幣,那麼多交易所,現在都有一兩萬家交易所了。所以,可能非同質市場會有一波機會,但是目前還看不清楚,還不明確。

我自己同時也作為一級市場的投資人,能夠分享的或者是能夠說的很少,只能說是瞄準頭部。我認為這個行業即將到來的寒冬,可能會出現資源負極的情況。而留給散戶入場的機會,或者是下行投資機構入場的機會會越來越少。

賈可:剛才提到5173,這個是可以跟大家分享一點的。區塊鏈領域的礦工們,以及最初始的那些區塊鏈項目,背後有一個主導力量,就是傳統的遊戲虛擬幣交易平台。國外幾家大的虛擬遊戲幣的交易平台很早,應該是2011、2012年就開始推動區塊鏈從交易市場方面突破。

國外現在幾家全球最大的遊戲虛擬貨幣交易平台,去年到今年都紛紛把自己的交易所往區塊鏈領域進行技術轉移,這是很成功的案例,都是短短幾個月就發展得非常迅速,因為他們是有錢有錢,要上下游有上下游,要用戶交易量有用戶交易量。

5

創業者如何選擇區塊鏈遊戲賽道?

最後一個話題,相信有很多創業者也希望從各位的經驗裡面了解,如何選賽道。因為一個全新的產業,選對賽道比努力更重要。所以我們請三位分享一下自己在區塊鏈+遊戲的未來幾年,作為創業者來說,應該怎麼選機會?

Arron:目前遊戲行業CP不夠,所以對普通創業者、只有向個人的小團隊而言,最開始可以在CP上做一些嘗試,這可能相對來說更適合一些。當然對不同的團隊,比如說傳統行業有資源的話,可以嘗試在infrastructure上做一些嘗試。

賈可:CP有具體的建議嗎?

Arron:目前來看,有幾個相對大一點的公鏈,比如在EOS上做一些休閒類的,或者是SLG之類的,可能相對來說是比較好的。設計一些創新的玩法,找一些比較好的IP,找一個小的切入點,還是有一些創業機會的。

陳銳文:我想把這個話題退後一步講,我想從你適不適合創業開始講。其實很簡單,你適不適合創業,跟你創業要創在哪裡,在哪一個賽道是有直接關係的。

首先,你適不適合創業,是不是今天的自己永遠可以打敗昨天的自己的人,不斷的試錯,不斷的從錯誤中學習,這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們是在講區塊鏈年代,區塊鏈年代往後五年,會發生什麼事情,我不知道,沒人知道,我早知道就是上帝了。

第二,你的溝通能力很重要。所有的創業跟錢是掛鉤的,你怎麼樣說服投資人好好支持你,跟著你,讓他們跟你一起玩,這是重點。

第三個,能感受出風口在哪裡。我是小米的愛好者,他們說你找到風口,豬都能飛,我很相信這句話。問題是你看得到風口嗎?風口不是看的,是感受的。你能嗎?

如果你有以上這三個特點,就可以聊選什麼賽道。

現在是區塊鏈的年代,很多東西都會跑出來,infrastructure是肯定的,現在已經有點遲了,因為大公司把最好的資源都已經拿走了。我建議創業者先看清你自己是一個什麼人,認清自己的背景,擁有什麼資源,然後再考慮方向。比如說你是搞技術的,那你就可以往技術的方向走。

所以先認識自己,才選擇創業,再想去哪個賽道,因為賽道那麼多,你要慢慢選。

賈可:其實賽道都可以,就是看自己的資源。

陳銳文:世界那麼大,賽道那麼多,每天都在變,肯定有新的風口出來。

Kevin.Yin:非常贊同陳總的意見,賽道特別多。舉例手機行業裡的全面屏,有人做水滴屏,蘋果做劉海屏,中興做雙面屏。

而回到本質,遊戲首先是要一個好遊戲,有人玩,才有後面的事情,所以先集中精力把遊戲本身做好。就像手機,不管是4G還是5G手機,本身要是個好手機,不然就沒人買。

換言之遊戲行業也是一樣,首先是一個好遊戲,只要這個遊戲好了,不管這個遊戲是位於區塊鏈的世界觀中的哪一個階段,他是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第三階段,第四階段都好,只要他是一個好遊戲,我相信他就會是成功者。創業者首先要看自己手裡面掌握的是不是一個好的事業,如果是好事業,相信資金、人力,社會資源,都會自己過來的。

賈可:賽道都可以,關鍵是自己適合做哪一步。

Arron:是的,基於自己的資源,你的資源適合做什麼就做什麼。

陳銳文:是,因為我有的資源和COCOS有的資源不一樣,COCOS有非常大的用戶群,可以說是全中國最好的。我的資源可能是國外的資金和行業裡面的經驗和自己的團隊,軟銀有的資源就更不要說了,他們什麼都有。所以就要看情況了。

Kevin.Yin:是的,有的人適合做CP,有的人適合做爆款,不衝突。

賈可:就是說沒有明確可以選擇的賽道,都和自己的資源有關,這個是最後要跑出來的才叫賽道。現在還沒有到可以選的地步。

陳銳文:還有一個很好的事情,在這個賽道上,區塊鏈的這個賽道上,我們的起步點和所有的大企業都是一樣的,一起跑,看誰跑得快。

賈可:萬一跑錯方向了呢?

陳銳文:跑回來,改變方向啊。騰訊20年前想走的方向和今天想走的方向一樣嗎?不一樣。所以要先了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今天的自己是不是可以打敗昨天的自己,才去創業。

賈可:先跑,跑到一半,如果有問題調頭。

陳銳文:諾基亞為什麼會倒下來?就是因為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做就會死掉。CEO最後講的就是這句話,不跑,肯定會被淘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