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STO開啟數字金融時代新序章

瀏覽數

3

大家好,我是陳雲,現任WBF(世界區塊鏈大會)通證研究院院長兼數字經濟學家,巨像資本創始人,目前主要負責區塊鏈數字經濟的研究、培訓和諮詢服務,我們目前主要幫助大型實體項目進行通證化改造、鏈改項目孵化以及STO項目頂層設計及全流程服務。我個人是從幣圈到鏈圈再到通證派都有過經歷,一直在跟隨著市場的趨勢,也經歷幣改到鏈改再到STO的經歷之後,我認為區塊鏈的最大意義在於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利用分佈式的通證經濟體係對於全球經濟、金融以及社會體系的重塑,因此我提出了基於區塊鏈的數字科技、數字金融、數字經濟、數字社會的理論,來闡述區塊鏈對世界的影響,而STO在這其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我認為是2019年區塊鏈與數字經濟落地最重要的應用,我用範式革命的概念來描述STO,我認為STO將開啟數字金融時代的新序章,是一項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創新的變革。

前段時間,自從我和趙勝老師發布了一篇10萬+的文章《2019,區塊鏈的新史詩——STO》之後,彷彿引爆了沉悶已久的導火索,整個區塊鏈世界甚至是傳統金融的人們都在樂此不疲的討論STO,當然大家討論的焦點也各異,有人說,STO不過是輿論的產物,沒有帶來本質的變化,也有人說STO是對IPO的升級,是合規化的愛西歐,是當下區塊鏈亂象的救世良方,也有觀點說,STO不過類似於新三板,大家炒作一陣之後熱度就會過去,當最近主席在上海世博會上提出科創板的時候,還有人將STO和科創板比較,認為STO和科創板只是在不同場景下募集資金的不同方式而已,STO會被科創板節流,大家的觀點莫衷一是,但我認為都沒有觸及到紛繁複雜現象背後的本質,沒有放大到一個更大的維度和視角去思考STO的未來,我之後又寫了一篇非常具有影響力的文章《範式革命— 下一個十年,一切將STO》,我用範式革命的概念來闡述STO及其影響,比較深刻的剖析了STO的本質及其未來發展,我覺得大家現在討論的是一個狹義的STO,而我將STO擴展到一個更廣義的概念。

STO究竟怎麼理解?我認為主要是三個因素:STO主要包含三個要素,第一個是Security-證券,證券代表一切經濟權益,我將之分為權益型和資產型,權益型的通證,包括了所有權、債權、分紅權、收益權、購買權(期權的本質就是一種購買權)、治理權、投票權、決策權等,而資產型通證,又可以進一步分為有形資產和無形資產,有形資產如房地產、土地資產、礦產、能源、大宗商品、藝術品等,而無形資產如專利、技術、著作權、版權、品牌、商標等,只是要具有未來回報預期和增值空間的資產或權益,都可以發行STO,因此,我們可以想像,STO帶來的是一個全新的經濟體系。

InCcokaCtzdcfktmDPzODjHfkR04IZXc4UVx9yj7.png

      第二個是Token,也就是通證,可流通的權益證明,STO本質上也是通證經濟體系的一個側面,因此我們必須站在一個全新的視角來理解STO,而不是傳統金融的視角。通證有什麼優勢?通證表現形式由之前的紙化證券經過現階段的無紙化再到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加密數字權益證明,打破了原有的金融結構,能夠讓資產的公開發行更加智能、同時也更便於合規和監管,在原有的金融體系之上降本增效,交易7*24小時不間斷,可以大大提高資產的全球流動性,而這也是通證經濟賦能於實體經濟,為實體經濟帶來新的增長動能的巨大意義和價值之所在

EY5goFftYesTDM41BOuWL3Jpm9ehdyJu71URfSvM.png

第三個是Offerings-發行,發行端側重於token的金融屬性,將錨定資產或權益的token對接受到監管的數字資產交易所,並且其發行需要接受監管機構監管(例如美國的SEC,德國的Bafin等),按照法規發行(例如SEC的Reg D、Reg A+、Reg S、RegCF),投資用戶需要通過KYC和AML審核。證券型token的發行既融合了傳統金融的一些監管框架,也開創性的帶來了一些監管創新,發行審核的過程可以代碼化和智能合約化,相應的財務數據信息可以上鍊,這樣可以實現更高效的發行。同時,由於區塊鏈的跨地域和跨國界的屬性,可以面向全球市場進行發行,加速資產的全球流動,也可以幫助企業進化成為一個更具有想像力和發展空間的經濟體。

3Bq2ZSDHzXodPTxm1LHQLb3NXVW3NMaWlH1mLIdk.png

講到這裡,我們來回溯一下最近STO為什麼這麼火?我認為STO是傳統經濟和區塊鏈數字經濟的相互救贖,傳統經濟走到經濟面臨巨大的增長難題和缺乏新的增長動能,也以愛西歐為代表的區塊鏈token經濟體系過去沒有基於現實世界的價值循環,只有金融空轉,而STO大火的原因其實是將Token在現實世界中找到了一個價值的錨定點,同時也和現行的監管法規達成了一種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契合,通過將現實世界的資產或權益通證化和數字化,從而建立起原子物理世界和數字比特世界之間的鏈接。數字經濟通過STO賦能於實體經濟的方式為實體經濟帶來的新的增長動能,而實體經濟的價值錨定也為token經濟帶來良性的價值循環和價值增長勢能,在我最近的文章《觸變&共生:區塊鏈的下半場,誰主沉浮?》中提出區塊鏈的下半場的概念,我認為,區塊鏈的下半場核心就是要在現實世界和數字世界之間建立起相互通行的橋樑,而顯然,STO就承擔了這樣的歷史性使命,因此,我們認為STO可能是下半場中區塊鏈最重要的應用

說到這裡,不得不說一下的是STO與IPO以及愛西歐的差別,總體來看,STO集結了IPO和愛西歐兩種融資方式的特點,並在此之上進行了延展的昇華,STO與IPO類似,其底層資產是基於實體有價資產並且受到強監管,同時,STO還繼承了愛西歐流動性強的特​​點,能夠7*24小時全球交易。STO便於合規和監管,解決了愛西歐無監管、透明度差的問題,對投資者權益的保障也更強。因此,我認為STO最大的意義在於他創造了新的信用和流動性,而信用和流動性意義非凡,這是一個全新的數字金融時代得以展開的不可或缺的基石,因此我說它開啟了數字金融時代的序章。

ZGtO849vtS0eNiaQPMs1DzaXhODs0bJFAvP2sufY.png

STO本質是什麼呢?我認為STO的本質是資產的通證化和數字化,在資產數字化的大潮和進程中,STO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而這一切也才剛剛開始。傳統的資產證券化是一個比較緩慢、漫長的過程。證券化過程中需要在信息不對稱的條件下對資產池和各方的協議進行詳細審計,整個交易的準備時間非常長,成本也非常高,這會降低了發起人的積極性。此外,證券化各階段的不完全透明會妨礙準確的風險評估並造成欺詐風險,而STO也就是資產通證化過程,本質是下一代的證券化,是一種在區塊鏈上將資產權利轉化為數字形式並賦予金融屬性的過程,並創建單一的標準化信息源,使整個流程更容易、便宜、便捷。資產通證化的過程旨進一步提高資產的流動性,這將有助於釋放其價值。由於通證的高度可分割性和全球性,可以大大降低投資門檻,為優質的項目帶來更多的潛在投資者。當前市場下,全球70 萬億美元的股票資產,100 萬億美元的債券資產,230 萬億美元的不動產資產(住宅約180 萬億美元,商業32 萬億美元等),符合證券法和監管機構要求的證券類通證具有很大的想像空間。我們相信,全球資產的標記化或加密分級將會是一個巨大的潛在機會,這也是區塊鍊和通證真正可以實現落地並深度賦能實體經濟的巨大價值窪地所在。

那麼STO怎麼落地和應用?2018年10月12日,tZERO宣布完成證券代幣發⾏(STO),這是首批基於去中⼼化⽹絡(以太坊主⽹)發⾏的STO之⼀,2019年1月10日後,投資者可在二級市場使用tZERO代幣,目標融資⾦額為2.5億美元,代表著全球第一個STO項目已經落地,而最近傳聞第一個華人的STO項目提供分佈式存儲解決方案的rapidash已經獲得SEC的批准,而最近也有消息稱,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正策劃推出通證化證券平台,此舉將為區塊鏈項目在符合美國相關法規的基礎上發行STO提供便利,為此,納斯達克正與區塊鏈技術企業Symbiont進行談判,旨在達成相關合作。因此,STO的落地我認為首先是相關是相關設施的完善,相關產業鏈配套角色的完善,我把整個STO的產業鏈配套分為三個方面,分別是發行方、服務機構和投資方,發行方包括了發行平台、基於數字資產發行的新型投行、智能合約的審計平台以及支付手段等,而基於數字資產的服務機構同樣非常重要,包括了數字資產的託管行、媒體、評級、合規和信息披露平台等,另外的一個端口就是投資方,STO的專業交易所、身份認證以及投資者的權限管理等,基於數字金融的服務體系會和傳統金融有很大的差別,因此,基於數字金融的配套服務體系的完善對於STO的落地非常重要。

P7S7OzHiC0iXdU3oYPMDb6Z4nreHozZliBxUP9vm.png

另外一個也非常關鍵的就是對應的監管政策,整體而言,目前大部分國家和地區對STO的態度為中性偏保守,僅有少部分國家和地區針對加密貨幣及STO提供了指導性意見,目前只有美國有針對於STO的相對完善的監管和合規體系,目前還尚未出現完全放寬STO監管政策的國家或地區,全球STO的監管尚處於探索、試錯階段。從美國、歐盟、新加坡、香港等地的實踐來看,STO監管的核心在於判斷通證是否屬於該國家或地區法律法規下“證券”的範疇。一旦token被認定為證券,那麼該類通證就需要受到證券法的監管,需要滿足證券法等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同時向有關管理機構進行登記註冊,完成信息披露等要求,但token作為證券的屬性和傳統的證券屬性也有所不同,在監管尚還需要不斷的探索和深化。

關於STO的落地我認為另一個非常重要的點就是我們需要把它擴充到一個廣義的概念,證券代表了一切經濟權益,不只是公司的股權,我們也不一定之拘泥於以公司為載體來進行STO,我認為未來一切具有價值以及具有增值空間和想像空間的資產或權益載體都可以進行STO,在STO的模式下有更多創新性的甚至顛覆性的融資模式值得我們去探索。因此STO可以應用的領域非常廣泛,其帶來的意義和影響也會非常重大,我們可以在不觸犯現行的法律體系的情況下做一些新的嘗試和創新,也能帶來非常大的想像空間。比如,我們將一部作品的著作權進行STO,我聽說《三體》電影版權只拍賣了10萬元,和《三體》能夠創造的巨大商業價值比簡直不值一提,而如果將《三體》的著作權益STO的話,能夠為其未來所能創造的巨大的商業價值做一個更加公允的評價,並能夠以此為槓桿做出一個豐富多彩的商業生態,涵蓋影視、文學、音樂、遊戲、周邊等等,當相應法規逐漸完善,其ST能夠在交易所進行二級市場的公開交易的時候,其帶來的商業價值將會不可估量。

同樣,我們也可以基於一個明星的個人IP來做STO,將娛樂經濟的偶像或IP網紅未來的想像空間做成Token,只在此明星的粉絲群體之間內部流通,Token的權益和進一步衍生出來的商品、內容、打賞、服務、預約和票務等現實場景相錨定,形成一個分佈式的娛樂價值生態。將IP或偶像的未來作為數字資產,讓粉絲和用戶來消費和投資,Token的價值來自於粉絲的支持力,從而可以從根本上打破現有的娛樂產業格局,重塑整個娛樂產業生態格局。而有一個項目TokenStars目前就在做這樣的事情,它們打造了一個將名人Token化的區塊鏈平台,通過分佈式並提供潛力明星資金和促銷資源以期來顛覆當前的明星經紀行業。並利用一個分佈式的星探和組織內投票機制來打造一個區塊鏈名人的管理平台,從而打通一個名人+粉絲+品牌+廣告商的全產業鏈,從而讓用戶成為明星事業成長的一部分。

同樣的,STO的模式也可以應用在如一項技術的發明權,一個產品的生產權,一個品牌的使用權、房地產、旅遊景區、藝術品、工藝品等都可以進行STO,我們的ST只在體系的內部進行流通和交易,類似於華為的虛擬股權,我們可以向員工甚至客戶來融資,讓員工也參與到組織的發展過程中來,形成一個利益共同體,而類似於這樣的創新可以在現行的體系下可以率先實現落地的。

另外,STO的募資對像我覺得也不僅僅限於二級市場,凡是我們的生態利益相關者都可以成為我們的對象,在今天,阿里、騰訊這樣的互聯網巨頭已經高度壟斷的今天,特別是前兩天的一篇文章《2018,創業黃金時代結束的一年》讓大家深以為然,實體經濟的增長已經趨於平緩,互聯網的壟斷格局已經形成,新的機會和增長點在哪裡?我們拿什麼來打破壟斷?我認為STO就是當下新的增長點,其開啟的範式革命也是鏈改的最新動力,能夠從根本上重塑傳統產業格局,重構產業結構,進而形成新的增長動能,比如,如果我們做一家電商平台,用交易即挖礦的模式,凡是在我們的平台上產生交易,為我們貢獻交易額的用戶,以及更多的對我們平台有貢獻的生態利益相關者,我們都給他的貢獻行為激勵我們的Security token,享有我們平台的收益權和分紅權,讓消費者或店家以及其他利益相關者也成為我們的股東,把馬雲不願意分出去的股權分給對生態有貢獻的人,會不會有更多的人願意加入到我們的平台來參與平台的協作?我想答案是肯定的,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把原來“君主制”的公司製進化為“共和製”的產業共同體,而這也是華為虛擬股權激勵制度的本質,因此STO的意義不僅僅是融資,這背後是利益結構的再分配,孕育著非常大的機會。創始團隊如果採用這種模式,即使在這個過程中享有一小部分利益只要生態壯大了,其利益也是非常可觀的,最終形成一個共享和共贏的產業生態,通過這樣的方式,我們可以通過將區塊鍊和通證經濟的體系和實體經濟緊密的結合重塑現有的產業格局,給實體經濟注入新的活力和動能,成為產業升級的下一站。

孫正義在他的著名的演講《向世界挑戰》中曾說道,數字資產會成為人類最大的資產,而STO的本質和最大的意義,就是為現實世界的原子資產通向數字資產搭起了一座堅固的橋樑,把現實物理世界的資產數字化之後,我們能做的事情會非常多,可以應用在我們生活中的很多方面,帶來非常大的想像空間,而數字經濟和數字金融的體量也比現行的經濟金融體量大得多,可能是一千倍一萬倍甚至更大,而STO的實質是通過將物理世界數字化的方式將人們的預期與想像力變現,打通了一條從現實世界通往數字世界以及從現在的世界通往未來世界的大門,STO的到來,將帶來一個數字金融的大時代,開啟數字時代的新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