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DApp遊戲的真假高光時刻

瀏覽數

3

EOS和波場的博彩型DApp大規模出現好像撕開了DApp落地難的口子,數量巨大的博彩DApp和經由博彩DApp的巨額數字貨幣,點燃了行情寒冬中的一把火,但對於眾多開發者和數字貨幣投資者來說,這樣的現狀該如何理解,也成了頭疼的問題。

金色財經將通過對DApp底層邏輯的梳理幫助用戶理清頭緒,其中我們面對的是為什麼博彩鏈會優先爆發,這是否就代表了其他DApp遊戲可以輕鬆完成開發,藉由遊戲DApp的風起,能否拉高用戶對於數字貨幣的認知。

解剖DApp開發

遊戲DApp是眾多DApp中的一種,遊戲DApp的開發邏輯和DApp相同,而DApp的部分開發實則於互聯網應用開發雷同,只不過它的後端在去中心化的點對點網絡上運行,且代碼開源,數據透明。

DApp,是一個在分佈式點對點網絡上運行的應用程序,而不是在一台中央計算機上。這樣做的主要好處是,網絡的用戶不依賴於中央計算機來發送和接收信息

傳統的App開發有前端后端,DApp同樣,不同的都在於後端,傳統的App後端是web開發架構,利用中心化服務器的網絡傳輸協議(TCP/IP)傳遞數據。而DApp則在TCP/IP基礎上添加價值轉移層,即公鏈底層網絡中的點對點網絡,可以執行轉賬、通信、數據傳輸,則DApp天然具有價值轉移的功能。

DApp有一定與傳統App區別的部分,其中包括開源、數據必須存儲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上、必須使用加密令牌也叫通證(例如比特幣,以太幣)或應用程序固有的令牌、必須通過密碼算法生成令牌,例如工作量證明等

在具備以上條件後,DApp將通過智能合約完成其功能指令的運行。這就好像在中心化App中執行的命令指令,但通過智能合約完成的功能指令,在代碼開源並上鍊後,可以建立免第三方信用背書的過程。

智能合約可以執行通過協議完成的業務場景,在達成條件命令時,智能合約自動執行。例如購買房子,在使用智能合約的情況下,這一過程只需要買方和賣方參與。一旦滿足所有條件,智能合同將獨立於任何第三方執行。

據此我們可以理解為DApp就是一個分佈式的“應用+智能合約”,傳統意義的服務器被公鏈的開發工具取代。應用是代表業務,與互聯網App開發沒有區別,在互聯網代碼發展過程中,其開發方式已經非常成熟。最終DApp開發的落點即在智能合約上,遊戲DApp也如此。

智能合約與博彩DApp爆火

智能合約是目前眾多遊戲應用區塊鏈技術成為遊戲DApp的重要原因之一,智能合約是能夠自動執行合約條款的計算機程序,因此,在某些應用場景中具備非常好的應用能力。

“智能合約”概念由計算機科學家、加密大師尼克·薩博於1993年左右提出。其概念主旨是在個人、機構和財產之間形成關係的一種公認工具,是一套形成關係和達成共識的協定。

智能合約由代碼進行定義,可以自動判斷觸發條件並強制執行,完全自動且無法干預。智能合約事前執行,適合客觀性請求的場景,執行成本低於傳統合約,並具備懲罰機制。

尼克·薩博提出的關於智能合約的工作理論遲遲沒有實現,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缺乏能夠支持編程合約的數字系統和技術。而區塊鏈技術的出現解決了這一問題。

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賬本功能可以被用來創建、確認、轉移各種不同類型的資產及合約。幾乎所有類型的金融交易都可以改造成在區塊鏈上使用,包括股票、私募股權、眾籌、債券和其他類型的金融衍生品,如期貨、期權等。

基於區塊鏈的智能合約構建及執行分為如下幾步:

1.多方用戶共同參與製定一份智能合約;

2.合約通過P2P網絡擴散並存入區塊鏈;

3.區塊鏈構建的智能合約自動執行。

從本質上講,這些智能合約的工作原理類似於計算機程序的if- then語句。即智能合約只需要提前規定好合約內容,程序就會在觸發合約條件的時候自動執行合約內容。

在過去的金融系統中,交易的種種確認都需要第三方機構的驗證和背書,因此,難以執行以數字命令形式的金融交易,而數字貨幣天然具備數字信息的屬性,區塊打包的數據可以執行確認信息,因此,區塊鏈、數字貨幣、智能合約的組合隨機成為了博彩類金融交易遊戲的肥沃土壤。

例如一個簡單的博彩模型,世界杯決賽下注巴西vs德國,A賭巴西贏,下註一個比特幣,B賭德國贏,下同樣的注。數字貨幣打入同一個中立賬戶,而最終的結果通過官方信息確認,轉載自動進行,這些信息確認的過程都是在鏈上完成。而如果加入更多的交易屬性的因子,只要在合約中增加代碼函數中的變化因子即可。

Fomo3d以及博彩類游戲DApp同樣滿足的條件都有:1.合約命令足夠簡單;2.與數字貨幣強聯繫;3.匿名。這幾大因素是短期內DApp興起主要因素,其中合約命令簡單非常適合智能合約完成,與數字貨幣強聯繫則帶動投機心理,匿名則保證心理安全,眾多開發團隊只要保證DApp內的智能合約編寫安全及用戶的資產安全即可,而這些都是擁有較好解決方案的部分。

真正的區塊鏈遊戲?

從數量上來看,DApp似乎迎來了爆發期。但從目前的背景看,主要還是有利可圖。據相關數據,從8月10日開始到10月30日,EOS生態共增加了123個DApp,總計產生的流水超過2.2億個EOS,合計約82億元。

但理論上說,真正的區塊鏈遊戲,對於區塊鏈技術的應用,遠遠不只是一個智能合約可以實現的。通證體系、總賬本、自治生態等都應有相應體現,儘管不會像公鏈般龐大,但DApp中的Decentranlisation必然要涉及更多生態建設的事宜才能有所體現。

但設想,如果一個遊戲完全體現了區塊鏈中去中心化的概念,其中的體驗必然不能讓目前的用戶認為是好的用戶體驗,至少在目前的用戶認知情況下難以形成,例如,一個新用戶要玩一個EOS遊戲,可以需要了解加密貨幣、錢包,賬戶、CPU、RAM等概念。這麼多認知篩選是互聯網App生存的大忌。

遊戲DApp開發過程中的難

因此,除了僅通過智能合約和數字貨幣結合而出現的以博彩為代表的遊戲DApp外,我們來列舉其他DApp在開發過程中的問題。

1. 選擇公鏈

開發一塊DApp,首先面臨的是選擇公鏈的問題,其要求公鏈具備足夠的處理能力,較低的費用以及更輕便的開發過程。目前,代表性的有以太坊堵塞嚴重,EOS存儲較貴,其他公鏈同樣面臨如此,還有眾多以以太坊基礎開發的公鏈面臨虛擬機代碼實現困境。

2.完善開發功能

選擇完公鏈選擇開發時,開始考驗團隊的開發能力,其中包括代碼編寫能力,包含對於命令語言的熟悉,和執行場景的結合,代碼的邏輯漏洞。其次面臨安全問題。在基礎能力完成後,業務層和智能合約層面臨考驗,在互聯網App興起的數年,用戶對於用戶體驗要求之高難以想像,在體驗之上還要完成突出,足夠吸引力,很多團隊到此以捉襟見肘,而此時,開發團隊面臨的巨額開發費用消耗也會開始形成反作用力。

3.遊戲DApp開發

將區塊鏈運用到遊戲中,其中由角色支撐起的遊戲中,角色的行為、權益、擁有事物都將成為該DApp生態中的一個點,而眾多點位通過交易會形成閉環,保證具備流通能力。這個過程中,對於遊戲開發者在宏觀思考上又出了難題,相對應的生態必然會與數字貨幣聯繫,而行情和生態應用間的聯繫,尚且無明確的優質解決方案。

4. DApp獲取用戶

對於一個App來說,最終是要安裝在用戶手機中,成為一個入口,用戶的行為,決定了這個App的未來價值,競爭激烈的遊戲市場同樣如此,DApp的用戶獲取確實是個問題。目前,大部分DApp因認知問題,仍舊是數字貨幣圈內人士嘗試使用,因此,從流量模型來看,數字貨幣關心的人群過少,而導致DApp可拓展的用戶極少。

5. DApp的留存

App的留存和後續打開率和使用頻率會成為DApp面臨的大部分問題,例如王者榮耀等App對於社交以及遊戲沉浸等重使用習慣都有深入的設計,但相應的其擁有的資源必然也是巨大的,小眾的遊戲App則更注重在推廣上的投入和產品體驗設計,這又回到了區塊鏈技術本身對App的限制上,進入了死循環。

結語

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一定會有利於一些場景的應用,但以目前的技術能力看,更多的還是阻礙,在熊市中火熱的DApp熱潮,我們可以理解為,是市場對DApp認知提升的開始,因為在技術上,是DApp完成的重要基礎智能合約被大規模應用的基礎。

未來,一個複雜的DApp中,必然會是眾多智能合約共同作用的結果,給開發團隊更多的時間和期待,才能有在技術中生長出的區塊鏈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