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噹噹李國慶:做區塊鏈項目要準備好走5-8年的辛苦路|金色財經獨家專訪

瀏覽數

3

從去年傳出開始接觸區塊鏈的消息開始,外界對於噹噹創始人李國慶將以怎樣的姿態進軍區塊鏈一直抱有極大的好奇。就在11月中旬,由李國慶投資的CRYSTO(水晶)垂直公鏈生態旗下應用指閱DAPP與中國版權保護中心簽署了基於DCI體系的版權登記、版權監測及版權維權的合作框架協議,李國慶正式宣布進軍區塊鏈。

7月份正式搭建團隊,做應用要走5到8年的辛苦路,幾年累計億萬用戶跑通數万個DAPP ……這一系列數字的背後,是CRYSTO(水晶)團隊對區塊鏈+無形資產產業到底能做些什麼的思考,更飽含著深耕內容及出版領域19年的李國慶在區塊鏈領域的信心。金色財經獨家專訪了李國慶,聊了聊他對區塊鏈的思考。

MaRn9SQJUzvVu38xQt1jsvcHtQ41XrofzhihSpOr.jpeg

金色財經:什麼契機促使您打算開始介入並真正佈局區塊鏈行業?

李國慶: CRYSTO(水晶)團隊從7月份開始籌備、撰寫白皮書、搭建團隊,而我看著他們快速成長。我覺得做應用肯定要走一條漫長的路,5 年、8 年艱苦的路還是要走,所以我覺得這個時候希望引起區塊鏈行業的投資者和引起整個創作者、廣泛的作者無形資產擁有者能夠來關注我們,一起共商、共建、共享。

金色財經:目前在區塊鏈+內容文創領域中,您更關心的方向是什麼?

李國慶:一個是版權問題。在中國,盜版問題十分嚴重,沒有一個公開、高效的版權確權方式,盜版維權成本又高。第二個把整個大的文創資產、無形資產從版權怎麼能夠跟金融過去的鴻溝給它打通。CRYSTO (水晶)做的正好包含這兩塊的事,所以我非常欣賞。

金色財經:從年初投資區塊鏈公司至今,您覺得這一年區塊鏈行業的變化有哪些?

李國慶:我覺得原來大家都抱著高大上的美好願望,當然也就非常空泛,不落地。但是前一段我對智能合約分佈式存儲進行了探索,把觀念、賦能、激勵這些理念都闖過,各行各業我覺得如果能與這個技術結合非常好,但是有了理念就得落地,所以我覺得水平公鏈遇到的挑戰,正好是CRYSTO(水晶)做垂直公鏈的一個機會。我和CRYSTO(水晶)團隊都希望在整個生態裡面能夠帶起一個新的商機。 

金色財經:有看法稱現在互聯網時代已結束,區塊鏈時代即將開啟,您對這種觀點有什麼看法?

李國慶:其實我和CRYSTO(水晶)團隊也在不斷學習,我覺得很多別的行業比如百貨業,你說去中心化和通證經濟怎麼更解決了成本和效率問題?我還在思考,但是在知識產業內容產業,我覺得去中心化的機會非常大,非常有信心。

金色財經:您認為區塊鏈行業與互聯網行業各有什麼特點?

李國慶:第一,過去互聯網時代激烈競爭,中心化企業管理形式的獨裁化,老闆一人的決斷力變得很高。第二,對骨幹員工的依賴性很強。第三大量的燒資本,資本清空市場。在區塊鏈時代,我以內容產業為例,我覺得這三個條件全變了。一個是CRYSTO(水晶)核心團隊都是共商,都是大家決策投票,第二,不是依賴某個或者某群能人,而是依賴整個開放平台的建設者們來自治,這樣公司的管理者、初始的決策者擔子會快速變得越來越輕,這個平台會越來越好。第三也不是依賴資本的遊戲,依賴少數幾個具有見識和雄心的資本投資心驚肉跳的燒錢,而是共濟共商共建共享,整個區塊鏈因為本質上是具有金融屬性的,它在獲得資金等各方面,我覺得比PC互聯網、比傳統互聯網會來得更快更容易,不再是燒錢的遊戲。

與傳統產業相比,互聯網已經走了非常重要的一步——合夥人制、股權激勵、重視知識資本等等,但是我覺得到區塊鏈不是內部合夥人制了,而是社區共治,整個社區平台各方面的參與者都一起獲得權利、獲得激勵、獲得利益。我覺得這一塊跟互聯網有巨大的不同。

金色財經:能在這兩個時代成功的創業者都需要具備哪些特質?

李國慶:好問題。我覺得無論是什麼時代,創業成功者一定要有激情,他得熱愛項目;要有敏銳的洞察力,在市場中能夠選擇合適的創業方向;要懂用戶,要能夠體察和挖掘用戶的痛點,更要勤奮努力,踏實認真。而這些,我覺得馬銘澤都能夠做到。他擁有15年互聯網從業經驗,豐富的GR經歷。曾任噹噹助理總裁、無線事業部總經理、文化產業董事長。領導噹噹網從PC向無線的轉型,僅用了3個月的時間裡,使噹噹無線獲客成本下降40%,轉化率提升200%,銷售額增長300%。全國多個省、城市達成政府與噹噹的合作項目,獲得多項政府文化大力扶持,弘揚了噹噹的社會美譽度。 

金色財經:與其他平台相比,您認CRYSTO(水晶)和指閱會有哪些特點和優勢?

李國慶: CRYSTO(水晶)打造的是一個無形資產領域的垂直公鏈,他們擁有一個大型的完整的生態佈局,有公開透明的金融平台的搭建,CRYSTO(水晶)將對參與生態共建的各方提供支持,只要具有版權確權、分發定價、權益碎片化交易、權益證券化等需求的行業,都能夠基於CRYSTO公鍊及智能合約系統簡單快捷地打造符合自身需求的DAPP,利用通證激勵和交易與CRYSTO公鏈發生經濟交互。

而指閱,通過社群讀書、社交選書、內容二次創作的特色功能,區別於其他同類型應用,而且指閱在寫作、評論、分享、閱讀等環節的激勵模式,將提昇平台效率,擴大用戶認知。

團隊過去的創業經歷中積累的跟作者作家的關係,團結他們、帶領他們、推動他們,然後有一天被他們推動、被他們引領,我覺得跟他們的關係上是天然的,能夠贏得他們初始的信任,然後推動規則的建立,這方面正是CRYSTO (水晶)和指閱團隊獨特的能力。

eVGw96IZcc2jVi8CDjdMcyfs213mocI0gZBY8Fqr.jpeg

CRYSTO團隊:左謬凱 中雷玟 右馬銘澤

金色財經:與互聯網的發展歷程相類比的話,區塊鏈行業目前處於哪個發展階段?

李國慶:互聯網20年,目前區塊鏈很像第一個兩年。當下區塊鏈的發展狀況我想起了1996到1999這兩三年的互聯網,可以說還只是第一階段。但無疑區塊鏈的效率要遠高於互聯網,它能將平台發展十年路程變成三年。

金色財經:您認為在什麼時間節點上區塊鏈能夠迎來大規模的爆發?

李國慶:在內容行業,我覺得把版權、作者、讀者跟購買者變成一個生產消費合作社,這個時間節點應該很快會到來,可能兩年時間我們就能看到數以千個作者、數以萬個DAPP在CRYSTO(水晶)垂直公鏈跑起來,另外網絡文化創意產業長期存在的一個問題是無法打通與金融之間存在的鴻溝,很多優秀的作品由於沒有得到好的融資支持胎死腹中,版權垂直公鏈的應用也是這個行業各個要素環節都特別迫切需要的。

金色財經:您覺得未來內容文創產業的DAPP的用戶畫像會是什麼樣的?

李國慶:對於CRYSTO(水晶)來說,無論是已經成型的業態,例如出版業、影視業等;或新興的,正在形成市場的業態,如短視頻、短文等;亦或是現有的未形成市場的,定價缺失的業態,例如名人時間、機會資產等,對於這些業態有需求的用戶,比如有創作表達慾望的、有閱讀需求的、追星的、有粉絲的、對於在某一領域有獨到見解的大V、有曝光需求的用戶,都能夠成為未來文創產業DAPP的用戶。文創產業的DAPP將有上萬個,能夠容納的用戶也是上億量級的。而馬銘澤的能力我是非常了解的,有戰略高度,管理過幾億用戶、百億級銷售額規模,所以,我選擇相信他和他的團隊。

金色財經:區塊鏈會成為您未來關注的重心嗎?

李國慶:會。除了內容產業,我還在思考教育產業怎麼與區塊鏈行業相結合。具體細節還不方便透露。

金色財經:感謝您接受金色財經獨家採訪。

李國慶: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