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美國首次對伊朗比特幣錢包實施制裁反促當地加密用例和挖礦業發展

瀏覽數

4

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於當地時間本週三宣布,與伊朗公民Ali Khorashadizadeh和Mohammad Ghorbaniyan有關的兩個比特幣地址已經被添加了“特別指定公民”(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制裁名單之中,這也是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第一次對伊朗公民實施與比特幣有關的製裁。

美國首次對伊朗比特幣錢包實施制裁或引發連鎖負面反應

就在本次製裁正式生效幾個小時之後,伊朗加密社區開始就比特幣錢包的隱私和安全問題展開了激烈討論。根據伊朗消息人士透露,他們現在即便使用虛擬專用網絡也無法再訪問加密貨幣兌換平台ShapeShift了,這說明美國的製裁已經開始影響正在合法使用加密貨幣的伊朗人了。

賈瓦德•塞迪吉(Javad Sedighi)來自伊朗伊斯法罕,是一名加密貨幣礦工,他認為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本次採取的措施損害了伊朗的比特幣用戶。賈瓦德•塞迪吉使用比特幣已經有兩年時間了,主要通過挖掘比特幣、並彙款給海外家庭。和許多依靠加密貨幣為自己家庭提供經濟援助的伊朗人一樣,本次製裁讓賈瓦德•塞迪吉對比特幣錢包的安全和隱私功能感到擔憂。

目前,伊朗加密貨幣市場裡最受歡迎的比特幣錢包有Electrom、Atomic、Exodus、Samourai Wallet和Wasabi Wallet,而伊朗加密貨幣最喜歡使用的是CoinJoin功能,它可以同時批量發送多筆交易,使得特定的錢包更加難以追踪。根據伊朗加密貨幣開發人員透露,他們現在的興趣已經開始轉移到Zcash等其他加密貨幣,因為這些加密貨幣的隱私性更強。

一位來自德黑蘭的匿名開發人員表示,他之前曾在一家全球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上使用以太坊兌換比特幣,然後再把比特幣發送到自己的錢包裡。事實上,安全性和隱私性是加密貨幣用戶使用錢包時最關注的兩個功能屬性。這位開發人員說道:

“將整個國家從全球加密貨幣業務中剔除是非常殘酷的,法律肯定應該減少犯罪活動,但是現在一些主流加密貨幣交易所(比如Coinbase),已經完全拒絕來自伊朗的比特幣交易,這種方式可能會對伊朗新興的加密貨幣散戶買家和用戶群產生連鎖反應。”

這種制裁又引發了另一個問題,一些地下交易者可能會把捆綁勒索軟件的比特幣賣給毫無防備的加密貨幣交易者,因為這似乎成了他們訪問海外加密貨幣交易所的唯一機會,但同時無疑會引發更多安全問題。

德黑蘭加密貨幣開發人員兼交易商辛•薩德(Sin Saad)表示,美國政府的製裁已經影響到了他的生計,他說道:

“我怎麼知道自己錢包裡的比特幣是不是在美國政府的製裁名單裡,難道要我每天都刷新美國財政部、美聯儲、或是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的網站嗎?”

對於那些不太熟悉加密技術的比特幣用戶來說,追踪特定代幣的區塊鏈數據難度很大,而且也存在不小的風險。律師史蒂夫•米德布魯克(Steve Middlebrook)在他的推特賬戶上稱,凡是從受制裁比特幣地址收到比特幣的用戶,都應該將自己持有的比特幣情況報告給美國聯邦政府——這一觀點也獲得了華盛頓律師事務所Anderson Kill合夥人斯蒂芬•帕利(Stephen Palley)的支持。

納爾遜•羅薩里奧(Nelson Rosario)是Marshall, Gerstein & Borun LLP律師事務所的區塊鏈律師,他對本次美國政府制裁特定比特幣錢包地址的行為提出了一個質疑——與美國政府合作,就能讓那些無辜的“旁觀者”避免被加入到黑名單之中嗎?

伊朗加密貨幣挖礦正在蓬勃發展

儘管全球加密貨幣價格持續下跌,但由於伊朗政府提供了電力供應補貼,導致加密貨幣挖礦成本相對較低,該國的挖礦行業增長速度依然很快。

Sedighi是一位來自伊朗伊斯法罕的比特幣礦工,他說道:

“我正在努力擴大比特幣挖礦、以及在伊朗本地探索更多加密貨幣用例,“伊朗的比特幣用戶大多是對技術感興趣的年輕人,我希望構建一個制裁和審查制度更少的世界。”

德黑蘭加密貨幣開發人員兼交易商辛•薩德也認為,伊朗受到政治制裁反而能夠促使他們努力推動主流採用加密貨幣,他堅定地說道:

“作為加密貨幣開發人員和交易者,我們將找到實現夢想的道路。”

辛•薩德相信,推廣隱私比特幣錢包網絡非常重要,因為政府可以對個人和銀行實施制裁,但比特幣只要通過識別的錢包就可以進行直接交互、或是間接接收比特幣。美國政府不能自己凍結私人持有和經營的比特幣錢包,但只要有耕讀榮恩存儲和交易比特幣,問題就可能得到有效解決,辛•薩德說道:

“當加密貨幣在全球範圍內被普遍接收的時候,這些制裁措施就不會起作用了。”

不管怎樣,選擇具有強大隱私功能的比特幣錢包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