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5G+區塊鏈系列報告(一):重塑供應鏈和貿易金融

瀏覽數

99+

一般來說,新興技術的主要價值是為較為落後的商業領域帶來革命性的效率提升。然而今天我們看到在每年10萬億美元的貿易金融行業,全球眾多參與者還在依賴於過去幾百年形成的流程和既定規則——紙質的票據仍然被大規模採用,以支撐錯綜複雜的貿易關係。因此我們設想,這些遺留的老派做法,有機會被區塊鍊和5G等新技術所改造,我們將其稱為技術槓桿,即較小的技術投入能撬動巨大的商業市場。

下面我們將討論幾個有潛力為全球供應鏈賦能的“技術槓桿”:(1)區塊鍊和分佈式賬本技術;(2)5G;(3)物聯網。同時我們也分析了一些轉型中可能發生的阻礙,不過不要緊,我們相信對這些挑戰潛在的改進是可以帶來巨大回報的。

對供應鍊和貿易金融加深理解的緊迫性

今年的主題是貿易戰,不僅是中美,美俄、美歐甚至美加都有大大小小的摩擦。人們意識到,幾十年來我們依賴於黃金或美元進行商品儲值的做法應該轉變下思路了。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大前提下,世界各地貿易市場噴湧而出,遠洋運輸使來自地球兩端的國家發生大規模貿易成為可能,並且運轉效率逐年提高。

但是,蓬勃發展的進出口貿易使得我們過分關注在某些細節問題的處理上,而忽略了在更大格局上進行更深入的思考。直到美元霸權持續噁心我們的時候,我們才意識到,不能安於現狀,要主動求變;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永遠存在——信任,例如賣家不願意在未收到款時發貨,買家不願意在未收到貨時付款。

尤其是當下還有“國務院出台53項措施,支持自貿區深化改革創新”的政策引導——我們預計人民幣將從此走上全球舞台,成為貿易結算貨幣,深刻影響世界經濟格局。我國已經成為供應鏈上領先的大國,下一步主要會在貿易金融上尋求突破。現在,有了分佈式共享賬本,和更快速的基礎設施(5G),是時候在貿易金融上多思考一下兩者將如何改變世界貿易格局了。之前,可能會有一兩項技術能夠做出漸進式的改善;但,2019年的環境是,這些技術將合力,帶來顯著式的改善,這是每個參與者都不可放過的機遇。

區塊鍊和分佈式賬本

區塊鏈技術通常被比喻為去中心的、共同維護的公共總賬本。因此,區塊鏈技術也被稱為“分佈式賬本技術”(“DLT”)。理解區塊鏈原理並不需要一個計算機科學學位,簡而言之,它的核心理念是因為加密數據結構的保障,我們從此不用再到處轉發Excel了,也不用再一式N份合同蓋騎縫章了,因為沒有人能夠篡改它。比特幣是第一個用區塊鏈技術開發的金融工具,它依靠礦工(用於記賬的計算機節點)維護,礦工記賬的過程被稱為挖礦,即比特幣網絡對其記賬算力貢獻的獎勵,後來的所有類似應用都尋求同一原理,即維護同一個賬本來跟踪所有歷史交易,只是挖礦機制不同——因此它們又被稱為密碼貨幣,即擁有了儲存價值的功能,且只有持有私鑰的人才能獲取這個價值。

當然這種價值如果被大眾認可,它就會漲到上萬美元,如果不被認可,就會跌到一文不值。其實它跟主權貨幣類似,如果一個國家被世界認可且具有經濟上的比較優勢,貿易就會存在,從而儲存該國貨幣(貿易媒介)的需求增加,該國貨幣就有了價值;如果一個國家發生了戰亂,沒有人想跟他們做生意(進行價值交換),他們的貨幣就沒有價值。去中心化或者分佈式的意思是,每一個維護公共賬本的計算機節點都存有一份完整的歷史記錄,從第一個上鍊的交易到最後一個。這個節點雖然通過互聯網連接,但沒有用於數據交換的中心服務器是連接所有節點的,大家的地位相同。這些節點全部運行在一個通用的軟件平台上,通常被稱為“協議”。協議上規定,如果對賬本進行更改,需要大多數的節點(例如51%)達成一致。因此,黑掉單一節點或少數節點對賬本進行改動是不可能的。

5G/IOT

5G指的是第5代無線通信技術,將取代今天的4G LTE標準。3GPP是目前正在開發5G通訊標準技術的組織,有超過550家公司作為會員公司參與。它由16個工作組組成,負責制定終端、基站和系統端到端技術的標準規範。從命名上可以看出,該組織成立於3G時代,1998年,多個電信標準組織夥伴簽署了《第三代夥伴計劃協議》,並製定了3G時代全球適用技術規範和技術報告。此後,3GPP一直延續到4G時代,再到5G時代。3GPP的話語權是根據企業歷史對組織的貢獻確定的,幾大設備商、高通、Intel等話語權較大,他們會擔任小組的主席、副主席等職務。目前,大的通信設備商包括華為、中興、諾基亞、愛立信等。

2016年,中國通信企業力推的Polar成為控制信道編碼,這是中國在信道編碼領域首次突破,為中國在5G標準中爭取較以往更多的話語權奠定了基礎。從這個角度看,中國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已躋身世界前列。雖然5G尚未標準化,中國的5G網絡可能在明年才能夠進入預商用階段,但主要的發展計劃都正在順利進行中,努力推出標準化5G應用程序的產品,包括手機廠商明年一季度即將推出5G手機,可以說,2018年有望成為5G商用元年。

相比於4G,5G將是移動通信技術的一次變革。如果說2G到3G實現了業務由通信向個人應用的跨越,那麼4G向5G則將帶來個人應用向行業應用的轉變。5G提供了N多應用場景,在4G移動寬帶的基礎上增加了海量物聯網(eMTC)和高可靠低時延(uRLLC)的需求。運營商無疑將力求主導這一進程,畢竟目前個人移動通信服務愈將演變為公益事業,跨越式發展歷史使命已達,電信業量收剪刀差持續擴大。運營商向行業應用基礎設施提供商轉型、尋找新收入增長點迫在眉睫。

從資本開支的角度,2014年到2017年間我國運營商建設4G網絡累計CAPEX達1.46萬億元,推動了個人移動互聯網商業模式、手機支付立於全球之巔。而根據信通院測算,我國未來十年5G建設中,運營商用於網絡設備的支出將達到2.64萬億,這必將推動無線通信在行業應用中的深度,萬物互聯、萬物實時在線或許不是夢想。除去網絡遊戲、視頻購物、無人機快遞這種顯然會因網速和覆蓋而大幅提升滲透率的行業外,許多令人興奮的應用甚至不會被人們感知。例如對供應鏈、對農業的實時監控,對電網的實時控制,無人駕駛的大貨車等等。

總而言之,5G和萬物互聯意味著越來越多的公司需要關注之前哪些核心業務將迎來大的變革,哪些競爭壁壘在5G環境下一去不返,哪些懸而未決的問題突然能夠有解了。所有廠商都應隨時關注5G/IOT上的市場動態,以免被又一次更巨大的互聯浪潮淘汰。

區塊鍊和5G/IOT對供應鍊和貿易金融的影響

顯而易見,區塊鏈貢獻的是安全,5G貢獻的是實時,IOT貢獻了可以承載比現有容量大得多的互聯網絡和算力。原先在供應鏈中無法解決的問題,比如實時監控、實時計算、實時對賬有了答案。一旦相關區塊鏈解決方案提供商突破了技術限制,應用的部署規模將呈指數級增長。區塊鏈的安全性不僅提供商業模式上的更新,它也是IOT組網中一個不可或缺的部分,因為所謂萬物互聯,實際上本身就跟區塊鏈倡導的P2P對等網絡有共通之處。若再加上AI的槓桿作用,那麼無疑目前的很多程序都將更加智能,從而減少很多人為的用於增進信任、增加成功概率的風控舉措,有利於交易雙方減少相關成本,降低摩擦頻率。總結來說,5G令IOT成為現實,而區塊鏈讓IOT變得更好。

對供應鏈上每個環節而言,安全的5G/IoT網絡再加上對完整、真實的區塊鏈日誌的運用,第一個帶來的商業價值就是準確記錄有關商品在轉移過程中的寶貴數據。其中一個細分子行業現在被叫做“溯源”。溯源應用第一個解決的問題就是貿易流通中各種繁冗的物理性的信用證書,例如所有權文件、付款憑證、物流標籤等。所有的不同環節出具的證書都有一個目的:在出現爭議時證明問題不出在我這裡

因此,流程中添加了非常繁瑣而零碎的風控工具,例如每添加一筆交易就需要添加一份合同,來保障雙方的利益,一旦出問題,雙方還需要一個裁判,就是法院等具有強制執行能力的行政力量來判定誰來承擔責任。但有了基於區塊鏈的智能合約後,這一流程被大大縮短,商品、貨幣交割全部是自動的。出於這些好處,已經有很多企業,包括中間銀行和物流公司,在供應鍊和貿易金融上花了很多錢來探索。這樣做的收益對於參與供應鏈的各方來說遠大於實施的成本。

區塊鏈技術的使用,加上5G的賦能,不僅可為單一參與方平均節省數百萬美元的運營成本,也大大降低爭議的發生率和連帶的法務、金融費用。舉個簡單的例子,典型的供應鏈流程中,一般會約定多少天內付款可以拿到折扣(對於快速結算應收賬款的激勵),智能合約就可以簡化該流程並完全消除以前財務部門在該項流程上浪費的各種票據和IT資源。

此外,一個企業要想盡力提高淨資產回報率,就要在一定程度內增加運營槓桿和財務槓桿。運營槓桿會增加固定支出的效能,而財務槓桿將增加股東的回報。但通常,這個“一定程度”實際上很難計算出來,有些膽子大的就使勁加槓桿,只要現金流不斷就有辦法支付利息。這裡面有人幸運到成為首富,有人則悲慘到跳樓自盡。為什麼難以科學計算槓桿的運用程度?數據科學發展到今天一定是可行的,只是數據的採集過程還存在瑕疵,造成今天的數據庫,你很難講它的真實性有多大——即經營數據是否100%反映出真實情況是存疑的。貿易中有批量激勵回扣,有進口稅,有出口退稅各種會產生數據的環節,由於還有大部分的數據是人為錄入的,有人的地方就有腐敗的可能,所以在今天去講區塊鏈溯源其實也沒什麼卵用,因為人是可以上傳假信息的。

也就是說,我需要完全保真的數據,而理想情況下,數據的上傳是一定要無人環境的,5G/IOT的能力在此時就極為重要,真實數據可以立即上傳到區塊鏈,對其事後更改將是非常困難的。有了這樣的前提,智能合約的運用才有保障。如果爭議仍然出現,那麼各方可以立即訪問記錄的區塊,判斷該合約是否正確的滿足各種先決條件,省去了成年累月和成千上萬美元的訴訟。

挑戰和障礙

誠然,區塊鍊和5G可以給你很多承諾和想像空間,但我們也應理解,交易要在分佈式賬本完成是要面臨諸多挑戰的。分佈式系統的支付效率還不完善,密碼貨幣和主權貨幣之間的關係還沒有理順。各國央行負責主持貨幣的流通,目前缺乏一致性協議,截至今天,基於區塊鏈跨境支付還無法惠及每個人,就想5G標準一樣,大家達成一致需要時間。

當然,最大的挑戰可能來源於行政層面,這需要在至少幾十個國家先進行實驗,國家之間首要的往來就是貿易,因此本文重點關注貿易金融。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命題,政府機構、生產製造、運輸和金融業都需要參與進來,涉及面甚廣。這個級別的合作一般很難實現和不會迅速發展,這需要時間去部署很多新的系統。具有明確目標的多數試點項目需要在小範圍內至少花兩到三年的探索才能夠得到決策層的批准,而那些更雄心勃勃的項目則需要更長時間,在這期間你會發現由於價值主張太過偉大所以不停被做減法甚至變換演進路線。

因此,以運營商為首的5G建設者、參與者應該考慮那些影響他們未來競爭力和市場份額的主要因子。對一些人來說,失敗是成功的開始,而對運營商這種實打實的投資來說,如果找不准方向,失敗接著只是另一次失敗。大公司或可從小部局開始,採用Lean Startup的理念——不是簡單地找方向、找模式,開發標準解決方案;而是對那些有興趣的早期嘗試者,盡可能地挖掘區塊鍊和5G概念下存在的獨特機會,不斷迭代加速,盡量在一個細分領域的機會窗口關閉前完成競爭壁壘的構築。

在下一期我們或將研究區塊鍊和5G在車聯網領域內的機會,敬請關注。

來源:金色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