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從人工智能的跌宕起伏,看區塊鏈路在何方?

瀏覽數

99+

人工智能曾兩次進入低谷,差點被人類放棄。每一次高潮都伴隨技術的突破,算法的革新。每一次低谷,都是因為當時的人工智能缺乏落地應用場景或不能幫傳統行業實現技術升級、節能增效。

JVkMiKMDgCwKJVd6CAM3rjSpTKbyT5ujphN1avoo.png

李開復回憶人工智能從高處摔下時說道:“1998年,我來到北京創立微軟亞洲研究院的時候,正值當時人工智能熱潮開始消退,人們對熱潮中隨處可見的盲目情緒心有餘悸, 很多人甚至不願再用“人工智能”這個詞來指代相關的研發領域。在學術圈子裡,一度有很多人覺得,凡是叫“人工智能”的,都是那些過分誇大,其實並不管用的技術。 結果,我們為微軟亞洲研究院設定科研方向的時候,就主動迴避“人工智能”這個字眼,而是選用“機器視覺”、“自然語言理解”、“語音識別”、“知識挖掘”之類側重具體應用領域的術語。

0guNy3SnooZ85MZpSkIiH2ynOW3rrtnGsLvJvixn.png

這幅圖,讓我們不禁想起了區塊鏈! 

FOfUMTZHSDY3kGOKOy2fYrDSI4KdVkPgeXG3m1JY.png

區塊鏈的起起落落,敢問路在何方?

 

區塊鏈之所以能進入十三五國家戰略,與人工智能、5G網絡、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並駕齊驅,只有兩種可能性,要么是製定國家戰略的人是傻X,要么區塊鏈技術前景廣闊,或者說真的可以“改變世界”。兩者相比,後者的可能性更大!

 

創世紀:一開始他們忽略你,然後他們嘲笑你,接著他們攻擊你,最後你就贏了。

——聖雄甘地

 

2008年11月1日,中本聰發布了一篇名為《比特幣:一種點對點式的電子現金系統》的論文,至今已經走過整整十個年頭。2009年剛過去三天,在位於芬蘭赫爾辛基的一個小型服務器上,中本聰挖出了比特幣的第一個區塊——創世區塊(Genesis Block),並獲得了50個比特幣的獎勵。從此,全世界開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挖礦血淚史。

8nOBWdPrs1hxsBJefaZ1oL3ek08VeY8M9FTLno5D.png 

2010年5月22日,在比特幣概念已經出現了一年半以後,一個名為Laszlo Hanyecz的程序員用10000枚比特幣購買了價值25美元的棒約翰披薩優惠券,這是比特幣第一次出現以法幣為標準的價值衡量——0.25美分,折合人民幣不足2分錢。在幣價突飛猛進的時候,這段歷史常常被人拿出來嘲笑一番。

或許是心有不甘,Hanyecz在今年2月又重新用比特幣買了披薩,這次他的成本要低得多:0.00649比特幣,兌換了價值62美元的兩塊披薩。

WE0kLIiaGRqKOlHKOkMsizECaVTuyf0wHLz7tsg1.png

入場:金錢和信仰是最強有力的動因。——單·布朗

qKIQ19weg8d6QxihqBijkdZZxZvXkgVZLSa2F3CI.png

 

區塊鏈1.0時代

 

區塊鏈1.0時代以比特幣為代表,基於POW工作量證明來“鑄幣”,實現價值傳輸。此時的比特幣只是一種金融衍生品,技術上屬於“非圖靈完備”,除了作為數字貨幣用於支付外,不能開發更多的應用功能。

 

2013年11月,比特幣超過1100美元超過國際金價,成為全球矚目的金融衍生品。催生一輪牛市爆發的因素很多,包括:塞浦路斯等國家地區的金融危機、多個交易所誕生使交易更加便利、多個國家出台數字貨幣友好政策等。

 

2014~2016年,比特幣持續低迷,原因是數字貨幣市場受外界干擾頻率較小,新投資者數量不斷減少,沒有成長空間,比特幣單枚價格一度跌至200美元。

 

區塊鏈2.0時代

區塊鏈2.0時代以以太坊為代表,通過智能合約實現了簡單的功能開發,是一個“準圖靈完備”系統。ERC20代幣和ICO的興起,不僅使比特幣一路飆升至2萬美元一枚,更使人們看到了在區塊鏈上開發落地應用的可能行。

但是,隨著ICO和大量空氣幣的泡沫破滅,各國政府加大對ICO的監管力度,紛紛出台各種打擊ICO非法融資的強力措施,區塊鏈在2018年中開始進入第二個低谷。

3ngXnuHNUhiyerbLtpMxg7EgUnjcm1Z5nDEXBQIx.png 

熊市:凡事總是盛極而衰,重要的是認清趨勢轉變,要點在於找出轉折點。——喬治·索羅斯

區塊鏈3.0時代:誰是下一個領航者?

不得不說,ICO泡沫破滅對於整個區塊鏈行業的發展來說是一件好事。市場進入到良幣驅除劣幣的時代,技術創新和突破成為醞釀新一輪牛市的主旋律。3.0時代的區塊鏈應該是:

l 公鏈性能上:高速,至少數万級TPS

l 社群治理上:更加有效抗中心化

l 經濟模型上:各種DAPP應用的平台

 

為了解決以太坊在處理速度(每秒鐘智能處理約20比交易)和不支持大文件存儲等性能上的瓶頸,各種共識機制和技術架構不斷湧現,例如POS/DPOS的權益類證明,IOTA採用DAG有向無環圖架構,Cardano採用分層架構,NEO和瑞波等採用BFT拜占庭容錯類的共識算法等,全世界的研究者們正在通過各種手段試圖突破區塊鏈的性能瓶頸。

 

在2018年被譽為“公鏈元年”,全球大約有幾十條公鏈都在同一起跑線上,角逐下一輪牛市的領航者。

 

2018年初,大約四五十條公鏈項目集中推出,但絕大部分集中DAG架構或Sharding分片技術,這些項目曾被投資者們寄予厚望,但目前看來,還沒有一個項目真正跑出來,這無疑加劇了當前對區塊鏈寒冬的失望情緒。

 

吳忌寒與澳本聰的算力之爭,踐踏了POW工作量證明機制,更是雪上加霜。比特幣即將跌破4000美元,早已跌破礦工成本價。單一維度的POW算力證明和EOS在早先被詬病的DPOS委託權益證明,都讓人們失望透頂,再次懷疑區塊鏈憑什麼改變世界?

 

貝克鍊和POR信譽共識,讓區塊鏈落地應用看到一線曙光

LPDJCA4ZuXLcBHzFlVJoyhT1rvPn3CvodTjadVey.png 

貝克鏈Bitconch,一個來自美國矽谷的公鏈項目,是區塊鏈公鏈項目的後起之秀,不折不扣的黑馬。據貝克鏈官網bitconch.io和白皮書介紹,貝克鏈獨闢蹊徑的採用了POR信譽共識算法,在MVP測試中達到12萬峰值速度,提出Bit-R三維的貝克信用量化體系,提出BLAZE並行處理架構,這兩個突破性創新十分新穎。

 

貝克信譽體係是用來選記賬節點和進行社群獎勵和治理的,包含算力貢獻、幣齡權益、社交行為活躍度三個維度,比POW誰有機器(算力)誰說了算, POS/DPOS誰有錢誰說了算,或者有些項目用POW+POS兩個維度治理,要更有優勢。關鍵是,可以更加有效的抗擊中心化,使財閥和土豪無法聯合作惡,草根也有機會獲得高信譽,參與共識和記賬,獲得獎勵和收益。目前看來POR是更公平、合理、科學的選節點方式。

 

貝克鏈首次提出的BLAZE並行處理架構,進一步提升了貝克鏈的性能,使速度達到十萬級TPS,超過競爭對手10~100倍。

 

貝克鏈的十萬級TPS處理速度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幾乎所有的落地應用都可以實現在區塊鏈上,使分佈式商業成為可能,即:各種去中介化的、去中心化的、去平台化的、自動撮合的、沒有中間手續費的DAPP落地應用在不遠的將來可以不斷湧現出來。

所以,貝克鏈的POR信譽共識,讓我們看到了下一代區塊鏈——DAPP應用平台的雛形。

 

下一個牛市,正在醞釀!

風,說到就到!

9LvK1jcNruMJIUSS32jcbRK78wfPo04RNUvFAIS5.png 

風,早晚會來的。

只是,你是不是早已準備好,站在風口等風來......

這個世界的精英思維一定是反向思維,正如沃倫巴菲特說的:別人瘋狂時我恐懼,別人恐懼時我瘋狂。

大多數只看到了比特幣價格持續下跌,只看到幣圈涼涼,殊不知各種​​力量都在醞釀新的動能。例如:STO,讓募資和監管有了新的可能性;穩定幣,讓過山車一樣的區塊鏈幣值獲取可以終結;傳統資本正蓄勢待發準備抄底;矽谷、俄羅斯、德國、英國,有多少開發者和創業者正試圖通過各種技術創新推動區塊鏈技術的迭代,解決性能和治理的瓶頸。貝克鏈,只是這其中的優秀代表!

得到:一切都將成為過去,當一切成為過去的時候你得到了什麼?——所羅門王

區塊鏈與人工智能的發展一樣,就像是在不停的登一座高山,中間我們曾不止一次的懷疑過,並且也發生過一些錯誤,遇到過很多瓶頸,但是並沒有停止前進。過程中我們在不停的選擇路線,通過不斷的探索找出方法,在不斷的攀登中也有各種新的發現,技術的創新、商業模式的創新,直到為我們的生活帶來改變... ...

zzdhITxTEpfju6kqaXCRRxr8fwhfs5pZbvTVdgRx.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