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5大公鏈掌門人採訪實錄:BCH分叉滿盤皆輸公鏈存活空間>操作系統

瀏覽數

18

BCH公鏈分叉,讓漫漫熊市中的公鏈重回公眾視野。整個區塊鏈行業在承擔著背後的代價......

BCH公鏈分叉,讓漫漫熊市中的公鏈重回公眾視野。

年初的集中爆發一度讓業界認為2018年是公鏈元年,但自下半年起,公鏈開始日漸式微,業內戲稱2018年是公鏈爆炸元年,原本備受矚目的明星公鏈項目一一“爆炸”。

公鏈項目都被提前熊死了嗎?圍繞BCH公鏈分叉及公鏈行業的現狀和未來,火星財經採訪了5位公鏈領域的創業者——NULS CEO Liesa、Ruff Chain創始人Roy、HPB芯鏈創始人汪曉明、Contentos聯合創始人Mick Tsai、鉑鏈CEO宋欣。

Mick Tsai認為,BCH算力大戰無論誰勝誰負,代價都是整個區塊鏈行業在承擔,因此沒有贏家。如果整個幣圈經濟都因為兩個人的思想方式差異而造成劇烈波動,並不是中本聰原先思考的去中心化。

宋欣告訴火星財經,BCH算力大戰造成整個市場大跌,讓幣圈進一步進入寒冬,比特幣算力也由於分叉進一步下降,更容易遭受51%攻擊。

Liesa則堅信,未來區塊鏈的生態會非常豐富,不會一家獨大,而是百家爭鳴。

Roy解釋道,“不可能三角”是整個IT行業面臨的問題,不只存在於區塊鏈領域,未來一定會找到既屬於自己而又被商業社會廣泛接受的解決路徑。

汪曉明展望稱,市場接下來會進入冷靜期,資金、人才儲備不夠的項目會被淘汰。

以下為火星財經與5位公鏈掌門人的快問快答內容:

BCH分叉誰輸誰贏

火星財經:作為資深的區塊鏈從業者,您如何看待最近大熱的BCH公鏈分叉事件?在這場算力大戰中,究竟誰輸誰贏?未來走勢如何?

Liesa:就像V神說的,發一個幣很容易,但要把幣做出價值很難。社區裡強調的共識是什麼?個人認為,共識是指一群人願意付出代價,不在乎少數派還是多數派,哪怕只有一個人付出代價,也是有價值的。

BCH社區裡有不同的觀點很正常,關鍵要看你在付出怎樣的代價,包括說服自己和說服社區其他成員。如果付出的代價越重,願意付出的人越多,那麼這個幣就有價值。

汪曉明:區塊鏈行業還太小,行業參與者應多包容與合作,對抗會帶來負面的結果,開放合作能更好的推動行業發展。

Mick Tsai:如果整個幣圈經濟都因為兩個人的思想方式差異而造成劇烈波動,這其實並不是中本聰原先思考的去中心化。由此也可以看到,就算是原先立意良好的PoW機制,最終也可能因為少數人掌握主要算力之後仍能對整體造成嚴重影響。

這一波算力大戰最終會讓不少人看見BCH-ABC在短時間為了自身利益切換算力贏得戰爭,一方面對任何未來想與其對抗的潛在對手有著嚇阻作用,從而放棄對抗或另尋方式,另一方面也會讓整個幣圈開始重新思考去中心化的含義:是否我們只是活在另一個更加中心化、更加不受控制的金融巨頭陰影之下?無論誰勝誰負,這個代價都是整個區塊鏈行業在承擔,因此沒有贏家。

宋欣:從短期來看,進行算力大戰的雙方博得了全世界的眼球,起到了一定的市場宣傳作用,但整體來看沒有贏家,因為這場算力大戰造成整個市場大跌,讓幣圈進一步進入寒冬。比特幣算力也由於分叉進一步下降,更容易遭受51%攻擊。

公鏈沒落了嗎?

火星財經:2018年被譽為公鏈元年,不少玩家紛紛湧入,但實際發展情況並不樂觀,您認為主要原因有哪些?公鏈接下來的發展趨勢是?

Liesa:需要將幣價和技術區別看待,區塊鏈底層技術其實一直往前推進,跟預期差距並不大,就算EOS宣稱的百萬級TPS,也是個長遠的目標。

未來區塊鏈的生態會非常豐富,不會一家獨大,而是百家爭鳴,有的會專注於底層技術,做一些模塊化的東西,比如NULS,有的則類似於操作系統,比如EOS。

Roy:技術本身的發展都比較緩慢,從起步到商業化的周期非常長,既要做一些取捨,也要依賴於其他技術。區塊鏈技術同樣如此。

未來公鏈有多個迭代方向,比如Ruff Chain在做的VM(虛擬機),還有其他項目做的分片技術、存儲引擎以及安全性等。可以預見的是,這些方向可能都是中國人做的,因為我接觸過大量從業者,也看過他們做的東西,數據都很好。

汪曉明:當時很多人湧入公鏈領域,是因為市場很火,但本身對公鏈的理解並不足,人才、技術積累也不達標,當市場趨冷時,很多問題就會暴露出來。

市場接下來會進入冷靜期,資金、人才儲備不夠的項目會被淘汰,真正留下來的是各方面積累足夠的。真正解決技術瓶頸、滿足商業需求的項目會發展越來越好。同時,將硬件引入公鏈,降低公鏈成本,提升性能,將越來越受到市場的認可。

Mick Tsai:技術方面,大家一開始追求TPS,但追求完TPS之後不知道追求什麼了。以EOS為例,TPS雖然上去了,但最後演變成博弈類公鏈,交易量可觀,但日活很低,在互聯網世界不值一提。現在大家還沒想好用戶為什麼要用區塊鏈。大多數DApp用戶是出於投資或投機目的,而不是基於日常需求。

我們做內容創業的對此感受很深,比如在鏈上複製一個抖音,首先需要跟抖音競爭,用戶不會因為區塊鏈而使用,你需要找到真正讓他覺得比抖音還要好的核心理由,產品設計起碼不能輸,但現在的很多DApp不是給“正常人”用的。目前來看,在鏈上打造一般人可以用的產品是很難的。

未來針對某一個領域的訂製需求,挖掘出核心用戶的核心痛點,在鏈上完成轉換,是所有產業都要解決的問題。

宋欣:從去年下半年起,大家覺得做公鏈價值高,於是紛紛湧入,但做公鏈難度其實挺高的,開發時間很長,現階段無法大規模落地。

有的公鏈把牛吹得很大,比如EOS號稱百萬TPS,但至今也沒破萬,這就給其他鏈帶來了困擾:如果說自己低於百萬TPS,就不好意思對外發聲。

不過,隨著更多的資金、人力投入公鏈行業,即便沒有實現百萬TPS,技術和應用在今年仍取得了長足發展。

未來公鏈的落地場景會更加重要,這是公鏈生態能否建立起來的核心。我個人比較看好垂直領域的公鏈,因為落地場景比較聚焦,更容易出成果。

“不可能三角”有解嗎?

火星財經:區塊鏈領域的“不可能三角”有解嗎?公鏈在開發中究竟該如何協調三者的關係?

Liesa:去中心化是區塊鏈項目必須努力做到的點,只有去中心化,才有存在的價值。“不可能三角”分短期和長期:短期來看,這的確是影響行業發展的很大原因;長期來看,如果有技術上的突破,首先要秉持去中心化,在此基礎上提高性能,儘管還會存在悖論,但沒有必要去過分爭論。

Roy:“不可能三角”是整個IT行業面臨的問題,而不只存在於區塊鏈領域。如何協調三者的關係是可以商榷的,未來一定會找到既屬於自己而又被商業社會廣泛接受的解決路徑。

汪曉明:“不可能三角”確實是一個難題,但並非無解,可從三個點出發:硬件層面,為區塊鏈設計一款硬件,解決單節點的計算性能;軟件層面,借助硬件的優化,解決網絡並發等各種問題;共識層面,在盡可能去中心化的前提下,提高共識速度。

Mick Tsai:我們需要在三者之間找到一個平衡,完全去中心化是極客的追求。三者的平衡最終要回歸用戶價值,而不是片面追求去中心化、安全性或可擴展性。比如,用戶上鍊一個數據需要等三分鐘,那麼就算再公開透明,他也不會使用。所以,未來要根據產業需求尋求三者的平衡。

宋欣:“不可能三角”問題現階段確實無法解決,任何一個鏈都需要結合落地場景對三者做出取捨。以鉑鍊為例,共設29個超級節點,去中心化程度略低,但是為了追求擴展性和安全性,從而更好地適應落地場景。

公鏈如何破局?

火星財經:很多人將公鏈比作操作系統,曾經出現過幾萬種操作系統,但最終存活下來並活得很好也無非就是那幾種(Windows、IOS、Linux等),公鏈未來是不是也會出現這種情況?存活下來的公鏈應該具備哪些特徵?

Liesa:不太可能出現這種情況。我認為公鏈項目的主體是社區,只要你經營好自己的社區,就會有一片天地,比如以太坊社,儘管它的TPS不高,但大家仍會停留在以太坊社區,這跟互聯網時代是不一樣的。如果能把社區真正理解透,任何區塊鏈項目都可以做好。

Roy:會出現這種情況,這其實是一個商業邏輯。現在大家關注的是技術本身,而非商業模式,但就算實現百萬TPS,卻沒人使用,這屬於商業上的失敗,即使投入再多,項目也會死掉。

我們要做事實上的贏家,這是由市場決定的,跟技術本身並非高度相關。現在行業仍處初期,大公司和創業公司都有機會。

汪曉明:在傳統操作系統領域,雖然比較出名的就幾家,但實際上還有很多玩家面向某些專用領域,用戶量也很大;在區塊鏈領域,未來不排除很多條鏈有共同的底層標準,但面向不同的方向,延伸出不同的公鏈,其定制化、開源化的屬性增加了多條公鏈並存的機率。

Mick Tsai:未來會有類似以太坊、EOS等通用型公鏈,也會有Contentos等垂直公鏈,同時一定會有某種主要的公鏈存在,它的價值在於各種其他鏈之間的價值轉換,所以跨鏈很重要。

具體到主流產業,我們需要找到有用戶和核心價值的特定場景,這些場景無法用傳統互聯網手段滿足,同時願意交由第三方區塊鏈團隊解決,讓產業用戶轉換到區塊鏈。

宋欣:公鏈存活的空間會比操作系統大很多。目前區塊鏈還處於早期階段,既沒有殺手級公鏈,也沒有殺手級應用,未來會是百花齊放的場景。

其實每個應用都應有自己的底層鏈,如果有一條公鏈可以根據應用的需求做一些模塊化組成,從而搭建不同的鏈,這或許也是未來的一個方向。

結語:

整體而言,區塊鏈行業仍處早期階段,任何玩家都有機會。

底層公鏈的發展速度雖不及預期,但卻關係到整個行業的走向。資本的助推或許能讓公鏈項目跑得更快,但構建技術壁壘、搭建生態閉環才是公鏈的核心競爭力。

在熊市的催化下,部分玩家已經主動退出,部分玩家仍在堅守,符合市場競爭的邏輯。理論上,公鏈的前途是光明的,但道阻且長,項目方如何在當下苦練內功、挺過寒冬,或許是最切實際的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