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距離區塊鏈項目方恐慌性拋售ETH 還有多久?

瀏覽數

3

十一個月後,在關著燈吃麵的時候,韭菜們還是會想起那個比特幣突然之間漲到兩萬美金的遙遠的下午。

那時,懷著一夜暴富的夢想,他們再也按耐不住蠢蠢欲動的內心,毅然決然的入場了,那天晚上,他們吃了一碗三鮮餡的餃子。

跌到一萬六千美金的時候,他們堅信這只是普通的回調;跌到一萬美金的時候,他們安慰自己還會漲回來的;在六千多美金徘徊了一個月的時候,他們說「看比特幣的價格已經穩定了!」;然後在短短幾天裡,比特幣一瀉千里,一度逼近四千美金,他們再也冷靜不下來了。

連續幾天的暴跌,數字加密貨幣市場徹底恐懼了!

這次暴跌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沒有人說得清楚,也導致大家紛紛開始猜測原因。最近唯一一件大家都關注的事情就是比特幣現金的分叉,於是目前主流的聲音是把瀑布歸咎於這場BCH 之爭。

可是僅憑一個BCH 的分叉真的能夠造成BTC、ETH 乃至整個加密貨幣市場如此瘋狂的跳水嗎?

況且這個分叉從某些角度來看實在是像一場「鬧劇」:在之前平均區塊大小不超過1MB 的情況下,CSW 想要把區塊大小上限從32MB 提到128MB,依然打著「還原中本聰的願景」的名號,要創造一個BCH SV(Satoshi's Vision) 出來。

於是針對這次市場暴跌的原因,除了BCH來背鍋之外,得到了最多支持的說法是把它歸罪於SEC監管趨嚴以及由此帶來的ICO項目方拋售,這可能會對ICO項目以沉重打擊。

監管降臨,空氣幣如臨大敵

最近SEC 的動作的確很多。兩週前,SEC 指控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EtherDelta 的創始人Zachary Coburn,罪名是經營未註冊的證券交易所,稱交易所上交易的代幣根據聯邦證券法的規定實質上是證券。此事引發了人們對去中心化交易所未來前景的擔憂,其實需要擔憂的不僅是交易所,項目方更緊張。

人們開始懷疑:比特幣白皮書裡所描述那個不需要中心化權威機構的世界真的有可能實現嗎?

11 月16 日,SEC 又發布了對兩個ICO 項目方的處罰,這也是SEC 頭一次僅因為ICO 違反證券發行註冊法規而開出罰單。

除了罰款以外,這兩家公司Airfox和Paragon還同意將他們的代幣註冊為證券。此外,他們還要把ICO籌得的資金返還給投資者。通過ICO,Airfox募得了1500萬美金,Paragon募得了1200萬美金。而根據Airfox已經發布的索賠表,公司將根據進行ICO時ETH的購買價格返還對應的美元或交易損失,包括利息。

如果仔細觀察一下過去一年半里SEC 發布的聲明和採取的行動,我們會發現他們的態度發展有著一個明顯的脈絡:

1、去年七月至十一月,警告與調查階段。首先是去年七月發布了DAO報告給市場帶來警告,稱證券法同樣適用於代幣發行。然後他們開始重點關注那些有誤導投資者嫌疑的的ICO。

2、去年十二月至今年十月,叫停有誤導投資者嫌疑的的ICO。12月的時候,SEC叫停了一個加州的公司Munchee的ICO,並責令Munchee把募得資金(1500萬美元)返還給投資者,因為他們承諾他們發行的代幣一定會升值。不過並沒有對它處以罰款。

從這次事件開始,SEC 明確聲明ICO 公司也需要進行證券註冊。今年一月和四月,又分別叫停了AriseBank 和Centra 的ICO,同樣是因為提供了虛假消息給投資者,同樣沒有處以罰款。

3、今年十一月起,開始形成對所有未經註冊又不符合豁免條例的ICO的處罰模版。在上週五,除了叫停並責令返還資金外,SEC首次僅因未經註冊而進行ICO的公司進行了處罰,儘管這兩家公司都沒有涉嫌欺騙投資者。

而且再仔細觀察一下SEC 給Airfox 和Paragon 開出的兩張叫停單,可以發現SEC 對ICO 公司的處罰現在已經形成了一個模板。除了在結構上一模一樣之外,好幾個部分的遣詞造句也是一字不差,包括合法性分析,甚至包括腳註。對兩家公司的處罰措施也是一樣的。

可以預見,之後再對ICO 進行處罰的時候,罰單就能批量生產了。因此市場目前普遍認為之後SEC 的監管只會越來越嚴、越來越頻繁。

隨後在20 日,SEC 又發了一條推特重申了他們在八月份就已經發布的Guide to ICO。

另外,如果你關注SEC 網站的話,你還會發現,網站裡面有Cyber​​ Enforcement Actions(網絡執法)一欄,裡面針對ICO 和數字資產採取的行動之前可能一兩個月都不更新一次,而現在11月還沒過完,就已經更新了三次了。

 

4、同樣是這個十一月起,監管觸角開始伸向對沖基金,去中心化交易所等。先是月初對去中心化交易所EtherDelta做出處罰。隨後在對Airfox和Paragon做出處罰的同一天(16日),SEC又發布了關於數字資產證券發行和交易的聲明。在這個聲明里,除了ICO項目方外,SEC還對加密貨幣對沖基金、交易所等也做出了提醒

ETH 暴跌的原因是項目在拋售ETH 嗎?

SEC監管趨嚴從更深層次上來講意味著什麼呢?從SEC已經開出的罰單來看,這兩家都被要求以募資時的價格返還給投資者對應的法幣,並且需要根據證券註冊的流程進行註冊,或是申請豁免(豁免包括只出售給國外投資者或只出售給合格投資者)。

而事實上,這兩家公司只是ICO項目方裡最普通的兩個,SEC是在給所有的項目方敲響警鐘。絕大多數ICO通過ETH籌集資金,雖然少數也有通過BTC募集資金。

目前來講,進行ICO的大多數公司仍持有部分ETH,但是如果他們受到SEC的壓力,要求用美元返還投資者資金,他們可能不得不將持有的大部分資產進行清算。這需要出售ETH或BTC以換取美元。市場很有可能預感SEC將採取進一步行動,因此已經預測到會出現拋售預期。

從八月底以太坊引領的那次市場暴跌開始,市場上的恐慌情緒就開始蔓延:各大媒體都在渲染ICO項目方跑路、瘋狂拋售ETH、以太坊要歸零的恐慌氣氛。

不過ICO項目方真的大規模拋售ETH了嗎?看上去並沒有。根據The Block的數據,4月的時候ICO項目方持有量是465萬ETH,佔供應量的4.5%,而現在仍然約有357萬ETH,佔總供應量的3.5%。並且在過去兩個月中,初始的籌集金額中只有2%的ETH被售出。因此,ICO大規模拋售ETH的說法雖然傳播的很廣,但卻是不准確的。

到目前為止,儘管價格暴跌,大部分項目方還是扛了過來。4 月時這些ETH 還相當於17.6 億美元,而今天它們只值4.75 億美元。現在,仍有七家公司持有超過20 萬的ETH(不包括Polkadot,因其資金因Parity bug 被凍結。)

合理的解釋是目前大多數項目仍然還擁有足夠的現金儲備,所以他們暫時沒有必要沒有出售加密貨幣儲備來維持生存。Gnosis 項目創始人Martin Koppelman 就表示,他們並不太關心ETH 價格的下跌。在價格變化劇烈的加密數字貨幣市場,他們早就做好了相應的預防措施,而且團隊目前的資金充足,至少在未來5-7 年內,是不需要動錢包裡的任何ETH 的。

而且由於ETH 的價格仍在持續下跌,可以認為項目方如果不是到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是不會出售ETH 的。

不過,項目方將來也都不會進行拋售嗎?可能會的。

大多數ICO 項目方至今尚未有實際的產品落地,沒有產生任何有意義的收入,如果這樣的情況持續下去,終有一天,他們還是會被迫出售ETH 以支付其日常開銷費用。

當這種拋售發生時,或是當SEC 的全面監管來臨,強制要求清算其資產來賠償投資者時,加密貨幣市場的寒冬可能就真的來臨了。

我們更認同趙東在微博上發表的觀點,價格下跌的原因是投機者撤出、法幣資金外流,硬分叉、項目方跑路等只是市場下跌的一個藉口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