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BCH內戰:不只是哈希算力之爭

瀏覽數

6

上週,BCH生態系統陷入內戰,因為CSW陣營試圖利用哈希算力對BCH協議發起惡意接管,並將其回歸到中本聰的最初願景。並誇下海口將使用強大算力摧毀其它BCH區塊鏈。

BCH內戰:雷聲大雨點小

然後,有趣的事情發生了。硬分叉激活之後,BSV突然失去了多數哈希率的優勢。BCH ABC(多數加密貨幣交易所已經將它標記為BCH)迅速確立了自己作為多數人認可的BCH區塊鏈。同時,CSW當初在推特擲下的豪言和承諾的攻擊行動卻沒有了下文。

BSV的支持者大聲疾呼,聲稱BCH ABC的支持者為了加強其區塊鏈並確保其免受任何外部攻擊,通過租用SHA256哈希算力來進行市場操縱。CSW則在推特上警告說,所謂的「哈希戰爭」是一場馬拉鬆比賽,而不是百米衝刺。

據BitMEX 研究,ABC和SV陣營的哈希算力「很可能都是租來的」。截至11月18日,雙方為此付出了近500萬美元代價。這場燒錢戰爭的結束只是時間問題。另外,考慮到哈希算力可以輕鬆租到並指向租戶選擇的任何區塊鏈,也許BSV應該重新考慮一下他們的治理模式。

內戰不只是哈希算力的比拼

目前,BCH內戰還不能用一邊倒來形容,最終結局的懸念還未徹底解開。雙方的哈希算力差距在分叉後的第二天便開始縮小,並且BSV有好幾次暫時成為哈希率佔優勢的區塊鏈。

然而,不管哈希率領先與否,BSV看起來似乎都不像是這場戰爭的贏家。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和其它基礎設施提供商開始承認BCH ABC區塊鏈已經成為事實上的贏家,並將BCH的稱號給了BCH ABC

近日,Kraken交易所開放了BCH ABC和BCH SV的交易,但同時其在公告中寫道:BCHSV不符合Kraken通常的上市要求,應被視為極高風險的投資,風險包括:無已知錢包支持重放保護、無主流區塊鏈瀏覽器支持、礦工明顯依靠補貼挖礦或在虧本挖礦、SV陣營代表人物公開威脅其它區塊鏈、由於錢包支持的限制供應量暫時萎縮、持有巨量BCH SV的用戶威脅隨時砸盤等等

無論BCH挖礦算力如何變化,ABC名正言順的局面似乎不太可能扭轉。BCH內戰不僅僅只是比拼哈希算力那麼簡單:它與用戶的選擇有關,而哈希算力只是雙方陣營爭取贏得用戶支持的手段之一。

區塊鏈生態系統由各種不同的利益相關者組成,所有利益相關者一起促成網絡的成功或失敗。在工作量證明(PoW)的生態系統中,礦工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但他們並不是唯一的利益相關者,無法單方面向其他利益相關方發號施令。

礦工可以站隊其中一方,試圖向這個方向傾斜。但是,在加密貨幣交易所、基礎設施提供商以及礦工,有經濟動機回應用戶意願的時候,終究還是需要用戶來決定他們將使用哪一條鏈

BCH ABC支持者理解這一點,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在分叉後初期租用了足夠的哈希算力以保證其區塊鏈安全。如果BCH ABC在激活硬分叉時沒有足夠的礦工支持,並且BSV對網絡發起長時間的破壞性攻擊,那麼用戶可能會對BCH ABC失去信心,轉而支持BSV。

不管這些哈希算力是不是租來的,至少它可以保證BCH ABC有足夠長的時間牢牢地將自己確立為正統的BCH,進而將使BCH SV邊緣化。在這一點上,即使BSV攻擊得手並迫使BCH ABC激活緊急硬分叉來改變其PoW算法,它也可能無法挑戰用戶心目中對BCH品牌的主張。

這並不是什麼革命性的概念,我們之前就經歷過類似事件:1年前,BCH本身也是從BTC區塊鏈中分叉出來的。當時有人預測BCH將贏得礦工的支持,但最終大多數用戶還是選擇支持BTC,受利潤驅動的礦工堅持BTC挖礦,這就是為什麼BTC哈希率一直是BCH的七到十倍。

從長遠來看,BCH內戰雙方都不可能持續每天燒錢數百萬美元,來無限期地支撐其哈希率。最後肯定有其它因素介入,很可能是來自用戶和企業對BCH品牌名稱的驅動,讓這場內戰塵埃落定。

BCH ABC是真正的BCH

只要存在爭議性的分歧,品牌名稱就會成為最終結果中的重要指標。

讓我們再參考一下BTC / BCH分叉。說白了,雖然本身結果是不可避免的,但BCH在其支持者開始將其稱為「比特現金」時便輸掉了那場內戰。作為少數一方的以太坊區塊鏈,ETC將自己稱為「以太坊經典」,它也在2016年經歷了類似的命運。

一方面,從原始區塊鏈中發起分叉並採用替代品牌——這為這些分叉幣提供了更高程度的維持長期生存能力的可能性,也是為什麼BCH和ETC都能在其批評者抨擊中倖存下來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即使他們標榜自己的區塊鏈更完善,但使用的名稱不如原區塊鏈正統,這實際上也是一種自我限制。

幾個月後,BCH ABC擁護者似乎從過去的錯誤中吸取了教訓——「比特現金才是比特幣」這種口號本身就讓人難以信服。在用戶的心目中,比特幣才是比特幣,比特幣現金只能是比特現金。

再列舉一個反例:SegWit2x拒絕跟隨比特現金的腳步,要成為另一個山寨幣分支。當時,SegWit2x是由早期的比特幣開發人員Jeff Garzik領導的,志在成為真正比特幣,否則寧可被消滅。最後,它在激活日期出現關鍵漏洞並被主要支持者拋棄,落得一場空。

所有爭議性的分叉都面臨著這種兩難困境,在利益的驅動下,在「以弱勢一方存在」和「不成功便成仁」兩者之間,大多數人選擇了前者。

現在,我們開始看到BSV一方出現類似的妥協。CoinGeek礦池所有者Calvin Ayre已經開始討論比特幣SV「以自己的方式」作為單獨加密貨幣。這個退而求其次的方案可能可以使BSV免於滅絕。但是,如果用此前BSV 「將中本聰願景恢復到BCH協議中」作為標準來看,BSV其實已經認輸了。

文章來源:幣圈邦德(幣圈邦德ID:BitBond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