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對話陳偉星:投資區塊鏈不再激進回歸傳統方式打車鏈明年初測試

瀏覽數

5

陳偉星900500.jpg.JPG

出品|三言財經 採訪|王白聿 整理|謝雨霖

九月底,有媒體爆出“打車鏈”聯合創始人楊俊離職,並且轉而做了社區電商項目“松鼠拼拼”。泛城資本創始人陳偉星當時對媒體表示“打車鏈”研發搬去杭州,項目並未“涼涼”。

IMG_0042.PNG

然而,經三言財經實地走訪發現,“打車鏈”在北京的辦公室已近乎空寂,當天僅有6個技術人員在辦公室。(相關內容,點擊:《打車鏈“生變”》)

一個多月後的今天,楊俊的“松鼠拼拼”宣布獲得3000萬美元的A輪融資。這個消息似乎進一步坐實其徹底“放棄”打車鏈項目。然而,機緣巧合抑或是冥冥中註定,陳偉星也於今天出席在杭州舉辦的2018區塊鏈新經濟杭州峰會。

藉著峰會的機會,三言財經採訪了泛城資本創始人陳偉星,試圖探尋“打車鏈”項目現況。而他在採訪中確認了楊俊已不再做“打車鏈”,但表示打車鏈項目有時間表,即將在年底測試。

對於投資區塊鏈方面,他表示將更加保守和規範,就跟傳統投資一樣,做過內部的決策流程才投。

陳偉星回答要點:

  1. “打車鏈”項目有時間表,可能明年1/2月份就能夠上線測試,3/4月份能使用。

  2. 楊俊想做新的項目,此前負責“打車鏈”項目的客戶端開發。

  3. 宣布退出幣圈的人都是騙了錢不想還的,都被人追債。

  4. 首次代幣發行之所以被判定為證券,是因為背負著社會責任。

  5. 區塊鏈行業太骯髒,無法吸引優秀人才。

  6. 區塊鏈投資會更加保守,要跟傳統投資一樣。

以下是陳偉星採訪實錄:

“打車鏈”真正用起來需要幾個前提條件

杭州政府和一些國企都願意合作

三言財經:打車鏈聯合創始人楊俊在做的社區電商平台“松鼠拼拼”,獲3000萬美元A輪融資,您怎麼看?這是否說明楊俊徹底離開了打車鏈?打車鏈目前狀況如何?

陳偉星: “打車鏈”這個名字實際上是媒體給我們冠上去的。

我們想幹的事情是如何擁有一個新的基礎設施,可以成為可治理的基礎設施。比如有人募資,他可以被算法管著,然後有人轉讓交易的話就可以被記錄。有了這樣的基礎設施以後我們在上面可以去做實驗。

比如說我們“打車”這個案例,我們不再用資產負債表,而是用互相之間的價值Token充分流動的方式來實現一個經濟體組織,我們當時想來模擬這樣一個實驗。 

“打車”案例比較容易設計這樣的實驗。因為它角色很簡單,就司機和乘客。之後就是如何把司機和乘客形成一個閉環。創造價值的人獲得Token,使用價值的人來貢獻Token。這樣就可以把這個循環起來,從而形成了自己的價值閉環。

但是要做這個實驗,就必須要有一個基礎設施來登記這個事。當做了這件事,還可以登記別的東西,比如說其他的公司的或者其他平台也同樣可以在這個鏈上做起來,當時我們有這樣的一個設想。 

這個實驗如果要做的有火花,做的真正讓大家能用起來、能嘗試起來,有幾個前提條件。第一個前提條件是政府要允許我們嘗試。那這一點其實沒有問題,我們和杭州政府以及一些國企都願意跟我們合作並且嘗試。第二個前提條件是金融市場要能夠支持區塊鏈技術。因為幣的流轉當中必須要有一定的流動性。那些勞動者拿了幣的人,才覺得這是有價值的。如果沒有流動性就沒有價值,就不願意去做。 

區塊鏈上每一個項目的成功跟區塊鏈這個行業是有關係的。像現在的股市也是一樣的,如果股市大跌,怎麼可能做成一個打車軟件呢?是吧?都沒利潤是吧?甚至不要說打車,任何想要長期投入的公司都沒法做成。不可能做成AI的公司、不可能做成基因的公司。因為金融市場根本不支持。同樣區塊鏈的項目也一樣,實際上需要有金融市場支持。 

“打車鏈”可能明年1/2月份上線測試 

3/4月份能使用

這兩個條件成立後,這個項目就可以做下來。如果沒有流動性,相當於沒有水。沒有政府的支持,就相當於沒有土壤,根本就不能在這個土地上做。所以這兩個條件不具備,就沒辦法成長出新的組織生物。所以為什麼我們一直在對從事這個行業的人說,區塊鏈整個行業的氛圍是每一個投資者的共同的利益。我們做媒體也好,做投資也好,做項目也好,如果這個行業冷到交易量都沒有了,大家全都回家對吧?全部下崗。 

“打車鏈”項目有計劃表,應該12月份測試,然後可能一、二月份上線測試,接著可能三、四月能夠使用。

現在市場很冷,楊俊可以去做新的事情

 “打車鏈”北京和杭州分工不同

如果這個行業交易量非常的充沛,那我們各種創新都可以去嘗試,各種創新都願意有人來支持。我們在市場好的時候要告誡大家,不能把錢貪污,把公共的錢拿到自己口袋裡,不去做事情。在市場冷的時候,要想我們到底怎麼樣來,該完善東西完善好,該準備東西準備好,不能慌,不能亂,不能市場好的時候就都只想財富效應。 

這是我們期望的,我們創業那麼多年,總是希望盯住最重要的那部分。所以這個現在市場很冷,楊俊他有他也想要做新的事情,我覺得他也沒有問題,他可以做。那我肯定不能說一定要讓他每天…。有些事情條件不成熟,他不需要再做,因為他做運營的嘛。

我們自己的鏈一直在開發,現在已經有八九十個人在開發,但是我們也沒有融資,我都是自己的錢再投資,估計會在明年一二月份就能夠對外測試。 

三言財經:您之前有回應說打車鏈研發前往杭州,現在遷移工作已完成了嗎?北京辦公室是否要關閉?

陳偉星:我們整個鏈的設施是一直在杭州做的,北京是做打車鏈的客戶端。實際上楊俊做打車鏈客戶端,杭州在做鏈的基礎設施,我們本來就是這麼分工的。

算力大戰有違去中心化願景

媒體:你怎麼看11月16日BCH硬分叉引發的算力大戰

陳偉星:我覺得從正面看,有危險、有競爭對這幾個幣健康是好事。從負面角度看,就是BCH和BSV算力競爭。本身算力大戰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就大家每個人花了點錢,問題不大。

真正的問題是現在整個比特幣社區的共識越來越弱而分歧越來越大。一部分人互相攻擊,互相說對方不好;大家越來越少的妥協,越來越少擁有共同的願景。都是在為各自的或者一些比較短期的目標,為了各自的權利競爭。

我覺得區塊鏈這種技術,它本身是一個為了妥協的技術,它是一個為了大家達成平衡,達到互相信任,達成大家共同協作的技術,而不是有人說用這個技術誰比誰更強。我其實並不喜歡這種好像完全在操控幣的做法,這跟原來的我們對幣的期望不一致。

未來的文明應該是沒有控制的、沒有私人概念的,是去中心化的。但是他們的願景卻希望是建立在讓自己變得更強大,希望自己能夠引言與人和希望別人來聽從自己之上,我覺得未來文明不應該是這樣的。 

未來文明應該是大家如何互相達成妥協的這種文明,而並不是誰能夠通過各種手段,比別人更牛逼。

只有騙了錢不想還的人才退出幣圈

楊寧、朱潘、李笑來都有人討債

媒體:幣圈有很多人說要離開這個傷心地,您怎麼看待這些人聲稱要退出幣圈

陳偉星:看到底是什麼人想離開吧?騙了錢不想還的想離開

一個人搶完銀行後說要離開這個傷心之地。他傷心什麼?像現在想要離開的那些人,楊寧、朱潘還有李笑來,不都是有人跟他來討債的事麼。 

別人來找你麻煩,是因為你拿了別人口袋裡的錢,並不是因為你給了別人錢。你拿了別人虧的錢,如果不給他一個交代,他就找你麻煩。甚至有些錢還還不上,哪有這樣一拍屁股走人呢?

你幕了幾個億的錢,然後拍屁股走人。這是個常識問題,我就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麼很多媒體這麼簡單的問題看不明白。你拿了別人口袋裡的錢,那些窮人的、老百姓的,雖然他們當時有點貪婪,想發財,但人家畢竟把錢放到你口袋裡了。人家當時是相信你的故事,結果你後來說我不干,拿錢走人了。

首次代幣發行當做證券監管 

證券就背負責任中國也應如此管

所以為什麼在全世界現在都在把首次代幣發行當做是證券了,為什麼我們要定義它是證券?因為只要是證券就背負了一定的責任。是證券,就有了對老百姓的責任,就要被監管,就要被找麻煩,不能跑並且跑不掉。所以美國SEC現在已經開始一個一個的查這些首次代幣發行項目,查完就兩條,退錢、罰款。 

我覺得中國也應該這麼幹。如果這個錢是認真在幹事的,那就當幫你對一下帳;如果你錢挪用了,就退錢罰款,所以我們一定要維持這樣一個社會秩序。就是比如有人想乾一件事情,當別人支持他的時候,要承擔起個人的責任。就跟我們做公司一樣,作為公司投資人給了我錢,那我好好乾活,我至少給他把活干下去吧,成功失敗是另外一回事情。拿了錢,要履行去幹活的責任,這是一種文明,一種責任。 

所以首次代幣發行也一樣,我們把它定義為證券,它就更加清晰的明確了每一個募資者、集資者是有責任的。有很多人來真正想來創業的話,沒有什麼離不離開的。剛剛開始做,還有很長時間要走。募了錢,要養活員工,還有很大空間不斷的創新。那為什麼要離開?我們的媒體和我們的從業者要看清楚這個價值的本質。 

這個價值的本質是我們拿了別人的錢,然後我們做了正確的事兒,解決了問題,大家也就有價值。包括我們區塊鏈本身應該開發的東西、企業治理的技術,以及我們開發的軟件,比如說管理基金的軟件,或者開發更加公正透明的交易所等,都是我們創業的方向。公司要解決怎麼樣讓這個行業更加守信的這樣一個問題。

組建新集團公司承載區塊鏈理想

投資回歸傳統方式 

泛城資本也重視IOT和AI

媒體:你以及公司的下一步計劃是什麼?

陳偉星:我們所有的區塊鏈資產會並成一起,叫做通用計算集團。 

我們的交易所、個人投資、芯片業務、區塊鏈錢包業務、新技術開發和研究院都會並在新的通用計算集團,合併成一個公司。未來我的區塊鏈理想全部會在通用計算集團裡去實現。這個集團是以研發和我們認為現在最容易落地的業務為主導,然後把我們的投資資產也合併在一起。 

我們原來一起創業的同事,有很多會加入這個公司,包括原來快的最早的合夥人,泛城科技的合夥人,都會在公司裡面的做高管。這是我們的計劃。

投資方面,現在市場到這個程度,我們就會更加的保守。 說白了也吸取很多教訓,我相信你們也可能有買幣的,虧的也有。那我虧的肯定比你們要多,所以我們現在接下來需要把它投資要把它變得更加的規範,只有那些可靠的人和可靠的目標明確了深入的考察了,就跟我們傳統投資一樣,做過內部的決策流程了,我們才投。而不再像原來那種aggressive(激進)的方法。

另一方面我們還有傳統的科技業務,圍繞著IOT(物聯網)和AI(人工智能),移動互聯網和互聯網技術,來投資和創造產業的。現在泛城資本比較重視的是IOT和AI。所以我的工作未來就兩個內容。一個內容就是泛城的圍繞IOT和AI的公司,還有一個是區塊鏈的公司。

區塊鏈行業太髒人才難挖因怕“晚節不保”

媒體:現在會不會選擇去其他企業挖些人,區塊鏈方面的?

陳偉星:我也在挖,但是這種企業也不好,完全太髒了,就是有太多的欺詐行為,使得優秀的人不敢進來。

這就是我一直在強調的,什麼氛圍都搞得那麼糟,那很多優秀的人他就什麼?晚節不保。

那我們現在只是希望有很多熱情的、真正優秀的人他還需要一些時間,就是特別是環境能好一點。

像杭州政府,大家各種遊說他們,才讓他們願意去舉辦個活動。

我們這樣舉辦活動,我們自己貼錢。自己搞這個活動,原來我們不需要給錢的,現在我們給了。那有些人之前就利用政府騙錢,那你這行業不能這樣,這個行業需要自己把自己弄乾淨一點,才能夠讓優秀的人進來。到時候很多人都願意去幹,那我就還是做做投資就好了,就不用自己這麼辛苦。 

(本文系三言財經原創整理,未經授權嚴禁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