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周小川首次發聲數字貨幣他都說了什麼?

瀏覽數

99+

昨天,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在第九屆財新峰會上指出,技術在不斷演變,確定技術選擇是具有風險的,這需要釐清一些概念:數字貨幣一定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加密貨幣嗎?是基於通證還是賬戶?為零售服務還是為批發服務?是否一定要加密?是否要錨定央行貨幣?弄清一些概念和區分後,可以看到,數字貨幣的發展可能是會有多種方案並行,在碰撞和交流中探索出一條代表未來的發展路徑。

當前數字貨幣領域的三種扭曲

周小川回顧金融和IT行業的關係,引用了一些從業人員的觀點:金融業,特別是商業銀行和保險業,原則上就是一個IT公司,因為做的都是數據處理的工作。

在這種行業導向下,IT技術在金融層面不斷得以發展應用,取得了成效的同時,也造成了三種扭曲:

一些新產品、新技術成為投機賺錢的工具,特別早的就推到市場上進行買賣。

有一些技術的應用沒有把他潛在的金融服務的能力發揮出來,而是把眼睛瞄向瞭如何多圈錢,特別是大家看中消費者口袋裡的錢,口中存款賬戶裡的錢,過度的考慮是否能夠像模仿銀行一樣吸收公眾儲蓄。

周小川舉例說,“我們大概六年以前開始批第三方支付牌照,但是後來發現在二百多張第三方支付牌照裡頭,其中有一部分牌照領取者實際上對於支付科技和降低支付成本不是太感興趣。他們真正感興趣的是能收預付款。這樣扭曲有時候會出問題。”

第三個扭曲是“贏者通吃”現象,財新也在進行這方面的研究。

周小川表示,IT行業互聯網行業會出現贏者通吃的現象,贏者通吃跟我們原本的目標是有所不同的,因為我們是希望競爭性發展實現尋優,競爭性發展使得最好的技術能夠凸顯出來,大家最終加以使用。”

數字貨幣和電子支付的區分

周小川從國際清算銀行(BRS)對數字貨幣的概念出發,討論了數字貨幣是否一定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加密貨幣、是基於通證(token)還是賬戶、為零售服務還是為批發服務、是否一定要加密、是否要錨定等問題。而首要的,就是要弄清數字貨幣和電子支付的概念,主要搞清楚三個區分:

要辨別新出現的貨幣是數字的還是物理的

“現在的貨幣絕大多數都是數字形式的。當然,也有人說,他們所說的數字貨幣只適應於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加密貨幣,否則就不稱為數字貨幣。當然,這是需要討論的,而且看法是不一致的。”周小川說。

要分清數字貨幣是基於通證還是基於賬戶

周小川表示,從信用卡到現在以手機為基礎、以二維碼為特徵的應用,都是基於賬戶的做法。

要分清數字貨幣是為零售還是批發服務

如果批發就有可能涉及到中央銀行的功能,如果是大學裡的校園卡則涉及到局部零售的範疇。“之所以要做這個區別,是鑑於當前中央銀行和商業銀行與第三方支付體系的分工局面,同時也涉及到對系統安全性、穩定性、可靠性的考慮。”

私營部門也可參與數字貨幣

除了BIS對以上三個概念的區分,周小川還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提出了幾個分類方法,比如支付究竟是借記型還是貸記型的。“我們現在看到的中國第三方支付的主流還都是借記型的;但也出現了很多P2P的公司在根據這種支付的特性給予給予貸款。”

在提及數字貨幣研究領域的時候,周小川提出,數字貨幣可以是中央銀行的,也可以是私營部門的,也可以兩方面合作。私營部門可以參與到諸如此類的金融基礎設施的建設當中,但是必須要在政府指導的前提下,具備公共精神,考慮公共性、穩定性和貨幣傳導機制。

隱私與安全仍為巨大挑戰

安全性一直是數字貨幣最大的賣點之一,但是由於其物理上的虛擬性,通過加密實現的安全是否可靠?

“其實仔細觀察電子支付和數字貨幣,幾乎都是加密的。但是,加密的環節不一樣。有的加密加在誰擁有這個貨幣,有的加密在支付環節,有的加密在通證傳遞的環節。總之,不可能都不加密,很容易受到攻擊。”也正是加密,使得數字貨幣從一開始在安全性上占得先機,但也意味著一旦加密環節失守,將造成極其嚴重的社會損失。

“最後,究竟在哪個層次上允許數據留存?”這觸及到了​​數字貨幣當中信息託管的核心問題。一方面數據的留存涉及到糾紛、執法問題,但同時也更多涉及到隱私是否能得到很好的保護

當前,數字貨幣概念方興未艾,但是我國這一領域基礎研究還相對比較薄弱,人才培養也尚未形成系統,為了迅速拉起我國數字貨幣領域的尖端工作,周小川指出:

“三四年前央行成立了數字貨幣研究所。央行可以組織這方面的研究,但是沒有辦法確保央行研究的方案會是最優的。應當鼓勵多渠道研發、相互競爭的機制,同時要後果可控,不能放任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