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Jimmy Song:我們為什麼需要比特幣?

瀏覽數

3

Jimmy Song|比特幣的核心開發者、Blockchain Capital LLC合夥人

人們對錢的看法太少。這是法幣的錯。購買力下降激勵人們花費。人們對錢的看法過多。這也是法幣的錯。通貨膨脹意味著要存儲價值,你需要復雜、多樣化的投資組合。

關於金錢學習的越多,我越深信不疑這個世界將產生比任何人能預想的更大的變化。那些預料到這些變化以及行動的人將會是最大的贏家。

1.你怎麼花錢?

我是自由論者(libertarian)。我不介意你用你的錢做些什麼。所有權意味著你想怎樣就怎樣,可以花在咖啡上,也可以存起來一直到死。

以下是一些經濟學的實際情況:

(1)信用卡支付的話,顧客花的成本要低於比特幣,雖然商戶成本更高。商戶要支付信用卡轉賬費(2-3%),消費者也要支付比特幣轉賬費。此外,商戶可能會因為轉換成法幣而付費。

(2)用信用卡支付,對顧客而言,有些好處是比特幣支付所不具備的。這些好處包括:消費者更加安全(可以要求信用卡退單),返積分,返現金,辦卡獎勵,還有25-55個無息日,不需要還款;這段時間如果出現任何漲價情況,對顧客也有利(因為顧客提前消費,在物價低的時候購買了商品)。

(3)全世界接受信用卡的商戶,也比接受比特幣的商戶更多。

上面這些情況有一些例外。比如,使用比特幣電商purse.io的服務,意味著消費者可以用打折的方式得到好處,因此就可能抵消必須等待所帶來的不便之處。消費者的信用卡上要是有債務,那25-55天就不是無息日了。以及當然還有另外一些使用案例,不能刷信用卡但能用比特幣(暗網、國際匯款、小額支付,我的培訓班或者幣圈大V——Tone的會議)。

除了這些特殊場合之外,信用卡支付要更加方便也更加合理。這還沒有考慮收稅、用戶體驗、可能對你的比特幣隱私造成的損害。經濟上更合理、更方便的手段就是信用卡。

所以,我的策略是:你如果想用比特幣作為支付手段,比起做很多鏈上交易(on-chain TX),下面這個策略更合理也更方便:

(1)在不欠債的情況下,使用信用卡支付。

(2)收到信用卡賬單的時候,賣掉適當數目比特幣,支付賬單。

2.加密凱恩斯主義

我換一種說法:你要是相信比特幣長遠看來會升值,那麼,使用上面那條策略就會讓你的財富增多至少3%,來自交易的價值(比起鏈上交易)。

既然如此,為何這麼多人會拍案而起反對我呢?我只不過說出了經濟學上一個明顯事實,為什麼他們的反應就好像我是個異教徒,應該綁到火刑柱上燒死?

這問題很有意思,因為那種“鏈上交易覆蓋一切”的策略肯定會讓人們損失財富。BCH陣營的人為什麼會反對一種讓人致富的辦法?明明是同樣的商品,他們為什麼就會在意識形態上受到驅動,強迫人們支付更高的價錢呢?

BCH陣營相信,“花費”的行為,才真正讓他們的虛擬幣擁有價值。我已經大概說過,這些人是加密貨幣的凱恩斯主義者,相信他們的網絡增值是通過人們使用它支付。從個人角度說,我開頭說的那個策略在經濟學上是合理的;但他們認為,從集體角度說,這一策略會導致網絡價值下降。

這一理念,正是凱恩斯主義者奉行的。他們總是催著人們花錢,哪怕在很多情況下,存錢才是經濟上合理的策略。

恐嚇人們,讓人們做出使自身財富減少的事,從而增加集體利益——這種事情在社會強制措施、道德警察制度下都明明白白地存在著。因為他們寧願在凱恩斯信條的祭壇上把個人自由作為祭品,這觀念太過強烈,於是他們的侮辱、欺凌、威脅也就赤裸裸地表現出來。人們只要作出這種事,就必須放棄自己“自由論者”、“無政府資本主義者”、“唯意志論者”的標籤了。

換句話說,BCH不相信個人主權的觀念,而寧願強迫別人根據自己的經濟理念做事。

這些加密凱恩斯主義者相信,貨幣周轉速度(the velocity of money)才是關鍵。凱恩斯核心教義是:讓支付手段的運用增加,或者設法讓人們花錢,才能創造價值。換句話說,BCH陣營相信,網絡的價值來自交易速度和交易量。

就像凱恩斯主義大部分理念一樣,這個理念的前提也是:匯總統計(aggregate statistics)能夠準確反映現實,而個人的喜好無關緊要。凱恩斯主義者會造出一些花里胡哨又毫無意義的匯總統計,假裝反映了宏觀經濟的健康狀況。凱恩斯主義者認為,花在龐氏騙局上的錢,跟花在救命的手術上的錢是等值的,只要在匯總統計上合乎情理。

這種哲學也導致BCH陣營拼命想讓更多商戶接受比特幣,當成支付手段。他們的理念是,增加支出總額(aggregate spending),即可創造網絡財富。

3.人們為什麼想要比特幣?

比特幣歷史已經九年多了,這九年多的現狀,與這個理念背道而馳。假如,支出總額真的是網絡價值的關鍵,那我們就應該認為,一家大商戶關了門,價格就會下降。然而在2013年,互聯網黑市Silk Road關張了,接下來7週時間,比特幣價格卻一路飆升,從80美元升到了1100美元。以及,2014-2015年那些承認比特幣的新商戶也沒有讓比特幣有一點增值。

人們之所以買比特幣,不是因為支付行為,而是因為可靠的長期匱乏(long-term scarcity)。換句話說,人們想要比特幣,因為他們覺得比特幣是良好的儲值手段。

花錢本身沒什麼問題,但是BCH陣營卻把花錢吹成了一種美德。花錢本身並不是美德,除非你是凱恩斯主義者。

花費比特幣,跟銷售行為是一樣的。花錢的人本質上覺得自己買的商品或者服務好於比特幣。你若是更喜歡這個商品或服務,花錢就是理性的;但你若是並不更喜歡,那花錢就是非理性了。文章開頭的那條推文,鼓吹的是這樣一種策略,能夠用更低的代價獲得同樣的商品或服務。因此在這些情況下直接花掉比特幣,屬於經濟學上非理性的行為。

確實,還可能有其他的繼發效應,增加足夠的價值,讓你即使有額外費用也值得;那些主張“消費驅動價值”的人一般就是這麼主張的。比如,可能某商戶十分了解比特幣,觀察到比特幣能夠帶來額外的業務,因此不會馬上賣掉比特幣,而是會持有比特幣,作為一種儲值手段,從而增加比特幣價值;我把這種策略稱為“希望性應用”(hopeful adoption)。

也許某些地方曾有人確實當過商戶,並且這麼應用了;但卻沒有證據證明這種做法是一個原則。很多公司倒是接受比特幣一陣子之後又放棄了,因為接受付款的成本太高了。他們如果還持有比特幣,那麼接受比特幣的成本首先就不會比“增加付款選項”的固定成本高太多。這些商戶停止接受付款,因為那些將比特幣轉回法幣的相關成本太高,不划算(轉換一般通過比特支付(BitPay)或者挖礦交易(Coinbase)這樣的支付處理器)。“希望性應用”的投資回報率(ROI)很差。

相反,典型的情況是這樣的:付款給這樣的商戶,其效果等同於賣掉比特幣的效果,都會把價格拉低。BCH陣營的所作所為是給市場發信號:“我們不想持有了!”這才不是美德!

4.商戶應用並不一定會增加網絡價值

某商戶若是僅僅把比特幣作為支付手段,此人對網絡就沒有什麼價值。你當然可以賣掉比特幣換取商品或服務,但獲取便利要付出代價,這代價就是喪失了其他支付手段的各種好處。比特幣沒有繼發影響,因為商戶既然只將比特幣作為支付手段,那麼就會立刻賣掉比特幣換取法幣,而且一般會以自動方式換取,通過比特支付(BitPay)或者挖礦交易(Coinbase)這樣的支付處理器。商戶的這一類購買,實際和賣出比特幣是一樣的;這意味著還有額外的供應,拉低價格。

還有一些商戶,雖然不提供激勵措施,但確實保留著自己拿到的比特幣。這些商人是將比特幣作為價值貯藏手段。他們用比特幣作為支付手段,是因為想把比特幣作為貯藏手段。這些不出售比特幣的商人,就把交易變成了中性事件,不受供求關係影響。

還有其他商戶,會採取激勵措施讓人們用比特幣買東西。不論什麼激勵措施——打折,讓其他支付手段變得困難,或者乾脆禁止其他支付手段,這些都是真正應用的人。他們不僅想讓比特幣成為貯藏手段,還願意支付額外費用做到這一點。這就讓顧客購買比特幣來獲得商品或服務,讓他們向這個商戶買東西,創建額外的比特幣需求,從而拉高價格。

BCH陣營鼓吹的,凱恩斯主義的“一路消費,邁向繁榮”的福音,完全沒有區分以上三種商戶。使用比特幣作為貯藏手段的商戶,跟不這麼做的商戶之間,有“質”的區別。而將整個大類全都當成“他們已經要把比特幣作為貯藏手段”,這種假定也只有凱恩斯主義者做得出。商戶在交易之後的行為,那“看不見”的部分,才能決定他們是否真的應用了比特幣。

換句話說,商戶必須首先有意向,將比特幣作為貯藏手段。

5.看不見的效應

經濟學研究的不只有看得見的效應,還有看不見的效應。看著商戶應用的數量越來越多,這個指標自然很容易讓人們發現,讓人們高興。凱恩斯主義的統計總是在匯總時丟掉很多信息;支付手段這個方面也不例外。

BCH陣營應用了凱恩斯主義的強制措施,而且繼續侮辱、欺凌、排斥那些不接受他們的“匯總統計信仰”的人。BCH陣營的行為是反自由的,也反映了他們貨幣的中心化。

有可能BCH陣營是對的,也可能你確實需要大量的匯總消費才能讓某種貨幣更有價值。是否如此,就要讓時間來說話了。但現在已經有很多證據表明,BCH陣營,特別是那些領導,其實完全不相信這些理念,而且拒絕投資來證明自己的理念。

貯藏手段是讓比特幣有價值的原因,而且只有商戶將比特幣作為貯藏手段,他們的支付手段的應用才會產生效果。BCH陣營完全是逆天而行,還企圖對別人採取強制措施,想要實現繁榮。祝他們好運吧!他們的祖師爺凱恩斯會驕傲的。

我堅定地認為BCH是比特大陸衍生出來的,是中心化的存在,有一個精英集團決定了其發展路線圖,而BCH就是一種法幣。

同時,因為BCH中心化的家長作風,導致了權力鬥爭。比特大陸和Craig Wright鬥得死去活來,爭奪控制權,他們都試圖掌握BCH將來的發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