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區塊鏈媒體“超級航母”來了,行業洗牌將進一步加劇

瀏覽數

13

今年,隨著區塊鏈的火熱,“區塊鏈媒體”也一躍成為行業大詞,並成為區塊鏈行業的一種獨特現象。

2017 年年末,以比特幣為代表的數字貨幣迎來了暴漲,也帶來了區塊鏈行業的繁榮。到了2018 年春節,以3 點鐘微信群為代表的大佬振臂高呼,彷彿一夜時間把中國拽入“區塊鏈元年”,資本、項目、媒體一擁而上。

數以千計的區塊鏈媒體扎堆出現,並大放異彩。然而好景不長,熱鬧了沒幾個月的各大區塊鏈媒體轉眼就在2018 年下半年迎來了“寒潮”。

隨著數字貨幣進入了熊市,區塊塊媒體也集體進入了冰封期,“倒閉”、“死亡”之聲不絕於耳。就在寒風凜冽之際,10 月23 日,人民網區塊鏈頻道正式成立。11 月6 日,測試了一段時間的火幣資訊也正式上線。業界人士不僅驚呼,區塊鏈媒體的“超級航母” 來了。

的確,近兩個月越來越多的傳統媒體開始關注區塊鏈行業,尤其像火幣資訊這樣“航母” 級的區塊鏈媒體出現,不僅標誌著區塊鏈媒體要重新洗牌,同時也進一步預示著行業變革才剛剛開始。

資本引發的虛火攻心

在區塊鏈媒體最火的時候,數以千計的“xx 財經”、“xx 區塊鏈” 媒體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之中。

一個新崛起的市場,因為財富效應的激增,勾起了所有人的密切關注。IT 桔子數據顯示,從2013 年到2018 年6 月,國內共成立155 家有進行工商註冊的區塊鏈媒體或社區公司。從成立年份分佈來看,這波區塊鏈媒體主要集中在2017 年以及2018 年創辦,佔比近五年來整體超過67%。然而更多的是那些區塊鏈的自媒體們。

除了新成立的垂直區塊鏈媒體,也有眾多比特幣相關媒體增設了區塊鍊板塊,轉身成為區塊鏈媒體。並且互聯網一線的一些科技媒體,也單獨開設區塊鍊板塊或成立獨立公眾號做相關的報導。

資本這次也以如此敏銳的嗅覺和高漲的熱情投身於風口中,也是一道奇觀。他們對於區塊鏈媒體也用真金白銀表達了熱情——IT 桔子數據顯示,2017 年以來至少67 家區塊鏈媒體獲得了融資,佔比所有區塊鏈媒體的37%,投資多集中於種子輪、天使輪,這個領域顯然仍處於發展早期。僅僅在2018 年上半年裡,區塊鏈媒體便獲得了大約11.39 億的融資額度。

火星財經宣布獲得A 輪融資,估值1.5 億人民幣。鏈得得已獲得超過1200 萬美金融資,估值近5000 萬美金。巴比特A 輪融資1 億元,幣世界天使輪和種子輪獲數千萬融資,深鏈財經完成1000 萬元天使輪融資。此外,還有金錢報、虎爾財經、區塊之家、陀螺財經、一本區塊鏈、耳朵財經、起風財經、31 區、北緯31 度、CoinVoice、布洛克財經、星球日報、鏈接財經等均獲百萬至千萬級的融資。

資本追著媒體跑,這是上半年的景象,到了下半年情況急轉直下,比特幣還在6000 美元大關徘徊,許多區塊鏈媒體已經開始“涼涼”。

8 月21 日晚間,一批涉區塊鏈微信大號被封,其中包括深鏈財經、金色財經、大砲評級、幣世界快訊服務、每日幣讀、TokenClub、吳解區塊鏈…… 這一事件在區塊鏈媒體圈內的影響不亞於一顆原子彈的的爆炸。有業內人士預言:“未來的一年將是區塊鏈媒體,交易所大量關門的階段。”

如今,區塊鏈媒體融資的信息似乎銷聲匿跡。取而代之是“停更”“降薪”“關門” 等新聞。7 月,國內第一家區塊鏈媒體區塊鍊網倒閉。公司總部已經撤出北京中關村,現在賣身廣州一家科技公司,官網域名也註銷了備案。公司微博發佈公告說將會推出更為強大的區塊鍊網,不過我相信那已經不是原來大家心目中的區塊鍊網了。

區塊鏈媒體迎來“死亡潮” 看似偶然,實則必然。區塊鏈自媒體魚龍混雜,種類甚多,在內容為王的時代卻持續輸出同質化、劣質甚至浮誇的內容。更有甚者,一些區塊鏈媒體還大肆為ICO 項目炒作,通過媒體造勢,傳遞一些看漲的信息拉升幣價,從而在其中賺取了超額收入。由此可見,平台所謂的盈利模式卻多為違規的非正當手段,並非長遠發展之計。

行業洗牌進一步加劇

區塊鏈媒體進入了寒冬,但這還沒到了最冷的時候。隨著人民網、火幣資訊這樣“航母” 級的區塊鏈媒體的出現,會進一步加劇區塊鏈媒體的大洗牌。

不僅如此,從外部來看,傳統媒體也已經開始將目光轉向了區塊鏈領域。包括每日經濟新聞、中國證券報、證券日報等傳統金融媒體對區塊鏈領域的報導已經常態化;財經、界面、財聯社等傳統媒體也對區塊鏈有重點關注。

專業媒體入場,不僅讓整個行業得以提升,同時更加劇了區塊鏈媒體行業的整合。

而最先死亡的,是那些靠發發快訊,蹭個大會,掛下logo 的媒體,他們根本沒有在用媒體的方式生存,最要命的是,他們並不具備持續產出優質內容的能力。

其次是那些已經融了少量資金的媒體。他們現在已處於大量裁人,維持生存階段。他們在苦熬行業轉暖,再謀機會。這類媒體要么倒閉,要么被兼併。

互聯網世界一直信奉的真理就是得用戶者贏,在區塊鏈世界也是一樣。熊市當下,錢荒來襲,如果媒體仍不能很好地發揮流量優勢,提升內在價值,恐怕這個幣圈寒冬就比較難熬了。

未來能活下來區塊鏈媒體只有三種:第一,對內容生產有經驗的,選題角度思路新穎的第二,特別靠近後端的,比如交易所,本身就處於行業的一環第三,融資能力強的人。我們以火幣資訊全新啟航為例,背靠火幣集團這棵大樹,它很好地解決了這三方面問題。

內容上,火幣資訊定位在高效的區塊鏈行業內容分發平台。換句話說,他們做優質區塊鏈內容的“搬運工”。火幣資訊作為連接器和放大器的平台屬性,與優質內容貢獻者深度合作,建立媒體生態聯盟。而且經過一段時間的試運營,已與金色財經、火星財經、深鏈財經、火訊財經、小蔥、羊駝區塊鍊等多家區塊鏈媒體達成戰略合作關係,並且超300 位專家、學者、大咖、評級機構、行情分析師、自媒體人入駐,日產高質量內容超過200 篇。

也許很多人認為火幣資訊的做法在區塊鏈媒體圈不稀奇,不少媒體平台會邀請作者入駐,但多數的平台作者和平台的關係不夠緊密,一些作者在得不到平台的流量支持後,久而久之就不再更新了。火幣資訊有火幣集團雄厚的資金實力支持,特意推出自媒體扶持計劃。以積分的形式去激勵自媒體的創作者和戰略合作夥伴,這大大增加了作者與平台的黏合度。

同時,火幣資訊有著任何一家區塊鏈媒體所不具備的競爭力那就是——流量。火幣資訊是火幣集團下火幣生態的重要組成部分。自2013 年成立以來,火幣平台累積交易額突破1 萬億美元,一度成為全球最大數字資產交易平台。為全球超過130 個國家的數百萬用戶提供服務。未來,火幣資訊已經接入火幣全球站、火信和火信訂閱號功能,這樣的流量是無可比擬的。

時下,區塊鏈媒體大致可以分兩種:一種是主營區塊鏈資訊的平台區塊鏈媒體,即Blockchain Report。一種是以區塊鏈技術開發的區塊鏈媒體平台,即區塊鏈+ 媒體。現在多數的區塊鏈媒體都屬於第一種,雖然也有少數幾家屬於第二種媒休。但它們大多是打著“區塊鏈+ 媒體” 的幌子去發幣。現在已基本成為一個“媒體空殼”。

內參君看到火幣集團在下一盤很大的棋。“集行業新聞、資訊、行情、數據、社區等一站式區塊鏈產業服務平台”只是火幣資訊的第一目標。目前,它只是火幣生態體系下的超級數據連接器,通過大數據聚合與智能算法推薦連接上下游生態夥伴。

未來,火幣資訊要建立一個去中心化、自由平等、社區共治的區塊鏈行業內容價值網絡,讓火幣生態中的所有節點,以及所有有能力貢獻的用戶與KOL 都成為內容生產者,將行業最重要的數據第一時間傳播給用戶。這才是“區塊鏈+ 媒體” 的真正意義所在。

在過去的日子裡,區塊鏈媒體有過風光,有過喧鬧,卻罕有靜心沉思的時候。行業的蕭條,正好給了媒體一次創新突破的機遇。因此,區塊鏈媒體自身的發展,要從倚重行業紅利,向自身業務的創新突破傾斜。火幣資訊讓我們看到了行業的希望。

大潮退去, 更需要理性的思考。熊市正在幫我們清退幣圈空氣項目,也正在淘汰一批又一批區塊鏈媒體。

優勝劣汰永遠是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區塊鏈亦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