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區塊鏈再續暴富神話?資金盤裡的美國夢

瀏覽數

4

在1910年12月,或在此前後,人性變了。

—弗吉尼亞·伍爾芙
1931年5月1日,歷史學家詹姆斯·圖斯洛·亞當斯(James Truslow Adams),完成了他最新著作的最後章節。

彼時正是總統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 )就任不久的日子,胡佛在一片歌舞昇平中入住白宮。然後在華盛頓按下按鈕,點亮了剛開業的帝國大廈的電燈。

《華爾街日報》在慶祝胡佛就職時說:“政府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與商業打成一片。毫無疑問,胡佛是一個很有活力的商業總統,他將是美國第一個商業總統。”

正當胡佛得意忘形地談論美國的經濟制度如何完美無缺,吹噓美國人民豐裕富足的時刻。風平浪靜的表面暗藏著波濤洶湧,美國的經濟即將進入大蕭條時期。

1929年大蕭條初期,美國股市泡沫破裂,陷入經濟蕭條和銀行業危機,為保護本國經濟和就業,美國大幅提高關稅,發起了全球貿易大戰。

無論情況如何糟糕,美國人們仍有一種向前的信念。

這種信念被亞當斯寫進《美國史詩》(The Epic of America)裡,被人們稱為「美國夢」。

從清教徒在新世界找尋塵世間的“山上之城”,到川普執政後無數人哀嘆的美國夢碎,不過短短數百年。歷史殘酷的碾壓一切,人們不再相信「付出與回報成正比」,只剩一夜暴富妄想和止不住的嘆息。

騙局漫天,資金槃無數,美國的百年進化史,更像是無數人親手堆砌而後又廢棄的荒塚,埋葬著美國夢那些鮮活的過往。

01

 上帝之夢與淘金之夢

《時代周刊》這樣寫道:上帝之夢與淘金之夢是美國的立國之本。

18世紀末、19世紀初美國西部發現多處金礦,有些幸運兒開始因掘金而一夜暴富,這波“淘金潮”的傳奇,推動了移民西進的浪潮,也為“美國夢”抹上了濃厚的金黃色彩。

托馬斯·佩恩說“我們有力量開啟一個新世界”。

1848年,在吉利福尼亞的一條小溪旁,有人發現有東西在閃閃發光,而後金礦被發現。淘金帶來了巨大財富效應,很多人傳言:到處都有裸露於地表和河床上的黃金,只需簡單的工具,即可隨處挖到金子。

人們一邊高喊著:“金子!金子!”一邊迅速組建隊伍進行淘金。工人無心工作,農民無心務農,連當地的報紙和出版社都出現大批離職潮。

《加利福尼亞人報》最後一期中寫道:“整個國家,從舊金山到洛杉磯,從海濱到內華達絲雅拉山麓,到處都迴響著一個貪婪的喊叫:金子,金子,金子!與此同時,莊稼沒有種完,房子只蓋了一半,所有的一切都荒廢了,只有鐵鏟和鐵鎬還在生產。”

人們在這裡開采了100多年,到1986年,吉利福尼亞仍然還是美國第二大黃金生產州。

當時無數人說,財富躺在地表之上,多得就跟大街上的泥巴一樣。在未來4年裡,至少還有價值10億美元的金子等待發掘。

在這種狂熱的造富效應下,淘金的熱潮很快蔓延全國。

一年後,黃金成為全美及全球民眾熱議的主題,甚至連遠在地球另一邊的華人,都按耐不住心中暴富的夢想,遠渡重洋。

美國的一些船主和經紀人發現了華人的狂熱,在香港廣發告同胞書,告訴大家,加利福尼亞急需用人,如果隨他們一同前往,很快能豐衣足食。

他們甚至還去其他城市派發傳單:“ 那些美國人出手闊綽,而且非常歡迎中國人,他們會為你們提供豐厚的薪水,讓你們過上好日子。而且那裡沒有戰爭, 人人平等, 現在已經有很多你們的同胞去那裡了…… 來香港吧,我們將為你們指明去美國的康莊大道。”

截至1882 年美國的《排華法案》出台, 共有370,000 名年輕人前往美國淘金。

和所有的繁榮一樣,淘金熱也會退潮。

幾年之後,金子資源越來越少,淘金變得越來艱難,當初那些淘金者一哄而散,空餘裸露的河床和一地碎沙。雖然這段歷史很快就過去了,但舊金山此後便永遠和所謂的「加利福尼亞夢想」聯繫在一起,在人們口口相傳的淘金神話中,充滿故事和傳奇。

02

 一夜暴富的美國夢

歷史學家H·W.布蘭茲寫道:“淘金熱之後,加利福尼亞夢想擴散到美國其他地方,並成為新美國夢的一部分。”

談起傳統和新美國的差別,人們不無感慨。

傳統的美國夢,是從十代祖先們那裡繼承下來的夢想,是清教徒的夢想,是男人和女人滿足於日復一日累積適度財富的夢想。

新的美國夢是憑著勇氣和運氣,一夜暴富的夢想。

曾經美國人民倡導的節儉和勤奮,慢慢被新崛起的享樂主義和追求物質生活所替代。

1906年,費城“百貨公司”創始人約翰·沃納梅克宣稱,一種新文化正在美國興起。新文化的核心,是追求愉悅、安全、舒適和物質享受

美國人似乎不再追求“好的生活”(good life),相反,他們追求“商品生活”(life of goods)。

如布蘭茲所說的一夜暴富的「新美國夢」,病毒般蔓延開來。

他筆下的清教徒的夢想,是數百年前,“五月花號”上載著102的名乘客,他們從英國普利茅斯啟航,前往北美創建殖民地,尋找一塊新的淨土。人們在美國這片神奇的土地生存、紮根,靠著雙手勤勞致富。

數百年過去了,一切都變了。

1903年,一艘名為“範庫弗峰”的輪船,載著一些自遠道而來的他鄉異客,追尋它們的“新美國夢”。

相比船上的其他衣衫不整的移民,一個叫查爾斯·旁茲(Charles Ponzi)的青年顯得十分耀眼,他看起來像是衣著光鮮的富家子弟。這個意大利沒落貴族的後裔,抬頭望向波士頓港的遠方,眼裡充滿了無盡的遐想。

但根本沒人知道,表面光鮮的他身上只有2.5美元。

對於美國的生活的嚮往,散文家克里夫科曾寫道:“我們生活在世界上最完善的社會裡。這裡的人們得到了他們應得的自由。”

等待龐茲和其他追夢青年的,卻並不是自由。

03

 龐氏騙局的開創者

初到美國的龐茲,對英語一竅不通,根本找不到心儀的工作,服務員、收款員、推銷員他都做過…… 不僅如此,他還罹患了牢獄之災。在加拿大曾經因為偽造罪坐過牢,在美國亞特蘭大因販賣人口犯罪蹲過監獄。

所謂的新生活,不過是換個地方繼續動盪不安。但生活的殘酷,從來沒有打消他的「新美國夢」。

1919年,龐茲無意中收到歐洲寄來的郵政票券,這讓他發現了巨大「商機」。

郵政票券本是用來寄信的,但因為一戰的關係,世界經濟變得混亂,郵政票券在人們手中不斷倒賣,價格水漲船高。龐茲發現倒賣郵政票券有利可圖,於是成立了自己的金融公司,專門進行出售。

他告訴大眾,這種郵政票券是穩賺錢的,最低利潤也有400%。

從2.5美元到1500萬美元,查爾斯·旁茲只花了6個月時間,發明了金融史上最經典的「龐氏騙局」。

從金融學的角度,龐氏騙局是一種逆向複利體系,隨著投資人數的增加,新投資者必須呈爆發式增長。所以在高額的利潤誘惑之下,大量投資者開始趨之若鶩。

龐茲巧妙地用後繳納的代理費,回饋給先繳納代理費的人,以這種拆東牆補西牆的方式,逐漸套牢了4-5萬美國波士頓居民。

巨額金錢為他帶來了銀行董事的頭銜,受到了來自政商兩界的極大關注。當時的報紙也不得不承認:不管龐茲是一個百萬富翁還是最終被證實是一個金融騙子,我們也必須承認他是一個舉世矚目的人物,不管他玩的是什麼遊戲,他的確玩得很好。 

此時的龐茲,正如菲茨杰拉德作品《了不起的蓋茨比》裡的主角,做著無比奢華的享樂之夢。服飾、珠寶、宴會,蓋茨比極度奢華的跑車,他們沉醉在紙醉金迷裡,享受著酒池肉林的生活。

一夜暴富的美國夢,此刻似乎唾手可得。

菲茨杰拉德後來在散文集《崩潰》裡寫道“毋庸置疑,所有生命都是一個毀滅的過程。”

蓋茨比在一聲巨大的槍響過後,頃刻毀滅。在他最靠近黛西,最靠近他美國夢的時候,世界無端的出現一條巨大裂縫,將這個時代窮極奢華所有人一併吞沒。

龐茲當然也不例外,僅僅七個月後,大廈傾頹,傳奇破滅。

1920年8月9日,龐茲宣布破產,法院判定他犯有86項罪行服刑9年。兩年後,龐茲在獄中提出上訴,獲得保釋外出的權利。他回到意大利後,企圖對意大利總理墨索里尼行騙,最終被識破。

04

 華爾街金融大鱷的生死劫

1949年,在巴西里約熱內盧一家慈善醫院裡,龐茲身無分文的悲涼去世,一個時代騙局和一場黃粱大夢,就這麼隨他一同遠去。

1967年底,專欄作家約瑟夫·克拉夫特讓“美國中產階級”一詞在政治圈中流行起來。理查德·尼克松稱這些人是“沉默的大多數”。

馬太效應說,讓強者愈強,弱者愈弱。

上層和中產階級過著富足美滿的生活,底層人民依靠社會福利度日,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表明,對於越來越多的人而言,傳統美國夢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更加虛幻了。

接下來的幾十年裡,龐茲的神話效應日漸消退。伯尼·麥道夫,這個操控了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欺詐案的男人,一躍成為了龐氏騙局的第二大代言人。

與龐茲的騙子出身不同,麥道夫曾在華爾街備受尊崇。

麥道夫公司的網站上曾經有這樣的聲明:“伯納德·麥道夫本人保有高尚的道德標準。”

他是倡導場外電子交易的先驅之一,在上個世紀80年代致力於推動建立交易透明化、公平化機制,為納斯達克同紐交所的競爭、包括日後吸引諸如蘋果、思科、谷歌等公司到納斯達克上市做出了巨大貢獻。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麥道夫開始通過旗下的基金行騙。麥道夫承諾投資者每年8%到12%的收益,並且樹立“必賺”的口碑,即無論什麼市場環境均能取得10%左右的絕對收益。

但沒有人知道,麥道夫給投資者發送的收益報告,均是出自自己的一台IBM計算機,無權威第三方審計。

麥道夫的客戶包括富豪、對沖基金、大型機構投資者甚至歐洲的一些銀行。他從身邊這些精英、中產階級處,騙取650億美元,犯了11項聯邦重罪,被判入獄150年。

這個案件後來被寫成了一本書,並由美國HBO拍攝成了電影《欺詐聖手》。

2010年12月,在麥道夫入獄兩週年的當天,他的兒子用一根拴狗的皮帶,掛在臥室天花板的一根管道上,上吊自殺。

儘管監獄外慘劇上演,但監獄內的麥道夫,始終春風得意。

麥道夫在監獄里和獄友說:“我所騙的錢都來自那些富人或貪婪者,這些人上當受騙罪有應得。”

正因為如此,麥道夫在監獄裡逐漸樹立起了威望。在那裡,他不再是社會的敗類,而是作為一個成功者被獄友們頂禮膜拜。

麥道夫的後半生都將在牢裡度過,他常常喃喃自語說:“我已經70多歲了,而且還要在這裡待150年……” 

滄海桑田,150年後的世界,誰都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只剩日復一日做著美國夢的人們,長睡不復醒。

05

 楚門的漩渦

“在19世紀,你不會聽人談論什麼法國夢,俄羅斯夢。但是在21世紀的今天,人們有可能在談論中國夢。”

正如歷史學家吉姆·庫倫所說,現在與過去的不同在於,世界上其他國家正在崛起。

整整一個世紀過去了,龐氏騙局從龐茲演變成到麥道夫,從美國傳到中國,從古典互聯網傳到區塊鏈,一個又一個的夢想誕生,一個又一個夢想的破碎。

龐氏騙局到底有什麼魔力?讓人們如此著迷。如果你看過電影《楚門的世界》,一定對此有所頓悟。

楚門的故事發生在一個由攝影棚搭建的小鎮,他從一出生就置身於導演的數千個攝像頭前。17億人見證他誕生,220個國家收看他學走路,舉世靜觀他的初吻。

楚門的人生,由秘密攝影網絡記錄下來,一天24小時,在全球不停直播。

三十年真人秀,不過是大眾窺私慾下的畸形騙局罷了。

如果不是因為楚門“已故”的父親意外再次出現,也許楚門沒有那麼容易發現他身處一個被謊言包圍的世界。

當楚門決意要離開,踏入新世界的大門時,導演使出渾身解數勸阻:“聽我勸告,外面的世界跟我給你的一樣虛假,一樣的謊言,一樣的欺詐,但在我的世界,你什麼也不用怕,我比你更清楚你自己。”

電影裡導演的名字寫作Christof,他和楚門之間的關係恰如其名字所示,Christ of True man——凡人之神。他精心安排了這場騙局,但最後卻說了一句實話,外面的世界一樣虛假。

楚門最終還是選擇離開這個「被操縱的虛擬桃源」,逃離了這場騙局。

我們每個人,卻都可能變成楚門,陷入騙局的漩渦。

所有騙局都是相似的,有多聰明的人,就有十倍聰明的騙子。無關學歷、無關金錢、無關背景,被騙無可避免。

所有的騙局,基本都可以拆分為兩個階段:

1、構建場景

2、獲取信任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在騙子精心構建的場景裡,人們很難逃脫。龐茲和麥道夫光鮮亮麗的生活是局,楚門身邊的演員亦是局。

學術界稱之為「擬態環境」。

1922年美國學者李普曼在《輿論》如此解釋到:“由大眾傳播活動形成的信息環境,它並不是客觀環境的鏡子式再現,而是大眾傳播媒介通過對新聞和信息的選擇、加工和報導,重新加以結構化以後向人們所提示的環境。”

即很多時候你所看到、聽到的,很多時候並非真實。在騙子構建的虛幻狀態下生活久了,將會失去質疑能力。

楚門不過是被導演設局一介普通人,龐茲和麥道夫騙過的人又豈止金融精英和社會政要。形形色色的人們都在騙局中迷失了自我,彷若人生常態。

當下的騙局,正如人們往夕追求美國夢的狂熱,一旦來了,誰也無法阻擋。

06

 支離破碎的時代

《楚門的世界》導演後來在一次採訪中透露,楚門的原型,是邁克爾·傑克遜。 

"我拍攝《楚門的世界》及《西蒙妮》的目的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向觀眾傳遞一個訊息。你可以看到《楚門的世界》裡的金·凱瑞演技超凡,但事實上,邁克爾·傑克遜才是真正的楚門,他就是整個名人文化荒誕歷史的縮影。" 

傑克遜曾說,他就像生活在一個玻璃缸裡,所有的人都在窺探著他。

楚門已經離開他的世界,傑克遜也早已故去許久。他們身上的故事,不知又會在誰身上延續。所以我時常在想,我們到底生存在一個怎樣的世界?

電子硝煙四處不斷瀰漫、精神主體無端消解、虛擬和真實無邊無界、信任雜蕪無所依存,也許此刻正迷失一個他人構造的虛無世界裡。

我們渴望自由,我們渴望財富,我們腳下踩過的歷史,正是猶如傳統美國夢向新美國的不斷演變。

曾經躲不開的旁氏騙局,現在已經無需再躲。因為如今的區塊鏈遊戲明明白白的告訴大家:我就是旁氏。

PoWH3D和FOMO3D的熱潮,從年初蔓延至今。資金盤天才TeamJust團隊的每一次出現,都會出現全民跟風的熱潮。

在P3D官網主頁上,TeamJust將兩個像徵著金字塔騙局的造型進行組合,這與他們開發的兩款遊戲logo如出一轍,正向金字塔是P3D的logo,倒著的是F3D。

在F3D中,他們甚至直接稱自己遊戲為“退出騙局(exit-scam)”,在他們眼中,比特幣、以太坊無疑是一個個巨大的龐氏騙局,他們要幫助受騙者退出。

儘管如此,人們仍蜂擁而至。

曾被喻為「區塊鏈最快落地應用」的遊戲,如今也充斥著各類旁氏和博彩。區塊鏈遊戲發展這一年,有人被騙,有人騙人,人們在前進的血海中不斷衝撞廝殺。

馬夫羅季的傳記電影中《MMM金融金字塔》中,早向世人昭告了這些真相:

1、資本主義建立在每個人貪婪的基礎上,這些貪婪各自為戰,耗費了巨大能量,我可以購買貪婪,收集這種能量。

2、每個人帶來貨幣形式的個人貪欲,利息越來越多,貪婪也不斷增長。

3、與黃金不同,貪婪是取之不盡的資源。一個人得到的越多,他想擁有的就越多。

在資金盤遊戲裡追逐夢想一夜暴富的人,一如蓋茨比生活在巨大的幻覺泡沫裡。一個被賭博充斥的市場,必然會摧毀人們的信任,而後期待信仰復燃,絕非易事。

無論是強調「個體主義、金錢至上」的美國夢,還是強調「個人命運和國際緊密相連」的中國夢,在某種程度上,有著很多相似之處。即使夢想的內核再何如變化,人天然逐利的本性鮮少改變。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正如亞當斯在1931年所說:“如果美國夢能夠實現並且延續下去,從心底來說這取決於那些追夢的人自己。”

人們總是走得太快,往往忘了當初為什麼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