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奇點大學聯合創始人Reese Jones:區塊鏈已經進化出自己大腦和感官

瀏覽數

5

Reese Jones 是奇點大學聯合創始人和Facebook的顧問。身為生物學家,他一直致力於生物與科技領域融合的研究。這名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87屆老校友也曾創立過CamBrian Genomics, 就任於Sata Fe Institue董事會以及哈佛醫學院的諮詢委員會。在他的視角之下,互聯網、區塊鏈完全可以從生物進化的角度探尋更多的發展規律。

日前Reese Jones 與金色財經、CoinTime 在矽谷商學院GDIS峰會上初次對話,又受邀重回母校,成為CoinTime在加大伯克利分校區塊鏈公益教育活動的主旨演講嘉賓,在不斷的溝通中,我們更深入地了解了Reese Jones 這名生物學家看待區塊鏈的獨特視角和系統理論。

奇點大學聯合創始人Reese Jones:區塊鏈已經進化出自己大腦和感官

物種類比區塊鏈,經歷相似“進化”

Reese Jones以自己的職業習慣,一開始就從獨特的視角看待科技的發展。無論是兩年前在TEDx上演講談到的互聯網與生物發展的聯繫,還是後來對區塊鏈產生更強的興趣。一開始,Reese 是如何發現區塊鍊和生物學的聯繫呢?

首先是生物物理學的學術背景提供了研究基礎,長久以來擁有信息科學、生物物理學的研究經驗,對基因方面的信息流具有深入的理解。十年間Reese一直參與到生物學相關公司的合成物理學研究實踐。“其實就是'設計DNA',這就涉及到你如何去讀取自然界的DNA,如何在計算機上編輯,如何呈現他,然後又如何在生物體'安裝'上,用再設計的基因產生新事物。”Reese說,“多年來我已經試著用數學的方法來對待生物學。”如今Reese以同樣的“跨界”精神,用生物的視角來研究區塊鏈。他驚奇的發現,區塊鏈與基因科學有著相當類似的特點。

“無論是區塊鏈還是基因都承載大量信息,信息的處理和'新陳代謝'很相似, ” Reese表示,“ 我們所知道的區塊鏈去中心化,分佈式的特點,其實跟基因是一模一樣的。 ”正因如此,以生物視角研究區塊鏈有益於我們用已有規律分析新鮮事物。

而從發展來看,就像生物進化一樣,區塊鏈技術進化已經從比特幣開始經歷了10年,進化出不同種類的區塊鏈,這就像生物的多樣性一樣,不同的區塊鏈產生不同的功能。拿支付來講,有些區塊鏈用於小額支付,需要簡單快速,有些區塊鏈適用於大額支付,需要確保安全但速度較慢,二者並不形成競爭關係。“就像物種中既有獅子也有魚一樣”。Resse 說。

奇點大學聯合創始人Reese Jones:區塊鏈已經進化出自己大腦和感官Reese Jones 在GDIS峰會上演講

區塊鏈進化出自己的大腦和感官

不同的是,生物進化了十億年,區塊鏈僅僅發展了十年。但拋開時間長短,生物與區塊鏈信息的流動共同點仍然很多,“所以研究的意義正在於用生物學的視角讓區塊鏈更好的發展進化。”Reese指出。

生物從一小部分不同的物種通過“寒武紀大爆炸”演化成上百萬的不同物種,不同生命形態的數量迅速增加,而這個過程中眼睛、大腦也隨之出現,隨之有了捕食行為、思考能力等,生物“多樣化的應用程序”隨之產生了。

生物在進化中複製了關鍵的信息,而區塊鏈目前仍然在生產區塊中覆蓋了全部的信息,也許在將來,我們可以藉鑑這種生物的進化的'經驗'來發展區塊鏈,捨棄一些信息,儲存關鍵信息,讓信息的複制更加有效率。 ”Reese Jones指出。

奇點大學聯合創始人Reese Jones:區塊鏈已經進化出自己大腦和感官

Reese Jones參加CoinTime在加大伯克利分校舉辦的區塊鏈公益教育活動

“同樣,像物種進化一樣,區塊鏈需要有自己的眼睛和大腦,這樣會變得更加智能。” Resse Jones說,就像生物需要捕食、交流一樣,區塊鏈需要有自己感官去“發現”和“感知”不同種類的區塊鏈上發生了什麼,然後實現更好的“互動”。

而科技的發展速度讓區塊鏈的進化不再漫長。儘管已經發展10年,進化出“傳感器”這件事已經發生了。“當人工智能與區塊鏈結合以後,區塊鏈就有了自己的大腦,區塊鏈可以'做決定',並且將決定付諸實踐。” Resse指出。

區塊鏈的眼睛和其他感官已經出現。Resse舉例說,研究物聯網領域的人們已經為區塊鏈裝上了可以感知環境傳感器,有一小部分基於某一區塊鏈的應用可以“觀察”其他區塊鏈的進展情況,擇機“攻擊”或者“合作”,這就像生物肉食動物的捕食或者動物之間的協作一樣。

區塊鏈生態仍需“適者生存”

很多區塊鏈項目不能夠存活下去,這對區塊鏈的發展是好是壞呢?Reese Jone認為這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正如在整個進化過程中,99%的物種只存活了短暫的時間。“環境的變化是基本原因。”他提到,今天存活的區塊鏈有可能今後會消失,“物種的滅亡在整個進化史上經歷了太多次。”

而類比到區塊鏈,我們發現目前的區塊鏈小於2000種,數量仍然較少。Reese Jones認為,區塊鏈既可以像TCP/IP一樣發展成單一標準,也可以像移動應用那樣呈現多樣的特點。“ 按照標準化的協議進行的區塊鏈,就像TCP/IP一樣,實際上是比較脆弱的,雖然簡單,但是當'環境'突然變化,或者被攻擊,整個區塊鏈就將被摧毀 ”, Reese Jones說,“這其實在物種進化過程中是有例子的,就像當時愛爾蘭的大量種植同種土豆一樣,當疫情摧毀了所有土豆,人們不得不因為飢荒而離開那裡。”

重要的是,應用生物學的規律和方法,我們可以對區塊鏈未來發展趨勢進行猜想,也可以從生物發展中“吸取教訓”。

“生態”或許是生物學詞彙和區塊鏈詞彙最多的“共同語言”之一了。Reese Jone談到,生態的定義是複雜的,對於區塊鏈來講,我們既需要礦工、算法、協議、應用這樣的生態組成部分,也需要政策監管的環境,通證經濟的發展

“如果你在區塊鏈上開發了一個類似於銀行的應用,想要生存下去,你要考慮監管環境,考慮你的客戶,同時也要考慮傳統金融體系隨之發生的改變,這決定了這款應用能否繼續存活下去。”他舉例說。

奇點大學聯合創始人Reese Jones:區塊鏈已經進化出自己大腦和感官

Reese Jone 經歷了互聯網科技發展的整個過程,見證了協議、硬件、標準、監管等不同領域的“進化”過程。他回顧說,“互聯網從20世紀70年代問世,在90年代開始對社會產生最重要影響,而後經歷的互聯網泡沫和泡沫破滅,人們可以看到他如今更加強大。” 他認為,區塊鏈是新的互聯網協議,將對互聯網進行“升級”,產生更大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