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一個沒有投資天賦的人 如何混迹區塊鏈

瀏覽數

9

 

南方的秋天逐漸陰冷,太陽都不是暖的,前些日子聽說交易所都財報赤字了,OKex也是大批大批的下架,消費鏈CDC解散了。沒有絲毫秋天的爽朗以及豐收的喜悅,更多的是黏在身上洗不盡的悵然。
老家這時候應該都收完了莊稼果子,村裏人坐在墻根下排成一排,盡說些年年都扯皮的大話,說來說去總會談及有錢人的日子,有說有錢人每頓飯如何如何,有說有錢人走路說話如何如何,越說越離譜,最後也不過是哈哈笑過作罷。
這兒筆者也想和各位看官嘮兩句,莫較真,聽個新鮮。
故事一:樸素的投資觀念
老太爺算是十裏八鄉比較精明能幹的人了,年輕時會木工,懂些砌墻搭梁的道道,本身是貧農,新中國發行新貨幣的時候手裏正巧攥著點舊錢。一家人老的少的坐一圈,盯著放桌上的四塊銀元發愁。留著吧,怕沒用了,花出去吧家裏又不缺什麽,地方小,東西都賤,四塊銀元可能買不少東西。老太爺精明,心想把它換成個什麽值錢東西,不論你是銀元還是什麽元,該值錢的還是值錢的。唯一需要擔心的是查富農。
第二天,全家老小點燈熬油,拿著膠皮油布,把換回來的兩輛嶄新的自行車裹了一個嚴實,後院挖了一個大坑埋了進去。自行車在當時那種窮鄉僻壤可是個稀罕貨,換好了,也埋好了,更不怕檢查的。可是這萬萬沒想到,富農貧農的事鬧了太久,等後來風頭過去,自行車挖出來的時候已經銹到賣廢鐵都沒人願意收了。

ee2a5fedf81b46a0954bc7c68222b06b.jpg

故事二:聽說這樣能賺錢
小叔在我心裏一直是個很有主見的人,早些年家裏面攢了點錢給開了一家打印店,不算闊綽,但養家糊口是沒問題,08年的時候突然間和家裏人說要炒股,小地方的老一輩人哪會明白炒股的道理,都不支持。小叔一氣之下斷了和家裏的往來,卻常往我家跑,來就說今天又賺了多少多少。去他家玩最醒目的就是電腦桌後面的墻上,大大的貼著一幅外國人像。講道理我見過最大的毛主席畫像都沒那個大,聽家父說,那上面的人是巴菲特,是“股神”。
後來舉家搬往另一個城市,和小叔也就斷了來往,16年的時候回去再見小叔,人胖了些,頭發少了些,但氣色還算不錯,在跑保險,說是當上了保險經理,手裏把著三個手機。問炒股,小叔便把手機往沙發裏一扔,笑嘆口氣:哎,老外那種“放長線釣大魚”的方法在國內行不通啊。

6a5c739dc1994b82bf46b4cdb77b0339.jpg

如今的持幣人
筆者最常聽也是最難以回答的問題就是——這個項目值不值得投啊?這也是筆者一開始入行的時候愛問朋友的問題,腦袋裏過都不過一下,張口就問,還理所當然的認為朋友資歷深,自然多提攜提攜。但現在不會了,沒有誰有責任或義務做投資指導,更何況還要背負著失誤的風險。每一個初入這行的人定會像我故事裏寫的那樣,認識不夠,或者盲目崇拜。甚至很多老韭菜依然是這樣的狀態。
不能說不對,但說實話,不正氣。而且得到的信息永遠是滯後的。入行後很久才萌生了投資的意識,當時特喜歡在各種場合問別人投了什麽項目,一部分人賞臉,大略說幾個,於是如獲至寶,記下來,回來自己不看直接投了,發現並沒有賺到。細想之下,回答我問題的人臉色都不是特別好看。再後來聰明了一些,跟在別人後面聽就好了,於是從基礎鏈聽到交易所,再到物聯網,跟著大部隊走唄,走的不明所以。最早看到BNB,沒敢下手,漲到100的時候黃花菜都涼了。
近日看到新聞說,交易所都混不下去了,日本主流交易所Coincheck持續半年赤字;OTC市場交易金額再創新低;各個交易所開始下架弱幣。一年前誰能想到交易所會虧損呢?更過分的是,近日驚聞消費鏈CDC團隊解散了。火幣說:因項目方存在實際鎖倉的代幣數額與白皮書中承諾鎖倉的數額嚴重不符,所以停止了CDC的充值交易服務。火幣的話音還沒落地呢,CDC就解散了,可以的,ELA看看你帶的好頭!
CDC的顧問還說——後悔進入幣圈 回歸傳統投資。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小孩子才說後悔!這個市場還很新的,先來的也不見得知曉一切,身在這個市場中就很難站在宏觀角度,以歷時性的眼光看待問題。小幣民問的問題,大佬們說了也不算,這就是金融,
回到持幣人面臨的兩大問題認識不夠怎麽辦?多看項目就好了,項目看多了也就對項目的格局有了了解,自己的格局也就提升了。

b9066d4468484ed7b76e5c5cd9fccaa2.jpg

拿不定主意怎麽辦?對於這個市場,大家都拿不定主意,哪怕一個人賺再多,也有看走眼的時候,所有你能喊得出名兒的大佬,哪一個不是個例?“倖存者偏差”是每個人都有可能陷入的誤區。
投資如人生,誰有誰的活法,一味地問是得不到答案的。多看項目,建立起屬於自己的認知體系;拿穩一兩個看好的主流,閑錢再去試水,一來二去,離大佬也就不遠了。最後,祝大家心明眼亮,審慎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