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盧亮:爲什麽數位貨幣將開啓新一代電商紅利?

瀏覽數

5


盧亮|CyberMiles 創始人
我在歐洲核子中心做上帝粒子項目,後來在美國讀博士,然後2002年創業,再後來去了阿裏巴巴,負責手機淘寶,後來跟朋友做了蘭亭集勢,之後我們還想繼續做電商,但覺得打不過阿裏就跑到美國去了。美國電商比較弱一些,我們很快就把美國的市場給搶了。現在5miles是前十名的平台,每年有差不多三十億的交易額。
1. 打火機理論
我去過很多國家,每到一個國家都會買一個一次性打火機。我發現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問題,一次性打火機應該是一個國家的剛需,那你覺得這個打火機值多少錢呢?我自己覺得應該值一塊錢,想象中它不應該是一百塊錢或者一分錢,打火機隨法幣的定價應該是1元,所以打火機的價格代表著一個國家的貨幣購買力。現在看一下我去過的這些國家的打火機價格。美國1.5美元,中國一個打火機是1.5元人民幣,在英國是1英鎊,在法國1歐元,越南是2萬越南盾,印尼是8000印尼盾,津巴布韋300億津巴布韋幣。
津巴布韋在過去的幾年內已經沒有自己國家的法幣了,都在使用美元來做計價。這樣一個不穩定的國家體系內,法幣其實是沒有意義的,因此價值變得非常低。根據兩張圖的數據對比,可見像越南、印尼、津巴布韋等國家的貨幣是存在超發的。傳統貨幣的共識由金本位變為國家信用為擔保。
而在區塊鏈領域,比特幣采用的是去中心化的共識,發行機制類似數位黃金。那數位貨幣是不是一個避險的資產?確實是。在2013年,我買比特幣時有一個直觀的想法,全世界有60億人口,假設我買一百枚或者一千枚,我會富可敵國,所以當時做了很簡單的計算後,我就買了比特幣。
我自己以前是做電商的,認為支付是非常重要的環節,我2013年投資一家公司做比特幣支付的公司。這家公司當時我們認為是一定會取代互聯網的電商支付的,結果第二年爆跌。
我當年也有很多比特幣,到2016年年底的時候,我的朋友說幣值又漲回來了該賣了,我2016年年底的時候就把我的比特幣賣掉了。後來我就專註做技術,我當時並沒有特別看好數字貨幣。後來我慢慢研究區塊鏈發現,它遠遠不止只是一個數位貨幣這麽簡單的事,我自己做電商時慢慢發現數位貨幣加上電商是未來下一個時代的紅利。
2. 中國電商的紅利從哪兒來?
我在國內做電商12年,目前還在做電商,這期間自己有非常多的感觸。在2003、2004年我從美國回到中國,開始做電商時,碰到很大的問題就是線上支付。電商一共分三個流,金流、物流和信息流。信息流相對比較簡單,我們很容易解決,物流後來有了四通一達,當時最大的問題其實是金流。
最開始淘寶采用的是匯款,很多匯款需要的時間很長。其實,在十五年前就有很多專家討論這個問題,當時美國的在線支付是全球領先的,大量專家認為中國未來應該走美國的道路。所以在2002、2003年的時候,很多的銀行都投入人力、精力,發行信用卡。在2002、2003年美國的信用卡普及率是60%多,電商普及率4-5%,再來看看今天的現狀,2018年美國被我們徹底甩了十條街。
真正的支付問題是被中國人解決的,不是被美國人解決的,也不是被歐洲人解決的,是因為中國有微信,有支付寶。
再想想,為什麽中國能解決這個問題?為什麽中國最後彎道超車了?
因為中國過去沒有一個基礎的支付平台,也沒有一個良好的支付環境,所以中國銀聯開始就要求所有的銀行必須全部對接中國銀聯的統一接口,這導致整個支付的網關成本極低,這就是中國的支付現狀,成本是低於千分之一的。中間多收的錢那是政府為了維持系統運行收取的費用。支付寶也從千分之六降到了千分之三,這個千分之三其實還是可以再降的。這是中國的現狀,在全球所有電商支付裏中國是第一名。
中國電商的紅利從哪兒來?
從兩個地方,第一個中國電商的紅利得益於整個互聯網的增長率,從0一直滲透到70-80%。第二個得益於我們非常高的房租地價,在北京這麽貴的房租,如果你不把東西的價格賣高三五倍你賺不到錢。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阿裏巴巴利用中國的高房價發展起來。以前我管手機事業部時,我經常講,比起別人我們其實沒有什麽特別的能力,最幸運的是因為中國的房價一路高漲,我們的業績就會一路高漲,如果中國的房價跌下來了,我們的生意也就差不多了。
當中國的房價非常低,對於購物商場的商品,線上線下價格是一致的。毛利只有3-4%的情況下,是不可能有電商紅利的,雖然我以前在淘寶工作很多年,但是可以這麽講,在整個全世界所有電商裏阿裏做的好,淘寶做的好純粹是因為我們拿到了很多地產上的紅利。雖然潘石屹賺很多錢,但是同樣由於地產的紅利讓電商也賺很多錢。
3. 怎麽發現電商的下一波紅利?
從當前在全球電子商務裏所占的份額看,中國是其他前五大國家的總和,這個情況大家可以看到,中國的GDP是排第二的,但是等於其他國家的總額。
美國的商業銀行的數量曾經是14000家,大家會說人人都會開銀行,其實在美國確實是這樣。
銀行數量最多的時候其實是在互聯網最早期,大概1982年的時候,大量的銀行開始誕生,接著很多銀行因為兼並而消亡。在美國銀行是申請牌照就可以開的,當有了互聯網後銀行的競爭就會更加激烈,因為銀行可以做更多地方的生意。
今天美國有三千多家的銀行,這三千多家銀行絕大部分就是在七八十年代誕生的,其中甚至有上百年的銀行,它經歷了長久的基礎建設。美國前二十名的銀行你每天的結算我們給你開一個賬號,你把數據同步過來,我把我們的數據同步給你,你也可以下載下來做驗證。聽到這個消息大家都會覺得太不靠譜了,所以這樣銀行基本上是沒有辦法合作的。因為美國是一個非常民主的國家,沒有人對銀行做出要求,比如說你必須接受統一的支付網關,不像中國要求所有銀行與銀聯對接。
還有美國的支付方式非常多,大家看《教父》等電影裏,老大們經常是簽支票,大筆一會揮就出去了。其實這個要走幾百個流程驗證,要給你核對、記賬以及銀行做結算等等,一個支票最後落地成為你口袋的錢要兩三天的時間,這中間的損耗成本是非常高的。除了使用支票的付款方式外,西方保留了相當多的支付方式,比如有匯票等等。所以當很多人說支付寶要去美國了,要去西方了,我會直接地講這都會失敗的。
今天出海的支付公司沒有一家能做成功的,原因就是因為整個基礎設施不支持我們今天在西方國家裏做支付。到海外拓展非常難,一丁點紅利都沒有,因為海外的地產非常穩,支付紅利少了2-3%。我自己出海做業務做了四年多,一直有一個理想,我怎麽能發現電商的下一波紅利?
去年開始我們認真研究這個事情,我們發現區塊鏈是這個問題根本的解決方案。區塊鏈和電商的結合,在金流上,可以更便捷、快速,安全。除了金流之外,其實區塊鏈在物流和信息流上也有很多的利用空間。在物流方面,利用區塊鏈,可以隱私保護,信息確認,低成本信息記錄,而在信息流方面,可以做到透明、公開、確權、溯源。
4. 數位貨幣支付方式將成為一種趨勢
從 2011 年開始,IBM 推 HyperLedger 推得很厲害,但是很多人仔細看了以後,發現這些功能,數據庫也能做。這從一個側面證明了 token 對於區塊鏈的重要性。去掉 token,區塊鏈就是一個慢速低效的DD。
 Token 最初被理解為數位代幣,但它其實是社區的一個權證、激勵機制,是生態的一部分。首先是整體層面上的激勵,持有Token的人都會積極參與、希望平台發展向好,Token越來越具有價值。其次,Token無論作為一種支付手段、還是激勵手段,都很低成本且高效的。
以某上市公司當初上市授予員工股份為例,整個流程走下來,在證監會的手續費要有 2 萬美元,後來新員工入職,期權授予需要一個團隊來做。Token 代表一個網絡的使用權,但轉移起來非常快。
Token是透明的,可作為一種監督機制。我們有幾個賬號,包括基金會的、 5miles 的,很透明放在那裏,社區成員可以看到這個賬號的情況幾個月沒有變化,會很放心。Token屬於金融範疇,其所具備的改變生產關系、重新分配資源、利潤和風險的潛力確實值得期待。現在 CMT 是基於 ERC-20 的通證,未來主鏈發布後會進行遷移,1:1 置換,token 正式發布時,會有現實應用場景,可通過 Howey 測試,不會是 SEC 提到的 security token。但是,中國的數字貨幣當下還處在一個被嚴格監管的狀態下。可以大膽預測:未來五到十年,中國極有可能成為全球移動和在線支付最落後的國家。
數位貨幣這個支付方式將成為一種趨勢。它的優點是手續費低廉,到賬迅速,無國界對接全球業務。其實現在情況並非如此,以太坊被堵塞了我就用比特幣打錢,所以去年年底的時候比特幣也堵塞了,手續費最高的時候漲到了30美金。30美金支付的成本相對於傳統的支付方式也很貴,所以我們今天的數字貨幣的支付其實已經落後於現在傳統的支付,這些問題都亟待我們解決。
5. 為電商優化的基礎公鏈
CyberMiles是全球第一個為電商優化的基礎公鏈。我們做了自己的虛擬機,做了自己的高級語言,做了智能合約使其更加符合商業場景,單次的單向的,我們用了預言機(oracle),可以延長時間執行,包括可以有更多的等待時間。500倍以太坊的速度和接近0的gas。
我再說一下今天市場裏很多的公鏈都號稱百萬級別的TPS,我認為百萬級別的TPS都是鬼扯,區塊鏈本質上是一個非常緩慢的分布式的存儲系統,如果要做到百萬級別的全網主鏈的TPS,今天的技術是完全不可能的。我在推特、臉書上看到很多鏈號稱能做到百萬級別,我們測過很多,沒有發現一家超過兩萬到三萬的。
對我們來講,我們的定位是專門為電商優化的基礎公鏈。我們最近的Travis測試鏈目前運行的不錯,目前全球的十多個大學和幾十個比較知名的公司都在上面測試,也包括來自阿裏的開發人員在我們的鏈上進行測試。我們的優勢是手續費趨近於零,完全是零的話,肯定容易被攻擊,會把整個鏈堵塞。十秒鐘確認交易這個對電商來講是夠了,電商在這個時間點內的價格波動是完全可以承受的,但是對金融這個行業十秒鐘是不夠的。
每個鏈有它自己的特點,這點是我們比較堅信的,在未來每一個大的垂直行業都會有自己的公鏈,而不是用一個公鏈來解決世界所有的問題,這也是很難實現的。我們在9月份上線,在七八月份會公布挖礦的礦機盒子包括CyberMiles的節點,這是一個十萬億的市場規模,有時間的話大家可以看看我們測試鏈的情況,大家也可以自己下載測試代碼在上面嘗試。
未來我們的測試鏈公鏈將全線支持以太坊的Dapp,我們自己開發的虛擬機完全可以獨立,像EOS一樣,原因很簡單,我們不希望開發者要做一個選擇,我們希望開發者能夠一次性開發並在多個地方運行,而不像IOS一套,安卓一套。我們也呼籲開發公鏈的項目和公司盡量能夠采用統一的標準,比如說我們都支持以太坊的虛擬機,你不使用以太坊虛擬機你可以開發自己的,但是要支持以太坊的Dapp的運行。
6. 電商公鏈
在未來的公鏈市場,基礎公鏈會有2-3個,每個會有自身的特點,比如是DAG的、高安全的、高共識的、加密類的等。剩余的公鏈市場應該是各個行業的垂直細分領域的公鏈。電商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是最中心化最富有的行業。電商細分領域的公鏈與基礎公鏈的區別和優勢在哪裏?
以太坊的手續費很貴,有部分原因是,以太坊的開發人員是追求數學優美的,過多的交易堵塞以太坊,他們就設計了 gas 費,將經濟調節機制設計進去讓以太坊變得更“乾凈”,很聰明。
但 CyberMiles 不同,我們要做實際落地,保障用戶體驗。CyberMiles 定的是,用戶之間發生交易不收取手續費,但是涉及智能合約,需要節點執行和驗證,我們會收取一定的 CMT。為了資源不被空耗,團隊會利用互聯網已經比較成熟的機器學習等技術來找出裏面的垃圾郵件、惡意交易等等。
CyberMiles 通過前設防、後找回,可以防止以太坊之前曾發生的 token 打錯丟失狀況、即使發生、也有可能彌補。CyberMiles 是做實際落地的,用戶體驗很重要,關於Token丟失,在事發前是可以通過代碼規避的、如果真的丟失也是可以通過投票來決定是否找回。這樣做是因為用戶會想,如果我的錢丟了可以去找銀行,為什麽 Token 丟了不能找平台呢。所以,這層安全機制也需要做到。
7. CyberMiles 的目標
去年我們發行了一個公鏈,剛上線漲了2300多倍,大概有幾秒鐘我身價達到了八千多億,這幾秒鐘,我比馬雲的財富還要多,但是後來跌下來了。我們今天先把目標定的小一點,做電子商務以太坊,但到明年實際落地,CyberMiles 的很多功能的易用性很有可能超過以太坊。2018 年是區塊鏈的落地年,沒準明年我們就可以說我們超過了以太坊。
從在使用人群占比上,現在的區塊鏈相當於1996、1997年的互聯網;在發展階段,現在的區塊鏈相當於2005年左右的互聯網,處於爆發前夕。而從協議業務的維度看:互聯網是協議輕,業務重;區塊鏈是協議重,業務輕。
當然,CyberMiles 並不完美,首先,DPoS 共識機制本身還有缺陷,例如有可能被資本操控,此外,以“5miles”為例,在主鏈上線之後接入,社區用戶可能會在Token的激勵下,去承擔各種功能,包括客服、營銷等,其中存在很多不可控因素。
但區塊鏈的落地,畢竟會為小型企業提供更多機會,有可能改變只能依附於大型平台的現狀。而另一點,區塊鏈是點對點之間、機器對機器的信任機制,並不能解決人的問題。互聯網時代電商發展多年累積的經驗或可用於解決上述問題。CyberMiles 後續在 C2C 電商之外,也會做 B2C。而《5miles》在區塊鏈迎來全球性發展的當下,可能會在 2018 年進軍韓國、日本、越南等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