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路印協議發力經濟模型2.0 通證實現價值

瀏覽數

3

數字貨幣交易所走到了分水嶺,這一點毋庸置疑。

中心化模式中,三大交易所形成巨頭,圍剿了大部分的用戶和Token價值。小交易所僅能瓜分剩餘流量,並持續挖掘存量市場。

另一方面,去中心化交易所正在崛起。在中心化交易所頻繁受到攻擊,用戶損失巨大的情況下,去中心化交易所正在成為更受歡迎的存在。 

困境

何為去中心化交易所? 

簡而言之就是中心化交易的相反面,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中,用戶的資產直接託管在用戶自己的錢包裡,大大降低了交易所被盜或跑路導致用戶資產流失的風險。通過智能合約完成撮合交易和鏈上完成結算、清算,不再由交易所來承擔清算的角色。

但大多數所謂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並非完全去中心化,而是“半去中心化”。大多數情況下,中心化服務器仍然保存訂單本,只是不擁有秘鑰,用戶的資金和個人數據是相對安全的,安全和隱私都可以得到很好的保障。 

既然去中心交易平台具有安全優勢,允許用戶自己監管資金,卻不被廣泛使用。究其原因,是因為這類交易平台仍然不夠成熟,給用戶帶來了較差的使用體驗。

具體來說,容易產生交易衝突。在達成交易後,交易參與方將交易向全網廣播,廣播交易和記錄交易(挖礦)之間存在時間延遲,使得交易有可能發生衝突;搶先交易,交易雙方掛單時間並不完全同步,掛單信息又對外透明,給第三方提供了搶先交易的獲利空間;高額手續費,去中心化交易所一般採用鏈上交易和結算,每一筆交易都要耗費礦工費用,在礦工費用居高不下的今天,這一點毫無競爭優勢交易量限制,目前主流公鏈TPS有限,無法同時承載過多的交易,因此改用POS或DPOS共識、架構閃電網絡等,這些方式都存在爭議。

因此,有人認為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中,也存在一個不可能三角:即信任、體驗和成本

中心化交易所因為壟斷了整套服務,集中了風險,在安全性能上有所缺失,一旦黑客攻擊就容易造成大量損失,且中心化交易也給運營者帶來了巨大的利益誘惑,存在自盜風險,其次手續費高昂也是中心化的痛點之一。去中心化交易所在安全性上有所提高,但大多數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不易操作、收費混亂、技術複雜、缺少中心化服務機構導致體驗感較差。

數字貨幣交易所走到分水嶺,不管是中心化還是去中心化交易所都面臨著困境,急需突圍。

解圍 

路印協議作為為數不多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採用的是環路撮合協議。經濟模型從1.0進階到2.0,在“不可能三角”上做了眾多突破。

路印協議經濟模型2.0版本的核心是減少交易摩擦,允許使用任意ERC 20 Token支付撮合費用,同時保障平台Token LRC的價值。路印協議經濟模型2.0的目標是使路印協議成為第一個支持任何Token做支付費用的二層協議。

本次版本升級在路印2.0的撮合中引入費用燃燒的概念——所有收費方都需要將所得費用的一部分換成LRC燃燒掉,這一設計不但能夠降低交易成本,還可以提升交易便捷度,有效提高效率,增加協作性,避免資源浪費。在這裡任何Token都能兌換成LRC,打破了各個Token的孤立狀態,為Token的價值賦予了可能性。

在2.0中,引入了一個重要的參數waiveFeePercentage ,可以免除部分燃燒費。該參數對於某個特定訂單的值如果大於零,比如是“50%”,那麼該訂單本來燃燒前要付給撮合中繼80個BNB,現在只需要付40個BNB。值得注意的是,曠工可以免除部分或者全部自己的撮合費用,但是無法免除錢包應得的費用。

如果waiveFeePercentage參數小於零,訂單不但完全不用支付任何費用給中繼,還可以從中繼其他訂單的手續費中分得50%。比如中繼把用戶乙支付的40個LRC中的一半作為返佣付給用戶甲。當然,用戶甲得到的返佣也要相應地燃燒一部分。

除此之外,允許用戶將LRC鎖定一段時間來獲取本應被燃燒的費用的返還。燃燒返還不會消耗錢包或者中繼的實際費用收入,燃燒返還計算完全依賴於費用支付方的燃燒返還率,而不是費用接收方的燃燒返還率。

如果用戶鎖定足夠多的LRC,就會在一定期間獲的100%的燃燒返還率,這相當於他在該期間所有訂單的費用都免燃燒。這對於高頻交易者非常有好處,可以大大降低交易成本。

並且2.0的升級版本中,允許通過燃燒LRC來降低某個特定Token在一定時期內的燃燒率,這一舉措對中發行平台通證的去中心化交易所非常友好。

這是因為燃燒LRC獲取低燃燒率的成本要遠遠小於研發一個新協議的成本,同時可以避免專利糾紛;其次,這個機制實際上賦予了平台幣另一個作用,能進一步提昇平台幣的價值。DEX燃燒LRC換取更低的燃燒率後,使用路印協議和自己的Token做撮合費用對用戶來講與使用LRC就沒有任何區別,有效提昇平台的競爭力。 

假如用戶想降低某個Token的燃燒率,例如GTO,到與WETH一樣的第三階梯燃燒率24個月,需要燃燒LRC總量的0.5%。想降低燃燒率到與LRC所在的第一階梯24個月,可能需要燃燒LRC總量的1.5%。隨著燃燒的LRC越來越多,LRC的發行總量也會逐漸減少,後續用來降低燃燒率所需燃燒的LRC數量也會相應減小,一定程度的保障了LRC的價值。

與傳統證券交易所相比,數字貨幣交易所除撮合交易之外,還承擔做市商和投資銀行的角色。其中交易所的做市商角色能增加市場的流動性。

使用路印協議2.0的waiveFeePercentage參數,中繼可以選擇免除做市商訂單的部分或全部費用,甚至還可以將其他訂單的撮合收入的一部分返佣給做市商,鼓勵其在自己的平台上提供流動性。

區塊鏈項目的經濟系統模型,是在項目生態的核心業務流程上,各參與方價值的分配方式。通證所存在的意義就是更好的促進並加強鏈內協作的誕生,幫助各方獲取利益。路印協議此次發力經濟模型2.0,加大了Token間的流動性,提高了Token的供需關係,使生態內供需平衡性增加,以最低邊際成本實現了生態的自運營、自增長、自擴張。

據了解,2.0經濟模型將於12月中旬正式完成。為了進一步加強交易的流動性,路印協議在10.01-10.05期間發布了首屆交易排名賽,路印基金會鼓勵社區使用路印協議進行去中心化撮合交易,進而收集更多的數據和反饋,持續改進技術和產品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