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從劉慈欣最新作品《黃金原野》看區塊鏈技術的哲學

瀏覽數

9

注意:本文包含有《黃金原野》的嚴重劇透。

一個20歲的姑娘,愛麗絲,為了完成其父親的遺願,獨自搭乘名為黃金原野號的飛船,駛入一片空曠漆黑的宇宙中。不料飛船在途中失控,燃料耗盡,並以大於第三宇宙速度消失在茫茫太空中。因為已經失去了全部動力,黃金原野號被牛頓定律打上了死亡的魔咒,它將在寒冷的太空中進行一場永遠沒有終點的漂流。

在這場死亡漂流中,唯一的好消息是飛船載有一種長生不老的神藥——“冬神”,只要服用了這種藥,愛麗絲就會進入漫長的休眠狀態,擺脫時間與補給的威脅,一直活下去。全世界的人通過互聯網和VR設備接入了黃金原野號的通信系統,陪伴愛麗絲一起度過這場漫長的太空漂流。久而久之,愛麗絲與黃金原野號成了一種社會文化現象,它成為了烙印在每個人內心的一個文化符號,人們認為愛麗絲和自己的心跳之間有了一種斬不斷的聯繫,從抬頭上方的那片天空望去,她在萬里之外,而整個地球的人因為這種斬不斷的聯繫,都在為她祈禱。

這種文化現象最終倒逼國家政府重新進行太空探索的嘗試。在此之前,太空探索事業早已停滯不前,人們失去了探索宇宙的好奇心和動力,但迫於民意,美國重啟了營救愛麗絲的救援行動,科研機構重新投入了載人航天飛行的研究。終於經過了19年的努力,這場太空救援迎來了勝利的終點。

但這個終點卻是一個悲傷的結局:世界上根本沒有冬神這種藥物,所有的一切都是愛麗絲與父親精心設計的“騙局”。愛麗絲早在飛行的第15天就已經耗盡生命了。她用事先準備好的AI視頻,維繫著自己仍然生還的假象,最後用這一假象督促地球上的人們重新進行太空探索。這場長達19年的太空救援,與其說是救援愛麗絲,不如說是救援人類自己的太空探索技術——這是一場以個體生命的犧牲換取太空探險精神的偉大而又沉重的技術復興。

《黃金原野》裡有劉慈欣對人類探索宇宙大業止步不前的擔心。儘管批評者們批評劉慈欣這部時隔八年的作品並沒有帶來任何的驚喜,但我仍然要說,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時期,讀到這個關於太空救援與技術復興的故事,它的意義顯得格外不同。

太空像是對今天互聯網的一個隱喻。所有創業者在心裡不想承認但只能默默接受的一個事實是:移動互聯網這場創業浪潮已經關上大門了。就像人們失去了為航空飛船點火的理由一樣,今天的創業者也是不合時宜的多餘存在。巨頭們早已分割好了各自的版圖,創業公司只剩下站隊或死亡的選擇。被收購的產品併入巨頭的版圖中,被招安的創始人成為朝九晚五上班的管理中層。更糟糕的是,似乎也沒人覺得有義務去探索新的技術、新的產品。因為失去了創業者,也就代表著失去了探索的好奇心。經濟這麼不景氣,創什麼業呢,不如先吃飽飯吧。你問那些還在徘徊的創業者下一站要去哪裡,他們望望四周,也只能掏出一根煙默默點上。

唯一的兩條路,似乎是今年上半年的兩個風口——區塊鏈與小程序。這兩條路是如此不同,一個通往中心化、高度發達的商業世界;一個通往去中心化,非常原始的蠻荒之地。在面對這兩個分叉口時,你做的選擇稍微不同,可能未來就差之千里。

在小程序上創業,像是在騰訊精心打造的摩天大樓裡擺攤,有時他允許你掙幾個小錢,有時他又像城管一樣直接把你抓走。不甘心當小販的創業者們則選擇走向未知的荒野,但在區塊鏈的世界裡,騙子與盜賊橫行,上當的人們驚呼這是一場騙局,那些堅持做事的創業者只顯得格外孤獨,他們除了面對騙子指摘的罪名之外,還要忍受這塊粗糙荒涼的技術沙漠——這裡沒有任何堅實的土地,要想搭建一座房子,需要自己費力搬來石頭,打下地基。相比摩天大樓的城市,這裡是一塊鳥不拉屎的無人之境。

但在所有的創業賽道裡,只有區塊鏈這個無人之境最終顯示出了野蠻的生命力。當然,韭菜會被割,散戶會離場,空氣幣會破發,幣價會下跌,但那些主張自由精神的黑客也會留下,繼續把玩一些昂貴的玩具;那些嚴謹踏實的工程師們也會留下,著力解決分佈式系統停滯不前、看似無法解決的問題;那些理想主義者們也會留下,他們夢想打造一套完全中性的獨立的貨幣,將計算機網絡與金融系統重塑。

愛麗絲用一個改變人心的故事,喚起了太空探索的技術復興。我在區塊鏈裡零星看到幾個類似的故事,這些故事裡留下的是密碼朋克與計算機黑客們的身影,但這些故事並沒有起到多大的效果。相反,真正引起變化的是:中本聰從空氣中創造了一堆數字黃金。這堆黃金攪亂了世界,利益熏心的人們爭先恐後加入到這場淘金之旅,最終有人覺得遭受欺騙,罵罵咧咧的離去,有人則意外發現了新的技術信仰。

劉慈欣在小說的最後講了這樣一個故事:相傳在一次飢荒中,有個老人去世前告訴孩子一個秘密——自己在荒野裡埋了金子,這些金子可以養活他們。結果孩子們翻遍了荒野也沒找到,但翻過的地讓荒野變成了良田,最終良田讓他們捱過了飢荒。這是黃金原野號飛船名字的來歷。

對那些質問「比特幣這堆從空氣中創造出的數字黃金究竟有何價值」的人,我想說的是,這堆黃金的價值也許就是空氣——但它有可能也是中本聰消失前留給這個世界的一個秘密。

一個激勵創造者把荒野變成良田的秘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