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美國律師柏曉俊:STO重構華爾街現在是最好的佈局時機丨金色財經獨家專訪

瀏覽數

8

日前,STO(證券型通證發行)聚焦了業內註意力,這也體現出業內讓通證經濟走向主流的普遍願望。然而我們距離走向主流還有多遠?通向主流的途徑有哪些?日前金色財經對話美國紐約州與中國執業律師柏曉俊,探索通證經濟對主流金融界的變革作用,以及浪潮之下,我們如何抓住機會。

合法入口帶動投資需求STO 將成為新金融重要力量 

“ 數字貨幣未來五年將再造華爾街,而證券型通證將成為主流力量。 ”中國、美國紐約州律師柏曉俊觀察行業發展的趨勢向記者談到。他認為,當前的金融體係將會以相似的方式映射到數字資產領域。除了比特幣、以太坊等主流數字貨幣,我們最近常提到的證券型代幣(Security Token)將發揮重要的作用。

正如傳統金融市場一樣,從業者都在合規性上尋找著出路,數字貨幣走向合規之路,也就意味著走向主流的開始。而在所有的數字貨幣合規道路中,證券型通證尤為耀眼,將成為REITs、中小企業、高科技企業、成長型以企業資產為基礎發行證券的新形式。

美國律師柏曉俊:STO重構華爾街現在是最好的佈局時機丨金色財經獨家專訪

新型交易所加緊佈局理性看待STO 紅利

柏曉俊認為,證券型通證是數字資產領域不容忽視的切入點。“正因如此,傳統交易所和新興交易平台都在爭奪這樣一個機會。 ”柏曉俊介紹說,證券代幣交易所將在這一輪數字資產浪潮中繼續取代傳統交易所的地位,正如當年納斯達克挑戰紐交所,成為新興企業的重要陣地一樣。

“ 交易所的競爭是多維度的,上市標準的競爭成為關鍵一環。 ”柏曉俊說,“紐交所最初把自己的標准定位在大盤藍籌股上,而納斯達克抓住了高新技術型企業發展的機會,在互聯網時代取得了先機,一定程度上赶超了紐交所。”而如今納斯達克以“憂患意識”觸及到了加密貨幣市場的技術,於是馬上開始了該領域的佈局。

柏曉俊說,瞄準“下一個風口”的不止納斯達克一家。從2017年開始,母公司為Overstock的Tzero開始爭做第一家合規的證券型通證交易所。“ 是去納斯達克,還是Tzero上市,今後會成為證券型通證發行企業的思考的一個問題。 ”他說。 

STO 紅利與99.9% 的幣圈項目無關

證券型通證的優勢在於更快、更廉價的融資方式,也將因此相應地提高證券市場流動性。但柏曉俊也指出,誇大證券型通證的作用也是不客觀的。他在近期“STO熱”的情況下,也提醒從業者和投資者,面對複雜的市場仍需“珍重”。

“ STO紅利與99.9%的幣圈項目無關。 ”柏曉俊判斷,並給出若干理由。首先,所謂的全球流動性是一個美麗的夢,在一級市場流動性的顯著增長並不容易因為涉及到東道國法律的遵循,而二級市場又要遵循傳統股票交易市場規則;第二,投資者不再是“韭菜”,市場將屬於佔有更多資源和資金的參與者,傳統金融舊勢力也將阻礙新興融資方式的發展;第三,STO促進了“脫虛向實”的實體資產配置,同時也更需要後續的海外合規運營與維護費用,對項目國際化運營的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第四,刑事追訴與民事賠償風險。如果項目的發起人不具備良好的法律知識與律師團隊,在美國發行STO並不是一個好的解決方案,因為一些在中國常見的市場營銷手段,如誇大公司的融資金額都可能構成美國證券法項下的欺詐行為而承擔法律責任。一個近期的案例就是特斯拉的CEO艾倫馬斯克在推特上發表說計劃將特斯拉私有化而被SEC起訴誤導投資者(Misleading Investors),進而和解並賠償2000萬美元以及卸任公司的董事長一職。

由此看來,目前幣圈項目的整體水平,99%的企業還達不到美國STO的要求以享受變革帶來的紅利。真正適合STO的企業類型應該是有一定業務基礎和規模,有清晰的商業模式,正規劃全球化發展尤其是尋求北美地區影響力這樣比較優質的企業。STO為他們提供了一條更清晰的道路,在高要求的IPO和股權融資之外,能夠尋求到新的融資和發展方向。

交易為王,市場急需優秀的數字資產基金平台

當然,對於普通投資人來說,交易獲利其實才是我們普遍最關心的。通證經濟的發展新趨勢中,除了幣幣交易所,新型的證券類通證交易所,數字資產基金撮合平台也是不可或缺的環節。 

“在傳統金融領域,美國的STASH等應用已經開展了撮合平台法幣持有和法幣基金的工作,目的就是為了讓普通投資者找到合適的基金門類,”柏曉俊指出,“今天我們擁有的有數字資產,未來也需要這樣一個平台,找到撮合數字基金的平台”。而柏曉俊觀察,美國市場上鮮有此類佈局的項目,其中Fundtopia(方小得)是其中一個較為突出的項目。他判斷,“在美國等海外市場,發展數字貨幣基金及撮合平台,有非常大的現實性和必要性。因為海外的民眾更多地將數字資產歸為一類資產配置的屬性而不是一夜暴富的工具。正如Morgan Stanley近期將比特幣列為機構投資者配置的資產一樣,此後數字資產的基金也會更多成為機構投資人配置的基礎類資產。 ”

而目前阻礙行業發展的,除了合規性待解,還有比如市場數字資產管理有賴於線下中心化的信任、線上與線下的數據沒有得到合理的應用等問題。“目前數字資產基金沒有法律有效的約束,非常依賴人與人之間信任,爭議解決渠道不透明,沒有行業的標準管理,不利於行業的發展。”柏曉俊說。他同時提出,我們完全可以以區塊鏈技術,智能合約重塑整個行業,取代中心化的託管方式,實現“去信任化”。 

著眼於未來,現在是優質企業最好的佈局時機

曾任職於美國頂尖律師事務所的、中國、美國紐約州律師柏曉俊6年來一直保持著與紐約傳統金融機構、數字貨幣基金經理團隊的緊密合作,並對中美的證券法、公司法有著深入研究。

“ 包括證券型通證在內的數字資產將促進新規則的產生,在合法合規的情況下,將有更多高成長性的優質企業上市,新的規則也將在全球範圍內促進全球資本流動的扁平化。”柏曉俊表示。他認為,雖然現在處於普遍認為的“熊市”,但“牛熊”僅僅是周期性震盪,穿越牛熊,我們應該對長期發展充滿信心。現在是優質企業最好的佈局時機,特別是要定位比如STO這樣法律監管的合規市場,加強規劃做好“轉型”,真正著眼未來。而只有合規市場,華爾街金融大鱷的強勢資本和家族基金等Old Money才能真正大規模進入。幣圈對於現在的成熟金融市場只是冰山一角,也許現在佈局,恰是最好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