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加密貨幣的再次繁榮需要什麼?

瀏覽數

4

我們不得不面對一個現實:絕大多數字貨幣已涼涼,甚至還能更涼。去年現在這個時候,我們正目睹市場一路飆升到讓人瞠目結舌的高度。去年隨便一個項目都能輕鬆融1個億,但如今想籌到500萬比登天還難,項目接二連三地停止更新,只留下一座座空中樓閣。

世界各地的監管機構認為數字貨幣市場的風險過大,所以不斷打擊、阻撓投資人,做KYC、警示、封號、禁止關聯方提供服務已是常態。這個市場賺錢的是那批先進場且完美規避熊市的人,除非你是職業的交易員,被割了一刀又一刀是大多數人的現狀。

0RpArtFqlge

去年是投資者的天堂,閉著眼睛買都能賺。經歷接近十個月的下滑,很多幣種的市值蒸發了80%以上,投資者的銀行賬戶像經歷了一場大火,有的人陷入自我懷疑。但最糟糕的是,加密貨幣依然沒有達到預期效果。

Facebook和谷歌仍然是大型壟斷企業,它們在短時間內不存在去中心化的危險。現在看來,加密貨幣仍然停留在寫代碼或讓用戶簡單註冊的階段,投機成分依舊很大。

事實上,我們不會用繁瑣的數字貨幣來買咖啡或者其他購物,沒有銀行賬戶的人依舊沒有銀行賬戶,人們收入還是來自直接存款而不是智能合約。

也許你堅定地認為加密貨幣將帶來全新的世界,它並不是泡沫,這次會有所不同,我們能靠著它將一切去中心化,我們將擺脫金融的奴役,進入一個充滿曙光、機遇、大膽的新世界。

但你錯了。泡沫就是泡沫,沒有什麼能改變這個基本的物理規則。有漲必有跌。但你也是對的,加密貨幣確實將改變世界,只是,到來的時間比你預期的要晚得多得多。沒有什麼是完美的,即便是想要創造一個公平、客觀系統的智能合約,它的締造者是人,而人類總是有這樣或那樣的缺點。

生活中你不可避免三件事兒:死亡,稅收,以正義之名做著最愚蠢和糟糕的事情。無論你如何努力,都無法糾正人為因素。

但這是否意味著我們應該停止嘗試?這是否意味著那些區塊鏈反對者都說對了——區塊鏈只不過是被誇大了的、美化了的數據庫,只是毒販和騙子的工具?

答案是否定的。我們的生活是二元性的——任何一件事物都是單純的,只是加入了人的思維和判斷,才有了高矮美醜。有些事情即便被過度炒作,但也擋不住能改變世界的屬性。

0RpArrykVqy

過去50年裡,人工智能沒有實現任何一個目標。但是突然之間,它開始驅動一切東西,從無人駕駛,到搜索引擎,以及聽懂你的想法。像人工智能一樣,加密貨幣也會有這樣一個轉折點,當炒作褪去,它就會真正往落地上發展。

說了這麼多,怎麼讓這項技術發揮實力、打那些反對者的臉,它將如何走入我們的生活,讓我們沒了它不行?換句話說,加密貨幣需要什麼才能再次繁榮起來?下面就讓我們一探究竟吧。

過去和未來

批判性思維是個好東西,這次讓我們認真而嚴謹地審視加密貨幣,看看什麼是沒用的,想想我們怎麼解決它。

目前區塊鏈無法達到日常支付的高度,也沒有出現其他能比擬中心化世界的殺手級應用。儘管閃電網絡和其他一些的項目,在可擴展方面取得了一點進步,但這種程度還遠遠不夠。為了讓這項新技術有機會改變世界,我們必須找到一個更好的方式來解決技術問題。

0RpArs3iYF6

想像一下,你幫你的母親註冊了一個交易所賬戶,接受KYC認證,再設置雙重認證,然後從她的銀行賬戶給交易所轉賬(還不一定能轉),購買數字貨幣,並將其他們轉移到錢包中。這一切只是為了在手機上能用上這個錢包軟件,你不覺得麻煩嗎?

回到現實,如果你想用微博,你可以去應用商店,點擊安裝,一分鐘後你就會看到別人的生活。微博根本就不需要加密貨幣,它的收入來源於你口袋裡的智能手機。

智能手機比過去的任何廣告系統都做得好。它能記下你每個瀏覽記錄、每個輸入的詞語,然後用人工智能來給你展示的匹配的廣告,比如說你剛剛瀏覽了背包或夾克,就能在各種應用中看到相關推廣。這種智能廣告系統打敗了路邊的廣告牌或報紙上的平面廣告。過去的廣告商從不清楚在經過哪個廣告牌後有多少人買了可樂,但現在他們知道你在Facebook上點擊過多少次廣告。

除非我們要做的加密貨幣應用,它不僅能做到微博能做的事情,還能比它做得更好,同時創造出一種經濟模型來取代或擴大廣告巨頭的影響力,更不用說提供大家無法離開的全新功能。如果做不到這些,加密世界的發展不會很快。

這是一個艱鉅的任務,也是我們正面臨的挑戰。我們必須著眼於過去和當下,而不是未來。

嬰兒和洗澡水

0RpArs0pQQa

俗話說,不能在倒洗澡水的同時也把嬰兒一起倒掉。我們回頭來看看IC0。

IC0是一種創新,可以迅速籌集資金。他們跨越法律管轄區,不需要銀行賬戶或大量瘋狂的文書工作就能讓普通投資者把錢投進去。這些都是真正的創新,儘管存在各種騙局和垃圾項目。

每當你面對當前的技術,分清什麼是有效的,什麼是無效的,這很重要。當然,世界各地的監管機構並不用長期追踪就可以一棒子打死這些創新,項目方陷入恐慌中,他們竭盡全力地出逃、規避法律,更有甚者,表面上宣告項目破產,實則帶著錢逍遙法外,許多投資者都因此傾家蕩產。

IC0有很多問題。大多數功能型代幣沒有良好的升值系統,它們只是從這個機器轉到另外一個機器,設計的目的就是為了能透明地買賣商品,而不需要任何人際互動。它們並不像比特幣那樣具有通縮性,不能因稀缺而獲得更高價值。

穩定幣也是如此。穩定幣就是通過把它的價值和一籃子外部資產捆綁在一起,以達到保值的效果,但它們對投資者來說沒有多大價值,誰會把他們辛苦賺來的比特幣和以太坊花在一種專門設計成不升值的資產上呢?

除了功能型代幣,我們再看看證券型代幣。你創建一家公司,並遵循實際有效的規則,給予人們他們所渴望的投資者保護、投票權和利潤分成,利用該公司發行一種真正被需要的代幣來為應用程序提供動力。然後公司通過各種方式賺錢,從獲得報酬到提供流動資金,或者與交易所分享交易費,或者創造一個像亞馬遜一樣擁有強大的買賣家的經濟生態系統等等,這條路或許行得通。

有時要做一個加密貨幣社區,傳統金融系統裡的東西並不是都不可取。要獨立於一切完全重新發明一個技術很難,那麼我們為什麼要嘗試?因為只有迭代,才有可能帶來創新。

公司與DAO(分佈式自治組織)

實際上,有很多事情都是在迭代過去,而不是完全與過去存在的東西無關。讓我們來仔細看看DAO(分佈式自治組織)。

DAO重塑我們做生意的方式,教我們如何組織和激勵勞動力,如何製造和分配商品,但還沒有一個非常好的成功案例。現在來看,還是“公司”這個體係比較好用。

在人類歷史上,沒有任何組織比公司更能改變現實的本質。如果你想設計一個DAO,那就回看類似的已經有成效的公司,在它的基礎上做出改善。

在股份制公司、股票市場、有限責任以及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所有現代商業特徵出現之前,我們都認為沒可能改變這個世界。正如尤瓦爾·哈拉里《智人》一書中指出的那樣,人們相信的是過去而不是未來。人們的生活幾乎保持不變,年復一年,十年、一個世紀都是如此。

過去,國王和王后擁有權力和金錢,他們把權力和金錢傳給了他們的孩子。如果你是農民,你就是農民,你的孩子就是窮人,他們的孩子就是窮人。

想像一下,你是一個年輕的、有事業心的農民,夢想著開一家包子店,通過自己的努力躋身中產階級。你成功的機會幾乎為零,你從哪兒弄錢?誰會藉給你?

當時幾乎沒有銀行,當然也沒有投資公司,也沒有辦法以合理的利率獲得貸款。如果你足夠幸運,也許你的親戚認識某個人,你可以去他那裡獲得一筆貸款。

但幾乎​​沒有人願意為未來冒險。它不像今天,每十年生活就發生天翻地覆。一百年前,人們和馬一起上戰場。在那之前的一百年,人們也是和馬一起上戰場。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我們有了坦克的原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我們有了坦克和飛機,這兩種武器完全摧毀了以前的戰略方針。

20年前,很少有人使用電腦或互聯網。到了今天,你能沒有它嗎?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明天會和今天不一樣。但在過去,沒有人去相信這些,因為生活一直以來都是保持不變。你父親是個農民,他的父親也是農民,再往前很可能也是如此。

所以為什麼當時的有錢人們不願意借錢給當地的農民去開麵包店呢?他們沒有想像過那個麵包店生意興隆,顧客眾多,因為他們一輩子都沒見過這樣的例子。沒有見過黑天鵝的很難相信世界上還有黑色天鵝。

但公司改變了這一切。它第一次允許我們分擔風險,投資者可以投資,如果出現問題,他們就會承擔有限責任。你的風險就是你的資本,而共擔風險造就了現代世界。

0RpArtGt3hY

在《公司:一個革命性思想的簡史》這本書中提到,1892年,西爾斯以銷售手錶起家。幾十年後,他們的產品目錄有500多頁,出售任何你能想到的東西。他們的貨物沿著鐵路流向美國各地的小城鎮和村莊。在那之前,人們只能局限於當地工匠製作的東西,但現在他們可以打開西爾斯的產品目錄,從千里之外的一位大師手中訂購一塊做工精細的手錶。

西爾斯開創了物流和供應變革管理以及管理人員和員工大軍的先河。西爾斯讓公司的每一部分都成了一個網絡。它僱傭了數千人來管理運輸、退貨、支持、經紀人、經銷商、人員、供應商和工廠。

簡而言之,他開創了自動化。從你坐著的椅子,到我正在打字的電腦,甚至是咖啡館裡的咖啡,所有的所有都有公司負責,我們習慣了把這一切看作理所當然。

但在加密貨幣世界中,我們已經完全放棄了過去有用的東西。把去中心化當做有力的武器!用DAO取代公司!擺脫等級、經理、後勤和老闆!目前,僅僅依靠一個簡單的智能合約,還無法改變產品線、營銷和方向,無法激勵人們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

DAO最終想實現這些目標可能要十年或者幾十年的時間。他們還要和今天的巨頭們競爭,比如蘋果、亞馬遜,僅僅是智能合約還遠遠不夠。DAO的目的是徹底改造人們的激勵和懲罰方式,去引導人們的注意力並激發他們的積極性。不僅如此,DAO需要改變一切,從如何訂購鉛筆和回形針,到我們如何處理法規和文書工作。

簡而言之,他們需要完成當下公司已經完成的所有任務,如果有機會競爭,他們還需要能做一些更好的事情。

然而,目前的DAO項目中沒有一個能夠做到。或許它還需要一些未來的尚未發明的技術。如果你回顧公司的歷史,你就會意識到加密貨幣還要走多遠,也許這條路注定很長。正如《肖申克的救贖》中講的:當你想要改變某件事時,“所需要的只是壓力和時間”。

結語

面對現實吧,幾乎沒有加密貨幣已經準備好迎接黃金時間。

從糟糕的錢包界面,到非常複雜交易過程,到幾乎沒啥用的DAPP,再到除了發送和接收資金之外什麼也做不了的DAO等等,還有很多很多地方等著我們去做。

這和無腦黑加密貨幣的人不一樣,比如說末日博士這類人,他們的觀點黑白分明,認為加密貨幣要么毫無價值,要么能解決人類所有問題,沒有中間立場。這種其實說法很愚蠢。

生活是分階段進行的,就像你的DNA整合了你之前所有迭代的歷史,同時嘗試新的東西。

加密貨幣問題的答案就在於同樣的迭代過程。我們要思考如何進化,而不是想著革命。革命不只是一場大爆炸,它們在一段很長的時間裡一點一點地發育著,是迭代才讓我們走向了革命。每場革命都有自己的時間進度,沒有人可以輕而易舉地推動。一邊回顧過去,一邊一點一點地改變,直到加密貨幣開始發揮它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