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高曉松談區塊鏈:人類最開始貨幣就是虛擬的

瀏覽數

7

可能看《曉說》的觀眾對高曉鬆的認知還停留在見多識廣的文化人、知識分子層面上,人們佩服他的才華。但實際上,無論是文化界,還是知識分子圈層,高曉鬆對前沿技術的觀察和思考,早就走到了大多數人的前面。

最早從2017 年,高曉鬆開始頻繁提到虛擬貨幣和區塊鏈技術。

在這位才華橫溢、自由奔放的文藝工作者的思想體系裡,區塊鍊是一個有用的技術,認為“人類從頭那貨幣就是虛擬的”。

10 月中旬,在清華大學一間普通的教室裡,高曉松站在自己的學弟學妹們面前,搖著一把從不離手的扇子,再次提及區塊鏈技術。

這一次,他講到的是如何用區塊鏈技術幫助文創領域創作者確權。這不是一個新鮮的話題,去年就有幾個區塊鏈創業項目試圖落地幫助創作者確權的區塊鏈應用。

但當高曉松提出這個設想,也許與其他不同。2015 年7 月起,高曉鬆就出任阿里巴巴旗下阿里音樂董事長,去年又被聘為阿里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負責阿里大文娛的國際戰略。3 年多時間裡,阿里音樂在版權方面多有突破。而阿里係從馬雲到集團旗下的多個產業,都曾明確態度擁抱區塊鏈。

所以業內人士認為,高曉鬆多次在外暢談區塊鍊和虛擬貨幣,也許是阿里真的在此有所行動。而若真的有所行動,又必將對這個產業產生影響。

對於外界的猜測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們可以通過高曉松此次清華演講,窺探表面總隨性瀟灑的高曉松,實則對區塊鏈的理解到了什麼地步。

“今天不講文藝”

作為曾經在清華讀書的學長,高曉松每次回校園都備受關注。秋季陽光正好,10 月中旬的清華園格外明媚,大教室被提前趕到的同學坐的滿滿噹噹。高曉鬆一身休閒裝扮,拿著他那把題字為“曉書館”的扇子走進教室。

“我就站著講吧,不然就更像'矮大緊'了。”一陣哄笑。

“今天不講文藝創作,我是專講數據的。”他說。

1990 年就創作了《同桌的你》、《白衣飄飄的年代》、《青春無悔》的高曉松,給外界尤其是文藝青年的印像是文化人、知識分子。然而,1988 年進入清華大學讀書時,高曉松選的專業是電子工程係無線電專業。

這也是為什麼近幾年在高曉鬆的節目《曉說》裡,他可以輕鬆提及大數據、虛擬貨幣和區塊鏈技術。

一位自稱高曉松粉絲的區塊鏈從業者告訴Odaily星球日報,也許無線電專業基礎和廣博的思維方式,讓高曉鬆比其他文藝界人士更容易接受區塊鏈技術。

因此在清華的那場演講裡,儘管下面坐的是來自各個專業的同學,而且大多數沒有接觸過區塊鏈,高曉松還是告訴大家,他希望能夠運用智能合約,明確內容產品的價值,讓生產者獲得多少收益都可以用節點來分散確權。

也許有學生聽不懂這些區塊鏈專業名詞,高曉松鋪墊了他所表達的這個觀點的背景,即目前文創產業存在很多侵權、收益不均等痛點。

“價值Token 化讓創作者直接收益”

在目前的文創產業裡,收益方式主要是廣告和創作者的授權,其中有很多不透明、侵權的行為。

高曉松告訴講台下的同學,區塊鏈技術有不可篡改的特點,創作者將自己的作品上傳到區塊鏈平台上,平台將會為作品生成一個不可改變的、準確的原創證明,證明其歸屬和完整性,並同時記錄到鏈上,出現盜用的情況也可以查出,從而有效保護版權。

同時,高曉松還提及,由於中心化程度較高,創作者和用戶之間的有效聯繫更弱,往往還需要經過許多環節,中間環節的分成使創作者得到的收益較少。

“去中心化將價值Token 化,以類似積分的方式交易、流通,用戶進行購買,形成社群經濟體系,創作者可以直接得到收益。”高曉松說。

他舉了音樂方面的例子,影視產業成本對於影片質量和受眾的影響較大,而音樂更多是粉絲驅動的平台。20% 的粉絲能夠為內容買單,但其中1% 的粉絲花費了總金額的80-90%,但這依然是“弱價值”。

如果運用區塊鏈技術,將可以有效轉化為強價值。具體的操作方式是採用Token 積分的方式,來進行平台的購票。這種去中心化的積分,通過“點對點”的交易,個人之間實現積分的交換,可以通過這一方式進行票補。

另一種轉換為強價值的方式是粉絲對IP 的積分“投資”來分享收益。例如,用戶看好某位作者的作品,可以用積分進行投票,當這一作品獲得關注而升值,積分的作用就類似於股票的方式來投資。通過粉絲收益的方式減短了產業鏈,驅動行業發展。和傳統的通過唱片公司等進行投資,由少數人決定市場不同。

“多次公開談及區塊鏈技術”

可能看《曉說》的觀眾對高曉鬆的認知還停留在見多識廣的文化人、知識分子層面上,人們佩服他的才華。但實際上,無論是文化界,還是知識分子圈層,高曉松早就走到了大多數人的前面。

去年5 月,在一期名為《未來世界》的節目裡,高曉鬆就暢想了區塊鏈能幫助人類實現的去中心化辦公的場景,天馬行空的想像中,試圖解決大公司辦公效率低的問題。

今年3 月的一次採訪中,高曉松大談區塊鏈技術將為音樂帶來革命性的影響。他表示音樂版權分發可能進入到區塊鏈階段,去掉中間環節,讓音樂人更直接的獲得收益。高曉松判斷,在區塊鏈技術的基礎上,音樂的應用會爆炸式的成長。這可能是繼互聯網音樂後又一次重大的革命。

2015 年7 月15 日高曉松加盟阿里音樂,出任阿里音樂董事長。2016 年9 月出任阿里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在文創領域的多年經歷和現有職權都促使他去深刻理解版權、合理的利益分配對於創作者的重要性。

所以,高曉松才會多次公開暢談如何運用區塊鏈技術解決上述問題。

今年4 月,在其《曉說:貨幣戰爭》節目中,他暢談貨幣的本質,“貨幣本質其實不在於它到底是金子還是銀子,最重要的是全體人們都共同認定這個東西,有交換價值,它就是貨幣。所以我這個很不明白的一件事,就是今天好多人在批判虛擬貨幣,人類從頭那貨幣就是虛擬的。”

業內人士分析,高曉松為什麼對區塊鍊等技術如此關注,一方面是其曾經是清華電子系的學生,加上他本來就天馬行空的思維方式和廣博的知識體系,致使其對前沿技術本身擁有異於常規文藝界、知識分子的敏感性。

曾“湊熱鬧”加入“3點鐘無眠區塊鏈群”

在今年春節期間,高曉松還曾加入了彼時中國區塊鏈圈子最火的“3點鐘無眠區塊鏈群”。

“偷偷來學幾句江湖切口,以免跟不上時代。”高曉鬆在群裡說,並且@李笑來。群內人士一片歡騰,有人回复,“內容產業需要區塊鏈來顛覆。”

群內大多數區塊鏈創業者,高曉松也曾談到關於創業的話題。他認為最好的創業機會是上下游都打散,而區塊鏈技術搭建了大量的“碎片化”的創業機會,是顛覆性的未來產業的影響。

其實在文創領域運用區塊鏈技術,近兩年已有不少項目在進行嘗試。例如「顏場FAC」、ENT娛樂鍊等投創類項目,就是通過區塊鏈技術重塑文創娛樂產業。

在娛樂產業中,傳統渠道話語權較大、中間人過多、IP內容侵權等問題一直得不到有效解決。通過區塊鏈實現去中心化的內容傳播、降低明星和粉絲之間的交易成本、對內容進行確權和傳播、通過Token化的經濟體系把行業串聯起來。

也因此,吸引了不少文娛產業有影響力的人士和企業都來關注區塊鏈技術。

在這場清華大學演講中,同學們聽完高曉松講區塊鏈,有些被他深深吸引,也有同學表示還應該對區塊鍊和文創產業的結合與發展,抱有更加審慎的態度。

畢竟在公鏈技術尚未成熟的情況下,無法承載擁有較大用戶量應用的使用,這就使得較大平台使用區塊鏈技術保護版權存在技術壁壘。而在弱價值轉換為強價值的過程中,怎樣保證大公司購買用戶積分,引導投資意向而產生再次的“中心化”行為,都是需要在技術運用中需要解決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