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騰訊區塊鏈技術負責人:未來的公鏈不太可能是一條,各種擴容方案可能是混合的

瀏覽數

4

Odaily星球日報研究院曾在《一張圖看懂國內互聯網巨頭的區塊鏈布局》中梳理過BAT等大公司在區塊鏈領域的占位。相比 “手握創新技術、尋找落地場景”的創業團隊,巨頭們已坐擁多元化業務和大體量用戶,背靠資金、人才、技術、經驗等資源,對政策敏感,更重品牌和存續;大多擁抱“無幣區塊鏈”,更無意借區塊鏈技術之名快速融資;又往往在“傳統”領域中發現痛點,再借新技術去解決。
大公司的視野和行動,無疑對動態中的區塊鏈創業者們有不小的參考價值。近日,Odaily星球日報采訪到騰訊區塊鏈技術總經理李茂材,他暢談了對區塊鏈技術與行業趨勢的預判。2004年,李茂材加入騰訊,先後參與負責財付通、微信支付、QQ錢包、春節紅包等項目的研發,目前帶領團隊投入在區塊鏈等金融科技的基礎建設中。Odaily星球日報現將李茂材的經驗與觀點“單抽”出來,編輯整理如下:

很難預測殺手級應用和爆發場景 但大公司做to B會更有優勢

進入騰訊後,我主要在做基礎支付平台,經歷了從PC端到移動端的跨越。2015年,騰訊成立了區塊鏈研發團隊,開始儲備技術;2017年,騰訊發布區塊鏈解決方案白皮書,算是正式發聲;到了今年,技術更加完善,場景也有更多落地。去年,想招區塊鏈技術人才很難,所以,我們的核心人員是從之前支付團隊轉來的。所幸,技術有相通的地方,成員對區塊鏈的理解上升很快。
騰訊區塊鏈BaaS開放平台現已對外開放,目前主要聚焦在區塊鏈電子發票、供應鏈金融等重點場景。個人認為,區塊鏈更適合“需要透明化”的場景,比如電子處方的權責確認,遊戲規則和操作痕跡上鏈防止遊戲中的暗箱操作等。不過,只有少數的理性玩家追求遊戲設定更透明公平,吸引大部分玩家的還是“喜歡”,所以,遊戲運營者偶爾也會制造些不平衡,讓遊戲更好玩。遊戲這一場景相對封閉和虛擬,可以嘗試在設計規則等方面結合區塊鏈,同時不像金融那麽嚴肅,所以可以小幅叠代探索。騰訊的區塊鏈遊戲“一起來捉妖”也還在測試中。
和創業公司不同的是,騰訊已經有場景積累和IT儲備,所以對區塊鏈的定位是“技術的創新突破”。小公司雖然有很強的創新動力,但走to B路線需要一定的資源門檻。To C相對容易發展用戶,但難點在於C端並不了解技術。當然,在外面還有很多有想法的團隊,騰訊會和他們case by case地合作。

技術發展進入瓶頸期 解決實際問題才會迎來“高光時刻”
我之前接觸了不少小團隊,宣稱“搞定了世界級難題”,白皮書也跨學科結合了很多前沿技術,但區塊鏈從理論到工程突破還面臨諸多挑戰。比如區塊鏈的模型和算法還不完善。騰訊在這一年中優化了共識算法,嘗試做切片和並行,到今年在信通院4個節點的測試環境下,單鏈TPS超過50000。再比如,產業還缺乏標準。我們更希望大家集合智慧,不要浪費資源地造出很多套系統。從另一個角度,“將區塊鏈卡在瓶頸”的不只是技術。技術只是顯像,一串數字不足以治理社會,還要融合商業,解決實際問題,才會迎來“高光時刻”。
區塊鏈的商用和用戶的需求之間仍隔著一道門檻。舉個例子,微信支付密碼和錢包私鑰的記憶難度顯然不同。因為數字錢包最早並不是面向普通用戶設計的,只有少數懂密碼學的“圈裏人”能理解非對稱加密背後的安全性。能推行給更多普通人的產品,需要降低使用門檻,平衡安全和體驗。要認識到區塊鏈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以溯源為例,疫苗的流轉、電子處方的追責、高客單價的奢侈品防偽,比豬肉更有溯源意義和可操作性;上鏈前等很多環節無法被記錄;技術依然無法預防道德和操作風險。
區塊鏈最早被應用於金融領域。但現在很多從業者都想著發幣賺快錢。與金融科技相關的事,不要求快,但要求穩。我們看到,國家層面在是否推出數字貨幣上是十分慎重的,要綜合考慮匿名性、安全性等很多方面。區塊鏈的多副本等特性會帶來高成本,這對中小企業壓力較大。有些系統已經很高效了,不用強行結合區塊鏈。
去中心化只是增加信用、保證安全的手段,並不是目的。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沒有一定的優劣,怎麽合適怎麽來。何況,目前區塊鏈世界的資產還是集中在少數人手中,並不“眾生平等”。再比如,去中心化的版權系統搭了很多,依然需要中心化機構版權局來背書。

從業者呈“梭形”結構 應該關註長期利益
區塊鏈從業者中,有很少數人懷著技術抱負,想改變世界,很理想主義;大部分人卻看到了商機,利用區塊鏈收割利益;還有一小波人看好技術前途,也看到了與現有商業的結合點,希望成就百年基業。“走正道”的人會更有機會。

我看到有些白皮書很花心思,呈現了代碼的推演和完善的模型,項目不匆忙發幣,而是看好區塊鏈技術的長期價值。我們也看到,國內企業將區塊鏈與自身的電商、內容等做結合。大家也都在起步階段,還遠沒到百花齊放的時候。
就像雲計算存在多年,仍在慢慢與各行業嫁接,也沒聽說雲計算的出現是“現象級的”。包括騰訊最初做微信和紅包的時候,並沒想到會是給數十億人用的。這裏有偶然性和文化屬性。
區塊鏈也應該一點點演化、發酵、滲透行業、發揮威力。最終會成為基礎設施還是業務場景都很難預測,需要行業共同探索。大家不要高估了短期效應,覺得下一年就“顛覆了”。商業公司和研究機構都在探索怎麽“走到遠方”。
我認為,和互聯網有局域網和廣域網一樣,未來的公鏈不太可能是單一一條,就把所有社會形態和商業需求都裝進去,而是要開放,與其他的網絡互通,調配不同的資源。通用平台只能解決一些共性問題,特定的場景需要行業公鏈在“不可能三角”中作取舍。
未來的各種擴容方案可能是混合的,不是所有節點都會參與記賬,投票也可以分輪次,共識機制可能要分層級和分賬本。
此外,區塊鏈也許會與AI等其他技術結合。比如,騰訊區塊鏈BaaS開放平台就是在與雲結合。重要的是,解決場景中的實際問題,再一點點打磨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