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比特幣十周年 | 細數比特幣的十大對手

瀏覽數

4

中國有句俗話叫做“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許許多多盛極一時的巨頭都應驗了這句話。但在加密貨幣世界裏,開山鼻祖“比特幣”卻在誕生的十年,不僅頭頂創世之勳,而且直至今天依然穩居加密世界王座。比特幣十周年 | 細數比特幣的十大對手當然,在過去的十年裏比特幣也有眾多強大的對手,甚至一度讓比特幣陷入生死邊緣。在十周年之際,小編也來盤點十年來比特幣的十大對手:

1、萊特幣
比特幣之後,市場上應聲出現了眾多與之競爭的加密貨幣,因為其中不乏抄襲、模仿比特幣的存在,因此它們常被稱之為“山寨幣”。現實中山寨逆襲的案例總是有的,眾多山寨幣中也有一些“成功者”,其中比較知名的一個是萊特幣。
萊特幣誕生於2011年,由李啟威提出與開發。萊特幣從理念到諸多代碼,都與比特幣十分相近,同樣采用PoW共識,同樣需要挖礦產生,同樣瞄準支付應用。2013年,萊特幣一度成為僅次於比特幣的第二大加密貨幣,但其總市值在巔峰時期,也只有比特幣的6.8%,超越者未滿。於是後來萊特幣也改變了方向,有了“比特金萊特銀”的口號,作為一種主流加密貨幣活躍至今。
2、門羅幣(Monero)
最初,比特幣擁有不錯的匿名特性,不容易被追蹤。但這也容易讓比特幣成為恐怖組織融資、非法洗錢的工具。因此該特性開始被限制,比特幣的錢包地址與轉賬信息是公開的,可以讓一些非法應用有跡可循。
但匿名有它固有的市場需求,在比特幣的競爭者中,出現了主打匿名性的門羅幣,它采用Ring Signature加密技術,地址、交易金額、交易時間、發送方和接收方等信息完全隱匿,無法查詢與追蹤。因此備受黑客與一些不法分子的歡迎。而在日本等加密貨幣法律健全的國家,不被監管的門羅幣開始被交易所封殺。
門羅幣的市值很多時候名列前十,是一種主流加密貨幣,但總市值相比比特幣要低很多,截稿時市值僅為116億,大約是比特幣總市值的1.5%,逐漸失去了往日的輝煌。

3、Ripple瑞波幣
Ripple是一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是一個開源、分布式的支付協議,目前已經與諸多國家銀行、機構開展合作,其技術已有應用模型。從這點看,Ripple是眾多區塊鏈項目中十分成功的一個。
Ripple發行加密貨幣叫做瑞波幣,在幾年間擁有巨大的價值增幅空間,其市值一度超越以太坊,成為僅次於比特幣的第二大加密貨幣,市值最高層達到比特幣總市值的45%。因此作為對手,瑞波幣實力巨大。瑞波幣與Ripple支付應用,相對獨立,彼此並沒有太多的聯系。所以作為幣種缺乏應用場景,瑞波幣稍顯後勁不足。

4、以太坊
截至目前,比特幣最大,也是真正意義上的對手,當屬以太坊忘了。首先從技術角度看,以太坊不僅是比特幣的模仿者,而是超越者。以太坊在比特幣的基礎上加入了智能合約與虛擬機一樣,使區塊鏈不僅停留在炒幣的層面上,而是一套操作系統,開發者可以在以太坊上面構建各種應用,特別是以太坊提供了近乎“一鍵發幣”的工具,開創了幣圈項目融資新途徑一度促成了2017年短暫的牛市。因此,如果說比特幣是區塊鏈1.0應用,那麽以太坊就開創了以太坊2.0 應用的大門。所以但從技術應用上,可以說以太坊已經超越了比特幣。
從市值看,以太坊字2014年誕生以來,市值不斷攀升,在2017年6月甚至達到了比特幣總市值的80%,距離超越比特幣只差一步。但以太坊開創的發幣與融資方式卻不可持續發展,這一問題在2018年開始凸顯,導致以太坊的市值迅速縮水。截至比特幣十周年之際,以太坊的市值已經跌落至比特幣總市值的18.7%。

5、比特幣現金
因為比特幣升級方案始終無法達成共識,2017年8月1日比特幣出現首次分裂,分叉出更大區塊鏈容量、更快交易速度的比特幣現金(BCH)。從此同根而生的比特幣與比特幣現金展開了誰才是正宗的爭奪戰。
從認同度看,比特幣現金雖然總市值一直穩居加密貨幣前五,並得到多為幣圈大佬的力挺。但始終無法與比特幣相提並論,特別是在2018年熊市之際,比特幣現金雖然保住了前五的市值,但價格縮水速度遠明顯高於比特幣,說明比特幣依然是最北信任的加密貨幣。
比特幣現金獲得眾多實力派的力挺,例如全球最大礦機廠商比特大陸。但比特幣現金未來是否還有機會超越比特幣?機會不大,主要還是正宗之爭,像比特幣這樣的“空氣幣”一個就夠,比特幣的認可度明顯更高。

6、喊打喊殺的“分叉幣”兄弟
在比特幣現金硬分叉之後,不安分的幣圈投資者看到了新的商機,通過對比特幣進行硬分叉發幣,不僅大大降低了發行難度,而且打上“比特幣同宗兄弟”之名,通過分叉糖果的方式可直接獲取與比特幣相同數量的用戶,自帶流量。一時間比特幣分叉比開始泛濫。
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期間,通過硬分叉誕生出的比特幣分叉比數量不下50種,其中比較知名的有BTG、SBTC、BCD等等,它們都對原有的比特幣區塊鏈進行擴容,加入Segwit閃電網絡、零知識證明等技術,甚至有些分叉幣稱要加入智能合約功能。但從技術特性上看分叉比普遍好於比特幣。
總之,這些分叉比大都打著解決“比特幣”痛點,自己才是比特幣未來的宣傳口號。至於結果,從去年年末熊市的2個月裏的確風光過,但熊市一來最先失去信任的也是這些沒有應用支撐的分叉幣。

7、EOS
EOS柚子,被稱為區塊鏈3.0的典型代表。但從技術與應用上看,它相對於以太坊更多的是性能的提升,相對於從比特幣到以太坊的革新性要小的多。但即便如此,EOS相對於比特幣而言,技術與特性優勢還是比較明顯的。
作為對手,EOS柚子目前為止尚不能勝過以太坊,所以顯然也遠無法動搖比特幣的地位。差距有多少?從市值看,目前EOS僅為比特幣總市值的4.4%。但區塊鏈應用落地角度看,EOS柚子依然是目前認同度最高的公鏈之一,EOS後來居上的機會也還是有的。

8、央行數字貨幣(CBDC)
據新聞報道,包括中國在內的多個國家、地區央行正在研究發行數字貨幣的可行性。有聲音認為,一旦央行發行國家層面的數字貨幣,其公信力與大眾接受度與比特幣這種僅依靠技術手段保證的加密貨幣不可同日而語,比特幣將受到極大的挑戰。
小編對以上觀點不置可否,因為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個主流國家央行發行過數字貨幣。但就當前掌握的信息看,央行數字貨幣與比特幣將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存在。央行數字貨幣是法幣的數字形式,發揮著法幣的作用,並且技術上很可能與區塊鏈完全無關。而比特幣是一種無國界、無中心的虛擬“貨幣”,幾乎不可能被主流國家政府認定為貨幣。基於此,比特幣與央行數字火幣很可能就不存在競爭關系。

9、手握生殺大權的監管政策
雖然不能稱之為對手,但從比特幣誕生至今,幾次重大監管政策的出台,都讓比特幣面臨生死考驗。這也體現在比特幣的價格上,距離現在最近的一次是2017年9月4日我國出台ICO與加密貨幣交易禁令,比特幣價格應聲下跌,一度讓很多投資者擔憂比特幣可能就此終結。
不過從現在的全球形式看,美國、日本等經濟發達國家已經在法律上承認比特幣,並將其納入合法監管。因此未來全球範圍內比特幣政策雖然會收緊,但目的是合理規範,而不是絞殺比特幣。

10、永恒的對手—技術
比特幣源於極客世界,它是通過技術手段創造的一種無國界、無中介、自由可信的虛擬貨幣,踐行了“代碼即法律”的理念。比特幣網絡采用了簡單而有效的PoW(工作量證明)共識機制,用算力保證了網絡的透明與公正,最大程度的減少人為的幹預。但既然比特幣的信任源於技術與算力的保障,那麽要打敗比特幣最直接的途徑,就是通過技術活算力去攻破。
首先,比特幣是程序代碼,而一段程序代碼幾乎不可能做到毫無破綻。在比特幣誕生的十年間雖然總體相安無事,但多次被發現過漏洞,比如2010年的一個溢出漏洞,可導致920億個比特幣誒偽造(比特幣總數才2100萬個),一旦爆發將讓比特幣徹底喪失信任。類似的漏洞還很多,但所幸的是都得到了及時修覆,並未造成太大的影響。但誰又能保證下一次漏洞不會被不法者最先發現並加以利用?
其次,比特幣融合了密碼學、網絡等技術,采用了獨特的加密技術保證上鏈交易數據的安全。但如果計算機性能足夠強大,那麽短時間內就有可能攻破比特幣的加密算法,使其失去意義。雖然目前計算機的性能還遠遠做不到,但量子計算機一旦出現,比特幣網絡或將不堪一擊。當然,我們也可以樂觀的認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到那時比特幣的算法也會隨之進化。
最後是51%算力攻擊問題。我們知道如果掌握了比特幣網絡51%以上的算力,那麽就等於擁有了比特幣的記賬權限,比特幣將被大算力擁有者壟斷控制,去中心化也將成為無稽之談。

總而言之,比特幣源於技術極客,也最有可能毀於技術,是比特幣永遠的對手。

來源:金色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