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EOS:論擼Dapp代幣的正確姿勢

瀏覽數

7

九月份中旬至今,如果不算上十天前USDT「崩盤」導致的一波比特幣的短期上漲,比特幣已經橫盤一個多月了,長期的橫盤帶來的是市場人氣的消減。排除個別山寨幣的異常波動,目前市場上還在蠢蠢欲動的僅有EOS鏈上的各類Dapp,日活正在創造一個又一個新高。

Dapp項目的運轉往往少不了各類價值流通物token,項目方費盡心思構建各種各樣的經濟模型,一邊即要讓token自由流通在EOS的生態體系中,一邊又試圖將token的價值與某一比例的EOS牢牢綁定。

關於各類Dapp的經濟模型搭建,情報員會在下一次的EOS Dapp經濟模型篇中闡述,今天主要講述擼Dapp代幣的各類姿勢以及代幣溢價分析,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在文章底下留言,我會一一進行回復。

擼Dapp代幣按照擼幣的手段一般可以分為兩種:硬擼和軟擼。

一般,採用手動擼幣的方式換取一定數量代幣的方法,情報員將之歸集為「硬擼」。例如我們常見的「羊毛黨」、「倍投黨」、「做市黨」。

在各類Dapp剛上線的早期,為了在各類Dapp排行榜單上列有一席之地,在用戶數量以及交易數量上需要有個漂亮的數據,多數項目方會通過做一系列的活動吸引用戶「下場子」。

例如,贈送新入場賬戶一定數量的代幣作為獎勵,用戶可以用獎勵的代幣來進行遊戲;例如設置每小時一輪抽獎,這時擁有大量賬戶的「羊毛黨」就可以開工了;還例如設置彩票獎池,吸引用戶購買刮刮樂。

 「倍投黨」是「職業賭客」,他們寄希望於在不虧本的同時,還能一邊免費獲取大量遊戲代幣,一次又一次遊走在危險邊緣。運氣好的「倍投黨」常常獲利頗豐,似乎30%-50%的利潤回報也很常見,但與此同時是更大一部分的「倍投黨」在高回報的路上不小心「 中道崩殂 」。

而「做市黨」就頗具實力了,他們是我們常說的「大戶」、「莊家」,利用手中所擁有的大量籌碼壓單吸籌、洗籌,拉升出貨,再周而復始,從而不斷的集中籌碼,市場話語權越來越大。

由此可見,硬擼顯然是費時費力的,「羊毛黨「要付出時間精力,」倍投黨「要付出風險代價,」做市黨「則要付出資金成本,都不是易事。這時,軟擼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

除了依靠抽獎、贈幣吸引新用戶,項目方也將各類互聯網公司的營銷手段也運用上了。"Affiliate「,俗稱「網賺」就是一種方式。「Affiliate」應用到Dapp上也十分簡單粗暴,各類Dapp的操作方式也很雷同,大致就是給老用戶一個鏈接,鏈接的格式一般是「Dapp網址+ref=老用戶名」。

這樣一來,新用戶若是使用的老用戶的鏈接進行下注等操作,根據網址的尾綴,老用戶就能依此獲得項目方給予一定的利潤分成和代幣獎勵,軟擼派就是利用了這一點掙取利潤。

但顯然,拉下線並不是一件容易事,需要事先有一定的資源輔佐。普通用戶的軟擼手段一般是註冊各類通訊工具的賬號,再加入一堆的幣圈社群狂發廣告。這種方式在早期還有一定的可操作空間,但隨著競爭的加劇和各類社群的嚴格控制,已經漸漸淪為三流手法了。

相比起這類粗糙的推廣手段,錢包以及給各類Dapp排行的段位就顯得自然而高級了。對於錢包和各類Dapp排行榜來說,手裡本來就擁有大量的賬號流量,導流對於他們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情,只要是通過錢包進入的Dapp,那麼通過這一途徑的所有的返佣獎勵就將歸錢包所有,排行榜也是同樣的道理。

軟擼派除了有不可忽視的錢包等常見的工具外,還有「礦機黨」。隨著部分Dapp代幣的一路高升,代幣價格越來越高,也越來越難挖。讓「手動黨」一次又一次的機械下注是痛苦而漫長的,這時「礦機黨」就出現了。

 「礦機黨」是一類嗅覺靈敏的程序員,他們編寫好具備一定策略的腳本後,將策略腳本「免費」提供給廣大用戶使用。這裡的「免費」打上了引號正是因為用戶所使用的腳本中,邀請人已經固定為「礦機黨」的賬號地址。

正所謂「挖礦的不如賣水的」,西部淘金熱成就的不是淘金者,而是買賣牛仔褲和賣水的人,這批」礦機黨「也軟擼了大量的代幣。如果返佣獎勵是相當於下注量的50%的獎勵,那麼相當於使用了「礦機」的用戶損失了三分之一的代幣。

這種情況讓情報員想起來最近比特大陸宣布開放「 Asicboost 」功能,可以讓礦機的算力提升20%,這意味著比特大陸讓礦主們在過去損失了20%的收入,而自己提升了20%的收入。不過好在Dapp的礦機黨們並沒有很大的話語權,在用戶的強烈要求下,選擇了將返佣獎勵與用戶五五分,算是平息了一場爭論。

到這裡,我們發現硬擼是痛苦的,效率也低;軟擼又沒有硬件條件。對於普通投資者來說,什麼樣的入場姿勢才是正確的呢?情報員認為主要有兩點:

一是在Dapp的早期儘早參與。與ICO不同,Dapp早期參與基本不需要門檻,這時用少量的EOS換取少量的Dapp代幣,在幫助團隊進行冷啟動的同時又有可能獲得較大的回報。

二是用挖礦成本在市場上掛單。挖礦成本既可以用大數原理計算,即用實際的獎池數量和交易數量計算,也可以根據遊戲規則中所提供的概率計算期望值。

EOS Dapp尚在摸索的早期,發展速度也非常快,可以看到很多在外部既成的模式已經慢慢被搬運進EOS的生態中來。相信,隨著對EOS資源、代碼理解的加深,越來越多不同類型的Dapp已經正在來臨的路上。趁著熊市開發成本低廉的特點,開發者們會緊緊抓住這個機會,在這條尚且寬闊的賽道上飛馳。

文章來源:幣圈邦德(幣圈邦德ID:BitBond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