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政府與央行數字貨幣(下篇)

瀏覽數

2

日本:如果沒有現金,CBDC會發揮作用,但目前需要現金

在日本,比特幣可以用作官方支付手段,而目前卻有兩次公開談到不會開發CBDC。10月20日,日本央行(BoJ)副行​​長雨宮正佳對CBDC的有效性表示懷疑,並表示他的機構不會在近期發行數字貨幣。

更具體地說,雨宮談到了一個理論,認為CBDC可以幫助政府克服利率降至零的“零下限”問題,因為政府會因此失去刺激經濟的工具。根據該理論,CBDC將使中央銀行能夠通過向個人和公司存款收取更多利息來刺激經濟,從而激勵他們花更多的錢。

副行長卻對這一理論提出了質疑,認為只有中央銀行從金融系統中完全消除實物貨幣,對央行發行的貨幣收取利息才會有效。否則,公眾仍將繼續把數字貨幣兌換成現金,以規避利息支付。

雨宮解釋說,在日本,取消法定貨幣“不會是中央銀行的選擇”,因為現金在該國仍然是一種流行的支付方式。

今年4月,日本央行首次公開不考慮發行CBDC的想法,雨宮宣稱這些貨幣可能會對現有的金融體系產生負面影響。

當時,雨宮指出,CBDC正在“刺激全球積極討論,中央銀行應向社會提供支付和結算基礎設施的程度”,並指出:

“發行一般用途的中央銀行數字貨幣,可能類似於允許家庭和公司直接在中央銀行開戶。這可能對雙層貨幣體系和私人銀行的金融中介產生巨大影響。”

歐盟:尚未做好準備迎接CBDC

歐盟似乎對CBDC採取了觀望的態度。9月,歐洲央行(ECB)行長馬里奧·德拉吉(Mario Draghi)向歐洲議會宣布,他們“沒有計劃”發行數字貨幣。

歐洲央行行政部門表示:

“在中央銀行考慮使用這些技術之前,要對其進行徹底的測試,並需要繼續發展可能用於發行中央銀行數字貨幣的技術,如分佈式賬本。”

雖然強調“歐洲央行和歐元體系目前沒有計劃發行央行數字貨幣”,但他補充說,央行目前“還在仔細分析發行這種貨幣作為現金補充的潛在後果”。

此外,德拉吉還談到另一個針對CBDC的流行觀點,暗示央行將不得不與零售業的其他銀行進行競爭:

“中央銀行管理家庭和公司的個人賬戶,這意味著央行將與銀行業進行零售存款競爭,並可能帶來巨大的運營成本和風險。”

最後,他補充說,目前沒有在歐元區內發行額外貨幣的“具體需要”,因為歐盟對現金鈔票的需求將“繼續增長”。

此前,在2017年9月德拉吉被問及國家加密貨幣時,他強調了以下內容:“沒有成員國可以推出自己的貨幣,歐元區的貨幣是歐元。”在該評論公開後,愛沙尼亞停止了國家加密貨幣Estcoin的開發。

此外,去年夏天德國也曾表示對CBDC的消極立場,而在今年7月,德國聯邦財政部在回應綠黨議員格哈德·希克(Gerhard Schick)時宣布,發行CBDC的風險太大。

當時商業報紙Handelsblatt援引財政部的聲明時寫道:

“到目前為止,沒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向德國和歐元區的廣大用戶發行中央銀行數字貨幣。”

財政部還進一步談到,CBDC高速銀行轉賬的優勢,也可以通過其他方式實現。簡而言之,該機構聲稱CBDC涉及“一些尚未充分了解的風險”。

財政部所表達的其他擔憂包括貨幣對央行獨立性的挑戰,據稱發行加密貨幣會使央行在金融體系中的地位更強勢;由於降低交易成本,中央銀行會面臨大規模、快速破產的危機;反洗錢合規和恐怖主義融資問題。

加拿大:CBDC可以提高福利收益

2017年11月,加拿大銀行發布了一份題為“中央銀行數字貨幣:動機和影響”的報告,該報告由其貨幣部門的員工共同撰寫。雖然這樣的論文並不一定代表加拿大銀行對CBDC的官方立場,但它清楚地表明了該機構對此的興趣。

簡而言之,該文件認為,隨著社會走向無現金社會,中央銀行的主要收入來源,通過印刷更多貨幣而獲得的鑄幣稅收益就會受到損害。反過來,CBDC可以通過發行數字現金來維持鑄幣稅收入。

此外,加拿大央行的報告提到交易費降低和金融包容性兩個方面,作為CBDC的其他潛在利益,但同時強調匿名幣“對中央銀行數字貨幣不利”。該文章的結論是,仍然需要進行更多研究以決定加拿大銀行是否應該實施CBDC。

2018年7月,加拿大銀行又發布了另一項研究。其中,在中央銀行基金管理和銀行部工作的S. Mohammad R. Davoodalhosseini認為,CBDC具有“某些潛在利益,包括它可以帶來利息的可能性”,而CBDC可以“引入的福利收益”預計將高達0.64%。”

伊朗:禁止加密貨幣,使用CBDC進行代替

今年4月,在禁止所有當地銀行進行加密貨幣交易之後的幾天,一位伊朗政府部長證實,國內數字貨幣的實驗模型已經被開發出來。信息和通信技術(ICT)部長Mohammad Javad Azari-Jahromi表示:

“中央銀行的禁令,並不意味著禁止或限制在國內發展中使用數字貨幣。”

值得注意的是,Azari-Jahromi沒有說清本地開發的數字貨幣最終是否會向公眾提供,或者是否會由郵政銀行所發行,是否由政府控股或由另一個國家機構所發行。

關於實驗性伊朗加密貨幣的消息可能與一份報告有關,該報告暗示伊朗和俄羅斯可能開始使用加密貨幣來避免西方制裁。今年5月,伊朗議會經濟事務委員會主席Mohammad Reza Pourebrahimi曾提到,加密貨幣是兩國避免美元交易的最佳方式,也可能取代SWIFT銀行間支付系統。

事實上,最近美國金融犯罪執法網絡(FinCEN)呼籲加密貨幣交易所對伊朗進行監控,以防止其使用加密貨幣逃避制裁。

新加坡:CBDC似乎十分高效,但並不是在公共部門

據報導,新加坡在CBDC實驗方面取得了進展,但不太可能向民眾公開。

2017年6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發布了一份關於所謂的“Ubin項目”的報告,這是一項由區塊鏈所驅動的計劃,旨在將“新加坡元(SGD)的代幣形式”置於私有以太坊區塊鏈上。該項目是由中央銀行和區塊鏈聯盟R3合作展開,重點是開發區塊鏈項目以促進跨境支付。

然而,在2018年1月,MAS的常務董事Ravi Menon批評了CBDC的想法,特別是在公共部門中使用CBDC。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的採訪時,他談到:

“為什麼中央銀行想要向非銀行領域的公眾發行數字貨幣?如果對銀行存在任何緊張感,都會出現銀行擠兌的情況,又或者大家都帶著存款衝入中央銀行。而且,如果人們將存款存入中央銀行,那麼誰來提供信貸?”

瑞典:無現金社會中可能需要CBDC

2017年12月,瑞典中央銀行(Riksbank)發布了“e-Krona”項目第二階段的行動計劃。“e-Krona”被定義為“一般電子支付手段”和“現金的補充形式”。該文件還指出,瑞典央行“尚未決定是否發行電子克朗,此項目的目的不是讓e-Krona取代現金。”

事實上,瑞典央行發布“e-Krona”的主要原因是因為該國現金流量急劇下降。中央銀行對此進行了研究,但出於某種原因該報告不會在網絡上進行公開,第一項研究曾於2017年9月發布。

如果發行,e-Krona可以在兩個系統下進行運行:基於價值的系統和基於註冊的系統。基於註冊的系統可以將數字貨幣餘額存儲在中央數據庫的賬戶中,通過區塊鏈進行支持;而基於價值的e-Krona將單獨存儲在“存款的貨幣賬戶”上。由於瑞典計劃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無現金社會,瑞典央行發布CBDC的可能性十分高。

英國:我們喜歡CBDC,但其有可能將危及商業銀行業

5月,英格蘭銀行在兩份員工工作文件中表明了對CBDC的立場。首先,央行發布了分析與CBDC相關的各種風險的研究。在初步推算後發現,沒有理由相信引入CBDC會對私人信貸或對經濟的總體流動性產生負面影響。

另一份文件則表明,CBDC將危及到當前商業銀行所使用的商業模式- 即個人存儲和公司現金持有。一種“激進的想法”是,公眾可以選擇使用中央銀行數字貨幣的形式將資金存儲在中央銀行,並使用數字錢包無縫轉移資金。該研究警告說,這種情況可能對商業銀行具有關鍵性影響:

“銀行可能會受到零售存款外流的影響,尤其是在經濟緊張的情況下。”

今年5月,英格蘭銀行行長馬克·卡尼(Mark Carney)曾表示他對實施CBDC的前景持開放態度,但強調任何CBDC的採用都不會很快發生。

印度:紙幣印刷成本很高,CBDC則更便宜

印度是也是正在積極研究CBDC的國家之一。8月,印度儲備銀行(RBI)確認成立了一個跨部門小組,負責分析發行由盧比所支持數字貨幣的可能性。

顯然,成本因素成為研究CBDC的一個重要推動因素。經濟時報引用的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印度紙幣印刷的成本為63億盧比(約合8900萬美元)。此外,RBI的報告認為高昂的成本也激勵其央行走向數字化:

“全球紙幣、硬幣製作成本的上升,促使世界各地的央行探索引入法定數字貨幣的選擇。”

據報導,印度中央銀行引用的其他因素包括“支付行業的快速變化”和私人數字代幣的“崛起”。

安永印度公司的Mahesh Makhija表示:“央行非常有希望要發行數字貨幣,但需要解決數字假幣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