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政府與央行數字貨幣(上篇)

瀏覽數

4

作者:Stephen O'Neal 翻譯:Miracle Zhang

10月20日,日本央行(BOJ)副行長雨宮正佳(Masayoshi Amamiya)重申了其對央行數字貨幣(CBDC)的負面立場,聲稱此類數字貨幣不太可能改善現有貨幣體系。

CBDC或國家加密貨幣的概念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許多政府,一些國家已經推出央行虛擬貨幣,還有一些國家在繼續研究CBDC的經濟影響,而另一些國家- 比如日本- 則決定完全放棄這個想法。本文將探討CBDC的概念細節,以及為什麼這些主要國家政府立場不一。

什麼是CBDC?

CBDC或國家數字貨幣是由聯邦監管機構發行和控制的虛擬貨幣。因此,它們受國家的完全監管。與大多數加密貨幣一樣,CBDC並不是去中心化的,相反,它們只是法定貨幣的數字形式。

因此,發行CBDC的中央銀行不僅成為這些貨幣的監管機構,同時也成為其客戶的賬戶持有人。每個CBDC單位,都類似於分佈式賬本技術(DLT)下紙鈔的安全數字形式。

CBDC可被視為中央銀行對加密貨幣日益普及的回應,加密貨幣在設計上超越了監管機構的職權範圍,但反過來,CBDC可以充分利用加密貨幣的便利性和安全性,將這些功能與傳統銀行系統經過時間考驗的功能相結合,使這些貨幣的流通既受到監管,又有資金儲備的支持。

瑞士:區塊鏈已經和光盤一樣是無用創新了,為什麼還要發行CBDC?

儘管瑞士是歐洲對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最友好的國家,但其對CBDC的有用性卻表示懷疑。

今年6月,瑞士國家銀行(SNB)董事會主席托馬斯·莫澤(Thomas Moser)曾表示,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的創新性不足以考慮發行國家數字貨幣。在Zug加密谷區塊鏈會議上發言時,莫澤將現有條件下的區塊鏈與光盤(CD)的“無用創新”進行了比較,認為加密貨幣只是模仿已有的產品,如“數字股票、債券、代金券”等:

“就像比特幣曾經遇到的情況一樣。如果效果更好或更便宜,人們只會轉向新的東西。”

第二天,莫澤告訴Business Insider,儘管央行最初對發行CBDC感興趣,但“由於其對金融穩定的影響,央行對此事的熱情有所減緩。”

此前,瑞士曾表示有興趣發行名為“e-franc”的CBDC。5月,瑞士政府聯邦委員會要求提供有關引入政府支持的數字貨幣的風險和機會的報告。瑞士證券交易所主席羅密歐拉克爾(Romeo Lacher)在二月份提出了發展國家加密貨幣的想法,當時他認為“在中央銀行控制下的電子法郎會產生很多協同效應,因此其對經濟是有利的。 ”

中國:CBDC“在技術上不可避免”

中國人民銀行(PBoC)一直在研究CBDC的概念,去年曾為此專門建立了一個名為數字貨幣研究實驗室的特定研究機構。

9月,中國人民銀行將數字貨幣研究實驗室的活動擴展到了該國的首都以外,在南京開設了一家新的研究中心,這可能是中國國家數字貨幣研究正在運轉的一個標誌。此外,10月,中國人民銀行開設四個與加密貨幣相關的職位,將開發安全的數據平台和允許加密貨幣交易的芯片處理器。

此前,在今年3月,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表達了該機構對此事的謹慎立場:

“如果區塊鏈技術傳播得太快,可能會對消費者產生很大的負面影響。它還可能對金融穩定和貨幣政策的傳導產生一些不可預測的影響。”

周小川還表示,數字貨幣最終將減少現金流通,同時強調中國人民銀行“必須防止對國內經濟造成實質性和無法彌補的損害”。不過,據中國日報報導,他還聲稱數字貨幣的發展在“技術上是不可避免的”。

香港:已對CBDC進行研究,並不認為其“優於現有的基礎設施”

與大陸相比,香港對CBDC的立場則更加明確。5月,香港立法會財經事務及庫務署署長陳智思簽署聲明表示,香港不會在近期發行CBDC,目前的支付基礎設施已高效運轉。

陳智思解釋說,由中國人民銀行(PBoC)和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所組建的支付與市場基礎設施​​委員會(CPMI),與國際銀行市場委員會(MC)一直在共同研究CBDC的潛在影響。研究表明,“目前提議實施的CBDC支付技術,與現有基礎設施大致相似,而且並不明顯優於現有基礎設施。”

該文件還指出,由於存在有效的私人零售支付產品,CBDC的任何好處都可能受到限制,實際上CBDC仍“需進一步研究和探討更多有關概念驗證的問題,以確定其作為支付應用的可行性”。

委內瑞拉:已擁有國家加密貨幣,但問題頗多

2018年2月,委內瑞拉政府發行了一個名為Petro或Petromoneda的國家加密貨幣。於2017年12月首次通過電視宣布,當時委內瑞拉總統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表示政府計劃發行由該國的石油、黃金和礦產儲備支持的加密貨幣。1月,他對該計劃進行了進一步闡述,表示即將發行的1億枚petro幣將由相同數量的桶裝石油進行支持。根據馬杜羅的說法,可以使用包括俄羅斯盧布、人民幣、土耳其里拉和歐元在內的一些法定貨幣自由兌換Petro幣。

Petro本身不是CBDC,因為它不是由當地中央銀行所發行的,與現存的法定貨幣Sovereign Bolivar不同(儘管它是法定貨幣)。以太坊的核心開發人員Joey Zhou最近指出,Petro的部分白皮書顯然抄襲了Dash在GitHub中的內容。

委內瑞拉的數字貨幣旨在避免美國的製裁,這種制裁對當地經濟產生了負面影響。馬杜羅表示,希望此舉可以對抗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所建立的金融“封鎖”。因此,3月,特朗普發布政令,限制美國投資者參與於2月20日開始的Petro首次代幣發行(ICO)。馬杜羅聲稱,預售期間共籌集了50億美元的資金,這將使其成為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ICO之一,將融資20億美元的Telegram ICO和價值10億美元的EOS代幣銷售甩在身後。Petro幣的公開發售將於11月5日開始。

據報導,Petro幣的發行與俄羅斯有關,時代雜誌文章中所引用的匿名消息來源表示,自2017年以來,加密貨幣就一直受到俄羅斯的支持,特別是希望以此繞過西方對該國所實施的經濟制裁。據稱俄羅斯國家銀行的工作人員透露:“有人告訴普京,這將如何避免經濟制裁。”俄羅斯財政部國家債務分部負責人康斯坦丁·維什科夫斯基(Konstantin Vyshkovsky)後來否認了這些說法。

在公開發布之前,委內瑞拉政府似乎就積極地迫使當地公民購買使用Petro幣。例如,Petro幣最近成為委內瑞拉支付護照費的唯一貨幣,同時也上調了價格:從10月8日開始,辦理新護照需要2塊Petro幣,延期費用為1塊Petro幣。據彭博社報導,委內瑞拉的月平均最低工資不足提高後護照費的四倍。

此外,在最近的一次電視轉播中,馬杜羅宣稱“在未來的幾週內”,工人們的獎金將使用Petro幣發放,而非主權玻利瓦爾。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區塊鏈鉛筆的立場,不構成投資建議,內容僅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