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BM的理想與EOS癱瘓的那一天

瀏覽數

5

1月份BM大談EOS百萬TPS的時候,他應該想不到EOS主網也會有癱瘓的一天,而且癱瘓得有些奇葩。

因為EOS不是ETH那樣簡單的網絡擁堵,而是CPU不夠用了,鬧起了飢荒。

普通用戶無法進行轉賬操作,賬號需要“充值重啟”;大量DApp被迫“關閉運行”以躲避風波。

當抵押2000個EOS,也就是人民幣76000元,僅僅換取到1.3秒的CPU運行時間時,相信用戶們的心頭有幾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

好在BM反應及時,EOS主網關於CPU改動的提案已經通過BP(節點)投票,保守估計,這一改動將至少提升2倍的可用CPU資源。

相比ETH一貫的動作遲緩,EOS在效率方面勉強保住了顏面。

不過,熟悉EOS套路的人可能會覺得,還是熟悉的配方和味道。

RAM飢荒

6月份,EOS的RAM就曾鬧過一回飢荒。

RAM即內存,是EOS主網上線的3種資源之一,另外兩種資源分別是CPU(帶寬)、NET(網絡帶寬)。

其中,CPU和NET屬於佔用型資源,該資源用完後可釋放,通過抵押EOS的方式獲取,用完後可贖回EOS,不產生費用。

RAM則屬於消耗型資源,以購買方式獲取,並且可交易。

在EOS系統中或區塊鏈上,用戶、BP(節點)及DAPP開發者都需要用到EOS的資源,許多操作需要消耗RAM,比如創建賬號、創建智能合約、轉賬等等。

但RAM總量有限,只有64G。

在Dawn 3.0階段,買的RAM只能原價賣出。

但今年5月啟動的Dawn4.0,RAM的分配方法應用了Bancor算法:系統未出售RAM數量越少,RAM的交易價格將越高。

這使得RAM流動性問題得到改善,但導致很多投機者為大賺一筆,將RAM囤在手裡,由此推高RAM的價格,短時間內曾一度暴漲數百倍。

真正有開發DAPP需求的用戶無奈之下,只能高價買入RAM甚至無法買到RAM。他們往往需要費上百元來幫新用戶建立賬戶,成本太高。

6月底,在RAM飢荒初步爆發的時候,BM明確表示:“I wouldn't increase RAM for 30 days”(30天內我不會擴容RAM)。

RAM擴容很難嗎?並不。實際上RAM就不是稀缺資源,想擴就能擴。

7月26日,RAM公佈了擴容方案:在原來64GB內存的基礎上,每出一個區塊,RAM增加1KB。

擴容方案推出後,RAM價格隨之出現大幅跳水。

CPU飢荒

EOS上的CPU資源是通過抵押EOS免費獲取的。

抵押模式採用比例制,按用戶的EOS抵押量佔全網總抵押量的比例來分配該用戶可使用的CPU量。

如果全網有100個EOS用於抵押獲得CPU的使用權,抵押1個EOS,就獲得全網所有CPU資源1%的計算能力。

本來這也算一個比較合理的分配方式,但問題是,隨著抵押EOS的數量越來越大,獲得單位CPU計算量、需要抵押的EOS只能越來越多。

這模式像滾雪球一樣,今天需要抵押1千個EOS就能獲得1%的CPU資源,明天可能就得抵押1萬個。

如果需要用CPU,而又沒有那麼多的EOS去抵押時,怎麼辦呢?只能花錢去租。

這就便宜了手持巨量EOS的大戶們。

他們藉助抵押得來的巨額CPU,坐地起價,向EOS的開發者和用戶們租售CPU資源。

CPU資源越緊俏,大戶們收取的租金就越高。

當炒CPU成了一種投機生意,CPU飢荒就是一個必然發生的結果。

CPU飢荒在今年7月初就已初露端倪,據IMEOS報導,CPU抵押價格短時間暴漲53倍,從0.00828EOS/ms/day上漲至0.443EOS/ms/day。

之後飢荒愈演愈烈,至2018年10月17日達到了頂峰,花人民幣76000元才能買到1.3秒運行時間……

這邊是CPU鬧飢荒,一眾用戶和開發者心中萬馬奔騰。

但那邊,EOS關於CPU改動的提案很輕鬆就通過了投票,然後至少提升2倍的可用CPU資源。

不少人總結CPU飢荒的原因,把大鍋甩給了EOS上的DAPP菠菜遊戲。

比如根據EOS TITAN監控,BetDice和EOSBET就分別抵押了224萬、16.3萬EOS的資源,佔用了過多的CPU資源。

 

飢荒的根源在哪兒

其實,用戶與DAPP的增加以及越來越多EOS遊戲的運行,只是導致CPU飢荒的一個表象。

更深層的原因在於,EOS主網對CPU本身的供應量不足。

在最近的一次宣布擴容之前,有數據顯示,EOS所用的CPU資源僅僅占到了全網的10%……

裡面固然有成本因素,但可用CPU的供應量如此低,難保沒有故意為之的成分在裡頭。

EOS一開始限定了極低的CPU供應量,隨著用戶開發者的增多,有意無意讓EOS主網上的資源一次次地成為炒作遊戲。

而一直以來,對於EOS資源機制帶來的炒作問題,BM和EOS的態度很曖昧。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用有意縱容、樂見其成來形容並不過分。

當RAM鬧飢荒時,BM可以一句云淡風輕的“I wouldn't increase RAM for 30 days”,後來RAM價格一路暴漲,眼看要出問題,EOS才迅速推出了改進方案,輕鬆解決問題。

 

當CPU鬧飢荒時,EOS起初也遲遲不見行動,直到危機達到頂峰,主網都癱瘓了,才隨即搞出個CPU擴容方案,擴容兩倍起。

擴容的步子邁得如此保守,讓人不免懷疑:下一次CPU飢荒指日可待了。

針對EOS資源短缺推動抵押價格上漲的問題,不少媒體認為EOS走上了一條炒作之路,“炒”完RAM,“炒”CPU。

所以,NET也是遲早會鬧飢荒的?

不過話說回來,EOS上各種鬧飢荒、動不動癱個瘓,不是什麼好事。被惹毛的開發者可能就“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果斷棄EOS換其他平台了。

EOS對飢荒“樂此不疲”,它到底圖個啥?是故意給玩家設置了一些HARD模式嗎?

不得不說,這才是BM的精明之處。

 

BM的良苦用心

主網癱瘓,加上之前的黑客入侵、節點賄選、百萬TPS爭議等,讓EOS近來飽受詬病。

十月初,比特幣早期投資者和研究者James Spediacci連發13條推特,稱EOS就是一場災難。

日前,ADA創始人Charles Hoskinson強烈抨擊EOS,稱EOS在系統、科學和倫理方面存在大問題,擔心“這是關係到業界存亡的威脅”。

有人說,顆顆子彈射向EOS,有人說,牛皮破了BM慌了。

但BM慌了嗎?

假如BM看一下最近的數據,暗地裡怕是會笑出豬叫來。

首先是力壓BitShares,Steem,Bitcoin,Ethereum,區塊鏈活躍度排名第一。

再是據dapp.review數據,截止10月24日16時,EOS Dapp數量突破100個,達到112個。

EOS日活最高為抽獎類項目BetDice,日活35859,最受歡迎的遊戲“EOS騎士”日活2252,24小時交易突破10萬筆。

對比之下,以太坊日活最高為市場類項目IDEX,日活1716,最受歡迎的遊戲雲鬥龍的日活僅732,24小時交易為2059筆。

EOS對以太坊實現了雙秒殺。

所以,再回頭看EOS主網上的各種飢荒和癱瘓事件,並不全是壞事。

在DAPP應用還不成氣候的年代,主網因為擁堵而癱瘓不是問題,沒人光顧才壞透了!

而對於備受非議的資源炒作,則很大程度隱藏著BM的良苦用心。

因為如果把這視為一個套路的話,國內有個公司玩得更溜,達到了宗師級別。

這個公司就是小米,套路的名字叫飢餓營銷。

飢餓營銷,即商品提供者有意調低產量,以期達到調控供求關係、製造供不應求“假象”、以維護產品形象並維持商品較高售價和利潤率的營銷策略。

在需求和炒作之間,飢餓營銷需要有一個用以平衡的度。要用炒作帶動更多的需求,但也不能因過分炒作而導致真實的需求無法得到滿足。

一旦度掌握不好,炒作過火的話,就EOS而言,很可能導致平台人走茶涼的後果。

BM尋求的,或許正是這一個度。

而且應該誇讚的是,目前為止,BM同學拿捏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