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區塊鏈技術人的自白:技術沒有辦法改變世界

瀏覽數

6

L是區塊鏈業內非常有名的技術大拿,一個純粹的技術,在盛大高職、也在企鵝做過安全,很早也了解過區塊鏈,並被嗤之以鼻“不過就是一個分佈式存貯而已麼”。

2016年,開始有各種的投資人請L看白皮書,最多的一時候,一天要看十幾二十份,接待都是超高的待遇:五星級酒店、賓利接著。用L的話說,從業那麼多年,第一次像神一樣被供著,這是他之前所沒有體驗過的。

像L一樣,區塊鏈的瘋狂,也是許多人沒有體驗過的:比如一個名叫太空鏈的區塊鏈項目,量子+太空+衛星等神奇的概念,薛蠻子、閻焱等一些互聯網名人均替站過他的台,一天內完成10億人民幣募資,彷彿回到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年代。

2017年比特幣最高點至今,已經僅剩下30%。其它的ICO代幣,超過90%成了空氣幣了。瘋狂總是要付出代價的。區塊鏈的狂歡過後,幣價歸零,一地韭菜的屍首,沒有人來埋。

說回L,做為技術,想著做自已最了解的行業,他開始鼓搗起了區塊鏈安全,然而,誰會關心區塊鏈的安全呢?區塊鏈的主流不曾關心,因為心都在幣價上,最終,區塊鏈的落莫,讓很多真心做技術的也跟著受到了牽連,特別是那些從原來BAT出來的技術團隊,怀揣著技術改變世界的心,卻沒有想到技術和麵包一樣,需要錢來買。現在有多少團隊把前期募集來的ETH變現發工資了?

互聯網相關的行業,新興的線路目前只有兩種,一種是技術是變革,如淘寶之於電商,IOS或安卓之於手機,另一種,就是投資的炒作,比如1998年的互聯網泡沫,投機出來的往往沒有辦法長久,就像透支了行業的未來,脆弱的基礎支撐不起太多人的熱情。

有一次在微信上問L現在區塊鏈這樣對他現在弄的這個影響是不是不好,他說沒有什麼好不好,現實就是這樣,能撐多久就多久。

最後一次見L,他說要把房子賣了給團隊發工資,原來答應投資他的人都聯繫不上了。買單時,我掃二維碼付的錢,回頭我和L說,你看,技術還是能改變世界的,現在都不用現金了。L說,技術沒有辦法獨立的改變世界,還要有錢。

酒完散場時,他唱了《送別》:一壺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對了,他最喜歡就是李志版本的《送別》,他所不知道的是如果說宋冬野唱的是夢,趙雷唱的就是理想,那李志唱的是現實。所以夢很胖,理想很拽,現實很醜。

也許,判斷一個行業是不是成熟,就是在於這個行業的技術提供者是不是能賺到錢吧。那些區塊鏈技術者麼,願你們大富大貴

*有讀者可能會問前面提到的太空鏈怎麼樣了?ICO一個月後破發,死相難看

本文來源:區勢傳媒 作者:趙海 責任編輯:Lr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