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博彩DApp虛假繁榮背後的EOS

瀏覽數

6

本文來鏈魚魚(ID: lianyu180807),作者:鏈小魚,星球日報經授權轉載。

EOS一直身處輿論的中心,以前是,現在是,未來仍將是。

作為針對商業分佈式應用(DApp)設計的一款區塊鏈操作系統,甫一問世,EOS便被賦予了“區塊鏈3.0”的標籤。它採用股份授權證明(DPOS)機制的石墨烯技術,所有權模式的經濟模型,號稱最高可以達到數百萬tps,甚至可以達到毫秒級的確認速度。EOS的誕生,是業內被寄予厚望的“以太坊殺手”,也是諸多信仰者眼中一場偉大的社會實踐。

而往往,越是偉大的,有特色的事物,爭議之聲就越大。

01 趕超以太坊

有關EOS的炒作,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它就像是一個光鮮亮麗的小姑娘,被“高性能”、“可拓展性”等漂亮服裝大肆裝扮,一併供人欣賞。而在萬人打量背後,有人對其驚為天人,有人拍手叫絕,也有詆毀與諷刺。

最新的討論話題是,據Spider.Store網站數據顯示,以太坊平台上1034個DApp 24小時活躍用戶數為10﹐589,整體交易量為11﹐302 ETH,折合人民幣超過1500萬元(以ETH當前價格1400元計價)。相比之下,EOS 上124個DApp在24小時內活躍用戶數超過了65﹐920,整體交易量為5﹐786,931EOS,折合人民幣2.17億元(以EOS當前價格37.5元計價),單日交易額是以太坊的14倍,而在此之前甚至有單日交易額超過以太坊30倍

就以10月24日來說,據DappRadar數據顯示,在其目前收錄的1098個DApp中,日活排名前十的DApp分別是:IDEX、ForkDelta、Easy Invest、333ETH、The Token Store、Etheremon、TwoHundredPercent、 CryptoKitties、SmartHash以及EthProfit.io。其中,有且僅有1個DApp日活超過1000,為1771位,並且DApp之間日活斷層明顯。

在其已經收錄的104個EOS DApp中,日活排名前十的DApp分別是:BetDice、PRA CandyBox、EOS Knights、FarmEOS、MyEosVegas、Newdex、EOSBet、Token Pub、KARMA以及DEXEOS。其中,日活超過1000的DApp有5個,最高達到了7492位。

儘管不同口徑統計的數據有所差異,但都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儘管以太坊有先發優勢,在DApp數量上遠超過EOS,但是作為後輩的EOS生態發展極為迅速,DApp呈現出少而精的特點,更受到用戶的追捧,超越以太坊看起來似乎指日可待。

同時鏈魚魚也注意到,EOS和以太坊在DApp生態發展上具有明顯的相似性和差異性。根據統計,以太坊上目前有357個遊戲類DApp,36個交易所DApp,242個博彩類DApp,其他類型的DApp為463個;EOS上則有11個遊戲類DApp,10個交易所DApp, 48個博彩類DApp,其他類型的DApp為35個,佔比分別如下圖所示:

我們能很直觀的看到,遊戲類、交易所、博彩類是這兩個底層平台DApp生態發展的重頭戲,區別在於,EOS上的博彩類DApp佔據了半壁江山,比重遠遠超過博彩類DApp在以太坊上的佔比,EOS似乎成為了新的大賭場。

02 公鏈變賭場

實際上,關於EOS上博彩類DApp氾濫的事實,已經引起了業內的注意。前不久,繼“RAM囤積潮”風波後,EOS又陷入了CPU資源危機,普通用戶無法進行轉賬操作,大量DApps為了躲避危機也不得不關閉運行,而導致出現此次危機的原因竟然是基於EOS開發的兩個博彩類DApp BetDice和EOSBET佔用了過多的主網CPU

為了解決該問題,EOS緊急通過了至少提升2倍可用CPU資源的提案。這件突發事件猶如一根導火索,點燃了社區用戶對EOS生態建設的擔憂。

以目前穩居EOS DApp日活排行榜第一的博彩遊戲BetDice舉例。在10月21日至23日期間,BetDice在用戶數和交易量上均創下了歷史新高,其用戶數一度超過7800位,24小時成交量高達13,801,005EOS,折合人民幣超過5億元。(以EOS當前價格37.5元計價)

這個日成交量是一個什麼概念呢?公開資料顯示,澳門賭場的龍頭老大葡京賭場,其月營收也只有25億元左右。這樣一個誕生僅1月之餘的DApp,資金規模竟然已經可以與行業龍頭相提並論,實在令人咋舌。

巨額抽成讓開發團隊賺得盆滿缽滿,而面對這樣一塊大蛋糕,很難有開發者能夠抵抗住內心深處對物質的慾望,大量博彩類DApp如雨後春筍般層出不窮。

當然,眼光毒辣的前期投機玩家們總是能夠提前嗅到金錢的味道,當意識到無利可圖時,他們會在第一時間攫取利潤,讓一哄而上的“韭菜”們高位站崗。

這也就導致了EOS上博彩類DApp更新換代的速度極快。數日前,另一款博彩遊戲EOSBET還牢牢霸占DApp日活第一的寶座,如今卻已經人走茶涼,被投機客毫不留情地拋棄。

博彩類DApp儼然已經成為EOS生態中的一霸,並且還呈愈演愈烈之勢。面對這樣的情形,不少偏好EOS的DApp開發者直呼要暫避其鋒芒,“再這麼發展下去,EOS遲早要出問題”。

03 漩渦深陷

行情的低靡也無法阻止EOS不斷創新催生出新的玩法。業內在調侃它成為博彩公鏈的同時,亦不得不承認它更快的交易速度、更好的反饋體驗與可拓展性對開發者和用戶的致命吸引力。

原先將以太坊視為第一選擇的DApp開發者,受制於以太坊網絡的“道窄車多”,低性能以及高昂的交易費用等,開始慢慢向EOS靠攏。開發者生態的繁榮能夠極大地推動底層平台的發展,但現在的問題是,醜聞纏身的EOS能否不辜負眾多支持者,禁得住時間的考驗?

6月前後,EOS主網上線時間一拖再拖。繼360爆出該項目存在“史詩級”漏洞後,極客Guido Vranken在1天之內發現了EOS系統的8個漏洞,獲得了數萬美元的獎勵。

EOS代碼庫的漏洞問題,為這一底層平台帶來了大量的不信任感和批評聲,即使EOS推出了找bug獎勵計劃,但依然無濟於事。康奈爾大學教授Emin Gün Sirer認為此舉並不切實際,無法發現這一協議概念性和結構性的錯誤。

而就在EOS歷經千難萬險,成功上線主網不到一周的時間內,它再次捲入了憲法危機。對於21個超級節點凍結EOS賬戶的行為,加密貨幣領域專家Nick Szabo放話稱,EOS的中心化層面導致該項目易受攻擊,是一個巨大的安全漏洞,甚至就連EOS New York的聯合創始人Rick Schlesinger也建議社區用戶仔細研究憲法中與凍結賬戶有關的條款。

隨後,EOS創始人BM提出廢除EOS憲法,並提交了新的憲法草案。儘管危機得以解除,但一個新的問題也隨之浮出水面,可以隨時廢除憲法的創始人,其權利的盡頭在哪裡?

再到後來,EOS賄選風波甚囂塵上。一個名為“Maple Leaf Capital”的推特賬戶發布了一份被洩露的Excel電子表格的截圖。截圖顯示,火幣交易所接受資金用以支持負責確保網絡分佈式決策的某些實體——EOS 區塊生產者候選人。

消息發布之後,火幣第一時間否認了所有指控。巨大的輿論壓力迫使EOS開發商Block.one也不得不做出回應,拿出1億EOS來整治區塊生產者之間的投票勾結。不過,這種應對方式並沒有平息猜疑,仍然有不少人認為它還是在很大程度上破壞了EOS網絡的民主性和安全性。

而就在不久前,EOS也才剛剛經歷CPU資源危機。究竟新的擴容方案能否徹底解決這一設置,不好說。但資源被轟搶的背後,也暴露出一個現實問題:EOS網絡似乎並不如DApp開發者想像中的那麼美好,因為部署成本可能很高。

更早之前,RAM的爆炒就是一個預警。在6月的半個月內,RAM價格漲了50倍左右,在EOS社區將RAM擴容至原來的二倍後,其價格才逐漸下降。

接二連三的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發現問題,讓EOS看起來更像是一個被反復修補的奢侈品,它的質量可能足夠好,但是縫補次數過多,也不可避免的會被持有者嫌棄,甚至丟棄。

04 結語

EOS到底會不會成功,它還能走多遠,沒有人能給出答案。

儘管它是非不斷,但也不可否認確確實實在技術和社區治理上有極大的革新。對於這樣一個有極大潛力引領和創造一個新時代的作品,行業在殷切期盼的同時,亦充滿著無限擔憂,如果它完全被資本裹挾,成為權益鬥爭的犧牲品,那也未免太過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