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為什麼區塊鏈Dapp不是博彩就是資金盤?

瀏覽數

12

為什麼區塊鏈Dapp不是博彩就是資金盤?
來源:深鏈財經(ID:deepchain)深鏈財經(ID:deepchain)
2018-10-25
除技術成熟外,公鏈開發者為了引流、發展等原因也縱容了博彩和資金盤遊戲的滋生。

微信图片_20181015105957.png

深鏈原創】

文丨大衛

區塊鍊網絡正在被用在非正常用途上,譬如博彩、資金盤。

10月16日,基於EOS的博彩遊戲FarmEOS上線,在一周內攬括了1600玩家,成交量高達570萬EOS,折合人民幣2.1億元。

2.1億元,這個數字是不是很恐怖?

然而,Farm不是孤例,他的前輩Fomo3D吸引了超過1萬個玩家,並曾在24小時內流入價值超過18億元的以太幣。

根據DappRadar10月24日數據顯示,以太坊排名前10的Dapp裡有一半是“高風險”的資金盤遊戲,而EOS排名前10的Dapp有7個屬於博彩類。

為什麼區塊鏈Dapp不是博彩就是資金盤?

有人說,Dapp應用範圍窄、博彩意味濃,加密貨幣圈裡逐利的本性,在鏈圈同樣展露無遺。

此言不虛,但是也不全怪區塊鏈,因為,要知道,在最初的互聯網,賭博競彩便是第一批使其發展壯大的行業之一。

譬如互聯網彩票的崛起,曾經直接造就了一家紐交所上市公司:中國彩票網。

2015年1月,財政部、民政部和國家體育總局聯合下發《關於開展擅自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行為自查自糾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要求各地彩票中心對擅自進行互聯網彩票進行自查自糾,並向民政局、財政部匯報。

原本一片紅火的互聯網彩票就此熄火,但仍然屢禁不止,依舊活躍在隱蔽的社群和網站裡。

隨之,區塊鏈技術的到來讓博彩遊戲“公開透明化”。

區塊鏈技術的成熟,直接復活了一批博彩遊戲。區塊鏈的公開、透明、開源的特性給了這些博彩遊戲很大的技術空間和受人信賴感。越來越高的TPS和越來越快的轉賬速度,都在為博彩遊戲加油助威。

今年世界杯,1CO遇冷,區塊鏈博彩火熱。一大批世界杯預測的區塊鏈平台崛起,譬如有Bitup、CryptoCup、天算、維基鏈、SOC等。

世界杯不僅鼓勵了區塊鏈玩家,還吸引了傳統博彩公司入場。垂直於世界杯預測的博彩公司BitKup,專門開設了用比特幣競猜、投注賽事服務等功能。

除技術成熟外,公鏈開發者為了引流、發展等原因也縱容了博彩和資金盤遊戲的滋生。

今年初,1CO火爆,直接催生了一批公鏈開發者。這些公鏈雄心勃勃,要顛覆比特幣,超越以太坊,做世界的公鍊或者整個行業的公鏈。

但是今年6月之後,1CO遇冷,投資人撤離,區塊鏈行業的資金和人才都在迅速萎縮。

有些公鍊為了吸引用戶或者增加日活,放鬆Dapp上線審核,甚而縱容一些資金盤或者博彩類Dapp發展。兩者相互利用、狼狽為奸,各取所需——遊戲開發者要錢,公鏈要流量。

譬如深鏈DeepChain曾報導的公信寶布洛克城,為了刺激日活等目的,上線《萬利馬》、《鏈與飛車》等資金盤遊戲或者博彩類游戲,上萬遊戲玩家面臨虧損。

同時,一大批人才湧入區塊鏈遊戲。

傳統遊戲玩家也在湧入區塊鏈遊戲。一位遊戲開發者向深鏈財經透露,自從今年遊戲版號停止審批後,不僅造成騰訊市值的大幅縮水,還極大影響了遊戲公司的運營和開發進度。

“大廠競爭,用戶成本,渠道迫害,發行無良。”該遊戲開發者稱,自己幾十人的開發團隊已經全部轉型鏈遊(即區塊鏈遊戲)。他介紹,向他這樣轉型的傳統遊戲玩家不在少數,並且一部分人是做資金盤遊戲。

此外,一些資金盤團隊和傳銷團隊在區塊鏈上發現了金礦,再加上代碼開源方便修改,也入局區塊鏈遊戲。

再者,法律的缺失助長了資金盤和博彩遊戲的肆虐。區塊鏈世界是一塊不受監管的法外之地,所以黑客才敢大搖大擺地拿走獎金,騙子才能肆意橫行。比如,Fomo3D兩期獎金最後都落入了黑客的手中。

在微信群或者備案網站上,如果涉及博彩,按照《刑法》規定,以營利為目的的聚眾賭博或以賭博為業開設賭場的,都將構成犯罪。

為了杜絕傳播,監管可對涉事群或網站做封群或者封站處理,而區塊鏈匿名、公開的特點,造成法律無法執行。

最後的是人性永恆的貪欲。希羅多德在《歷史》中寫,公元前1500年,埃及人為了忘卻飢餓,經常聚集在一起擲骰子,遊戲發展到後來,到了公元前1200年,有了立方體的骰子,6個面上刻上數字,漸漸演變為近現代的賭博工具,賭性便延續至今。

所以,天時(區塊鏈技術成熟)、地利(公鍊為了發展的縱容心態)、人和(傳統遊戲人才和資金盤傳銷團隊的湧入),加上法律的缺失,以及人性中始終存在的貪慾和賭性,共同促成了區塊鏈資金盤遊戲和博彩遊戲的火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