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詳解中國7個典型案例:加密貨幣糾紛真的無法可依?

瀏覽數

4

近來,OKEx維權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維權者在OKCoin大樓下已圍堵徐明星近兩個月,期間曾無數次對OKCoin的辦公室大門發起衝鋒,意圖衝進辦公室,逼徐明星出來對質。今日,維權者們終於攻破了大門,衝進了OKCoin的辦公室,從而使得圍堵事件進一步升級。

在整個維權事件持續的進兩個月中,OKCoin曾多次報警。作爲曾參在現場詳細了解過情況的采訪者,三言君曾親眼目睹了警方對維權者們進行的規勸,希望他們進行合法維權,走正規法律途徑。

之後,三言君也與維權者們討論過走合法途徑的可能性,但維權者們紛紛表示,這條路走不通。

爲什麽維權者會這麽說呢?

虛擬貨幣的投資交易糾紛在中國現有法律體系下到底如何判定?

帶著這樣的疑問,三言君查詢了已判決的虛擬貨幣相關案例。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中以比特幣作爲關鍵詞進行搜索,三言君發現有321個判決與之相關。

而以虛擬貨幣爲關鍵詞進行搜索,則能得到1592個結果。

三言君從中選出了一些典型進行分析和總結,希望能夠得出一些可靠的結論,以供參考。

案件一

時間:2018年9月

地點:深圳市福田區

受理法院: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

涉案物:蒂克幣,DK礦機

涉案金額:108萬元

宣判結果: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判決理由:虛擬貨幣的合法性尚未明確,其投資交易不受法律保護

事件還原:

原告趙某訴稱,被告鄭某向他介紹購買"蒂克幣"和"DK礦機"的投資機會,並承諾3個月還本。出於對被告的信任,趙某向被告支付了108萬元,委托被告購買"蒂克幣"和"DK礦機",並處理相關理財事宜。

趙某認爲,被告鄭某收到款項後未如約履行受托義務,既沒有爲自己購買"蒂克幣""DK礦機",也沒有如實告知投資事宜。被告鄭某僅向自己支付了44046元的"收益"後,便告知其所有的投資款化爲烏有。趙某以委托合同糾紛爲由向福田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解除委托合同並要求被告鄭某返還委托理財款。

被告鄭某辯稱,他與原告之間不存在委托關系,他是在原告趙某的請求下,作爲好意幫原告開通賬號和購買對應款項的礦機、數位貨幣,已購買的礦機和數位貨幣均移交給趙某,之後的交易均是原告趙某本人操作的,自己沒有從中獲利。

法院經審理認爲,原告趙某未提交證據證明其交易虛擬貨幣平台的註冊、備案資訊及合法性,在虛擬貨幣的合法性尚未明確的情況,其投資交易不受法律保護,且本案可能涉及違法犯罪,不屬於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的範圍,依法裁定駁回原告趙某的起訴。

案件二

時間:2017年7月

地點:江蘇省南京市江甯區

受理法院:江蘇省南京市江甯區人民法院

涉案物:蒂克幣,蒂克幣礦機

涉案金額:5.3萬元

宣判結果: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判決理由:非法債務不受法律保護

事件還原:

佟某與徐某兩人既是同事,又是閨蜜。經徐某介紹,佟某向徐某男友卞某分幾次共支付5.3萬元,以投資購買蒂克幣及其礦機。

之後,由於有電視媒體披露蒂克幣是一場騙局,蒂克幣崩盤,佟某投資的蒂克幣無法兌現,投入的5.3萬元只剩下1.7萬元。與徐某及其男友卞某索償及協商無果後,佟某把自己的閨蜜告上了法庭。

江甯區法院經審理後認爲,非法債務不受法律保護。蒂克幣是一種類似於比特幣的網絡虛擬貨幣,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等部委發布的通知、公告,虛擬貨幣不是貨幣當局發行的,不具有法償性和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貨幣。從性質上看,蒂克幣應當是一種特定的虛擬商品,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應作爲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公民投資和交易蒂克幣這種不合法物的行爲雖系個人自由,但不能受到法律保護。

本案中,佟某系將投資款直接交由徐某的男朋友卞某用于投資購買蒂克幣平台上的礦機,也系卞某以其手機號碼注冊購買礦機和向佟某支付蒂克幣所謂收益款,佟某與卞某而非徐某構成委托合同關系。佟某委托卞某投資和交易蒂克幣的行爲在中國不受法律保護,其行爲造成的後果應當由佟某自行承擔。故對佟某要求徐某返還購買蒂克幣資金余款的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持。

案件三

時間:2018年4月17日

地點:江蘇省宜興市

受理法院:江蘇省無錫宜興法院

涉案物:蒂克幣

涉案金額:10.3萬元

宣判結果: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判決理由:投資和交易虛擬貨幣的行爲在我國不受法律保護

事件還原:

去年,無錫市民吳某的一位"海歸"朋友雙某向她介紹了一款回報豐厚的數位貨幣——"蒂克幣"。當時,吳某深受債務困擾,爲了快速賺錢,她先後四次給雙某彙款103640元人民幣,讓雙某幫其投資"蒂克幣"。此後,雙某陸續向吳某微信轉帳投資收益合計2595元。出於兩人的朋友關系,雙方並沒有就投資寫下書面協議。2017年7月,雙某突然告訴吳某,由於境外網站的不穩定性,"蒂克幣"的投資網站已經無法登陸。

眼看投資的錢款將"血本無歸",吳某十分著急,向雙某多次提出查看帳戶及流水明細等訊息,並向雙某催討本金,但均被雙某拒絕。吳某認爲雙某只是幫其註冊理財帳戶,而在投資過程中並沒有告訴自己錢款的去處、資金帳戶密碼等信息,於是將雙某告上法庭,要求雙某返還理財款103640元及利息損失。

法院審理後認爲,"蒂克幣"是一種類似于比特幣的網絡"虛擬貨幣",不具有法償性和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不能且不應作爲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中國公民投資和交易"蒂克幣"的行爲在中國是不受法律保護的,其行爲造成的後果應當由吳某自行承擔。最終,法院做出一審判決,要求雙某返還103640元及相應利息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依法駁回吳某的訴訟請求。

案件四

時間:2017年7月8日

地點:北京市海澱區

受理法院: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

涉案物: 比特幣

涉案金額:40.9萬元

宣判結果: 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判決理由:比特幣交易由交易方自擔風險

事件還原: 

2016年10月12日,原告王某向多智衆傳公司帳戶中彙款350000.05元;於2016年11月1日向多智衆傳公司帳戶中彙款80000.88元;于2016年12月31日向大火公司帳戶彙款420000.54元;於2017年1月10日向大火公司賬戶彙款550000.38元。火幣公司確認王某共計充值1400001.85元。其間王某在火幣網上進行比特幣買賣交易,截止2017年1月21日,王某提現人民幣575045.02元、比特幣65.3224個,累計虧損409374元。

法院認爲,訴訟中王某未提交證據證明火幣網的經營存在違法性,其以比特幣不存在爲由認爲與火幣公司之間的合同關系無效,不具有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故本院對其該主張不予支持,對其要求火幣公司、大火公司、多智衆傳公司連帶返還自己的交易損失的訴訟請求亦不予支持。

案件五

時間:2018年06月27日

地點:上海市虹口區

受理法院:上海市虹口區人民法院

涉案物:以太幣

涉案金額:20ETH(以太幣)

宣判結果:被告返還原告20ETH(以太幣)財産

判決理由:國家並未否認以太幣可以作爲一般法律意義上的財産受到法律的平等保護

事件還原:

2017年8月8日,原告北京某科技公司首次發行代幣,向投資人募集比特幣、以太幣。

2017年9月4日,原告應國家的整治要求向投資者退還募集的以太幣等。

2017年9月8日,原告工作人員因操作失誤將應當退還給另一個投資人的20ETH轉賬支付至被告的帳戶。

原告發現後于2017年9月27日與被告陳某聯系要求退還,被告拒絕溝通。後原告通過短信和律師函等形式多次與被告溝通。

原告認爲,被告受領原告錯誤支付的20ETH財産沒有法律依據,構成不當得利,依法應予返還。

法院認爲,因他人沒有法律根據,取得不當利益,受損失的人有權請求其返還不當利益。

原告向被告實名註冊的以太坊帳戶支付了20ETH,有轉帳記錄、南昌數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及杭州融識科技有限公司的回複函爲證,法院予以確認。

現原告要求被告返還20ETH,理由正當,法院依法應予支持。

關於被告所述國家明令禁止以太幣流通,返還缺乏法律依據的意見,法院認爲目前國家未認可以太幣等所謂"虛擬貨幣"的貨幣屬性,禁止其作爲貨幣進行流通使用等金融活動,但並未否認以太幣可以作爲一般法律意義上的財産受到法律的平等保護,故被告上述意見本院依法不予采納。

故判決被告陳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返還原告北京某科技公司20ETH(以太幣)財産。

案件六

時間:2017年5月3日

地點:蘇州市吳中區

受理法院:蘇州市吳中區人民法院

涉案物: 比特幣

涉案金額:20枚比特幣

宣判結果: 被告犯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二千元

判決理由:被告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爲均已構成敲詐勒索罪

事件還原:

趙某於2016年7月底至8月初,利用其在瀏覽互聯網時發現的他人過失存放於某開放性論壇筆記的被害單位淘豆公司"客戶關系管理系統"服務器的登錄口令,進入該公司的服務器,竊取該公司的網購訂單信息若干,並以泄露上述信息相威脅,迫使該公司支付其比特幣20枚,價值人民幣75425元。

法院認爲,被告人趙某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爲均已構成敲詐勒索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趙某犯敲詐勒索罪的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趙某歸案後如實供述其罪行,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趙某主動提出並協助退還了涉案比特幣,取得了被害單位的諒解,可以酌情從輕處罰。

案件七

時間:2018年1月9日

地點:湖南省長沙市開福區

受理法院:長沙市開福區人民法院

涉案物: 比特幣

涉案金額:6840萬元

宣判結果: 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判決理由:涉案合同的效力因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而無效

事件還原:

2017年9月21日,原告中亞智能數字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乙方)與被告長沙市盛大實業有限公司(甲方)簽訂《關于星聯盟在中亞網下架後會員及積分清算處理的協議》(下稱《處理協議》)一份,協議中規定甲方在前提供在中亞網註冊的會員確認的數據給乙方後並由乙方完成核算後,將確認數據明細中的帳資産總金額換算成等值比特幣給甲方。上述協議簽訂後,雙方在履行過程中發生糾紛。

法院認爲,本案的爭議焦點對合同效力進行確認,即如何認定《關於星聯盟在中亞網下架後會員及積分清算處理的協議》的效力問題。合同內容決定了合同的效力,根據對內容的分析,該合同內容主要是約定比特幣的兌換以及兌換後的後果承擔。

根據國家現行的對比特幣的規定,比特幣不得作爲定價或兌換方式,故涉案的《關於星聯盟在中亞網下架後會員及積分清算處理的協議》的效力因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而無效,法院因此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

對待虛擬貨幣的三種典型觀點

從上述七個案件可以看出,中國各地法院對虛擬貨幣交易的態度有三種典型觀點的觀點:

一、投資和交易虛擬貨幣的行爲在中國不受法律保護

在案件一到四中,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南京市江甯區人民法院、江蘇省無錫宜興法院、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等四個法院都作出了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認爲投資和交易虛擬貨幣的行爲在中國不受法律保護,後果需要自己承擔。

二、虛擬貨幣是有價資産

根據案件五和案件六中上海市虹口區人民法院、蘇州市吳中區人民法院的判決,我們可以看出,法院認定虛擬貨幣是有價資産,因此不論是無依據占有他人虛擬貨幣,還是向他人勒索虛擬貨幣,都屬於非法行爲,法律會對受害人的資産予以保護。

三、對虛擬貨幣進行的定價、計價無效

根據案件七中長沙市開福區人民法院的判決,我們可以看出,由於法律上本身就不承認對虛擬貨幣進行的定價、計價,因此即使將定價寫入合同或協議,也不具備法律效力,無法得到法律保護。

法官提醒:投資者不要忽視虛擬貨幣投資的巨大風險

如今,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參與比特幣、代幣等虛擬貨幣投資、交易,在交易過程中會不可避免的出現各類糾紛。

就拿OKEx維權事件來說,維權者之所以放棄法律訴訟途徑,轉而對徐明星進行圍堵,可能是咨詢的律師參考了案件一到四中投資和交易虛擬貨幣的行爲在中國不受法律保護這類判決的結果,給出了令他們並不滿意的結論。

而這幾起案件的法官也紛紛提醒廣大投資人,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不是真正意義的貨幣,投資者千萬不要爲了追逐高額利益而盲目投資,忽視其中的巨大風險,否則一旦出現問題,將無法得到法律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