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相互保」能帶來相互保險嗎?

瀏覽數

22

10月16日,螞蟻保險聯手信美人壽相互保險社通過支付寶螞蟻保險平台向螞蟻會員推出了一款重大疾病保障産品——螞蟻相互保(以下簡稱“相互保”)。由于其形式新穎且免費加入,重症保障額度也較高,一經上線即引起保險市場、媒體和公衆的廣泛關注和熱議。

根據《相互保規則》,相互保是將具有相同風險保障需求的螞蟻會員團結在一起,以共擔風險的方式爲會員提供健康保障的互助共濟機制。該産品規定,18周歲以上未滿59周歲、芝麻分650分以上的螞蟻會員無需交費,即可申請加入該保障計劃,獲得包括惡性腫瘤在內的100種大病保障,獲准加入的成員還可以再爲自己的未成年子女申請加入。加入的成員即爲被保險人,所獲保障額度以年齡劃段區分:不滿40周歲的爲30萬元,40周歲到59周歲的爲10萬元。被保險人一旦罹患約定疾病,由所有加入相互保的成員共同分攤所需支付的保障金及由此産生的管理費。可見,相互保是一款采取事後分攤制的保險産品,事實上也是我國第一款真正意義上的壽險相互保險産品。

我國相互保險的發展概況

從全球保險發展過程來看,相互保險不僅不是新興事物,而且有著悠久的發展曆史,相互保險公司也是國際上主流的保險組織形式之一。2015年底,美國作爲全球最大的保險市場,相互保險在其國內的市場份額高達37.7%。

我國的相互保險發展較晚,雖然內地第一家相互制保險公司——陽光農業相互保險公司2005年1月即已成立,但直到2015年1月保監會發布《相互保險組織監管試行辦法》,相互保險才有了相應的規範性文件。根據該辦法,相互保險是指“具有同質風險保障需求的單位或個人,通過訂立合同成爲會員,並繳納保費形成互助基金,由該基金對合同約定的事故發生所造成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或者當被保險人死亡、傷殘、疾病或者達到合同約定的年齡、期限等條件時承擔給付保險金責任的保險活動”;相互保險組織則是指“在平等自願、民主管理的基礎上,由全體會員持有並以互助合作方式爲會員提供保險服務的組織”。

2017年,我國又成立了三家相互制保險組織:衆惠財産相互保險社、彙友財産相互保險社、信美人壽相互保險社,其中信美相互是目前唯一的相互制人壽保險組織。最近,銀保監會還批複同意了約70年曆史的法國教育健康相互保險公司在北京設立代表處,顯示出外國相互公司對我國市場的興趣。

一般而言,相互保險不以盈利爲目標,旨在爲成員提供較低成本的保障。

“相互保”與互助平台及商業保險有何區別

“相互保”采用相互保險的形式提供重大疾病保障,其在銀保監會備案的産品名稱是“相互保團體重症疾病保險”,與此前已有的網絡互助平台實施的大病互助計劃相比,二者在形式和管理流程上類同,但“相互保”是“名正言順”的保險産品,基本運營條件要滿足保險監管的要求,被保險人的利益和資金安全能夠得到更明確切實的保障。

“相互保”與商業健康保險中的重大疾病保險相比,二者均采用給付性合同的形式,爲被保險人提供較高保額的重疾保障,投保時需要進行健康告知,有等待期的要求,但“相互保”又具有不同于商業健康險的特點,主要表現在以下幾方面:

第一,事後分攤制相比預付保費制,分攤成本不確定。

目前,符合條件的螞蟻會員可以免費加入“相互保”,加入之後如果自身患病可一次性領取保障金,如果遇到其他成員患病産生賠付時,就需要參與費用分攤。“相互保”屬于事後分攤制,所謂“零元加入”並不等于零成本獲得保障,而且具體的分攤數額事先無法確定,取決于一定時期內患病成員的數量。成員總數一定時,患病者越多,每個成員分攤的數額也就越多;而商業保險采取的是預付保費制,投保人在保險合同成立時就要支付保費,數額也是確定的,在整個保險期限內費率不會發生變化。

第二,分攤金額不受年齡直接影響,但不等于廉價。

商業健康險産品的保費會隨著被保險人年齡增長而提高,年齡越大,患病風險越高,投保時的費率越高。而“相互保”成員只有保障額度與投保時的年齡有關,參與分攤時則不受年齡的直接影響,每個成員的分攤金額都相等。事實上,相對于患病風險,年輕者分攤額度較之商業保險可能更高,年長者分攤額度反倒可能更低,較低風險的成員加入“相互保”可能比參加同等條件的商業健康保險承擔相對更多的分攤費用。因此,從保費分攤數額多少來看,“相互保”對年長者更友好。

第三,客戶規模的影響因素與商業保險公司不同。

對“相互保”成員而言,一定期限內分攤費用的金額如果超過自己的經濟承受能力或者心理承受能力,就有可能中途退出保障計劃,從而導致其他成員後續分攤額的增加,甚至導致整個保障計劃的終止;商業保險公司雖然也面臨客戶中途退保的壓力,但因保費標准是事先確定而且是在每個保單年度預收的,除非特殊影響因素出現,保險期間內客戶數量大起大落的風險較小,經營規模更爲穩定。

第四,管理透明度高,管理費用更低。

商業健康保險産品的保險費率是由賠款數額和經營管理費用共同決定的,但二者占保費總額的比例不確定,一般也不必向投保方告知;“相互保”成員的分攤費用(相當于商業保險的保費)也包括保障金和管理費,但“相互保”將管理費設定爲每期保障金的10%,無保障金發生則不收取管理費,從這點看,相互保的管理費率要明顯低于商業保險。而且由于只有發生賠付才能提取管理費,即便是從自身利益考慮,保險人也甚少惜賠的可能性;商業保險公司出于自身利益的追求,則難免會出現惜賠少賠的情形。相互保規則約定,每月有兩次公示和分攤,在公示日對擬賠付案件給予公示並接受異議申訴,公示無異議的則進入賠付環節,這種管理流程相較于商業保險更爲公開透明。

第五,保障計劃有中途終止的風險。

商業重疾險的被保險人一旦發生合同約定的保險事故,保險人即必須支付約定金額的保險金。也就是說,只要符合給付條件的保險事故發生,被保險人一方必然能領到保險金;“相互保”雖然向被保險人約定了明確的保障金額,但《相互保規則》也規定:若“運行3個月以後成員數少于330萬”,或“出現不可抗力及政策因素導致相互保無法存續”,保險人有權終止“相互保”,這使得被保險人面臨罹患重疾後因項目終止而無法獲得保障的風險。

相互保險前景可期

與傳統相互保險的經營模式相比,“相互保”出于相互保險的性質,更爲強調“互助共濟”,也更能體現“人人爲我,我爲人人”的保險傳統理念。據悉,爲了保障運營過程透明公正,除了遵守法律法規進行信息披露,“相互保”還設立公示制度,接受全體成員監督;引入區塊鏈技術,保障信息不可篡改;同時螞蟻金服憑借多年反欺詐的積累和信用體系建設,將芝麻分和內部風控數據庫與“相互保”結合,防止逆選擇和有組織欺詐行爲;區塊鏈平台、案件公示、“賠審團”等機制的建立,也有利于借助公衆力量監督欺詐行爲。

經過30多年的發展,我國保險市場規模已居世界第二位,保險産品種類也日益增多,令人目不暇接,但與保險消費者的需求相比,真正從客戶利益考慮、切實滿足客戶風險保障需求的好産品還是太少,相互保作爲一款頗具創新因素的相互保險産品,可謂“相互保險”這棵老樹在互聯網以及相關科技迅速發展的大背景下結出的新果實,雖然不夠完美,卻豐富了保險市場的産品類別,也滿載著市場和消費者的期待。至于具體運營過程中是否真能實現管理層所言——“讓用戶以最低的成本享受到更好的保障”,還有待觀察,並需要用被保險人實際的分攤數據來說話。當然,相互保險從規模到管理都有著自身的局限性,不可能取代商業保險,但對于消費者而言,更多的選擇不是壞事。

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和網絡的日漸發達、大數據的深化應用、消費者消費習慣的改變和保險意識的提升、保險理念的普及,使相互保險的獲客成本較之于傳統保險推廣渠道有了大幅度降低。利用大數據、區塊鏈等技術,也使相互保險機構能夠深耕細作,提高風險控制和管理水平,降低管理費用,相互保險有了重煥生機的技術基礎和現實條件。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相互保險定會有快速的進步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