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為什麽說世界欠中本聰一個諾貝爾獎?

瀏覽數

6

阿爾弗雷德·諾貝爾(Alfred Nobel)帶著遺憾離開了這個世界。因發明炸藥獲得了一大筆財富,他立下遺囑,決定設立諾貝爾獎,每年都會獎勵世界各國在特定領域對人類作出重大貢獻的人。
為什麽說世界欠中本聰一個諾貝爾獎?
所有人都說,他設立的這個獎項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獲獎者或是治愈了癌癥,或是終止了戰爭。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獲得諾貝爾獎——無論是醫學、物理學、化學、文學、經濟學還是和平領域——他們都因自己傑出的工作而聞名。
然而,這個已經沿襲了123年的制度似乎開始停滯不前了,逐漸成為了一個過時的體系,由迂腐的委員會成員決定各個獎項的得主。這些獲獎者的確很出色,但僅限於一個非常小的圈子,大多數人並不了解他們的工作。
最終,這個獎項幾乎變成了學術界的「附屬品」,和世界範圍內的其他成就絕緣了。因此,為了重新與公眾建立聯系,瑞典皇家科學院開始認可更多爭議性的人物。為了重振文學獎,委員會認可了美國民謠藝術家鮑勃·迪倫(Bob Dylan)做出的貢獻。那麽誰將會重燃人們對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興趣呢?答案就是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比特幣的創造者。
這並不是一個噱頭:中本聰理應獲得諾貝爾獎。他是人類歷史上首個做到在金融活動中移除信任的人。比特幣的誕生是一個真實存在、不可逆轉的事件,直到今天其已經影響了數萬人的生活。比特幣為區塊鏈、智能合約和資產代幣化的經濟理論提供了技術基礎。
很多人都聽說過比特幣。相比之下,人們並不清楚什麽事合約理論或者行為經濟學,然而這些領域的研究者近期獲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這麽說並不是在貶低他們的工作,畢竟發展一門學科需要聰明的頭腦,但加密貨幣的確對現代經濟學產生了更大的公眾影響,其非常值得被認可。
有一些知名的學者甚至已經認可了這個劃時代的發明。2016年,當諾貝爾委員會詢問誰應該獲得提名的時候,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金融學教授巴格萬·喬杜裏(Bhagwan Chowdhry)博士選擇了中本聰。遺憾的是,由於中本聰的匿名身份,當時的委員會拒絕了這個提議。
隨後,瑞典皇家科學院官方發言人表示:諾貝爾經濟學獎是為了紀念阿爾弗雷德·諾貝爾先生設立的獎項,迄今為止從未授予給匿名者或者逝去者。
Chowdhry博士就此也做出了回應。他提議自己代表中本聰接受諾貝爾獎,然後將獎金兌換成比特幣,發到中本聰的數字地址中。這麽做會讓中本聰神秘的隱士形象變得可笑:這場頒獎典禮唯一缺的就是獲獎者自己。在數位時代,文字可以瞬間傳遍全球,是否親自現身根本就不重要,中本聰的身份是否匿名也不重要。如果說諾獎委員會就是有這樣一種執念——獲獎者必須在瑞典皇家科學院面前卑躬屈膝,那麽他們應該問問自己,什麽才更重要:無謂的自尊還是獲獎者的成就?
當然,中本聰將會是一個非常具有爭議性的獲獎者:ta在體制內缺乏信用,很難撐起其在諾貝爾獎領域的公信力。但有時候,舊制度只有在被顛覆之後才能再度散發活力。這個世界需要博士來了解並稱讚其現有體系,同時也需要黑客、顛覆者以及一些對抗者來重新定義這些系統。同類舉動是經濟周期的一部分,但迄今為止只有前者才有資格得到表彰。
在經歷技術和社會變革之際,諾獎委員會應該支持顛覆者做出的貢獻,這樣才能展現其真實的價值。比特幣和加密貨幣的誕生標志著金融領域經歷了自博弈論以來最偉大的創新,理應受到表彰。作為這項技術的創造者,中本聰為21世紀的經濟思想做出了貢獻:一種去中心化的交換媒介,這種交換媒介是通過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方式來實現的。
鑒於中本聰更願意保持匿名,這種榮譽只能是象征性的,不過一個匿名的獎項才更適合加密貨幣。比特幣的誕生離不開合作二字,其不斷的發展和改良也應歸功於一個兢兢業業的加密貨幣專家社區。把諾貝爾獎頒給他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都可能貶低其他人的貢獻。作為這個行業的匿名代表,中本聰可以成為整個社區的標志,值得獲得全世界的關註。
如果諾獎委員會拒絕中本聰的提名只是因為他無法出席頒獎典禮,那麽諾貝爾獎也太不去中心化了。諾貝爾設立這樣的一個同名獎項是為了培養他希望看到的思想和態度。而諾貝爾獎從未關心過那些獲獎者獲獎的原因。他們讓世界變得更好了,如果有人能更勝一籌,就應該獲此殊榮。在提名中本聰的問題上,委員會在傳統與精神之間左右為難,而事實上這個停滯不前的獎項需要一個重生的機會。有爭議才會有活力,就讓加密貨幣開啟一個新的篇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