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中國新視野》全球流動性縮緊 考驗人行政策定力

瀏覽數

4

【熊園】

 近期,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時隔7年再度站上3.2%,並且後續有

很高機率會持續高位。美債收益率歷來是全球資產價格和貨幣環境的

重要表徵,意謂著全球流動性將就此總體趨緊,這無疑會對全球經濟

帶來衝擊。

 美國聯準會的漸進式升息,是本輪美債收益率持續上行的主要原因

。9月26日,聯準會宣布年內第三次升息,並且釋放了12月要再升息

一次、2019年再升3次,以及2020年再升息1到2次的信號。

 到了10月3日,由於包括聯準會主席鮑爾在內的多位聯準會官員均

表態看好美國經濟,並支持漸進升息,最新市場隱含的12月升息機率

達到80%。

 進一步看,美國聯準會得以「鷹式」升息,美國經濟、通膨和就業

的良好表現是最大支撐。今年以來,歐、日製造業PMI指數先後轉頭

向下,僅美國保持高景氣度。

 9月份美國ISM製造業PMI達到59.8,為2018年以來高位,而歐元區

則連續2個月回落至55以下,9月日本製造業PMI持平前值52.5,比年

初回落2.3個百分點。8月美國CPI年增速微降至2.7%,仍維持2012年

以來的高位,美國核心通膨也突破了2%的目標位。2016年以來美國

就不斷接近充分就業,今年9月失業率更是降至3.7%,創1969年以來

新低。

 事實上,2015年聯準會進入升息週期以來,市場還一直擔心「葛林

史班之謎」是否會重演,即貨幣當局升息、但長端收益率不升反降,

這在本質上是美國經濟可能陷入衰退的信號。尤其是聯準會在2004年

至2005年將聯邦基金利率提升了2.25個百分點,但10年期美債收益率

卻下降了約0.7個百分點,之後就發生了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

 熬到了10月5日,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破3.2%至3.23%,創下201

1年5月以來新高,一定程度上緩解了這一顧慮。

 應該說,站在現在時點往後看,美國升息預期和美國經濟數據尚看

不到顯著轉向的跡象,因此美債收益率有望繼續保持相對高位。由此

看,全球流動性將迎來較大考驗。

 一方面,非美元貨幣持續承壓。4月以來,美元指數累計上漲6.2%

,對應的歐元兌美元下跌6.3%,土耳其里拉兌美元貶值近54%,南

非蘭特貶值20%,巴西雷亞爾貶值21%,阿根廷比索則貶值超過100

%。

 另一方面,各國貨幣政策漸次收緊。歐洲央行預計年底退出量化寬

鬆(QE)並在2019年啟動升息,日本去年7月以來就逐步縮減購買國

債的規模。相比之下,其他國家的升息可能更多的是被動操作,今年

以來,阿根廷、土耳其、印度、墨西哥、英國、加拿大等國均不同程

度的上調基準利率。

 中國方面,在全球流動性縮緊的大背景下,中國人民銀行10月7日

宣布下調部分銀行存款準備率1個百分點,本次降準是7月底以來中國

政策優化調整的自然延續,也是化外壓、穩增長、活化民企和穩就業

的必選動作。

 更為本質的是,當下人民銀行仍然選擇降準這一寬鬆動作,應是考

慮到多重後果,尤其是考慮到貿易摩擦對經濟的負面拖累即將顯現。

據此也就不難理解,降準之外,促進消費、科研費用抵扣、降低進口

關稅等等一連串政策也相繼亮相。(摘自經濟參考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