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00多萬1個月打水漂 85後“韭菜”的血淚史

瀏覽數

99+

來源 | 獵雲財經     文 | 汪雪婧

近日,安徽蚌埠一男子模仿蘿莉女聲詐騙30余起,審問室裏的警察甚至被他“甜美”的聲音驚呆。該男子明明可以靠配音的才華吃飯,卻偏偏要做騙子。對此,有網友表示真是不可思議。

其實,騙子渾身是戲,人們防不勝防,被騙的例子更是不勝枚舉。前幾日,85後“韭菜”生哥(化名)就給獵雲財經講述了他的被騙經曆。

200多萬1個月打水漂  85後“韭菜”的血淚史

01投資

“我是一位很謹慎的人,以前接觸過很多項目,但都沒有做。比如,e租寶、善心彙,當初都有了解,但都覺得不靠譜而放棄了 。在投資的事情上,我一般會三思而後行。但這次卻像中邪了一樣,我竟然在一個月內投資了200多萬。”生哥懊悔地說。

生哥是地地道道的廣東人,作爲家裏的獨子,他從祖輩那裏繼承了一個矽膠園和果園。自從12年大學畢業以後,生哥便做起了私企老板,每天忙碌著談生意,買賣做得風生水起。

直到有一天,其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叫老何的人。在他的介紹下,生哥接觸到了一個區塊鏈項目。

生哥說:“雖然區塊鏈被各種神化,但因爲是第一次投資區塊鏈,我還是抱著嘗試一下的態度,在7月14日開第一個賬戶之時,沒有投多少錢。但是,漸漸地這些錢有了回報,我也相信了這個區塊鏈項目的確可以賺錢。于是,也就變得大膽起來。”

“最主要的是經老何的介紹,我認識了葉先生與曼妮。他們經常講述這個項目的收益很高,而且很穩定。而由于我經常在深圳,也曾多次去他們的總部了解情況。”

根據生哥的表述,他們的總部位于深圳第二高樓京基100大廈,而生哥所去的5403室更是被布置得十分高大上。

200多萬1個月打水漂  85後“韭菜”的血淚史

生哥提供的KCI總部圖片

在這個“高端”的地方,生哥聽了很多“工作人員”對KCI項目的介紹。

“KCI文化鏈不同于普通區塊鏈技術,因爲普通區塊鏈技術是基于‘比特幣’的模式進行延伸,而KCI文化鏈的技術核心則與‘以太坊’息息相關。”“KCI不但能在商戶用KCI支付商品,更能衍生出KCI的借記卡與ATM機等應用産品。KCI將可擯棄中轉銀行的角色,實現點到點快速且成本低廉的跨境支付。”……

細心的生哥還注意到,KCI總部還有“中國法治新聞報社”的牌匾,並且拍下了視頻。“這樣的環境,怎麽可能是假的?”生哥心想。

此外,作爲一個生意人,生哥覺得誠信是很重要的事情。而也就在多次往返KCI總部的過程中,那根植于生哥內心的誠信發揮了作用。他覺得人應該是誠信的,不然做不了大生意。

于是,生哥打消了一切顧慮,對此項目的潛力深信不疑。

02損失

在“工作人員”的勸說之下,除了之前開的一個賬戶外,生哥又開了6個賬戶,以滿足他們所說的讓收益實現最大化的前提條件。

“本來是4萬一個賬戶投一筆的,但是他們跟我說一個月只有10單的投資單數,讓我一次下8單,每單4萬,凍結20天後就可以獲取最大收益,留一兩單額度防周期內不下單封號就可以了。”

生哥接著說:“本來前面下單匹配時間是7到8天,後來加快到1至2天。我曾咨詢這麽快下單有沒有問題,得到的答複是平台承諾48小時內匹配也是爲了海南推廣大會做准備。”

于是生哥沒有再多想什麽。

“但是,本來8月5號就可以提款了,等了兩天都不到賬,我決定去公司總部看一下,卻已人去樓空。”

生哥表示,6年的積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全沒了。我不但把所有的現金搭進去了,還刷了30萬元的信用卡。

與很多其他損失的人不同,生哥不曾有過輕生的想法,因爲他堅定了目標。

“如今,我唯一的目標就是找他們要錢。”

“我什麽都不想做,就是想找他們要錢。”生哥重複道。

03討說法

“錢追不回來我也要追,最關鍵是要給我個說法。我尤其是要爲其他人討個說法回來。”生哥忽然很嚴肅地說。

“其實,我最痛苦的不是損失了錢,而是對不起其他人。”

生哥透露,由于我經常去他們總部了解情況,並且把看到的情況告訴給群裏的其他朋友,那些人因爲相信我才跟投了。我損失了200多萬,雖然是群內損失最大的,但很多朋友損失了100多萬,都損失慘重。結果如今,人找不到了,總部也不見了。我損失的不只是錢,還有其他人對我的信任。

生哥回憶說,8月8日,當我看到人去樓空的那一幕之時,我整個人是懵的,真的不敢相信竟然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在他們所謂的總部,找遍了每一個角落,心裏迫切希望能夠找到一個項目方的人,可卻沒有任何收獲。之前的場景在我的腦海中一步一步重現,我站在原地呆了很久,想知道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

然而,令生哥十分想不通的是,爲什麽“中國法治新聞報社”的人還在呢?而當初,我去的時候,接待我的人還告訴我,這個報社就是他們強大的後台,是他們的背書。以此讓我相信他們是不會騙我的。這一切仿佛均發生在昨天。

也就在此時,生哥恍然大悟。

200多萬1個月打水漂  85後“韭菜”的血淚史

他說:“以往來到這個‘騙子大本營’的時候,每次接待我的人都不同。而且,他們忽悠我去看了好多次,每次我從這裏離開之後,項目方的人都讓我拍些照片與視頻發給群裏的朋友看,還跟別人說‘我被他們在深圳總部接待’之類的話,這原來都是項目方利用我欺騙更多人入局的手段。”

想到這裏,生哥暗暗發誓一定要將這群人繩之以法。

生哥曾經去過浙江台州、溫嶺、黃岩,河南鄭州、許昌等多地去維權。也在台風天氣裏,各處奔走。但是,這個所謂的公司並沒有注冊,生哥的維權之路並不順暢。

生哥強調說:“我曾經去找過項目的高級團隊領導人,結果連續兩天微信上不了,發不了消息。當能登上微信的時候,微信的聯系人卻全都被刪掉了。還好以前保存了一些視頻及圖片。”

生哥表示,他也不知道是什麽人幹的,但是很明確的是自己報警都沒有足夠的證據。

04“生活總得向前”

當被問及,如果某一天遇到了這些曾經騙自己的人時會做些什麽時。

“我報警,抓了他們,被抓也就不需要做什麽了,警察要配合的,無條件支持。”

“人得心懷善念,靠騙的人生,安穩嗎?”

生哥解釋說:“我不知道最後警察能不能抓到他們,只想他們自己心底留一份善念,收收吧!”

項目方跑路之後,生哥跑了很多地方維權,經曆了很多的事情,他深深地意識到:“衝動是解決不了問題的,生活總得向前。”

生哥並沒有將損失的事情告知家裏。他說:“不想讓他們知道,知道了也幫不了忙,白擔心,只能自己扛了。”

如今,生哥的個案受理了,但是他依舊很憂愁。一方面,雖然受理但沒有後續消息;另一方面,很多其他人的小額損失還沒有得到受理。

大多數人面對損失均經曆了一哭二鬧三上吊,之後就漸漸沈寂下來。如今,維權的群也漸漸地安靜了,似乎大家都默默地接受了損失的現實。

但是生哥表示,雖然損失的是200多萬,即使是20萬、2萬,也終究要討個說法。雖然很顯然,這是有組織的大規模行動。但我相信,他們總有得到懲罰的那一天。我也沒說要非要拿錢回來,我只希望警察抓了他們,讓他們得到應有的懲罰。

在對話的最後,生哥歎了一口氣後說道:“哎……人性都是貪婪的,主要怪自己抵抗不住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