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比特幣的權力製衡:礦工、開發人員、用戶

瀏覽數

99+

如果你認為比特幣網絡主要受到礦工的支配,那麼你錯了。如果認為比特幣主要受到開發人員或用戶的支配,那麼你又錯了。

的確,媒體經常會報導和指責某個群體對比特幣具有完全的支配權。然而,當我們關注比特幣社區單一派系的不當影響時,其實很容易忽視一個更廣泛的場景:比特幣社區擁有權力製衡機制,它可以激勵各個群體傾向於相互團結,而不是分裂。

接下來,就讓我們來談談礦工、開發人員和用戶——比特幣社區三大群體之間的相互增益關係。主要通過以下三個角度來分析:

( 1 )該群體為社區提供了什麼作用?

( 2 )該群體可能對更廣泛的社區構成什麼威脅?

( 3 )哪些激勵措施有助於緩解這種威脅?

0 1礦工

礦工是不知疲倦的區塊鏈建設者:個體礦工或礦池使用算力向在區塊鏈上添加新區塊、驗證新交易,並在此過程中將新的加密貨幣帶入流通市場。當中本聰首次提出比特幣的想法時,只有他本人和其他一小部分人在進行比特幣挖礦。現在,廣泛的計算機領域都在致力於這項任務。

礦工的作用:創造和保護區塊鏈

比特幣挖礦使區塊鏈的去中心化和安全性成為可能。礦工們驗證交易,阻止網絡被劫持,確保了比特幣能夠作為可靠的價值存儲。如果人們能夠做到重複花費同一筆資金,那麼比特幣就會滅亡——但礦工們在多數原則的基礎上對交易進行確認,有效阻止了這種情況的發生。

礦工的威脅:開採其它加密貨幣

現在的問題是,市場上有成千上萬種加密貨幣在流通,礦工們可以選擇開採其中任何一種。如果有足夠多的礦工決定離開比特幣,轉而進行其它幣種的挖礦——例如,如果另一個區塊鏈更有利可圖,那麼比特幣區塊鏈可能會受到嚴重損害:可能需要耗費很長時間才能夠將交易添加到比特幣區塊鏈並經過驗證,這最終會使比特幣無法運行。

事實上,一些加密貨幣(如以太坊)具有不同的哈希算法,因此使用 ASIC (專用集成電路)礦機的比特幣礦工不會自發地遷移到上述幣種的挖礦活動中。原因很簡單, ASIC 礦機被設計為僅在特定的哈希算法上運行才能夠發揮最高效率。

然而,其他加密貨幣,如比特現金,它使用的是與比特幣相同的哈希算法,這在歷史上曾導致比特幣礦工在 BTC 和 BCH 之間搖擺不定,這種選擇取決於特定時間下哪種挖礦更有利可圖。這就是為什麼一些比特現金批評者對 BCH 如此反感的原因之一:它或多或少分流了比特幣礦工的注意力和資源。

如何減輕這種威脅:大量的用戶

是什麼原因讓礦工們堅持進行比特幣挖礦,而不是轉到別的幣種?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用戶。

礦工追隨的是利潤,而利潤主要受到以下四個因素的影響:
①  挖新區塊的獎勵
②  獲得獎勵的難度
③  運行礦機的成本
④  區塊鏈的交易量

從長遠來看,交易量將引領潮流:隨著越來越多的人積極參與到某種加密貨幣的交易之中,該幣的價值(及其價格)也會上升,這意味著挖礦費用和獎勵都變得更有價值。

在任何時間裡,比特幣都有大量的交易需要處理。若要將 BTC 與 BCH 進行比較,請查看以下圖表(二者的對比交易量):

BTC 交易量一直比 BCH 高出一個數量級。由於一直存在需要處理的交易,從長遠來看,礦工沒有理由會集體“跳槽”。對於市值較小的加密貨幣而言,挖礦的利潤可能最終會消失殆盡,礦工們可能會“棄船逃跑”。鑑於比特幣的整體市場佔有率在 50 %以上,在可預見的未來,大量用戶和交易而產生的利潤將促使礦工繼續為比特幣區塊鏈賣命。

0 2開發人員

礦工們繼續維護著比特幣區塊鏈。與此同時,開發人員也正在致力於全方位加強比特幣協議的效率和功能。作為一個開源項目,比特幣可以使各種各樣的人都有能力參與到其生態系統建設中並做出貢獻。

開發人員的作用:完善比特幣功能

以太坊開發人員經常處理各種不同的 DApp 項目,所以時常會出現分歧。而比特幣開發人員則不會遇到這種情況,因為他們都在致力於同一件事:改進比特幣的基本功能(存儲和傳遞價值協議)。

新聞媒體的報導可能會讓你認為,除比特幣以外,大多數區塊鏈開發人員還在致力於研究其它東西,但 Github 反映出的情況並非如此。

比特幣開發人員一直專注於完善比特幣的各個方面:安全性、交易速度、可擴展性等。例如,作為最具影響力的比特幣開發項目之一,“閃電網絡”旨在通過開發一個網絡來對比特幣的多筆交易進行鏈下處理,從而使比特幣交易更快、成本更低。像這樣的項目使比特幣不斷改進,以更好地服務(並邀請更多人參與)其生態系統。

開發人員的威脅:開啟其它項目

以太坊不僅僅只是一個不同於比特幣的項目,對某些人而言,它也是比特幣生態系統最大威脅的象徵。這種威脅是開發人員決定創建自己的區塊鏈來支撐新項目,而不在比特幣區塊鏈之上構建該項目。

為什麼 V 神以及以太坊的其他創建者不在比特幣區塊鏈上創建項目,而是創建自己的區塊鏈呢?這個問題可能有許多不同的答案,但其中的有個解釋一針見血——比起在比特幣區塊鏈上構建項目,通過自己的加密貨幣推出新項目明顯是更有利可圖的。這個答案讓很多人對比特幣的生態系統產生了擔憂。

關於開發人員從比特幣遷移到其它項目這個話題,劍橋大學的研究員加里克·希勒曼指出:

 “現在進入這個領域的技術天才可能有更多的動力來嘗試建立自己的加密貨幣或新的區塊鏈系統,而不是在已經存在的東西上面建立項目,因為在像以太坊這樣的項目中,開發人員可以創造新的事物,而且如果它是底層的技術,很可能會產生巨大的價值。”

一個全新的加密項目可能很難取得進展,但如果它確實有吸引力,其開發人員可以實現“巨大的價值”:

1.以太坊最初的成本約為 3 美元,現在成本約為 210 美元( 70 倍)
2.萊特幣最初的成本約為 4 美元,現在成本約為 54 美元( 13 倍)
3.瑞波幣最初成本約為 0.0046 美元,現在成本約為 0.32 美元( 70 倍)

當你在一個已經完成市場定價的區塊鏈基礎上創建項目時,要實現價值的高倍增長是很難的。另一方面,如果從頭開始構建一些讓人們感興趣的項目,那麼獲得這種巨大成功的可能性會更高——儘管大多數加密項目都並未像以太坊那樣取得成功。

如何減輕這種威脅:“共同毀滅原則”

值得注意的是,對比特幣區塊鏈的此類威脅可能還沒有完全緩解:許多區塊鏈開發人員似乎仍然想要創建自己的項目,無論是一個全新的項目還是建立在以太坊之上的項目。然而,在中期內可以緩解的一種方式是採用“共同毀滅原則”的概念——指在對立的雙方中,如果有一方全面使用核武器,則雙方都會被毀滅,又被稱為“恐怖平衡” 。

採用此策略的好處就是雙方能有一種緊張但穩定的和平。如果加密貨幣領域過度分裂,特別是在開發早期,整個行業有可能被扼殺在搖籃裡。

正如我們之前提到的那樣,區塊鏈的價值和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它是否能得到真正的巨量用戶群。我們想讓全世界相信區塊鏈的價值,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個足夠大的區塊鏈項目來證明這項技術具備運行這種規模的能力。

像比特幣這樣備受矚目的高交易量項目可以幫助驗證區塊鍊是一個極具競爭力的概念,而不是互聯網時代的小規模方案。這種集中資源的形像有助於吸引其它行業的注意力,而當許多項目從比特幣區塊鏈中分離出來時,這種效果則會大打折扣。

0 3用戶

最終,比特幣是人們可以使用的東西,無論是將它作為貨幣、價值儲存、投機工具還是其它工具。礦工和開發人員的參與都是為了用戶最終的使用。

用戶的作用:賦予比特幣網絡價值

創造新事物的目的是產生價值。如果沒有價值,那麼你創造的東西並不重要。

實際上,利用比特幣的存儲價值或使用它買賣商品的行為都賦予了比特幣價值。我們可以把它想像成互聯網:如果所有的全球網絡基礎設施都已就位,但沒有人真正去創建網站或服務,那麼這個網絡充其量就是個閒置工具。它可能仍然具備與今天相同的潛力,但肯定不具有相同的實際價值。

這就是比特幣的廣泛採用如此重要的原因:比特幣的大量使用將其從壟斷資金轉變為真正的資金。早在 2010 年,儘管比特幣擁有的大部分基礎設施與今天相同,當時人們幾乎無法用它購買許多商品,因為那時比特幣還是非常新鮮的概念,很少有人能夠真正用它進行交易。

說到這裡,大家可能會想到早期採用比特幣的例子:一位叫 Laszlo Hanyecz 的程序員花費 1 萬枚比特幣(目前價值約 6400 萬美元)從棒約翰餐廳購買了兩個披薩。現在,比特幣更有價值,因為更多人了解了它的功能並接受它作為支付手段,但如果比特幣想要像現金或黃金一樣無處不在,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用戶的威脅:從網絡中流失

現在,比特幣就像是童話故事裡的小仙女:它已經獲得了動力,因為人們開始相信它;一旦人們放棄它,它將失去所有的價值。

比特幣生態系統最根本的危險是人們停止使用它。有多種風險可能會助長這種用戶流失:

人們對“比特幣將超過法定貨幣或黃金”的獨特價值主張失去信心。

政府決定大規模打擊比特幣和其它數字貨幣。

其它加密貨幣項目奪走大量的比特幣核心用戶。

目前,我們有理由樂觀地認為上述可能性不會成為現實,但是這些風險確實會對比特幣網絡構成生存的威脅。

如何減輕這種威脅:明確價值主張

比特幣社區內有兩大關鍵點可以緩解這種威脅,行業內的開發人員和公司負責主要通過兩個方面去防範這些威脅:

①  教育
②  輕鬆的用戶體驗

如果我們只用行話或術語來談論比特幣,比如“去中心化分類帳”和“鏈下可擴展性”,那麼尚未進入該行業的人會很難對比特幣提起興趣。要實現比特幣真正無處不在的採用,我們需要用簡單而引人注目的語言來描述比特幣變的價值。這是第一個關鍵點:教育。

然後,一旦人們決定嘗試進入比特幣生態系統,從第一天開始,用戶體驗需要做到直觀和簡單。試想一下,如果人們需要了解 CSS (計算機系統模擬)和 HTML (超文本標記語言)來使用網站,他們還會上網嗎?即便人們理解比特幣的基本價值主張,如果他們發現自己需要面對過於技術性的界面,也可能不會使用它。這是第二個關鍵點:簡單的用戶體驗。

簡而言之,比特幣最終是一種產品,從長遠來看,它需要智能產品設計才能成功:人們必須理解為什麼需要比特幣,並且比特幣必須做到簡單易用。

比特幣的成功取決於三方對權力製衡的尊重

從上面的分析中,我們已經知道,比特幣三個核心群體都扮演著關鍵角色,把比特幣生態系統整合到了一起:

1.礦工保證了區塊鏈的安全性和發展,因此開發人員可以對其進行改進,用戶也得以安全使用比特幣。
2.開發人員提高協議的效率和用戶體驗,因此用戶才會真正願意使用它。
3.用戶把比特幣作為價值轉移和存儲手段,花費並持有比特幣,使它具有足夠的價值,因此礦工才願意投入資源進行挖礦。

如果想了解比特幣的價值主張,我們需要理解這種微妙的平衡:在礦工、開發人員和用戶中,誰都不具備極權主義權威,沒有一個群體能夠支配其他群體。

當人們不再相信社會規範,不再尊重基於政府的體係時,就會發生憲法危機。國家否認法院的權力;立法機關否認執行機關的有效性;很快,保持社會平穩運行的製衡就會開始崩潰。

同理,當我們不弄清楚完整的比特幣生態系統,而是去爭論礦工的特權或開發人員的影響力時,比特幣可能會陷入同樣的危機。簡而言之,我們需要承認礦工、開發人員、用戶這三者的重要性和互相增益的關係,比特幣的未來需要每個利益相關者一起去創造。

文章來源:幣圈邦德(幣圈邦德ID:BitBond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