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了銀行紓困和惡性通膨?比特幣變成新選擇

瀏覽數

99+

人們往往會納悶,為什麼像比特幣這樣供應量有限的加密貨幣近年來不斷在成長。事實上,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世界各國央行已印製了大約120-300億美元的期票,以及超過10萬億美元的負收益全球債券。

然而,大部分的人都是在抱怨量化寬鬆等方法沒有得到適當的分配,而不是覺得新印刷的資金幫助到了全球公民人們相信,中央銀行是造成惡性通貨膨脹和收入不平等的元凶,因為這筆錢從來沒有拿來真正幫助世界上真正需要救助的公民,而是都交給了銀行家與他的的朋友們。

【2008年QE骨牌效應】

早在2007年,美國次級房貸市場開始崩潰,起因於許多大型金融機構向無法負擔債務的人銷售房屋,以及銀行家將許多垃圾房貸巧妙地重新包裝成新的衍生性金融商品。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產,美國次級房貸市場緊接著崩潰,引爆了國際銀行業危機,全球官僚機構開始在經濟災難期間向中央銀行求助

政治人物紛紛敦促銀行通過稱為量化寬鬆(QE)的流程來刺激經濟。特別是來自美國,歐元區,英國,瑞士,日本和瑞典的中央銀行,為購買如政府債券等巨型資產,開始大規模印刷鈔票。

量化寬鬆帶來的中長期影響,完全沒有改善全球經濟,而是允許中央銀行變本加厲的放任貧富差距,並導致許多國家遭受大規模的惡性通貨膨脹。從2008年到2017年,全球龍頭的幾家銀行發行了價值超過120-300億美元的法幣,啟動了數百次降息,並憑空創造了超過10萬億美元的政府債券。事實上,沒有人確切知道中央銀行印刷了多少錢給他們的「朋友」。密蘇里大學的研究估計,美聯儲印製了29萬億美元的法幣,並將其全部交給最核心的銀行龍頭和特殊利益集團。

由於量化寬鬆的影響,過多且管理不善的貨幣資產加速了許多國家的通貨膨脹。2018年,委內瑞拉、南蘇丹、獅子山、辛巴威、阿根廷、埃及、蘇利南、亞塞拜然、海地、烏克蘭、哈薩克和奈及利亞等地區都因為不停惡化的通膨和受操縱的金融市場所苦。與上述國家在隔岸同病相憐,美元、房地產市場以及全球股票和債券市場被認為再次形成了巨大的泡沫。一些經濟學家都預期另一個與2008年金融危機相似或更糟的經濟泡沫將在不遠的將來發生。

【官僚和中央銀行無權干涉去中心化的P2P電子支付系統】

就像一個通靈者一樣,中本聰彷彿早已看透了這一切並預測了量化寬鬆在創世區塊(Genesis Block)中的影響,他描述了英國財務大臣達林(Alistair Darling)如何使用危機和虛假聲明來支持大規模貨幣印刷和大規模資產購買的想法。

中本聰在比特幣創世區塊中的神秘信息解釋說,法定貨幣受制於操縱官僚主義的人,為了實現短期復甦並將世界財富分散給少數人的行為是違反了經濟原則的。通過更好的分配流程(挖掘新鑄造硬幣的速度或難度限制)和有限供應(21M),比特幣注定與今日的金融體系不同,政治家不再能以聳動的媒體活動,隨心所欲地改變事物或過度炒作經濟危機。

【當下一次危機出現時,市場將會看到比特幣是否真的可以用來對付惡性通貨膨脹】

少數人對於財富不平等早有意識,而在2008年之後,全球成千上萬的抗議者發起佔領華爾街,引起了全球性的關注。不過,大多數人並不明白政治家和中央銀行到底造成多大程度的損害,因為我們自2008年以來從來沒有看到過嚴重的金融危機。但許多人認為在委內瑞拉發生的惡性通貨膨脹是泡沫化即將破裂的跡象。

通常來說,金融危機期間,有經驗的投資者會將資金轉移到貴金屬等資產上,這些資產可以更有效地與通貨膨脹對沖。當下一次危機出現時,市場將會看到比特幣是否真的可以用來對付惡性通貨膨脹。許多人認為,個人將使用比特幣來避險,而硬幣將最終用於對抗由世界霸權發起的失敗的貨幣策略。

自由派擁護者和前國會議員羅恩.保羅(Ron Paul)認為量化寬鬆和現在的「量化緊縮」已經快速地刺激了加密貨幣的普及。保羅認為世界各國央行和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應該受到指責。

「我認為加密貨幣反映了美元貨幣體系的災難。我認為如果你沒有進行這些量化寬鬆,以及大量的通貨膨脹,加密貨幣依舊可能會問世。但我認為你不會有這種迅速飆漲的泡沫發生。」

【比特幣不是解決世界上所有經濟困境的方法,但這項技術將幫助社會發現一片新天地】

我們不知道官僚機構和政治煽動者何時會用盡所有選項和貨幣伎倆,但我們知道現在出現了一個更好的系統。在許多遭受惡性通貨膨脹,資本管制和貨幣如同廢紙的國家,已經有跡象顯示人們紛紛將比特幣當作是他們的B計劃。然而,比特幣的創始者中本聰解釋道,比特幣並不是可以完全解決社會貨幣和政治問題的方案,但他強調,比特幣仍然是一個有助於經濟自由發展的有力工具。

「你不會從密碼學中找出解決政治問題的方法,但我們可以在軍備競賽中贏得一場重大戰鬥,並在幾年內獲得新的自由領域。」Satoshi於2008年11月7日在比特幣的基準代碼發布之前解釋道。

「政府擅長切斷像Napster這樣的中央控制網絡的源頭,但像Gnutella和Tor這樣的純粹P2P網絡似乎可以完全擺脫這樣的束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