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記者揭露莊家操控加密貨幣全貌

瀏覽數

99+

《華爾街日報》最近完成的一項研究顯示,數十個交易群組在幾家最大的加密資産交易所操縱加密貨幣價格,在過去六個月內,至少創造了高達 8.25 億美元的交易活動,而那些站錯隊的倒黴蛋在這個過程中的損失也數以億計。

 

《華爾街日報》考察了今年 1 月至 7 月底期間的交易數據和交易員之間的在線交流內容,總共發現了涉及 121 種不同數字貨幣的 175 次「拉高後出貨」計劃。這種操縱市場的方式具體體現在,某類加密貨幣價格突然上漲,然後在幾分鍾後又猛然大幅下挫。而操縱的方法也非常簡單:交易員們加入拉高價格的群組,引發數以百萬計的交易活動,刺激價格大漲,隨後快速下挫。

 

價格直上雲霄,《華爾街日報》考察的 50 次價格上漲最猛的情況中,近一半最終出現貶值;圖中顯示了貨幣相對于預告交易價格的表現,紅線表示貶值 綠線爲升值;來源:《華爾街日報》對 CoinMarketCap.com 交易數據的分析

 

「拉高後出貨」的伎倆是最古老的市場欺詐手段之一:交易員拉高某項資産的價格,然後抛售以獲利,投資者遭到愚弄,股票砸在手裏。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 經常針對利用公開交易股票實施拉高抛售策略的行爲發起民事訴訟。

 

不過,操縱虛擬貨幣價格的手法盡管一模一樣,但這個市場監管更爲模糊,監管機構尚未有所行動。

 

倫敦律所 RPC 的加密貨幣律師本·耶茨 Ben Yates 說:「加密貨幣交易所是不受監管的市場,因此有的市場操縱行爲在紐約證交所被禁,然而在加密貨幣交易所卻能暢行無阻。」

 

 

瘋狂的一幕:CloakCoin 如何被拉高抛售

 

以前的不法股票經紀人那種電話交易所如今有了在線版,即數字貨幣交易員聚集的聊天群組。

 

《華爾街日報》分析的幾十個聊天群組中,規模最大的名爲「Big Pump Signal」,其在消息應用 Telegram 上有超過 7.4 萬關注者。這個聊天群組的成果也最豐碩:自去年 12 月底在 Telegram 開設以來,這個群組發起了 26 次拉高價格的行動,交易額達到 2.22 億美元。

 

這樣的群組還有很多,可能增加了規模數百萬乃至上億美元的交易活動。這些都是私密群組,只對受邀請成員開放,通常由一個匿名主持人管理。

 

前一段時間首次代幣發行 ICO 交易大熱,上述伎倆也隨之遍地開花。初創公司在 ICO 交易中發行數字代幣爲項目融資。研究網站 CoinDesk 的數據顯示,過去 18 個月,ICO 交易籌資規模總計約 200 億美元,2014 年至 2016 年累計爲 3 億美元。

 

「Big Pump Signal」群組的策略直截了當:宣布拉高價格的日期、時間和交易所;到了設定的時間就宣布要拉高價格的數字貨幣,讓交易員們營造狂熱買入的氛圍;然後迅速抛售。整個過程只要短短幾分鍾,成功的交易員對自己的獲利洋洋得意。

 

7 月初的一天,Big Pump Signal 下令衆多群組成員于美東時間下午 3 點整在幣安開始買入一種名爲「CloakCoin」的代幣。

 

Telegram 聊天群組的匿名主持人敦促大家:「@所有人 千萬要趕上這波浪潮!」

 

 

CloakCoin 拉高行動實時狀況:Big Pump Signal 在 Telegram 上發出消息讓群組成員買入,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上的 CloakCoin 價格隨即飙升。在 CloakCoin 價格被拉高期間,幣安上的 10 種交易最頻繁的數字貨幣價格幾乎沒有變化。

同一時間,幣安 10 種交易最頻繁的數字

 

買入狂潮即刻到來:幣安上的 CloakCoin 價格飙升 50%,至 5.77 美元,兩分鍾後便急轉直下,下跌近 1 美元。總計有 6700 筆交易被執行,價值 170 萬美元,而之前的一個小時裏幾乎沒有任何交易。

 

 

Telegram 上被發現數十個積極進行拉高做法的群組

 

類似的交易在上世紀 30 年代被列爲非法,當時交易員群體互相買賣股票以推高價格,然後脫手給公衆。

 

然而在互聯網熱潮時代,拉高並抛售的做法激增,「華爾街之狼」喬丹·貝爾福特 Jordan Belfort 創建的 Stratton Oakmont 等經紀公司在其中推波助瀾。1999 年,貝爾福特就證券欺詐等罪名認罪,其實施的拉高並抛售做法影響了 34 家公司,導致投資者損失逾 2 億美元。

 

參與操縱加密貨幣價格的群組數量無法確知,但《華爾街日報》發現了 63 個積極推動不同拉高做法的群組。這些群組的名稱毫不掩飾,諸如 Orion Pump、MEGA Pump 和 A+ Signals。大多數都在 Telegram 和 Discord 上運作,6 月底時群組成員總共有 23.6 萬。

 

與其他活躍的群組一樣,Big Pump Signal 的運作十分神秘:主持者隱匿了身份,一個相關網站的所有者身份也成謎;記者試圖聯絡主持者但未能成功。

 

《華爾街日報》發現的許多群組都收取 50 至 250 美元不等的月費,或要求成員宣傳其服務才能獲得交易信息。其中一個群組 Cosmic Trading 以培訓爲賣點,還發布其他群組的拉高信號並收取費用。

 

該群組在 Discord 上的管理員在一封私信中說,Cosmic Trading「是一家發布公司,強烈反對拉高並抛售行爲」。

 

 

被坑者還被譏笑:「兄弟你手太慢」

 

由于交易所不公布投資者的過往曆史,參與拉高行動者獲利多少也不得而知。但運營者擁有先發制人的優勢,可以選擇代幣、在低點買入,然後在他們決定的任何高點賣出。

 

加密貨幣分析公司 CipherTrace 首席執行官戴夫·傑文斯 Dave Jevans 說,對交易員來說這如同賭博,而他們沈溺于此。所有交易員都跟風買入,希望在抛售前脫手獲利,這有點像加密貨幣版的懦夫博弈:在價格觸頂之前,他們等待的時間越長,賺到的錢就越多,但風險也就越大,有可能在無可避免的崩潰中全盤皆輸。

 

這種做法「刺激可憐的追隨者不斷買入,直至達到目標價,但很多時候目標價根本就不會實現,」1 月份曾參與 Big Pump 行動的泰勒·考德爾 Taylor Caudle 說,「我在大約 30 秒內損失了 5000 美元。」他之前曾經追隨該群組的其他行動。

 

27 歲的考德爾說,針對 DigixDAO 發出買入訂單不到一分鍾,這種加密貨幣的價格就直線下跌,再也沒能恢複。一家初創公司發行了這種貨幣,號稱以黃金支持,從去年 11 月開始在幣安平台上交易。

 

考德爾透支了一張信用卡的最大限額以參與那次活動。

 

他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說自己極其憤怒,在 Discord 上公開了他發現的情況,結果當然是毫無作用,只遭到嘲笑,諸如「兄弟你手太慢」或是「這種話太遜了」。

 

幣安常常成爲拉高抛售策略選中的平台。據研究網站 CoinMarketCap.com,幣安目前是交易量最大的在線交易所。在幣安上市交易的貨幣數量達數百種,其中很多規模很小,拉高組織可以買入並控制價格。

 

幣安代表未回複置評要求。

 

 

賺錢者很開心:「我熱切盼著下一次」

 

過去六個月 Big Pump Signal 的目標貨幣都是拉高群組的典型目標:交易活動剛好中心吸引較大的興趣,引來新的交易員,價格又足夠低廉,因此人們可以買入大量股份,足以産生很大的影響。

 

該群組最成功的行動包括 Pesetacoin、Stealth 和 Agrello 等貨幣,在宣布行動之前這些貨幣的價格在 6 美分至 31 美分之間。

 

Big Pump Signal 最成功的幾次行動,以上三種價格較低的貨幣較宣布其爲拉高目標之前,上漲了 70% 以上。 !代表宣布目標的時間

 

對于 Big Pump Signal 來說,CloakCoin 的行動效果屬于中等。這種貨幣只在八個交易所交易,今年 7 月在 CoinMarketCap 的排名爲 225 位,CoinMarketCap 跟蹤 1600 種數字貨幣的市場活動。

 

《華爾街日報》發現,在 7 月的行動中,交易量最大的時段是開始的一分鍾內。分析顯示,交易額最大的一筆爲 1.1 萬美元,就在主持者發出指令致使價格急劇上漲的瞬間之後。

 

CloakCoin 的市場營銷經理哈裏·西迪羅坡洛斯 Harry Sidiropoulos 說:「我們當然十分意外。我們無法斷定這種情況爲何發生,但絕對不是我們幹的。」

 

與此同時,交易員則對拉高 CloakCoin 的行動十分滿意。一個名爲 Althanasia 的用戶在 Discord 上寫道:「好一場拉高行動。」另一位用戶 Berdo 說:「這真是令人驚異。」

 

一個名爲 SexyHomer 的用戶說,他在 CloakCoin 的拉高行動中賺了 1400 美元,還說自己這次沒有大舉動作。他寫道:「我熱切盼著下一次,我會大幹一場。」

編譯:任澤

熱門搜尋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