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中國數字貨幣交易平台:七年硝煙 誰能「活最久」?

瀏覽數

99+

上周,幣圈注意力都集中在OKEx徐明星被“圍堵”的消息上,火幣精心策劃的告別“HADAX”活動,也淹沒在用戶對OKEx爆倉的討伐中。

數字貨幣交易所,一度是幣圈火熱的推手和受益者,如今也成爲幣圈風險和輿論的承擔者。

有一些往事,注定要被時間過濾。但數字貨幣交易平台的無限戰爭,還遠未結束。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2011年,比特幣兩歲,剛剛進入中國。

這一年,楊林科26歲,他第一次知道bitcoin是在朋友的QQ聊天上。在和朋友黃嘯宇交流後,兩人很興奮,直覺這是門賺錢的生意。

“那時候,我們的目的很單純。”

2011年6月9日,兩人一起創立“比特幣中國”,總部設在上海市徐彙區飛洲國際大廈。當時,還沒有“比特幣”這一中文詞彙,楊林科們首創了該詞,並沿用至今。

同一時間,李林的中國第二大團購導航網站人人折拿到了第一筆融資,雖然百萬元在“百團大戰”的背景下,並不打眼。

這時候的徐明星,還在豆丁網擔任CTO。作爲技術宅的他日常追劇,後來,在看美劇《傲骨賢妻》第三季時,意外時發現了比特幣。

傲骨賢妻中比特幣的片段

傲骨賢妻中比特幣的片段

楊林科走在國人前面。

早期意味著增長,也意味著無限的想象空間。

剛開始時,比特幣中國團隊只有4個人,每人身兼數職,沒日沒夜地寫代碼、充值、提現、維護客戶和網站。2012年7月,比特幣中國的用戶已經可以通過美元、港幣和人民幣三種貨幣進行存取款。

但由于比特幣是個新生事物,平台每天的交易量也僅在幾十單,楊林科也一直兼職做著自己的汗蒸生意。他一度想要放棄,“賺不到錢”。

轉變發生在第二年。

這一年,比特幣價格迎來第一次暴漲。幣價從開始的幾百元,突然漲到數千元高位,一部分玩家通過媒體了解比特幣後,開始進入幣圈淘金,包括比特大陸的吳忌寒、節點資本的杜均、硬幣資本的老貓等在內的早期玩家,開始加入這場遊戲。

這當然是比特幣中國的機會。

2012年下半年的時候,還是在弟弟李啓威口中第一次聽到比特幣的李啓元,決心離開沃爾瑪,加入比特幣創業。第二年年年初,李啓元以CEO和聯合創始人的身份加入比特幣中國,這位華人給這家初創公司帶來了新變化。

大量玩家湧入,當時還是一家獨大的比特幣中國,順勢獲取的大量用戶。

平台的全球話語權也水漲船高。11月,比特幣中國超越Bitstamp和MtGox,成爲世界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平台。

正當意氣風發之時,火熱的市場卻迎來了監管。

2013年12月5日15時39分,爲“保障人民幣的法定貨幣地位,防範洗錢風險,維護金融穩定”,中國人民銀行等五部委聯合發布《關于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明確比特幣不具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應作爲貨幣在市場流通使用。

通知一發出,幣市大挫,比特幣價格直接從7004元腰斬至4521元。

幣圈寒冬開始了,但比特幣中國開始了新的征程。

第二年,楊林科離開管理層。比特幣中國業務在李啓威的管理下扶搖直上,憑借早期入局的優勢,交易量一度達到頂峰,最高時占據全球比特幣交易市場的48%。

巨大的蛋糕引來了獵食者。

三足鼎立之勢

就在李啓元加入比特幣中國後不久,OKCoin幣行、火幣網相繼成立。

2013年,當時的交易平台中,比特幣中國還一家獨大,玩家想要買賣比特幣,除了淘寶網,一般會選擇比特幣中國。

而早已多次聽說比特幣的李林,也想試著買幾個比特幣,但他登錄比特幣中國網站後卻發現,用戶體驗並不怎麽友好。于是,他萌生了做一個虛擬貨幣交易平台的想法。

2013年5月15日,李林購買了域名“huobiwang”,避開‘貨幣’這一敏感詞,起名火幣網。

9月1日,火幣網開啓運營,主要支持比特幣、萊特幣兩大幣種與人民幣的交易兌換,早期平台也很簡陋,“網站只有部分翻譯成英語”。

幾乎同一時間,OKCoin幣行創立。和火幣網上線兩個月便獲得天使輪投資類似,OKCoin創立之初,便獲得了Tim Draper和創業工場的100萬美元天使投資,也同樣含著金鑰匙出生。第二年,公司獲得策源創投和曼圖資本等風投公司1千萬美元A輪融資。

後來,徐明星回想起第二次融資時,感慨:“在沒有融到錢的時候,我覺得公司經營很困難,後來融了1千萬美金,發現我們更困難了。管理問題、方向選擇等等,帶來的更多是挑戰。”

不過,早期擴張帶來的喜悅,掩蓋了挑戰帶來的負面影響。幫助OKCoin擴張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當時團隊集齊了衆多人才,他們後來大多叱詫幣圈。

其中就包括趙長鵬、何一和段新星。

趙長鵬原來是Blockchain.info的幹將,徐明星接受何一的建議,把趙挖過來後,讓其負責公司的技術部兼國際市場項目。

“我可以預測到,OKCoin會是比特幣行業內的領頭羊,它具備成爲領頭羊的全部元素。能夠支撐並驅使我們持續前進的就是我們對比特幣的信仰,我們會成爲比特幣領域的谷歌,沒有一個在這裏工作的人不是朝著這一個目標前進並奮鬥的!”

這是趙長鵬當年的豪言壯語,恍如昨日。

當年,徐明星、趙長鵬和何一被稱爲OKCoin的“鐵三角”。

3UNwoxY69l9h164q61Yhj2HulngFMd6207sz4euF.jpeg

OKCoin“鐵三角”

趙長鵬進入OKCoin的引路人正是何一。

2014年,何一在OKCoin負責市場,“曾經和趙長鵬在OKCoin一起共事了10個月,他的技術能力、人品都了如指掌了。”後來,幣安成立,換成趙長鵬拉何一入場。“當年我挖他進OKCoin,現在他挖我加入幣安,也算扯平了。”

所以說,人生真的是由巧合組合而成的戲劇,你來我往,互相映照。

即使在早期開疆拓土階段,平台競爭也並非風平浪靜。

“就一件事情,同行之間經常互黑,隔空對罵經常出現,”當時還在OKCoin市場部任職的張珺表示,“但生活中,大家還是好朋友,也能撇開爭論一起撸串。”

在這樣競爭氛圍中,何一策劃了一場後來讓大家記憶深刻的活動——“OKCoin與你·北京一夜”。

每位參會者收到一套黃太吉套餐,邊吃煎餅邊聽嘉賓討論比特幣,“現場還來了一位唱衰比特幣的專家,登台大談比特幣的不合法性,有人非常激動,甚至把手裏的煎餅扔到台上,引得大家笑成一團。”一位親曆現場的後來分享。

而正是這時候,薛蠻子開始了解比特幣。

2014年9月,在轉發一條比特幣相關微博幾天後,薛蠻子揭秘說:“老漢我買的是瑞波幣(XRP)!”文末,他還大聲呼籲:“這不是一個投資機會。這是一場革命。” 

這的確是一場革命。

三家打法各異

業內人士認爲,早期圍繞比特幣進行商業變現其實主要有以下幾類:一是生産,即與挖礦相關;二是交易,也就是交易平台;三是支付,因爲比特幣的無邊界性,是很好的低成本跨境支付方案。

早期三家交易所競爭也主要圍繞這三大板塊展開,只不過從時間線來看各有側重。

比特幣中國占據先機,一時坐上了全球比特幣交易的頭把交椅。2014年秋天,比特幣中國的交易量達到頂峰,最高時占據全球比特幣交易市場的48%。

緊接著,萊特幣逐漸被投資者接受,成爲僅次于比特幣、全球流通市值第二的虛擬貨幣,當時圈內還流行著比特金、萊特銀的說法。

由于率先開啓萊特幣交易,OKCoin占據了不少市場份額。另一方面,Mt.Gox的倒閉,也給中國平台帶來了機會,交易業務逐漸向海外拓展。

除此之外,三家也開始在比特幣支付展開布局。

比特幣中國創立之初,願景是“未來每個人都使用比特幣”,使命定位于“向全世界提供最可靠、最便捷的數字貨幣服務”。“比特幣的落地應用”是該平台一個重要的方向。

2014年10月21日,比特幣中國礦池正式上線,作爲比特幣中國礦池、交易、支付三位一體鼎式格局中的一足。

比特幣中國四周年慶祝現場

比特幣中國四周年慶祝現場

除了礦池和交易業務,比特幣中國還在當年11月,正式上線了支付平台極付(JustPay),與多家電商合作,接入比特幣支付。幾乎同一時間,比特幣中國聘請前支付寶首席分析師戴慶祝,作爲公司聯合創始人和首席運營官。這一次聘任,還被大家看作“比特幣中國想尋求快步涉入比特幣在線支付業務的一個信號”。

雄心可見一斑。

同樣打出一手支付牌的還有OK。

2014年11月,OKLink上線,主打國外跨國轉賬業務,很快覆蓋20多個國家,主要客戶是全球中小型金融參與者。爲此,OKLink還發行了與美元嚴格挂鈎的OK Dallar。

當時的OKLink,自稱國內第一個商用區塊鏈技術應用,由錢包、保險箱、商家工具、開放平台等幾部分組成。

除了支付和簡單的交易服務,OKCoin成立之後也在不斷拓寬交易邊界。

2014年,OKCoin開始陸續提供各類金融服務工具,比如比特幣虛擬期貨交易、點對點借貸、保證金,以及多重簽名的比特幣錢包。

但這一年,比特幣價格持續低迷,市場傳言其中的重要推手是交易平台,他們在沒有100%准備金的情況下,開啓融資融幣業務,部分平台甚至參與做空,從中獲取利益,引發大家對做空機制、融資融幣的討論。

2014年5月6日,國內5大比特幣交易平台(火幣網、比特幣中國、OKCoin、CHBTC、BtcTrade),宣布采取“一致的自律行動”,爲避免過于投機,不再開展與比特幣相關的杠杆交易,並統一交易費率。

但是僅過一個月,6月15日,火幣網推出子平台bitvc,重啓融資融幣;6月21日淩晨,OKCoin官方微博發布公告,跟上火幣網的步伐,推出“幣生幣”,重啓融資融幣業務。對此,OKCoin何一表示:“五大交易所是有過協議,停止融資融幣,我們本來打算在國外網站重啓,但同行率先開了,大家沒強烈反對,我們就連夜炒了碗炒飯出來,行業競爭就是這樣不進則退。”

在競爭與利益面前,此前的自律聲明,顯得有些尴尬。

火幣網之前,交易平台賺的是手續費,但火幣網一上線,李林就昭告天下,永久免除手續費。這一舉措獨辟蹊徑,帶來的影響是:火幣網一經推出,用戶量便扶搖直上。

2014年9月13日,火幣網一周年

2014年9月13日,火幣網一周年

在競爭對手不斷拓展業務的時候,火幣也開始以交易爲核心,拓展版圖。

“火幣網的業務鏈十分明晰,從最核心的交易切入,兼顧比特幣上遊的生産“挖礦”、比特幣儲存理財、支付應用,形成了一條全産業鏈的服務。”李林曾說。2015年,火幣網參與推出工具類服務解決方案財貓,主打工具類服務解決方案。

比特幣中國的領先優勢逐漸被趕上,火幣網、比特幣中國、OKCoin三足鼎立之勢漸成。

無論是主打免交易費和火幣網,後來前瞻幣幣交易的幣安,還是“挖礦即交易”的FCoin的崛起之路,大都應證了,哈佛商學院邁克爾·波特教授的那句話:“挑戰者必須找到不同于領先者的新競爭方式以取得成功。”

2014年到2015年,除了火幣網、比特幣中國、OKCoin,三大交易所提供比特幣、萊特幣的交易,在另外一個戰場,還有幾家主打山寨幣交易,比如名氣最高的元寶網、比特時代和聚幣網。

2013年7月,元寶網前身元寶彙交易所開放交易;11月,元寶聯交所上線。作爲早期山寨幣的集中地,元寶網開創了很多虛擬幣的玩法,比如首創平台幣元寶幣,支持人民幣買賣;將元寶幣作爲遊戲、手機話費的充值貨幣。

除此之外,平台還上線了元寶彙股票,元寶小貸則直接將當比特幣、萊特幣和元寶幣作爲數字資産,支持質押換取人民幣,相當于一家P2P網貸平台,只不過標的變成了虛擬幣。

“我們目前定位于華人用戶。”元寶網創始人鄧迪曾在Inside Bitcoin國際會議演講中表示,“我們還做了元寶銀幣,用來獎勵用戶的慈善的行爲。”除了元寶幣,該平台還聚集了大量山寨幣,如名車概念的特斯拉幣、個人品牌的小咖幣,甚至各種概念:隨享幣 、儲備幣 、公證幣等等。 

“大家去元寶網,主要因爲那裏有百倍幣、千倍幣,現在回想,當時的幣簡直就是白菜價。比特時代那時候有瑞波和恒星,價格也才2~3分。”早期玩家小A回憶說,造富效應吸引了一大批玩家在平台交易。

除了元寶網,比特時代同樣是山寨幣的聚合地。

比特時代本來做的是媒體,後來才順勢開啓了交易板塊。“我們進入圈子後,有了一定的人氣,布局交易所就變得相對簡單。”黃天威說。

左手媒體、右手交易所的策略,讓比特時代在熊市中能持續經營,並抽出資金布局微廚、好禮、電商等産品。除了山寨幣上幣快,比特時代一個重要動作是盤活了部分沒有流動性的山寨幣。比如將交易停滯的聯合幣、蘋果幣、諾爾股、幽靈幣、比利股五幣合一,形成新的衆合幣MergeCoin,簡稱MGC。

另一個平台,聚幣網則名副其實。

“當時聚幣是‘大賭場’,很多垃圾山寨幣,動不動幾億、幾十億的總量,最低幾毛一個,莊家也不用拉盤,天天高高興興地砸盤收錢,單機幣滿天飛,還有專門的財團刷交易量。”早期玩家小A這樣回憶。

新秀輪番上陣

進入2017年,投資數字貨幣暴富的獵奇新聞增多,更多的數字貨幣交易平台出現,角逐之勢越發激烈。

2015年趙長鵬離開OKCoin後,在上海創立了比捷科技,專注交易平台的開發,爲交易平台提供技術支持。去年年中,1CO開始在國內盛行,趙長鵬覺得自己做平台的時機來了。

“現在有這個機會,時機也成熟。如果我不做這件事情,過兩年,我會問自己‘如果不做這個,我這輩子還想做什麽呢?’”

有人說趙長鵬只花了兩天時間,帶著團隊寫出了20頁的白皮書,籌集了1500萬美金。7月14日,幣安在上海創立。

郭宏才後來回憶,幣安創立前籌資,少有人搭理。早期因爲競爭者衆多,知名度低、交易量少,衆籌幣安的BNB在7月末8月初的這段時間,一度處于破發的邊緣。“當時我領進去投幣安的朋友虧了,來找我鬧事兒”。

趙長鵬壓力很大。

後來,他在一篇自述裏說,“他們早期都投了幣安的1CO,純屬對我的支持。他們投的時候沒有任何人知道1CO是什麽東西(這是我非常不推薦的一個投資方法)。幸運的是,到目前爲止,他們都沒有賣過BNB。”

再然後,監管消息傳來、幣安前瞻的幣幣交易,帶來令人欣羨的營收,幣安“短短幾個月內成爲全球第一大數字貨幣交易所,這一點不在資本的計劃裏,甚至也不在幣安團隊裏。”回顧此前的采訪,只有何一斬釘截鐵地說,幣安會成爲全球第一。

幣安很快成了全球第一。

再然後,今年5月,FCoin帶著“交易即挖礦”風風火火登場了,“上線短短半月,交易量不但雄踞全球榜首,還超過第二到第七名的總和。”盛名之外,FCoin面臨更多非議,比如頻繁發布公告、FT價格跳水、幣改失敗等等。

不過,FCoin帶來了一股“挖礦潮”,更多的交易所步其後塵,紛紛推出交易即挖礦。

比特幣十年,在數字貨幣交易平台這條賽道上,中國選手的起跑線並不落後,甚至一度領先世界。

從比特幣交易,讓比特幣中國獨領風騷,到上線萊特幣,讓OKCoin迎頭趕上,再到以太坊,讓雲幣觸摸納斯達克,山寨幣成就了多家交易平台。

隨著時間的演進,中國的數字貨幣交易平台,也因爲用戶需求的變化,從單一到多元,從國內到全球化,格局不斷發生改變。

中國數字貨幣平台競爭從比特幣中國一家獨大,到與火幣網、OKCoin三家鼎立,加上衆多山寨幣平台同台競技,緊接著幣安、FCoin獨領風騷,數千家小平台虎視眈眈。

比特幣中國創始人楊林科在2014年年底接受采訪時表示,“這個行業不是看誰最老,而是看誰活得最久。現在牛逼並不能代表以後永遠的牛逼。”

2017年9月,比特幣中國停止所有交易業務,今年6月,比特幣中國宣布,重新回歸。

但今時已不同于往日。

硝煙已起,真正的交易平台王者,只有待塵埃落地時,才會露出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