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通證的價值設計與數量設計

瀏覽數

99+

通證(Token)可能有四個要素:數字形式證明,基于加密證據,可流通,可編程。

那麽用通證來做數字資産表示時,如何進行設計?

以下這是一個初步的思考。

01

通證(Token),數字資産的鏈上表示

從比特幣到以太坊,從區塊鏈1.0的數字現金進展到區塊鏈2.0的數字資産,關注的焦點在發生轉移。

有了智能合約和通證之後,以太坊就有了新的用途——進行數字資産的表示與交易。鏈上的數字資産(digital asset)也有了一種相對統一的價值表示形式。以太坊開始往前一步,超越作爲數字現金系統的比特幣,開始解決數字資産系統的三個問題:

表示的資産是什麽?

如何發行?

如何進行複雜的交易?

在實際運行中,以太坊被主要用于前兩個問題——表示的資産是什麽、如何發行。在有了數字資産之後,人們很自然地會創建關于數字資産的各類複雜應用。

一般來說,通證,是資産在區塊鏈上的價值表示物,涉及的資産包括三類:比特幣以太幣等鏈上的原生資産、映射到鏈上的線上資産、映射到鏈上的線下資産。當它們被在鏈上表示後,我們將之統稱爲“數字資産”(digital asset)。

特別地,用以太坊區塊鏈和它的智能合約可以創建與發行代表價值的通證,然後用它去關聯資産,形成現在較爲通行的數字資産表示。

圖:數字資産的表示與應用

在以太坊區塊鏈上,主要可以創建兩種表示價值的通證:可互換的ERC20標准通證和不可互換的ERC721標准通證。可互換的通證可類比爲現金,不可互換通證可類比爲房契。

對表示爲通證的數字資産,以太坊智能合約可以進行各種交易,如通證間的兌換、通證抵押、通證分配與消耗等,由此可以形成複雜的數字資産交易與應用。

正如以太坊白皮書所展示,它的系統設計和智能合約是爲了更好地進行數字資産的交易。

02

通證經濟系統設計與通證的發行方

比特幣系統是一個最理想化的情形:它的發行是完全去中心化的,由計算機算力按規則競爭完成。但當區塊鏈被用來處理通證表示的數字資産時,我們不得不從最理想化的發行去中心化往回退了一點,這步回退是讓區塊鏈投入實用的必要妥協。

回看以太坊最初的代幣衆籌過程。嚴格地說,以太幣的發行是中心化的,是由以太坊基金會將以太幣售賣給比特幣的持有者。但這個過程是自動化,由預先確定規則、編寫後不能修改的智能合約自動執行。

用區塊鏈上的通證來表示鏈上的其他資産、線上資産、線下資産時,完全的去中心化、甚至完全無人介入的自動化都不可能。

資産的設計、發行的設計、以及後續項目的運行,都需要有機構來發起。這個機構在一定程度上是區塊鏈項目的中心。

這個發起機構的角色是,進行協調,將線上資産、線下資産與通證進行對應。

這個發起機構的角色是,發起和發行通證。當然,與過去相比,這個機構是相對去中心化的,它並不掌握社區的百分百的“股權”,也不具有絕對的話語權,而必須是做社區的協調者。

這個發起機構的角色,也是持續運行項目和社群,直到社區能夠自行運轉。在項目的發展過程中,隨著社區的擴大與強大,中心才開始可能弱化,甚至最終達成去中心化社區狀態。

要仔細地辨析發起機構的角色,因爲要利用區塊鏈上的通證來表示資産、構建名爲“通證經濟體”的産業生態圈,它是關鍵的驅動者。

現在看全球區塊鏈産業發展狀況,區塊鏈項目的發起方多爲注冊在新加坡等地的非盈利基金會,在一些國家與地區,這是一條合規的路徑。而我們認爲,區塊鏈要實現商業落地,較爲現實的路徑是與現有各國的公司注冊制度形成某種連接,這裏將區塊鏈項目的發起機構稱爲“自商業公司”(DAC,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mpany),它利用區塊鏈技術與經濟手段,促成運用通證的産業生態圈。

通過以上討論,我們也看到通證經濟體通常采取的設計是:通證經濟體是一個産業生態圈或社區;用通證來表示一個生態或社區的廣義資産;借助通證來進行分配、交易。它協調各方共同推進三個核心事務:

鏈,區塊鏈技術的落實;

通證,通證的建立、分配與管理;

社群,用戶社區與投資社區等以價值共識形成的社群。

發起通證的區塊鏈項目實體(基金會或自商業公司)是社區和資産的創建者、協調者。

關于DAC的相關的討論還可參見通證經濟實踐聯盟的《通證經濟的模型與實踐》白皮書0.1版,以及專家報告《自商業DAC-通證經濟的模型與實踐》

03

通證價值設計與數量設計

一個通證經濟體的發起機構,如自商業公司,它的關鍵任務之一是設計這個産業生態圈的“通證經濟系統”。

通證經濟系統設計包括兩面,一面是和通證的價值相關的設計;一面是和通證的數量相關的設計。

一個通證的所表示的價值是什麽?如何與現有資産對應?可因爲什麽貢獻獲得?如何確定它的價格?這是通證的價值設計關心的問題。

通證的數量設計則包括初始分配、流轉和總量控制等。下面,我們重點討論一下通證的數量設計。

通常,通證在四個群體中進行發行和分配:1)投資者;2)團隊與顧問;3)生態成員;4)留存。假設留存的通證並不進入流通,除非它的狀態被改變了。團隊與顧問、生態成員這兩方的通證會隨著時間逐步進入流通:團隊與顧問的按預設規則逐步解除鎖定;生態成員通過貢獻獲得通證獎勵,並按規則逐步解鎖與流通。

圖:通證的數量隨時間的變化

假設用通證經濟系統來改造一個線下社區。那麽可能有一個初始分配:投資方、團隊各獲得一部分通證;現有社區的成員按照規則獲得一部分通證;同時將一部分通證留存,以備社區發展之需。

其中,社區成員按一定規則獲得通證,就是把線上資産映射到鏈上,用通證表示出來。

之後,通證將根據社區成員的貢獻進行分配。項目團隊要設計一個通證在社區內的使用場景:

生態成員如何獲得通證?

生態成員如何消耗通證?從項目角度說也即,如何回收通證?

項目回收的通證,如何安排?是再次發放與流通,是銷毀,是變更爲留存狀態?

另外,由于通證是一個經濟系統,還會涉及到其他的跟數量相關的經濟邏輯,主要包括兩點:

總量。通證的總量如何變化?是增多?是不變?是因逐步銷毀而減少?

解鎖。被鎖定的通證以通證以什麽樣的速率和規則逐步釋放?

確定一個通證的數量邏輯之後,我們就可以編寫智能合約用代碼實現它,並在區塊鏈上自動甚至自治地運行了。

圖:通證經濟系統設計清單

04

通證的價值增長

通證經濟的基礎邏輯是,通證的總體價值對應著一個經濟體的總價值,經濟體的總價值上升,通證的單價上漲,經濟體的總價值下跌,通證的單價隨之下跌。
這背後還有兩個重要的隱藏假設:

假設之一是,與過去的公司不同,通證反映的是經濟體的價值,而不是公司的市值。

以淘寶這樣的交易市場平台做對比,通證總價值反映,是包括交易平台、賣家、服務商、買家等組成的經濟體的總價值,而不是平台公司的估值。

假設之二是,類似于證券市場的持續交易,會有效地發現一個通證的價值,確定一個通證的價格。

在證券市場上,所有持股者中的一小部分的交易確定了股票的價格。

比如,巴菲特的伯克希爾每股28.7萬美元,總市值是4700億美元,而每日平均交易量不過是292股左右,被拆分便于交易的BRK-B,每股價格190美元,平均每日成交量408萬股,也就是每日交易總額不到總市值的千分之二。

從以上分析可以看到,通證經濟系統的價值設計的關鍵是:

如何使得它所反映的通證經濟體能夠持續增長?

如何確保通證向生態成員釋放過程不會導致價格的暴漲暴跌?暴漲暴跌都會影響生態的健康發展?

如何選擇初期的投資者以及之後的生態成員,培育他們成爲持有者?

圖:常被忽視的常識:持有者才是夥伴

不管是發展一個生態,還是發展一個互聯網平台,它都有較大的前期投入成本,需要成本來跨越從想法到項目的過程。我們把一個項目分成三個階段:

孕育期;

研發期;

高速發展期。

通常而言,有前景的想法和初創項目能夠獲得風險投資的青睐,獲得研發期所需的資金。這裏通常有一個公司估值的大幅度上漲,公司手中支持下一個階段的資金也會一下子相對增多。

而現在的各種衆籌的拔苗助長,注定會失敗。第一,價格暴漲只是泡沫,價格終將回歸價值。第二,生態無法速成,只能養成。拔苗助長,帶來的是項目的慘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