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E:被搶投的公鏈黑馬項目 究竟藏著多深的“背書”?

瀏覽數

99+

引言:有人說,它將是公鏈元年,繼EOS之後的下一任明星項目?

有人看到,它被比特大陸、OK資本、節點資本、連接資本、創世資本搶著投!

今天,我們需要耐心看看VITE究竟藏著哪些你我尚未看懂的實力?

項目簡介

Vite是一個基于DAG技術、面向高頻場景的新一代高性能的基礎公鏈。其設計目標在于滿足工業級應用在高吞吐、低延遲以及擴展性方面的需求。Vite的核心目標在于提供一個智能合約平台或去中心化應用平台,這點與以太坊、EOS等項目相似。而不同之處在于,Vite的創新與突破性,其重心在于提供高性能的平台,面向相對比較高頻的場景。類似微支付、生活服務以及社交娛樂等高頻場景。

Vite的取勝法則

Vite的取勝法則不在于技術的原創性,而在于對原有技術的突破與創新。“異步”設計可以說是該項目最主要的創新之處,同時也是獨有的。

第一:將智能合約的調用進行異步拆分。Nano(DAG三駕馬車之一)項目提出,把一筆轉賬分爲出賬和入賬兩個動作。在Nano基礎上,Vite把它進一步擴展到智能合約調用上,把一筆交易拆分爲請求交易和響應交易兩部分。請求交易表示出賬操作或智能合約調用請求;響應交易表示入賬操作或對智能合約調用的響應。這樣設計的好處是每個交易只影響一個賬戶的狀態,便于在DAG上實現智能合約。

第二:寫入和確認的異步設計。在Vite中,一個交易被寫入賬本和一個交易被確認是異步的,這是通過Vite原創的“快照鏈”技術以及基于快照鏈的HDPOS分層共識機制來實現的。傳統的區塊鏈(如比特幣),交易寫入賬本的速度會受到打包速度的制約。而在Vite中,用戶可以在TPS限額之內寫入很多交易到賬本,但交易是以勻速異步確認的,這樣可以削平波峰波谷,最大化地利用系統的資源,提高整個系統的吞吐量。同時,兩個賬戶之間的交易不會彼此堵塞,不會出現因爲某一個賬戶發送了大量交易,使其他賬戶的交易長期得不到確認。

第三:合約調用的異步設計。以太坊裏的合約間調用是通過消息調用(message call)的方式來實現的,這組調用要麽全部完成,要麽全部失敗,這是一個原子性的ACID語義,會成爲性能瓶頸。Vite參考中心化互聯網技術中比較成熟的方案,采用了事件驅動架構(EDA)設計,合約之間不共享任何狀態,只通過彼此發送消息來進行通信。

以上三個異步設計均能有效提高系統的性能。

做公鏈,又做DAG賽道裏的王者?

公鏈項目的探索道路上,“性能與安全性之間的矛盾”成了困擾項目發展的核心問題!因而陸續出現了“優化共識機制”、“優化賬本結構”、“鏈下二層協議”或者“分片”等性能優化方案。顯然,Vite采用的是優化賬本結構的方式,即采用DAG賬本結構。

衆所周知,DAG賬本的運用並不是Vite的創新,早在Byteball項目中,DAG賬本就曾被引入,而後在IOTA與Nano在之後又進行了一些叠代。傳統區塊鏈的交易需要全局排序寫入賬本,DAG賬本的優勢是讓交易“並行”或異步地寫入賬本,而Vite在技術上的突破就在于其引入了“快照鏈”結構,更大程度上彌補了DAG本身安全性不足的問題。

區塊鏈賬本的安全性,在于這種結構在不斷“縱向”生長,隨著一個交易被其他交易引用的次不斷增多,被篡改的可能性就會隨之降低。因此,賬本結構從外觀上看起來越“瘦長”就越安全。而block-lattice結構相對“扁平”,其中有的賬戶可能長時間不發生交易,使得最後一筆交易被引用次數不夠多,有被篡改的安全隱患。

VITE:被搶投的公鏈黑馬項目 究竟藏著多深的“背書”?

(來自Vite白皮書)

 

爲解決這一矛盾,Vite引入了快照鏈結構。快照鏈每一秒鍾對整個賬本的末尾拍一個“快照”,然後將其寫入快照塊,後一個快照塊引用前一個塊的hash,構成一個區塊鏈結構。每一快照塊存儲的狀態包括:賬戶的余額、合約狀態的Merkle root,每個賬戶鏈中最後一個交易的hash。DAG賬本可能發生分叉,但全局狀態以被寫入快照鏈的爲准,寫入快照意味著交易被確認。如果快照鏈本身發生分叉,節點會選擇更長的快照鏈達成共識。

 

VITE:被搶投的公鏈黑馬項目 究竟藏著多深的“背書”?

(圖:快照鏈)

同時,快照鏈還提供了一個全局時鍾,這樣Vite便擁有了時間戳,每位用戶在每個時間內發生的交易次數均可得以量化,從而實現TPS配額。共識上,Vite采用了DPoS機制,全局共識組由25個選舉出來的BP(區塊生産者)達成。由于共識源于DAG賬本與快照鏈兩個層級,因此Vite將自身共識機制稱爲HDPoS(Hierarchical Delegated Proof of Stake)。

 

基于DAG結構之上衍生出來的賬本結構各有不同,在IOTA和byteball的賬本結構中,由交易之間相互鏈接組合成DAG 圖。新單元可以選擇鏈接到任意一個或多個舊單元,通過新交易驗證並引用舊交易完成驗證,即達成“DAG共識”。這表明,節點的賬本之間存在一些臨時性的衝突是被允許的,全網數據具有最終一致性,通過犧牲數據一致性有效避免堵塞,提高交易並發量。

也正因如此,同樣引用DAG賬本的IOTA項目,其Tangle賬本的特性是一個交易隨機選擇兩個前驅交易,當遍曆賬本中的交易時有多條可能路徑,經曆不同的路徑可能會進入不同的世界狀態,進而無法確保一個合約狀態的唯一性,導致在此結構之上引入智能合約非常困難。而Vite的賬本結構則采用了類似Nano的block-lattice結構,每一個賬戶都有一條自己的鏈,記錄轉賬的發送和接收(在智能合約情境下則是請求和響應)。由于每個交易只影響該賬戶自身的狀態,而同一賬戶所有的交易是有序的,因此可以保證任何節點遍曆賬本後,都能進入相同的世界狀態。

 

Block-lattice結構中,一個transaction僅對一個賬戶狀態産生影響,如果接受者不生成接收交易的狀態,該轉賬資金將一直處于“處理中”。盡管每條鏈的最新狀態都將全網同步,但也僅有賬戶鏈的所有者能夠簽名並廣播區塊至全網。該設計適用于轉賬情,但若在智能合約場景下,保障擁有私鑰的節點一直在線非常困難。對此,Vite允許合約選擇設置一組具有出塊權限的節點,構成一個單獨的共識組,遵循DPOS算法輪流出塊。這個設計類似于集群的概念,不會由于單點故障使合約失去響應,從而提高了智能合約服務的可用性。

 

從這些設計也可以看出,Vite團隊對DAG技術和智能合約技術的有著較爲深刻的理解。

 

團隊優勢

從被比特大陸、OK資本、節點資本、鏈接資本、創世資本等投資界大咖們競相搶投到現在,Vite整個團隊仍在兢兢業業的尋找技術上的突破與改進。Vite核心研發團隊現有20名成員。創始人劉春明畢業于中國科技大學、中科院軟件所;曾任京東高級架構師、美團點評技術總監,也是數字貨幣交易所幣豐港的聯合創始人。COO Richard Yan畢業于美國達特茅斯學院和紐約大學MBA,曾任職紐約高盛結構性資産交易策略副總裁、Two Sigma高頻交易及商務創新拓展副總裁。

 

VITE:被搶投的公鏈黑馬項目 究竟藏著多深的“背書”?

VITE:被搶投的公鏈黑馬項目 究竟藏著多深的“背書”?

價值潛力

在資源分配上,Vite與曾經紅極一時EOS有相似和創新之處:同樣是依照賬戶持有的Token比例分配配額,創新點在于非持幣者通過PoW也可以獲取最低配額,每個賬戶的TPS不得超過配額。若業務面臨峰值,用戶還可通過支付Token或加大PoW難度臨時獲取更高配額。

應用落地上,Vite將率選切入剛需場景,讓這條公鏈先切實的運作起來,而後再逐漸探索更多新領域。如,圍繞數字資産這一剛需場景,Vite將率先構建一個“價值閉環”。立足從數字資産的發行、存儲、交易到跨鏈傳輸,這些關鍵節點均會覆蓋。同時,Vite也會通過生態布局,將應用範圍擴大到金融服務、數字資産管理以及線下支付等業務。如,只要打開Vite的App,用戶可以購買虛擬貨幣理財産品或者享受虛擬資産抵押貸款服務。用戶走進Vite合作商家購物,可以通過Vite App掃碼支付,使用Vite上面的某種代幣來付款,鏈上秒級到賬,而且沒有手續費。這就是Vite這條公鏈在現實中的基本應用場景。後續,再通過對高吞吐、低延遲的智能合約支持,擴展各種不同類型的dApp應用。

Vite創始人劉春明坦言:“行業的發展如果靠投機來驅動,只能是短期繁榮,是不可持續的”。現階段,Vite已經在二級市場流通,其代幣價格也不是項目方所能左右的,但劉春明認爲,推動代幣長期保值與增值將是項目團隊不可推卸的責任。

采用了DAG的IOTA已經漲了萬倍,Nano年初也曾有百倍增長,而且還是在不支持智能合約的情況下。相比之下,Vite的設計更成熟、目標更宏大、應用前景更廣泛、團隊也更專業。Vite當前市值被明顯低估,不久之後能否逆流而上成爲下一任明星項目?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爲第三方自媒體對VITE項目的客觀評價   轉載自:幣圈阿凡提公衆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