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獨家 以太坊還要“冷”多久 監管趨嚴下投資機構如何破局?

瀏覽數

99+

金色財經訊 今日ETH價格在270美元左右徘徊,相比14日的低點250.2美元,ETH價格小幅攀升。其實ETH的暴跌對于投資者而言是“寒流”來襲,但是另一個角度來看更有利于推進區塊鏈技術的發展,讓區塊鏈公司更加注重技術研發,而不是把精力放在二級市場,當然在發展區塊鏈項目的同時也要時刻銘記不要跨越監管紅線,做好風控,抓住機遇,迎接挑戰。 

 (ETH價格走勢圖) (ETH價格走勢圖)

近日銀保監會、中央網信辦、公安部、人民銀行、市場監管總局聯合發布《關于防範以“虛擬貨幣”“區塊鏈”名義進行非法集資的風險提示》,其實不止區塊鏈,虛擬貨幣相關活動需要防範風險,在加密貨幣市場熊市中,token fund(投資機構)在投資時更應該最好風控,防範風險。

在此前金色財經熊市面面觀系列文章中分析了以太坊暴跌對于投資者和項目方的影響,那麽對于token fund而言又有怎麽的影響,他們又將怎樣度過這場“寒冬”?爲此金色財經采訪了業內的投資機構,他們用最直觀的表述爲大家解疑答惑。

以太坊熊市還有多久?

Topfund總裁劉思宇認爲,ETH年初的爆漲是依托基于智能合約的ICO,根據近期數據顯示,7月份ICO總募資下降了90%以上,難以支撐ETH這麽龐大的市值,下跌是必然。項目方募集的ETH貶值壓力大,爲了維持團隊和項目的正常運行,ETH必然會迎來大幅的抛售,上周數據統計,預計有36%左右的項目方大量抛售ETH,還有64%的ETH在項目方手裏。如果市場行情持續走低,ETH的下降空間還是很大。

Block Value Fund(BV FUND)創始合夥人夏廈表示,ETH的價格趨勢正在一個逐步築底的過程當中。我們判斷它的價格底部在250美金左右,上方壓力位在320美金左右,只要其底部夯實近期應該會迎來一波反彈。

極豆資本合夥人王秦認爲,ETH短期內會有反彈,但還沒有觸底。至于下跌的原因有以下幾點,首先,所有事物都是有一定的規律,從2017年年初以太坊價格幾美元,2018年年初暴漲至1000多美元,增長了幾百倍,高點肯定有投資者大量出貨,當然還有一些投資者被高位套牢,隨這價格不斷下跌,散戶投資者不斷離場,逐漸形成惡心循環;其次,以太坊年初大漲很大程度上ICO帶動起來的,隨著ICO存在欺詐被監管,以太坊價格暴跌,項目方抛售手中的以太坊。最後,從挖礦成本角度看,年初以太坊價格一千多美元,是挖礦成本的好多倍,這也意味著曠工有非常大的套利機會。但是市場也肯定會迎來一個理性的回歸。

BlockTOP Kira認爲,這次以太坊下跌的主要原因來自項目方受二級市場的壓力和恐慌情緒影響集中抛售ETH所致,下跌趨勢會自我強化,本次以太坊跌勢預計還將持續至少半年以上,向下仍具有超過20%以上的下跌空間,之後還有漫長的震蕩築底時間,可以說最黑暗的時刻還沒有完全到來。

陳九金服創始人兼CEO、Block VC創始合夥人陳九表示,“我認爲它跌多久取決于整個市場什麽時候回暖以及它的公鏈競爭對手對它的衝擊力度,而目前這些都是變量,所以具體多久是很難判定的。”

優幣資本CEO李晨表示,以太坊這種跌勢會持續到POS上線,POS上線需要鎖倉大量ETH。前提是POS成功上線,對ETH網絡性能有所提升,沒有重大安全隱患。但現在ETH社區沒有給出明確的路線圖,組織比較松散,看V神的領袖能力了。

以太坊項目方應如何應對?

劉思宇表示,對于已經采用以太坊來發行和用ETH募集資金的項目方而言,需要承擔巨大的融資貶值的壓力,對後續團隊運營的發展也産生很大的影響。但是對于通過股權融資和一些專心做事的區塊鏈創業團隊來說,反而是專注于技術開發的好時機,不用過多被二級市場分心。

夏廈表示,目前以太坊行情的波動對于項目方短期募資有較大影響,同時以太坊社區已經給整個幣圈的共識造成了一定負面影響,但是這一切都是暫時的,對于整個區塊鏈行業長期發展是好的,通過這次下跌,可以清洗掉一些信仰不堅定,以及只是想進來賺快錢的投機者,同時也可以刺激新技術的更新叠代。對于項目方而言也可以好好沈下心,去思考項目應用落地以及模式創新等問題,同時他們需要做好其社區的運營和維護工作以渡過難關。

王秦則認爲,以太坊下跌對于以太坊創業團隊的影響並不大,首先,現在以太坊創業團隊以技術爲主,在分片技術和共識機制方面都會有突破口,這在整個行業內是首屈一指的。而且大部分區塊鏈的項目都在利用以太坊公鏈來做智能合約或者協議層,有一些團隊也會利用以太坊打造自己的私有鏈。所以以太坊公司或者是項目團隊,都在發展區塊鏈技術以促進行業發展。對于發行Token,並不是區塊鏈技術的剛需存在,項目方只不過是利用金融的方法來提供流通性和社群的影響力,所以我們對于以太坊技術發展非常看好。

陳九表示,當下對于以太坊發行token和計劃在以太坊落地應用的團隊來說,由于項目啓動和運營資金縮水嚴重,導致部分以太坊團隊項目無法正常向前推進,項目對主鏈性能如果要求比較高,也會受到很大影響,面對當前市場萎靡的現狀,我建議以太坊創業團隊應該砍掉很多不必要的包裝,把主要的資金用在産品開發和落地測試,如果說以前創業團隊拼的是共識,以後拼的及時共識+共用,只有真正落地的項目才能把廣大社區投資人轉化爲實際用戶,才會成爲項目的超級鐵粉,一旦市場回暖這樣的項目必然會成爲“領頭羊”。

 

李晨表示,ETH分片困難重重,短期內希望不大,如果其他的鏈展現出比較強的體驗,可以轉移。很多鏈都支持EVM,現有token和dapp基本可以原封不動完成跨鏈兌換,有求生欲望的團隊應該可以生存下來。

以太坊還要“冷”多久 監管趨嚴下投資機構如何破局?

以太坊項目的投資機構該如何應對?

劉思宇表示,這次以太坊暴跌對于投資機構而言有利也有弊,弊端:token fund 隨便投資項目就能翻倍的牛市已經過去,投資項目的風險增大,回報周期拉長,不確定性增加很大。現在投資區塊鏈項目需要真正去尋找能夠穿越熊市的區塊鏈項目。目前,有持續賺錢能力的大多還是二級量化能力強的基金。

利端:熊市下,空氣幣生存會極度困難,市場自動把空氣幣項目淘汰,與此同時有價值的優質項目也處于價值窪地,適合長期投資。

這時候,投資機構可以下沈投資,從最開始的快進快出,變成重視優質底層技術項目的投資,並給予專業的投後支持。

夏廈表示,對于任何的投資都建議做好風控,給自己的虧損做好固定的閥值,始終遵循資本市場一條不變的鐵律就是“賺多少市場說了算,虧多少我自己說了算。”

熊市多布局,投資機構應該多練內功,多看少動。目前的機會主要在二級市場。

王秦表示,“很多投資機構在這波熊市中徹底消失了,當然這又很多管理方面的因素,單從以太坊項目的投資角度講,很多投資機構是承受不了所有幣暴跌的重壓。極豆資本,今年的投資也非常謹慎,按照自己的一套投資邏輯和評判標准。嚴格按照這個模型對項目做分析,從戰略定位到項目管理,再到市場的活躍度,再到團隊的可信度、技術的顯性度,展開深入的、多層次的分析。”

王秦還表示, 大浪褪去,才知道誰在裸泳。在牛市時候,雞犬升天,各種空氣幣都能得到很高的估值,這種情況是不可持續的。熊市到來,是考驗投資方分散風險和挑選項目能力的重要時機。投資機構方一方面要堅持對好項目、好團隊的投入,注重項目的核心競爭力、團隊的技術實力和運營能力,果斷舍棄虛有其表的項目;另一方面,要做好打持久戰的准備,把戰線拉長,多關注上下遊企業。其實整個區塊鏈行業,除了項目方以外,還有很多在做紮實基本功的企業,譬如交易系統開發、項目安全性評測、計算平台支持等等。這些服務型企業在熊市時很好掉頭,依然具有競爭力,也是投資方可以考慮的對象。

陳九表示,對于投資機構而言要看具體項目,如果是過于依賴公鏈技術的項目要做好最壞打算,因爲前有攔截,後有追兵,挑戰比較大,如果只是基于發Token但場景設計還不錯具備落地可行性的項目,有可能在這場下跌中被錯殺,這也是一個收集籌碼的絕好機會,未來不排除迎來報複性反彈。

陳九還說:“作爲成熟的投資機構,應該很清楚我們投的就是一個高風險市場,並且也隨時做好迎來‘寒冬’甚至‘黑天鵝’的准備,所以目前對于絕大多數投資機構而言可能是以不變應萬變,據我了解到很多幣圈投資機構最近不投任何項目了,這樣也是保存實力的策略之一,當然如果確實想抓到幾個好標的項目,我覺得必須設定幾個針對落地的前提條件,進行嚴格過濾,然後以戰略性投資的心態來參與,也許後面會有驚喜。”

BlockTOP Kira表示,這次下跌是市場的一種自發式“出清”,單獨就計劃在以太坊落地應用的團隊來說,以太坊是目前最健壯、最完備的區塊鏈生態,以太坊暴跌不會對該類應用的生態産生較大影響。但無論是否是用以太坊發行Token或以太坊落地應用的團隊,未來超過90%以上的區塊鏈項目將在此次下跌中消失。對于項目方和資本方來說,活下來都將是接下來一段時間的關鍵詞和主旋律。

李晨表示,積極建議以太坊項目團隊,一方面繼續開發商業模式,另一方面尋找新的技術平台,轉移現有代碼和token,謹慎投資,風控措施要看基金的策略。

以太坊通證地位是否還在?

劉思宇表示,以太坊項目token fund一般會以以太坊結算,對于以ETH數量募資和清算的基金,只要ETH的數額是處于增長的,對于其清算影響不大。對于USDT募資和清算的基金,其會承擔巨大的ETH貶值壓力,但是如果其有專業的二級量化管理團隊的話,即使在熊市,只要市場有波動,專業的量化團隊都能夠實現基金資産的增值。因此,關鍵區別在于基金是否有專業的數字資産量化管理能力。

夏廈表示,ETH暴跌對于以太坊通證地位的影響不大,因爲相對其他公鏈來說,以太坊還是一個比較成熟以及有很高市場認可度的成熟公鏈,而且ETH暴跌是整個市場的問題,不是某一個token fund的問題,既然是所有人的問題,那就不是問題,關鍵就是如何活下來和堅持下去。

王秦表示,ETH暴跌不會影響其通證地位,從項目募資角度來講,以太坊近期的波動肯定會影響整體的估值,所以矽谷的項目以及其他優質項目都會選擇用比特幣或者USDT;從技術角度分析,目前火熱的幣改依然是用以太坊技術來做區塊鏈的發展。所以在市場的需求上,以太坊還是占位最高的。

陳九表示,“嚴格來說,價格的漲跌和其地位並不能建立直接正相關,但是當下普遍市場認知確實會把通證地位和價格進行強聯系,這也是爲什麽很多項目要做幣值管理的原因,我認爲目前以太坊最大的風險在于自身的技術瓶頸的突破,以及如何應對競爭公鏈的挑戰,市場下行只是一個加速器和催化劑,如何核心團隊沒有引起足夠重視,江湖地位確實岌岌可危。”

李晨表示,暴跌對于以ETH結算的tokenfund其實很有利,對于ETH的地位非常不利,核心還是性能不能滿足需要。

資本方應該如何“過冬”?

劉思宇表示,首先,資本方需要珍惜基金手上的子彈,熊市出手越多,風險越大,還沒有熬到牛市,就已經將自己基金的子彈打光;其次,與具備專業的數字資産量化管理能力的團隊合作,實現熊市下數字貨幣資産的保值,穩定增值。強大的二級資管能力,成爲幣市穿越牛熊的關鍵。

夏廈還是持原有觀點熊市多布局,多練內功,多看少動,目前的機會主要在二級市場。

王秦表示,“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會回想當年幣價從8000人民幣跌到900的時候我們是怎麽做的。當純粹的逐利者離開時,信仰者會堅持下去,並在最終迎來爆發的時候獲得應得的回報。尋找這個行業長期發展所需要的關鍵支撐,並堅持下去,這就是這個時候應該要做的。別急,這個行業至少還會蓬勃發展30年,當然這個行業也需要真正的布道者推動其向前發展。

陳九表示,“我覺得資本方‘過冬’就應該多看多聽多學少動,多看項目,多聽高見,多學經驗,少動子彈,切勿戀戰,否則容易栽進‘冰窟’,還要學會抱團取暖,應該多融合一些業界生態夥伴,聯合孵化,優勢互補,這樣一是,避免不必要的虧損,二是,才有可能真正將優秀落地的項。”

BlockTOP Kira表示,曆史證明,熊市曆來是優質項目最好的試金石,資本方在熊市之際最重要的是做好投資組合的流動性管理,這並不意味著完全不投資,流動性充足的資本更應該積極提升投資專業能力,並加大力度專注于投資技術驅動的優質項目;同時,資本方應該開始評估市場上專業的資産管理和組合投資配置服務,通過科學分散的方式對衝市場下行風險;此外,頭部的資本方在這段時間內會更注重于品牌建設和資金募集的工作,以鞏固強者恒強的競爭格局。

李晨表示,“加密貨幣領域需要填平痛點和解決方案之間的斷層,過冬也是尋找下一個投資熱點的時機,我認爲下一個技術熱點是可驗證計算和安全多方計算,特別是多方安全計算,學術進展迅猛,商業需求旺盛,年內會看到一個爆發。當然這個方向技術難度大,業內有能力做這個的屈指可數。”

以太坊暴跌對于投資機構而言既是挑戰也是機遇,在熊市中投資,應該做好風控,防範風險,蓄力等待機遇,切不可頂風冒險。

以太坊暴跌對于整個行業來說,反而更有利于推動區塊鏈技術研發,加快以太坊技術以及性能的提升,讓市場的目光真正放到區塊鏈技術上,隨著區塊鏈監管政策趨嚴,相應未來區塊鏈技術將會迎來合規化發展,區塊鏈應用實現大規模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