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對話CEO:幣必多-台灣第一家法幣挖礦交易所

瀏覽數

99+

前兩月在廈門的一次meetup上,我們關注到台灣地區的創業家們正如火如荼地計劃著進入區塊鏈領域的各個細分市場。

作為現階段區塊鏈領域最為重要的流量入口之一,數字資產交易所是不容忽視的一方力量,因此我們有幸請到了即將上線的台灣第一家法幣挖礦交易所幣必多的CEO 楊俊書,來聊聊他對區塊鍊和台灣市場的理解,希望讓更多的大陸人深入了解到台灣這一新興市場。

嘉賓介紹

Nick楊俊書
台灣大學理工科專業研究生學歷,在台大就學期間接觸編程技術,研究生階段跟從導師學習數據挖掘。畢業後,以理工科專業背景進入到金融行業,任職於台灣最大的金控集團,擔任證券投資分析師,擁有出色的行業判斷力和前瞻性。2015年初開始關注金融科技與區塊鏈領域的發展,並投身其中,開始著手建立台灣新一代的數字資產交易所。

幣必多對話邦德

邦德:

還有差不多一周時間,在8月18日幣必多就準備正式上線。在這之前,很多用戶都存在一些的問題和疑慮,因此我們請來了幣必多的CEO Nick來為大家做一次對話訪談,讓大家更了解這家近在對岸的數字資產交易所,以及寶島的區塊鏈行業發展現狀。

歡迎Nick,非常辛苦專程從台灣趕過來做這次訪談。當下談到金融科技其實離不開對區塊鏈技術的討論,我們也看到一些行動力更強的金融人士開始踏入區塊鏈領域,非常欣慰地看到正規軍的入場能夠給區塊鏈行業帶來更高的嚴謹性。從個體出發,你是如何考慮從傳統金融圈進入到創業圈,併計劃去開一家數字資產交易所的?

Nick:

這個過程其實很自然。在我的證券投資生涯中,我逐步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科學認知,基於此建立起了自己的一套財務模型、量化模型,並運用這套判斷模式開始了一段時間的交易生涯。

後來在Fintech圈聽到一句話「不久的將來可以看到Fintech行業併購銀行」。我相信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何不利用我對傳統金融行業作業流程的熟悉程度,在區塊鏈行業搭建一個更成熟的交易平台和撮合系統?這個想法深深吸引了我,並決定進入區塊鏈領域,開始從0到1的創業。

邦德:

也就是一個從交易者身份向服務者身份的轉變。我其實一直有個問題,大家知道現在在亞洲地區,日本已經正式將數字貨幣合法化,香港、韓國和新加坡也對區塊鏈領域的金融創新持開放的態度,作為曾經亞洲四小龍之一的台灣似乎這方面的訊息比較少,能否給我們講講台灣地區對數字貨幣持怎樣的一種態度?

Nick:

我覺得這個問題其實可以分成三個層次去進行說明,分別是政府、資本,還有民間。

現在這個階段來說,政府對數字貨幣的態度是呈中性的,這體現在政府推出的政策、法律法規上。目前的話台灣政府沒有對數字貨幣做太多的約束,當然,做交易這一塊要符合金融的合規性。

相比較來說,資本在這一塊前瞻性更強一些,舉個簡單的事例就是,現在在台灣做ICO募資速度很快,資本對這一塊的敏感性更強,嗅到了商機。再說到民間,台灣民眾相比大陸對數字貨幣的態度更積極一些,認為這是一項科技創新,但是關注的民眾數量還比較有限。

如何讓更多的普通台灣民眾參與進來,共同分享區塊鏈的發展紅利是我們的發展目標,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選擇採取「交易挖礦」這個方式的原緣由。

邦德:

台灣現在有多少家交易所了?像在大陸,雖然九四以後交易所都已經出海,但是三大交易所基本上相當大頭的用戶還是集中在國內用戶,有初步統計,大陸的數字貨幣交易用戶量有兩三百萬。我比較好奇台灣市場目前發展的現狀怎麼樣?

Nick:

目前台灣大概是有四五家交易所,整體上來看的話活躍度和三大交易所的差距還比較大。從人口和用戶量的角度來看,台灣還是一個比較大的藍海市場,比如現在台灣的人口大概是南韓的二分之一,但是數字資產用戶量只有南韓的百分之一,所以潛力很大。目前我們已知的包括大陸在內的一些資本都對台灣市場抱有很濃的興趣。

邦德:

的確,交易所這塊現在是個風口,我們在互聯網領域總喜歡談入口,數字資產交易所實際上就是通證經濟最為重要的入口之一。與此同時,交易所的競爭也非常激烈,像coinmarketcap上收錄的交易所就有一千多家,你怎麼看待這種競爭格局,或者換句話說幣必多有什麼獨特的優勢?

Nick:

實際上目前交易所總量已經是5位數了,CMC上收錄的大概是總量的十分之一左右。我認為CMC上收錄的這麼多交易所真正在朝著發展目標去的也就只有兩成,這還是在整個全球範圍內的數量,所以實際上競爭也沒有想像中那麼激烈,因為真正構成競爭的交易所就那麼一些,幣必多有信心成為那兩成中的上游交易所之一。

從自身的角度,我們立足台灣市場,也已經在東南亞開始建立自己的子品牌,我本身是做金融交易出身,對交易這塊的理解也有足夠的沉澱,技術團隊都是業內頂尖的人才組成的,因此不論從市場、經驗還是團隊的角度去分析,我們都有足夠的自信。

邦德:

看到你們的業務介紹上還包括了台幣交易,這一塊業務會不會有什麼風險?

Nick:

首先的話,法幣入口是非常重要的購買數字資產的通道,目前台灣對這塊沒有做限制,但是也需要符合金融監管的規定,比如,需要申請到信託對法幣資產進行託管。在美國有一家coinbase的交易所影響力很大,原因之一就是它是美國唯一一家申請到法幣交易牌照的公司。

邦德:

我一直認為,作為數字資產交易所,安全性應該是首要考慮的因素,數字貨幣發展歷史上有很多次由於交易所事故造成的動盪。幣必多如何保障用戶的資產安全和數據安全?

Nick:

從技術角度來看,我們的技術團隊規格很高,對於這套交易系統我們已經開發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有一定的技術積累,也已經對外做過好幾次的技術方案輸出,這其實足以證明我們的技術實力。

另外我們也已經和行業內權威的機構組織達成了合作協議,由專業的第三方團隊來做我們的代碼審計。這是技術上的,在業務上我們非常重視用戶的隱私數據安全,比如kyc這個流程很重要,為了降低黑金的風險,我們專門購買了湯森路透的World-Check這類金融業最專業的風險控制系統,目的就是為了保障用戶的財產安全。

邦德:

自從今年年初以來,市場已經慢慢回歸理性,隨之而來的是各類數字貨幣破發的現象頻出。有數據統計,幾家知名交易所的破發率達到了70%以上,雖然可能有市場的因素在裡面,但我們看到更多的是上幣審查工作的不嚴謹,導致空氣項目也能上交易所。所以我很關心幣必多的上幣流程是如何規劃的?

Nick:

針對上幣其實我們有一整套規劃好的流程,包括商業邏輯判斷,團隊審核、技術審核等。

對於商業邏輯判斷,我們有一個專業的團隊,行使類似於孵化器投資人的角色,由他們來對上幣項目做一個初步的審核,躲開偷換概念、發行空氣幣的項目。

我們對於項目方團隊也會做一定的身份調查,並且要求項目方繳納足夠的保證金,制定足夠的力度的懲罰制度。

最後是技術代碼的審計,我們不希望由於項目方團隊的技術漏洞造成用戶的損失,因此除了內部團隊審計之外,還會請第三方技術團隊來進行代碼的審核,根本上規避低級技術漏洞。

邦德:

我有了解到幣必多也是採用了交易挖礦這種模式來激勵用戶,從FCoin上線至今兩個多月已經出現了大大小小各類的交易挖礦模式的交易所,但是老實說大部分的成績都不好看,甚至可以用慘淡來形容最後的結局,請問你們是如何看待這種模式的?

Nick:

我非常看好交易挖礦的這種模式,在傳統的金融市場交易,金融機構一般也會給予做市商一定的優惠,因此數字貨幣交易挖礦本質上是在鼓勵普通用戶也參與到做市場,把平台的發展紅利讓利給用戶,我們希望用戶能理性看待這種模式。

從平台自身的角度,我們的目標就是快速發展平台,提升交易量,這樣最終受惠的一定是用戶。

除了手續費分紅外,我們也在規劃給我們的平台幣BBD持有者賦予更多的優惠政策,例如孵化器項目的優先私募權,另外我們未來在東南亞的子品牌成立後也會回饋BBD的持有者,總之做到將平台的發展紅利讓與投資者,共享發展紅利。

另外還想補充一點我對於兩岸市場的看法。大陸由於政策的原因,導致了現在應該是形成了一個存量博弈的形勢。這種形勢下挖礦交易所就會碰到比較大的難題,那就是如何去爭搶存量用戶。

比如資金一旦選擇了三大交易所,那麼FCoin和CoinEx只能受限於做一個帶有短時投機目的交易所,如何爭取和保留住存量用戶變成了首要問題。

相對來說,台灣是一個新興市場、增量市場,無論是現有的區塊鏈資本還是傳統資本都在積極佈局台灣市場,從這一點上出發,我對BBD的未來發展也持樂觀的態度。

邦德:

數字貨幣資產交易所作為整個通證經濟流動性的核心,隨著區塊鏈技術的迭代升級,未來勢必伴隨著演變,最近CZ就發布了一段Binance Chain的Demo視頻,還收購了Trust Wallet,請問幣必多是如何應對這種發展趨勢的?

Nick:

我認為去中心化交易所未來一定是趨勢,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目前的區塊鏈底層技術還沒有一套比較完美的解決方案,公鏈性能尚不能滿足大規模交易的需求。另外呢,未來去中心化交易所和中心化交易所一定是並存的,中心化交易所會起到一個法幣入場,類似於網關的作用。

邦德:

很多人都認為2018年是由牛轉熊的一年,會死掉一大批項目和交易所,為何幣必多選擇在這個時點上線,會不會太晚或者太早了?

Nick:

牛熊是不能控制的,像熊市中囤幣一樣,幣必多要做的就是在熊市中積攢力量,等待牛市的到來。

邦德:

感謝分享。

文章來源:幣圈邦德(幣圈邦德ID:BitBond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