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單打獨鬥?生技新創產品研發早期引入夥伴比例增

瀏覽數

99+

全球與台灣生技產業許多公司已由早期研發進展到商品化階段,必須發展可行的商業模式,並取得資金挹注以邁向下一里程碑。由於新藥研發伴隨著很高的不確定風險,如何分散新藥研發的不確定風險,生技連續創業家、現任健新原力製藥(Innoforce)全球合作資深副總裁Kenneth Carter強調,觀察近年全球前十大新藥授權案件,顯示早期研發階段(藥物探索至Phase II)案件占比顯著提升,說明早期研發中產品受到青睞,比起單打獨鬥,如今生技新創更應該在產品研發早期引入合作夥伴。

PwC Taiwan(資誠)與台灣生物產業協會共同舉辦亞洲生技大會主題論壇「Business Models and Financing Strategy」, Kenneth Carter指出,臨床試驗階段是研發投資回饋的甜蜜點(Sweet Spot),即為投資報酬倍數最具潛力的階段。每突破一個臨床試驗里程碑,都將使新藥成功上市的機率大幅提升,進而帶動研發中產品的價值提升。然而,新藥研發亦伴隨著很高的不確定風險。比起單打獨鬥,如今生技新創更應該在產品研發早期引入合作夥伴。

禮來亞洲基金創投合夥人李季指出,許多新創團隊認為產品研發成熟時才找外部合作夥伴。其實不然,許多團隊靠突破性技術和潛力市場,在產品研發早期即獲國際肯定。

李季以英國Celltech於2002年授權美商安進(Amgen)的交易為例,新創團隊於骨硬化症族群身上找到影響骨骼硬度的基因,專案尚在臨床前階段即展開授權合作。在歷經17年的合作後,安進於2019年推出新藥Evenity,搶進一年100億美金的全球骨質疏鬆症治療商機。另一家尚在臨床前階段即展開授權的美國早期抗體藥公司Surface Oncology,因旗下新抗體分子和暢銷藥Keytruda合併使用能讓治療效果更佳,於2020年授權默沙東(Merck Sharp & Dohme),展開全球合併治療臨床試驗。

與大藥廠合作對於生技新創並非遙不可及,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全球業務開發營運資深副總裁 Shaun Grady表示,大藥廠為引入新技術,在世界各地設立新創中心(Innovation Hub)。以阿斯特捷利康為例,2019年與中央研究院共同舉辦國際生醫加速器合作計畫(NBRP BioMed Start-up Challenge),培育數家早期新創。Shaun Grady強調,新創中心的選題主要考量新技術如何改善從預防、診斷、治療、調養、到康復的完整流程。不只生技製藥,醫療器材或數位醫療公司都可能是大藥廠合作的對象。

以2019年的國際生醫加速器為例,入選公司即有數位醫療新創公司,以AI優化醫護流程,強化醫囑遵循與避免錯誤用藥,讓數位科技與傳統藥品相輔相成提升整體效益。

熱門搜尋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