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投資不容易的年代 名家專欄

瀏覽數

99+

【丁學文/】

 我常提醒自己:投資不容易。在美國讀書時,我聽過一位投資績效

年年獨占鰲頭的避險基金經理人演講,他說他沒什麼投資祕訣,他不

喜歡看盤,他只是用電腦程式設定好專業判斷後的停損停利,徹底踢

開情緒的牽絆,然後就輕而易舉打敗了那些天天盯著大盤不放的基金

經理人。他覺得滿口專業的投資專家只不過是一群訓練有素的狗,對

已經發生的事放放馬後炮,對還沒發生的事說說不用負責的預測,投

資就是一個和人性博弈的困難事情。

 也是,要不然人工智慧的發展也不會讓華爾街的基金經理人飯碗這

麼快不保。2017年,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BlackRock宣布開始引

用機器人挑選股票,很多基金經理人因此慘遭裁員。這個世界專家確

實越來越不值錢,越來越多的客戶資金湧向了低成本的ETF基金。根

據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公布的數據,全球被動投資的市

占率已上升至45%,過去 10年,投資人加速轉向被動型投資,尤其是

ETF。連《經濟學人》都在10月份的封面故事用Master of the univ

erse(全球大師)來形容機器人正如何接管華爾街。

 理論上,資本市場的任務應該是過濾龐雜信息,然後讓投資人手上

的資金能夠流向最好的企業。那不但可以讓投資人賺錢,還可以讓企

業拿到便宜的資金把企業經營的越來越好,但理想多美好,現實就有

多骨感。當今世界的複雜度已經不是象牙塔中的經濟學者畫畫供需曲

線就可以知道的,變數永遠層出不窮地讓你窮於應付,大家看看當今

的貿易戰和讓全球央行進退失據的低利率?你怎麼可能知道今天晚上

川普的Twitter或是明天晚上大陸央視的主播會不會突然互飆髒話?

你又如何猜得到退無可退的低利率會不會擦槍走火逼得某國央行或政

府做出不理智的行為?

 如果你問過去的20年,哪支股票的投資回報最好?每個人的答案或

許不一樣,但有1支股票很可能會是最多人的選擇,那就是Amazon。

截至2019年11月12日,Amazon的股價是1778美元,市值8815億美元,

在全球IPO公司中排名第4(僅次於Apple、Microsoft和Google),但

如果你以為只要買了Amazon就能輕鬆戰勝市場賺大錢的話,那你就大

錯特錯了。事實上,如果你真的20年前陰差陽錯買了Amazon的股票,

那接下來的2年間,你會經歷股價下跌95%左右的痛苦折磨逼著你出場

,因為你買入的第2年互聯網泡沫就破了。

 但如果你出場了,你就注定錯過了Amazon接下來神龍擺尾的上漲3

00多倍。這告訴我們你會選股其實沒有用,你還得在恰當時機買入和

賣出,任何環節出了錯,你就會血本無歸,而什麼是最佳的買入和賣

出點,沒有過人的心理素質靜心思考,你肯定追高殺低得不償失。想

在主動投資中獲得成功,需要考慮的方方面面因素真的太多了,它是

對投資者的智慧、體力和意志力最大的考驗。

 很多時候,就算你選對標的了,也未必能獲利,就算進場時對了,

也可能出場錯誤得不償失。如果沒有做好心理上的準備,撇不開身邊

各種似是而非的耳語,再怎麼自以為聰明地進入市場,最後也敵不過

心裡的糾結做出錯誤的決策,與其說聰明的投資者是精通財務會計的

金融高手,我更願相信心理素質高的人才能理性面對多變市場的不可

預測性。

 Charles Dickens說過一句最為人熟知的話:這是最好的時代,也

是最壞的時代。現在的金融市場更難理解,明明看來多頭當道,可是

經濟狀況暗潮洶湧。金融市場如果象徵未來,10月初以來的全球股市

已經反彈了7%,然而貿易戰還沒有休戰、中國經濟正在放慢、英國脫

歐歹戲拖棚、各地工廠增長停滯,更別說中美之間貿易談判隨時一次

的破裂都可能導致全球製造業和資本支出的再度暴跌,還有一些難以

預測的政治風險,例如香港的抗爭結果、美國大選民主黨會不會出線

。我覺得現在的你必須看得懂全球資本竄流的水紋走向,如果美元走

強出人意外,美元走弱也會猝不及防。全球流來流去的資本潮,會越

來越快,越來越難以捉摸,金融市場會在資本推升中隨著各種突發起

起落落,沒有很好的心理素質過濾雜音,沒有準確的能力把握買進賣

出,在這個年代,投資真的不容易。(作者為創投合夥人)

熱門搜尋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