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比特幣會加劇全球財富分配不均嗎?

瀏覽數

99+

比特幣會促使全球財富平等,還是加劇不平等呢?這個問題也正是區塊鍊網絡能否成功的關鍵,我們不必等到未來比特幣大規模採用,就可以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比特幣網絡是一種獨特的協議,用於分佈式創建、驗證稀缺數字貨幣。與目前的貨幣和金融系統網絡平台相比,區塊鍊網絡更易於訪問、且更透明。

然而,用戶持有的satoshis(最小的比特幣交易單位)相對數量體現了用戶群體財富分配情況,這是很難通過設計協議來控制的。而且,隨著用戶採用隱私技術,要確定用戶持有多少比特幣幾乎是不可能的。正如Rabbit Hole Recap節目主持人Matt O ' dell說的那樣,要證明你沒有比特幣是不可能的。

由於很難獲得有關比特幣分佈信息,因此無法開發出可靠的、用來衡量比特幣財富分配的鏈上指標。

之所以比特幣財富分配情況會引起人們的興趣,是因為比特幣會對現實世界產生影響,而不是其對網絡本身完整性的影響。如果比特幣網絡與當今世界一樣存在著巨大貧富差距,那麼這種財富分配不均的情況將很難與比特幣網絡的個人主權精神以及維護該網絡的民粹主義政治情緒相協調。

換句話說,公平決定著比特幣能否成功。

如果社會中1%的人擁有著20%的財富,那麼人們就會想要成為這1%,來證明自己的才能並看看自己是否屬於那1%的群體。如果社會中1%的人擁有著80%的財富,那麼這就是一個陷阱,人們會想要退出,就像他們如今想要退出金融市場一樣。

出於這個原因,比特幣網絡的支持者和批評者都提到了財富不平等的可怕現象。

Bitcoiners(比特幣持有者)認為,美元儲備貨幣的最新策略使得一些利益集團增加新貨幣的成本變低,這讓那些接受新貨幣的人有機會通過懸臂效應(Cantillon Effect)受益。 Nocoiners(比特幣批判者)認為比特幣集中在少數人手中,也許大部分的比特幣都掌握在一個人的手裡。通常情況下,比特幣批判者還會引用一些無意義的鏈上指標來支持這種說法,比如說​​“95%的財富集中在4%的地址中”。

有幾位作者寫過關於這個問題的文章,並提出了從鏈上數據估計比特幣財富分配的方法。然而,這些方法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

這些作者包括Tamas Blummer、Balaji S. Srinivasan和Leland Lee等。他們傾向於認同兩個結論:

1.開發鏈上衡量指標是很困難的。

2.比特幣財富分配在今天是相當不平等的,但在過去可能更不平等。

許多作者把比特幣公鑰地址當做是用戶的網絡身份,這種假設是可怕的,因為它忽略了單個用戶常常註冊了多個地址,而且也有很多個用戶一起將資金存放在單個大地址中的情況(例如比特幣交易所的冷錢包)。 Blummer和其他一些作者使用了“一用戶一地址”的假設性替代方案來分析比特幣網絡數據,也得出了同樣的結論。

這場辯論的重點不是比特幣是否存在分配不均問題。這場爭論主要是關於比特幣資產在長期內是有利於還是不利於全球財富平等。

從鏈上數據來衡量當前分配不均問題是毫無作用的,那是否有什麼辦法可以預測未來的財富分配情況呢?

肯定有方法,但不是從鏈上數據入手。

鏈上數據指標永遠無法解決比特幣分配不均問題的爭論。幸運的是,我們還可以使用另外兩個工具:歷史類比法和推理(第一原理)分析方法。

歷史類比法

歷史表明,當權者通常會選擇在可能的時候儲備稀少貨幣,並強迫他人使用受控制和受操縱的貨幣。

如果有權力的團體想要使用比特幣,那他就必須保證,開放其他團體訪問比特幣的權利。比特幣消除了任何有權勢的組織獲得稀缺資金的特權。

比特幣網絡的一個關鍵特性在於:可預期的固定供應量。網絡上的比特幣是一種稀缺資源。如果比特幣被廣泛採用為貨幣,那麼它與其他貨幣的關係就會像黃金與白銀的關係一樣,甚至還更親密。我們知道。這幾個世紀以來黃金供應持續在增加,但比特幣供應不會增加,沒有比比特幣更稀缺的貨幣了。

網絡的第二個關鍵屬性是可訪問性。比特幣網絡幾乎不可能阻止任何用戶訪問,也不能將任何用戶踢出網絡。不管是發達經濟體還是新興經濟體,進入網絡的成本都很低。所以,在比特幣被廣泛採用為貨幣之前,世界上的大多數人都有機會去獲得這種單一、稀缺的貨幣。

無論比特幣網絡目前是平等還是不平等,從長遠來看,可訪問性和固定供應量這兩個網絡屬性,都是有利於實現財富平等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歷史上有許多例子表明,有權勢的人故意阻止普通人獲取貨幣,目的是創造財富分配不均,來產生一種經濟上的壓迫性工具。 (例如普通人無法開採黃金、也無法印刷紙幣。)

因此,如果大多數人都能獲得最稀缺的錢,這種壓迫工具就會消失。

這裡給出了三個歷史例子,如果有需要,還可以在找出更多的歷史事件來證明這一點。

1. 在巴拿馬運河區建設期間,美國白人的工資是黃金,而其他工人的工資是白銀。 (作者Skirbunt和Robinson,《美國軍事委員圖解史:國防委員機構及其前身》,1989年出版)

2. 在1938年的《公平勞動標準法》出台之前,美國公司可以用公司代幣券來支付偏遠地區工人的工資。除了公司自己的商店接受以原價接受代幣券外,其他企業將以低於其現金價值的價格接受代幣券進行支付,而且只有位於偏遠地區的公司商店才會接受這種代幣券。

3.在大蕭條時期,企業、市政當局和民間團體發行了“印花稅票”,這是一種創新的壓迫性工具,要求持有印花稅票的人將其價值的一定百分比返還給發行印花稅票的人。 (“郵票券的歷史”,Bruce Champ,《郵票券:有錢人使用的錢》,2008年4月1日出版)

這些史實是很有道理的。

當比特幣持有者和創造者提供便宜、強大的獲取稀缺貨幣的途徑,這說明他們正在推廣一種經濟解放的工具。

第一原理方法:比特幣推動實現全球公平的貨幣

歷史類比有用,但更有力的證據是,這種類比可以擴展到今天的比特幣。為什麼有權勢的人不願與受壓迫者分享稀缺的錢呢?

答案可以從第一原理的推理論證中找到。該論點建立在Ethan Hunt和HK Brar各自的觀點上。兩位作者都以比特幣的激勵機制為論據。

論點可以概要為:只要富人能通過僱傭他人而獲益,他們就會支付工資。

如果每個人都能買賣比特幣,那麼所有的工資都能迅速轉化為一定數量的比特幣,而比特幣的總量是固定的。

只要工薪階層量入為出,他們就能積累比特幣。

即使所有增長的非比特幣資本都流向了已經很富有的人,但這些資本也是以比特幣計價的,因此勞動者的工資購買力也在增長。

從長遠來看,家庭儲蓄可以從零開始。

無論1%的人比其他人富有多少,這一觀點都是正確的。

我們先假設,未來,世界上所有的財富會以satoshis為單位計算的。然後進一步假設,世界上1%的家庭控制著99%的世界財富,在一段全球使用比特幣的過渡時期內,控制了satoshis。

最後假設,世界經濟運行的基礎類似於古典經濟學的“生產函數”,即經濟產出是勞動力和資本。當雇主將勞動力與資本(土地、機器等)匹配起來時,產量就會增長。

在虛構的世界中,99%的資本屬於1%的家庭。因此,1%的人將獲得了出售產品和服務銷售所獲得的99%的收入。同時,為了最大化生產,他們從其他99%的家庭中僱傭勞動力,支付工資。這些工資是用比特幣支付的,或者由於比特幣網絡的易用性,人們可以很容易地將他們的工資轉換成比特幣。

image.png

圖1所示,左邊的泡沫圈代表的是1%的比特幣富人,他們控制著99%的比特幣和接近100%的世界其他地區的資本。右邊的泡沫圈代表了所有其他家庭,這些家庭只控制了1%比特幣,但他們仍然從那1%的人那裡領取工資。綠色箭頭表示,所有勞動所得歸1%的資本所有者所有。這對99%的人來說是非常不利的情況,這就引出了“steel man”的論點。

在這個論點上,1%的人控制著大多數商品和服務的生產。 99%的人的情況看起來相當慘淡。他們的家庭經濟歸根結底就是工資收入和少量開支。這也就是說他們可以省下一些錢。

但問題是,只要99%的人能做到量入為出(也許一開始這是一個令人沮喪的提議),1%的人所支付的工資就會把比特幣變成99%人的。由於比特幣的供給量固定,如果99%的人增加了他們的財富,那1%的人一定會減少財富。

一個資深的數學建模師,通過使用一個生產函數和選擇初始條件來對這個系統建模。

有些人可能會提出反對意見:在這場漫長的博弈中,富人將選擇減少生產,而不是轉移他們的比特幣。但是這種反對意見忽視了生產的影響。雖然比特幣從1%的人變成了99%的人,但1%的人仍然獲得了真正的財富(綠色箭頭,圖2),因為他們僱傭的勞動力增加了他們擁有的資本量。即使比特幣減少了,富人的比特幣購買力也會增加。為了擁有比特幣,他們需要放棄增加的實際財富!

image.png

圖2,隨著時間的推移,富人資本會積累,生產收益會增加。但至關重要的是,除了用來支付工資的比特幣外,他們還以各種形式積累資本。不僅工資有效地將錢分配給99%的人,而且這些錢的購買力也在增長,因為比特幣的固定供應量與不斷增長的非比特幣資本生產相對應(綠色箭頭)。

只要雇傭勞動力的邊際效率增加,那麼1%的人僱傭工人,就能夠提供更多的商品和服務。因此,所有人的生活水平都在提高,那99%的財富分配也在越來越平等。如果那1%的人中有一小部分人決定不招人,而是換成比特幣,那麼從實際經濟角度看,他們將輸給那些繼續招人的人。

正是出於這個原因,企業才會在偏遠地區使用代幣券。他們試圖提高生產量,從而增加他們的實際財富,同時又拒絕給工人合理的工資。在一個偏遠的採礦小鎮,單個企業有能力以這種方式協調來壓榨工人。但世界不是一個偏遠的採礦小鎮,企業不可能在現實中以這種方式類來共謀。即使可以,也沒有關係,因為在比特幣世界裡,人們可以很容易地把代幣券轉換成比特幣。我們的論點再次成立。

因此我們發現,如果:

1. 訪問比特幣網絡無需允許,而且可以廣泛的訪問

2. 勞動生產效率仍然很低

3. 部分持有比特幣的富人僱傭工人來增加產量

4. 工人量入為出,積累比特幣

就算是從極端不平等的初始狀態開始,比特幣網絡也將在未來帶來財富平等。

長遠來看,比特幣是一種對抗全球財富分配不均的力量。使用比特幣,勞動者可以節省工資,積累最稀缺的貨幣財富,所以說,比特幣是一種實現全球財富平等的貨幣。